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顛覆編程方式的感知編碼:Wolfram雄心勃勃的全新計算模式
顛覆編程方式的感知編碼:Wolfram雄心勃勃的全新計算模式
36氪      阅读简体中文版

 

  英文原文:Sentient code: An inside look at Stephen Wolfram’s utterly new, insanely ambitious computational paradigm

  2002 年,出生在英國的科學家、程序員及創業家 Stephen Wolfram 的《一種新科學》剛剛發布,其顛覆傳統的追求知識方式引發的驚愕、爭議與指責就已經鋪天蓋地。上個月初,他在博客中披露了自己的一個即將完成的新項目,稱該項目將會對技術世界乃至于技術以外的世界產生深遠影響。

  VB 的 John Koetsier 在看了 Wolfram 的東西后說,那東西確實令人吃驚。無論你對他那本書的看法如何,有一件事情必須承認,他是個天才。

  知識+計算=大事物

  Wolfram 的父母是二戰前逃離德國到英國去的猶太人。他從小就顯露出了過人之處。12 歲時他已經撰寫了一部物理詞典,14 歲時已經完成了 3 本粒子物理方面的書,15 歲發表了第 1 篇科學論文。

  1988 年,他做出了科學計算平臺 Mathematica;2009 年,他發布了計算知識搜索引擎 Wolfram Alpha。而他的最新項目,則是這兩者的完美聯姻:

Mathematica 是完美的精確計算引擎,WolframAlpha 則是有關世界的一般信息。現在我們把二者結合到了一起。

  這種結合只是大圖景的一部分。新項目還包括了自然語言編程——這種自然語言并不是僅靠自然語言來完成編程,而是說開發者可以利用一部分的自然語言。此外應用中的一切會有一個新的定義,從代碼到圖像,從輸入到結果,一切均可以符號表達式的方式使用和拓展。自動化也到了全新的水平,而且編程語言的開發跟以往完全不一樣,拋棄了以往從小開始、以敏捷構造功能,建設庫和模塊為核心的做法,轉為一種具備大規模整體性的東西—將數據和代碼合二為一。還有就是對計算的全新專注,其對世界的了解甚至比程序員還要多。

  野心比 Google 的知識圖譜大多了

跟我們在 Wolfram Alpha 做的事情相比,知識圖譜的心氣就小得多了,那僅僅是維基百科和其他一些數據

  Google 希望理解對象和事物及其關系,以便給出回答而不僅僅是結果。但 Wolfram 希望讓世界變成可計算的,這樣的話計算機就可以回答諸如“現在國際空間站在哪里”之類的問題。這需要一定水平的機器智能,它得知道國際空間站是什么,還得知道它在太空中,知道它正在繞著地球軌道飛行,還得知道它的速度以及目前的軌道位置。

  這不是靜態的數據,而是計算與知識的結合。現在 WolframAlpha 做到了這一點,但這還僅僅是個開始。

  Wolfram 語言組件

  Wolfram 認為,搜索引擎不擅長這個東西,因為太凌亂了。搜索引擎中的問題會有很多答案,其適用性與正確性也各異。這沒辦法計算,不夠簡潔,無法進行編程或注入系統。

  Wolfram 說,讓世界成為可計算的,這是一個比產生維基百科式信息要大得多的目標……一個迥然不同的東西。我們試圖要做的遠比這要更加雄心勃勃。

  這件事情是如此的富有野心,意義是如此的深遠,甚至到了難以描述的地步。Wolfram 說在他這輩子做過的各種事情里面,這是最復雜的一個,復雜到可怕,難以解釋。請記住,這是一個曾經寫過粒子物理論文的人。這件事情需要淵深知識,牽涉面廣,意義深遠——Wolfram 稱之為伸到編程、科學、知識及商業等不同領域的“觸須”。

  讓計算機做這件事情

  “總的說來,我們試圖做的是,只要你能描述得出來想要什么,計算機就替你做。人來定義目標,然后計算機盡量去理解意思,然后盡最大努力去執行。”

  Wolfram 說。

  他還進行了現場演示。

  大約 30 秒鐘,Wolfram 就創建了一個小小的 web 應用,應用可以在網頁上畫圓,里面還包括有一個用戶界面,通過它訪客可以讓圓圈變大變小或變顏色。編程如此簡單,要感謝 Wolfram 語言,由于它可以訪問到浩瀚的知識庫——所以知道什么是圓,且可以畫圓,它還可以自動提供 web——原生的用戶控制來操縱這個圓。這個例子只是個小意思,但過了 30 秒,Wolfram 又寫出了一個代碼片段,代碼實現了對南美國家的定義然后展示了相應國家的國旗。然后他調出一幅歐洲地圖,通過計算的方式以不同的顏色高亮顯示德國和法國,整個過程只需幾秒鐘

  Wolfram 語言解決“南美洲有哪些國?它們的國旗是什么?”這個問題

  之所以能做出這樣的東西,是因為新的 Wolfram 計算框架包括了 Mathematica 20 年開發過程中形成的復雜而精確的算法,再加上 Wolfram Alpha 內部的知識引擎。結果是驚人的。

  通過信息進行自動化

  Wolfram 說這種自動化水平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其強大令人難以置信,只要是 Wolfram Alpha 知道的,app 都知道。

  這是因為 Wolfram 的自然語言處理技術。它知道南美洲是一個洲,因為知識引擎 WolframAlpha 知道這一點。同樣地,它知道哪些國家屬于南美洲,其國旗是什么,也了解相應國家的人口、地圖形狀及概況,也許還包括成千上萬個其他的數據元素。而獲取這一切只需輸入“南美洲”即可。

  1、2 行代碼即可完成一幅高亮顯示德國和法國歐洲地圖的調用。粗體的行是 Wolfram 自己輸入的

  換句話說,“南美洲”并不是一個被賦值的變量或待實例化的對象或類,而是一個機器知道和理解的短語,其含義、意思和關聯均可毫不費力地植入程序中,且不需要外部的數據來源。而且該知識來源還會不斷更新和發展來匹配不斷更新和變化的世界。

  這將是開發者開發應用的一大變化,而且這種編程方式不存在現實限制。

  Wolfram 進一步以南美洲作為類比,說正如我們了解厄瓜多爾的事情(如人口)一樣,我們也可以了解 Twitter API 的東西。

  由于具備快速創建應用的能力,Wolfram 將成為游戲顛覆者。

  自然語言輸入——小孩也能寫代碼?

  它改變了應用開發經濟,因為以往需要數小時或數周完成的事情現在只需要幾分鐘。許多人都一些有趣的想法、算法或應用創意,但苦于缺人缺錢或缺時間而無法完成。Wolfram 目前正在跟這些人會面,這一切將會改變。

  Wolfram 說自己的新項目將會催生一大批新的初創企業——在數小時內開發出一種算法或自動化系統將變成現實。

  它還改變了程序員的范疇,因為代碼將不再是動輒成千上萬行,而是 20 到 200 行。這意味著娃娃也能寫代碼,菜鳥也能做出精彩的應用。

  你想看圖還是看代碼?

  Wolfram 說,有了自然語言輸入,誰將成為富有經驗的程序員將會被改變。書寫代碼將被大大縮短——這是一門可以讓你馬上就能把事情干完的語言,不是那種“hello world”也要寫上 10 行。而它將為書寫復雜程序的人鋪設好了坦途。

  但這也會讓你有點發懵。

  感謝 Mathematica 的歷史悠久以及 Wolfram Alpha 的大腦,Wolfram 語言知道許多東西,也能通過內置函數對其進行操作——包括數據操縱和分析、可視化及制作圖表,圖像、地理、幾何、聲音、科學數據以及幾乎自動化的用戶界面開發,進入數據、社交數據,甚至在云端的部署。這是所有一切東西的大雜燴,甚至還要多得多,這正是它最晦澀難懂的地方——因為它跟傳統的數據與代碼及界面分離的做法實在是太不一樣了。

  當然,在具備自然語言輸入的同時,Wolfram 語言也有語法和結構以及操作符等,那些創建無缺陷的、可按你思路運行的程序所必須的構造物。這也意味著這門語言還是需要學習的—并非說誰都可以馬上就能使喚它來開發應用。

  Wolfram 的用武之地:Raspberry Pi,智能手機、設備

  這些應用有很多用武之地。

  Wolfram 最近發布了一個 Raspberry Pi 版的 Mathematica。這不僅令人好奇:承載著浩大知識的 Wolfram 語言是如何被容納進 Pi 小小的身軀內的?

  奧秘在于它的引擎非常便攜,但顯然知識卻是非常龐大的,所以 Wolfram 語言所需要的知識是集中存放到云端的,在處理時引擎會向云端索取知識。

  Wolfram 語言還可支持桌面應用、移動應用、web 應用的開發,且既可支持公有云也可支持私有云。對于移動應用將會嵌入一個 Wolfram 引擎,然后通過 API 的方式去獲取所需的數據。而所有代碼均可復制粘貼于云端、設備及桌面之間。

  不過不想學 Wolfram 語言也沒問題,Wolfram 說像 Java 那樣的原生語言可以通過函數調用來利用 Wolfram 引擎。從表面上來看開發者仍只是在調用 Java,但實際上后臺會訪問 Wolfram 的云。

  感知編碼,智能對象

  由于 Wolfram 語言具備很高的自動化能力和智能水平,且對待數據和代碼的方式十分類似,所以這種語言是不是可以被認為是具有感知能力的代碼呢?

  從某種程度來說是這樣的。Wolfram 解釋說,他們試圖做的,是讓程序員設定目標,然后由計算機去琢磨如何實現目標。

  但這并不是要讓機器去創新手段,不過 Wolfram 也對讓計算機去創新、創作感興趣。比方說 Wolfram Tones 就是這樣。這款音樂制作應用可以根據用戶的輸入自動創作音樂(在他的《一種新科學》中提到過)。這種東西他說很多都在“秘密地”搞,往往是替玩對沖基金的金融服務公司弄的。而 Wolfram 引擎已經為如果做事和展示結果添加了一定程度的智能。

  當然這種智能跟人工智能仍相去甚遠,但這一天也許會來的。可能是以大規模分布的形式。

  Wolfram 說,視定義的不同,目前全球大約有 100-150 億臺計算機,而且很多設備內部也有計算機。在不久的將來,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將由計算機組成——甚至很小的東西。到那時,計算的作用甚至比現在還要大,而且那時候各種級別的東西都將是可適配的、可修改的。

  Wolfram 所指的也許是技術奇點。當我們到達技術奇點時,智能將成為萬物唯一的定義因子,而且那時候的技術發展節奏之快已非現在的人們所能理解了,世界變化越來越快,快到人類已經無法想象。

  如果這個奇點真的到來,可能就是智能系統發展的結果。也許 Wolfram 語言就是此類系統的先驅。

  也因此 Wolfram 語言才會如此的難以理解和解釋,正如 Wolfram 在博客中所述:

在我看來,現在還是它將會帶來的結果的早期階段。但我已經可以確定該項目是我們迄今為止最重要的一個。這需要艱苦卓絕的工作,但它所展現的景象會令人無比興奮。我已經迫不及待,恨不得“即將推出”變成所有地方的人都能使用的實際系統……

 

2013-12-09 23: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