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古風悠悠—傳統政治與精神文明
字體    

傳統中國是黑暗的封建專制嗎
傳統中國是黑暗的封建專制嗎
古鏡     阅读简体中文版

把中華的文化傳統與政治制度說成是一團漆黑,仿佛天不生馬列,萬年如長夜;地不出毛賊,千載無光明。而無數洗腦弄成白癡的愛國賊們,也跟著大肆咒罵祖先,咒罵自己的民族傳統,以自虐為榮。即使是受盡殘酷的人,也無端的把仇恨撒向傳統文化,把專制之能得逞歸罪于中國有幾千年的封建專制土壤云云。

嗚呼哀哉,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一個數典忘宗之民族,一個把鬼話當真理的民族,一個妄自菲薄自己祖先之民族,我不知其以何立足于世間。且不云歷史的真實如何,試問:什么樣的殘酷專制能讓人忍受兩千余年?既是兩千多年的專制黑暗為何還能使傳統中國遙遙領先于世界?為何能孕育出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為何能涌現如滿天群星的志士先賢,為何能被西方人形容為天堂,為何被四鄰各國尊之為禮儀之邦、文明上國……?

遠的不說,僅僅是在兩百年前的康乾時期,中國還是舉世矚目的盛世王朝,其富庶繁華足以傲視全球。那時有的縣衙里,當差的總數只有百十人,一年當中幾乎沒有什么訴訟。難道這都是專制黑暗帶來的嗎?殘暴刻毒的虎狼之秦亦不過二世而亡,僅僅十幾年光景,天下人就已苦秦久矣!難道還會容忍黑暗專制兩千余年?好樹才會結好果,壞樹只能結惡果。這種簡單的判斷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邏輯能力,但是習慣了奴思維的人,連這一點的思考能力都已喪失,實是可悲。

文妖們胡言亂語之水平亦堪稱世界一絕。看它們的所謂文章多數就像是一個精神病人的癲言瘋語,滿紙邏輯混亂,但卻成了廣大糞青們的精神食糧。其張口即是兩千年封建專制如何殘酷黑暗、封建統治階級如何愚弄民眾等等這些洗腦術語。殊不知封建與專制根本就無法扯到一塊來,傳統中國有士人政府但沒有什么封建統治階級。目的并不在于說理,它們割斷、歪曲歷史就是為了給人洗腦,好給自己篡政找一個合法的理由,給自己的找一個影子式的替身。正本清源,我們來看一看傳統的中國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社會、什么樣的制度。

每一種政治制度都不是哪個人憑空搗鼓出來的,其背后都有一種思想支撐著它。中華自古即稱神州,其文化也稱神傳文化,而中國的歷代政治制度也是神傳文化在政治領域的延伸。孔子云:政者,正也。這是中國傳統政治的核心理念,即要使整個社會、民族及個人都能走在一個正的軌道上,時時糾正偏離的方向。何為正?符合天道之謂也。傳統中國前期的封建社會與后期的君主制度設計原則都是依照這種理念來進行的。

先秦時代,中國完全是由大大小小的宗法社會構成的,所謂封建(分封建制)即是此指。封建體現的是政治分權,宗法體現的是禮制。那時的人心簡單,民風純樸,國家的治理是以禮為標準的,禮則是圣人法天道而制定的,非是服務于某個特定的階層。人人都以禮立身、各守本分、各司其職,如此則社會和諧有序,各享天倫。王者的職責即是修己正心、敬天保民、德化天下,如此則王道一體,天下一家。

秦始皇廢封建、置郡縣,中央集權確立,君主制從此在中國穩定下來,延續了兩千余年。君主制只是改變了中國的上層政治架構,政府最低只到縣一級,而民間確依然是一個宗法自制的狀態。傳統中國的君主制是由皇室與政府(內廷外朝)組成的二元結構,漢代的三公九卿制與唐朝的三省六部制都是本著這一模式。皇帝雖是國家首領,而全國的行政職能卻是由政府來主導的,政府的行政是以儒家的政治理念為圭臬的。政府與皇帝之間有一種互動的關系,雖然皇帝對政府有很大的影響力,但卻無法完全越過政府行事。

歷史上很多時候皇帝想做的事,但大臣們極力反對最后也不了了之。唐代門下省的封駁權即是明證,諫官的設立更充分說明了皇帝也要受到大臣們監督的。人們衡量事物的最終標尺是先典與天道,皇帝想為所欲為也是不可能的。但這種政治架構并不像現在的法制社會把權利與義務全部細節化、條文化,它只是規范了大致的職責,具有很大的靈活性,或曰它留有一個很大的人事空間。如果遇到一個賢明的君主,就會把國家帶入一個相當繁榮的時期;而若遇到一個殘暴的君主又會給朝政帶來許多混亂,但這種暴君在歷史上都是屈指可數的。若是昏君臨朝,它們又會帶來奸相當道、宦官弄權。

而政府卻完全由讀書人(儒生)組成,皇帝的宗族能享有一定的爵祿,但卻是不能參與政事的。政府對民眾也是開放的,各階層的人都能通過選舉或科舉來進入政府、參與國家政治。政府的行政并不是以皇帝的需要來進行操作的,用現在的話說,它是為全體國民服務的。早在西周時期的姜太公就說過: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則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則失天下。這種士人政府能把社會各階層、各地區的精英人才吸收到政府中來,使政府的行政盡可能的照顧到社會各階層的需求。這種士人政府的設計完全是建立在公心之上的,而非是皇帝一人之私心。也真正能做到選賢與能、講信修睦,使上下同利,共致太平。

中國人常稱政教,政治也與教化緊密的聯系在一起。漢代通過設立太學、民間舉孝廉,隋唐以后通過科舉把儒家思想豎立起來。同時官方也不干涉民間的講學活動。在古今中外的社會里大概只有傳統的中國社會是最尊崇讀書人的,官員路過文廟都要下轎行禮,大儒可為帝王之師。皇帝雖然推崇儒教,但沒有經典的解釋權,皇帝遇到一些大事還需要向大儒問政。所以傳統中國的政治是受學術主導的,學術又通過政治把其教化理念推向全民。正如《大學》所言: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為本;整個社會也形成了深厚的崇仁、重德、尚義、向善等美好風氣。正是這樣的社會才孕育了燦爛輝煌的中華傳統文化,才積淀了無比深厚的道德根基。

以上只簡單的勾勒了一下傳統中國的政治風貌,這也是就其制度的設計理念上來講。但人間畢竟是復雜的,人心也是善惡同在的,再好的制度時間既久,就會出現種種流弊。若解決不好,積攢到一定程度,就會產生一次社會動蕩,各種因素重新洗牌。這就是中國社會治亂相遞的根源,這是人心的問題,而不全是制度造成的。

總結一下,我們可以說傳統中國的政治制度,有皇權專制的成份但卻不是皇權專制制度;也可以說是一種精英政治,其主導思想是基于道義。中國的傳統社會則是一個平民(四民)社會而不是專制社會。傳統中國的政府也是一個士人政府,而不是皇家政府。相對來講,在元、清兩朝,其專制的范圍更大一些,因為它們是一種部族政權,由于其部族的私心,而改變了一些傳統政治的架構。這體現的只是一種手段而非制度。但其畢竟是以正教立國,君王亦正心以愛民;這種有限的專制對社會,特別是對民間的傷害并不太大。

比較于現代西方的民主法制社會,我們可以把傳統中國稱為君主禮制社會。法制社會是以法律來威懾人,讓人不敢犯罪;而禮制社會則是以道德來同化人,讓人不想犯罪。法制社會法律是絕對的,道德只是參考;而禮制社會道德是第一標準,刑法只是一個補充。比較來說,法制社會對人心的要求不太高;而禮制社會則是需要一定高度的道德水準來支撐的。中國的君主社會之所以能維持二千余年而沒有大的變化,就是因為儒家的教化使人心始終維持在相當高的道德水準之上。而所謂的“社會主義制度”根本就不能稱之為制度,雖然它也有傳統權謀的一些影子,但與傳統中國的政治制度毫無淵源,幾乎是反其道而行之的。其從物質到精神的全方位附體式的網絡控制,實為一種在人類歷史上都是空前絕后的極端恐怖專制,我們將在以后的文章中進一步探討。

2011-06-13 09: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