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淺談哈薩克與漢族的通婚
淺談哈薩克與漢族的通婚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翻譯文章

你嫁的不僅僅是一個人,而是一種生活

改革開放,市場經濟,全球化像一場革命,像暴風驟雨,橫掃一切陳舊的觀念,沖刷著我們每個人的的心靈。使我們與外的交往越來越密切,和異族通婚的人日趨增多,還有更多的人向往著和外國人結婚。我想在本文中以哈薩克和漢族青年的通婚的情況為例,說明自己對這個問題的看法:與異族通婚弊大于利。

愛情是電光石火般的激情。而激情是不能持久的。外國有人研究證明再熾烈的愛情婚后不出三個月愛慕之情就會蕩然無存、素然無味的。剩下的只是:為履行諾言、承担責任,竭力不露內心的厭煩而苦苦忍耐。養家糊口,相互廝守著過日子。遺憾的是現實生活中,熱戀中的青年男女根本想不到愛情結果會是這樣的。

  激情階段最不好度過的,因為你那時已經是瞎子、瘋子、聾子,什么也看不見,什么勸告也聽不進去。一葉障目,一旦動情,便會要死要活,九頭牛兩只虎再加一臺拖拉機也拉不回來的。女孩更是癡情,像那撲燈的蛾子,義無反顧,英勇獻身。呵呵,也可以說是自取滅亡吧。
  
  如果和異族通婚,還有一個更為嚴重的問題需要考慮好:只有讓愛情與民族的習俗、信仰、感情、特點協調起來婚姻才是完美的、幸福的、天長地久的。
  
   我們和異族通婚最大的障礙就在在此。這不是民族歧視問題,不是尊敬不尊敬的問題,更不是大哈薩克主義或者是大漢族主義。最主要的是我們民族和漢民族在語言、習俗、宗教信仰、生活方式上,價值觀上是兩個世界。一個是東方文明,一個是屬于西方文明和伊斯蘭文明。這兩個文明之間的文化沖突是很大的,甚至有些方面是激烈的,協調的,和諧的方面是很少的。這給漢哈通婚的青年們以后的生活將帶來巨大的壓力和造成不可逾越的鴻溝。
  
   因為這兩個民族在語言、習俗、宗教信仰、生活方式目前還難以協調。所以通婚后也即激情過后,一般都說不上有幸福感。大多是無奈地耗著。激情過后,還剩下什么?當然剩下的就是應盡的法律賦予的責任:夫妻責任,養育后代的責任,撫養老人的責任等等,全都會接踵而來,而這些都是你不可推卸的、必須履行的承諾。而盡這些責任的時候,民族之間的文化習俗生活方式的矛盾,如過說在結婚之前是是冰山之一角,那么結婚之后,它就會顯露出完全的面目。重重壓在你頭上會讓你抬不起頭,喘不過氣。深層次的矛盾會層出不窮,窮于應付的結果使你很快焦頭爛額。你會突然發現在各方面你們是那么的不同,步調是那樣地不一直。不可調和的矛盾,不和諧的環境很快會使你很沮喪。問題的根源在那里呢?
  
   人是喜歡群居的高級動物。一個人離開自己的群體會寂寞而死的,起碼你會很孤單。寂寞和孤單可不是幸福。要賠上自己的一輩子過一種寂寞而孤單的日子,付出的代價就太大了,得不償失。這還不包括對雙方父母親人傷害和打擊。父母也有因此郁郁寡歡而過早去世的。
  
   任何民族都是一個獨特的社會,一個獨特的群體。雖然人都長者兩只耳朵兩條腿,但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隔族如隔山。我們哈薩克青年無論你處在什么地方,別忘了你都是屬于哈薩克這個社會的,屬于這個群體的,起碼你是屬于自己的父母親戚的。這對漢族青年來說也是一樣的。每個人在自己民族的空間你是自由的鳥兒,任你展翅飛翔。這一點不容置疑的。然而另外一個社會對你可能就是一個精美的鳥籠,你會被套上一種無形的枷鎖,受到各種清規戒律、習俗的限制。也許你想融入別的社會,但請你做好準備:你是外來的盲流,你好比是天外來客,你會處處遭白眼,你將會與他們格格不入、無所適從。你將會折翅,從天上掉到地下。而且沒有三四代的同化你是很難融入另一個民族的。
  
   我生活工作的城市,因為當初哈薩克姑娘少,加上所處的環境,我們這里前后有9個帥哥娶了漢族姑娘,有兩個美女嫁給了漢族。其中民考民10人,民考漢1人。到目前為止,已有兩男一女離婚,離婚率將近30%,剩下的有一個的婚姻已名存實亡,已找好哈族女朋友,準備孩子上大學以后離婚再結婚;一個夫妻感情長期不和,一直折騰離婚,但為了孩子無奈地和妻子綁在一起,現已人老退休,力不從心。經常看見他老人家喝酒解愁。居委會還曾反映過,你們這老頭有時夜里在家喝酒常常傷心痛哭,鄰居看不過去,去安慰他也不知他說些什么。一個哈薩克老頭雖然有錢有房子,但可以看出他內心是寂寞、痛苦的。我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也是愛莫能助,老頭肯定夜夜都在思念他的哈薩克草原,他不喝誰喝;還有一個,覺得待在中國沒勁(主要是指他們社交空間狹小,即融入不進漢族社會,也不被哈族圈子所接納)已帶著妻子家人移民國外;還有一個是個百萬富翁,他在中國的事業發展蒸蒸日上,如日中天的時候的時候毅然決然地變賣了所有家產沒有留一條退路帶著妻子移民到了哈薩克斯坦,現正在哪兒艱苦創業,苦心經營自己的公司。和漢族結婚8年的還有一個女孩一直沒要孩子,問題是家里至今堅決反對,言談中可以感覺到她的后悔,舉止中可以看出她還舉棋不定,在考慮有沒有退路。這樣以來,保守地算一算這些人婚姻不幸福率高達50% 以上。這一組數字說明問題是很嚴重的,不值得冒這個險的。
  
   還有,他們的子女的性格,基本上偏向漢族,只會說漢語。也有雙重性格的,兩邊都不怎么喜歡,找對象有些顧慮和困難。
  
   這樣的家庭,我沒了解過和漢族社會交往的情況。我估計,可能類似于和哈薩克人圈子交往吧。和我們交往的情況是:結婚開始一段時間和我們交往密切一些,表面上、面子上一般都過得去。一起聚呀,模仿著過哈薩克的節日等。但到后來慢慢就會疏遠起來。只剩下禮節性的交往。再到后來只在單位見見面。來往就斷絕了,過節也不去他們哪兒拜年,也不太喜歡他們過來。這個原因很多:表面上看,一方面語言不通,坐在一起不方便。的確聚會時中間有一個外族人是很別扭的事。問題是在更深次上,兩個民族的文化有些方面是不相容的。接受一個外族文化是很累的,很不讓人情愿的。這是不可回避的事實。這不是那個人的錯。最后階段這樣的家庭對兩個群體一般都采取回避,敬而遠之的態度,對兩邊都保持一定的距離。自己寧可寂寞一點、孤單一點也要湊合著離群而居,誰都不挨著,誰也不打攪;同樣也不歡迎外人走進他們的那個小天地。這如同在夾縫中生活,活動空間很狹小的,很憋氣的,活得很累的。平時他們都掩飾不住內心的郁悶和無奈。我們這些人大概是認同感做崇吧,說心里話,我們平時交往時也喜歡有個純哈薩克族的、沒有什么忌諱的、排他的社交環境。我們內心的這些念頭在交往中會多多少少會表現在神態上,也給這樣的家庭造成排斥壓力,最終使他們無法進入這個圈子。比如,有位哈薩克朋友因去年父親去世,最近要辦乃孜爾(祭奠亡人的宴席),誦讀《古蘭經》,請了所有在此正式上班的的哈薩克族,但對漢哈婚姻家庭明確提出漢族愛人請不要來出席這個儀式。其實這位朋友和愛人都是民考漢,但在這樣的時候他們的態度是很明確的。這就是文化宗教的不同。
  
   他們和遠在新疆的哈族親人關系,據我的觀察,基本上沒交往。親人們也不敢來的,也沒見過誰把父母接來一起住。探親一般都是一個人去。如果父母親人去世了,更沒法帶著一個漢族媳婦過去。總之紅白喜事按哈族、漢族的禮節本應全家都去,但對這些家庭來說這可是是一件很尷尬、很麻煩、很頭疼的事情。不去不行,一起去又不便,左右為難,最后一般都是男的孤零零的一個人前往,像個可憐的光棍漢。
   漢族嫂子們還有他們的丈夫談論到婚姻問題時就以自身的經歷痛心疾首地勸解我們這些年輕人最好還是找自己民族的好。不要走他們的路。看得出來,都是肺腑之言。
  
  千百年來我們生活的獨特環境使我們形成了獨特的草原文化。我們哈薩克人是喜歡聚的民族,當你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大家就聚在一起,為你來到來這個世界歡呼歌唱,一生中 你經歷的一切,結婚,紅白喜事,大家基本都是集體過的,至到你死的時侯,也是由朋友族人給你凈身,把你送入大地—母親的懷抱。死的時候你想獲得這種榮譽和尊敬,你平時就要勤請客,幫助鄰居。搞好人際關系。積德、厚道,善于寬恕別人。贏得族人的賞識。如果你和別人雞犬相聞而老死不相來往,你就會活著沒人管、死了沒人埋。對一個哈族人來說,一個人活到這種地步是很沒面子的,可以說是獲得毫無價值, 輕于鴻毛,而且也會殃及家族的榮譽。哈薩克有句諺語:ateng barda jelip jurip jer tane ,aseng barda berip jurip el tane。(有馬的時候多看看走走,有錢的時候多設宴結交朋友)。這是哈薩克人的生活方式、生活態度,也可以說哈薩克人的人生觀。哈薩克人不僅愛護自然界的一草一木,能與自然和諧相處,更追求與族內人和諧相處。哈薩克人中年以后對死開始有所準備,對一個人一生的評價,在某種意義上是以死時來參加葬禮人的多少來衡量的。所以哈薩克人把葬禮看得很重,花銷也很大。
  
   人可以不信上帝,但你人能懷疑和無視死亡,懷疑人的大限之日的到來。這種對死的準備,一方面又造就了哈薩克人寬廣、大度的胸懷、誠實,開朗、豪爽的性格,仁慈、善良的心腸。哈薩克人里很少有斤斤計較、患得患失的。因此他們活得一般都很超脫、很瀟灑。雖然我們平時覺察不出,但這些已深入我們每個人的的骨髓,融進了我們的血液。當然這些在漢民族也有,幾千年的農業文化已使他們形成了燦爛的的中華文明,但遺憾的是,也造成了他們雞犬相聞老死不相來往、斤斤計較,里外不一,虛假、冷漠的一面。對此他們自己的知識分子也痛心疾首,呼喚要重構中國精神(請參看:中國新聞周刊,38/2004 總第200期)。這種性格上的差異也給漢哈婚姻家庭蒙上了陰影。也是產生隔閡的主要根源之一。
  
   夫妻一生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打罵也在所難免。族內結婚不存在民族榮譽感,恥辱感等問題,罵大了也不會扯到民族問題上去。但在漢哈通婚的家庭一不小心就會罵到先人,直至罵對方的民族。一罵民族內心的民族榮譽感恥辱感會使當事人是可忍,熟不可忍,喪失理智,義無反顧地走向絕路,一個一般的吵架就會演變為勢不兩立的、不可調和的矛盾。這樣的家庭一般都和父母分住,沒有老人在場,當事人都會毫無顧慮地放開吵架,矛盾很容易激化。發生矛盾沒人勸架,即使得不到解決,缺乏緩沖環節,很容易造成深的傷害和難以挽回的局面。這些也是造成通婚家庭不穩固的一大原因。
   飲食方面也會遇到很多問題。一個是清真餐,一個是漢餐;一個是黃油、奶茶、馕,一個是咸菜、稀飯、饅頭。一個油膩,一個清淡。
  
  
   一個是冬不拉,一個是二胡。
   一個是具有五千年文明的古老民族,就像一條納百川而入大海的河流,有著自己豐厚的獨特的文化蘊底;一個是曾馳騁歐亞大地的草原民族,如白云天馬行空,崇尚自由,變化無窮。哪方面講都是兩個世界。
  
   即使老了相繼死了也難以埋入一個洞穴,走進同一個天堂。
  
   綜上所述,我認為漢哈青年通婚弊大于利,得不償失,不值得冒險的,不和諧的,別扭的。以上的分析證明:通婚的家庭是夾在兩種文化之間的灰色地帶的,夾縫中求生的家庭。世間再也沒有比置身于人群而孤獨生活更為可怕的,通婚家庭不被兩個圈子所認同,如同棄兒,被遺忘的角落,是郁悶的,寡歡的。我覺得漢哈通婚是一個美麗的錯誤。
  
   你嫁的不僅僅是一個人,而是一種生活;同樣你娶的也不僅僅是一個人而是一種不同的生活。我們這里有個哈薩克族母親特別担心自己的兒子找個漢族女朋友。天天叮嚀管好自己。但孩子想不通。問找漢族女孩有什么不好的。他媽媽說:你找個漢族女孩你當然沒有問題,姑娘年輕美貌的時候,我們也可以勉強接納。但你要把一個像居委會老太太一樣的人叫媽的時候,我們可受不了。兒子驚了一下,后來反應過來了說道:媽,我知道了,請放心。聽的這像個笑話,但這是真人真事。兒子從那以后很快和漢族女朋友分了手,自己學習一直很努力,大學畢業前已被motorola公司招上。當你決定把自己的命運和另一個人永遠地聯系在一起的時候,你一定別忘了他的背后還有他的父母、兄弟姐妹、七大姑八大爺,還有他的族人,更為嚴峻的是還有他的生活習俗、信仰等等,這些你都必須統統接受。不然你就談不上尊敬。他也不可能割舍已融入血液的東西,完完全全地把自己交給你。你就是把他帶到美國去,他也會和出生以來熟悉的的東西發生千絲萬縷的聯系,剪不斷理不亂,走到天涯海角也逃避不了的。一個人在其性格人格形成的過程中所處的環境太重要了,無論它怎樣的簡陋。那時的一切,主要是他的家庭,他周圍的一草一木對他來說都是極珍貴的,永遠是他情之所系,心之所向的故園,而且終生不變,是他人生的起點也是他生命的歸宿之地。是他在人生奮斗中汲取力量的不竭源泉,這些深入他潛意識的東西無時不在左右著他的喜怒哀樂。移山易,改變性格卻很難。問題的根結就在于此。好多人對此估計不足,熱戀時往往考慮的都是眼前,很少有人想那么多那么遠,這也是可以理解的。這也不能怪他們,因為以前沒人可能全面地提醒,也很少有著方面的研究。
  
   別說和漢族結婚,就是和親屬民族,如和維吾爾,柯爾克孜,烏茲別克結婚都是很麻煩的。那方父母都是不情愿的。組成的家庭也是也是不倫不類的。
  
   我不是担心嫁幾個姑娘給漢族,娶幾個漢族姑娘哈薩克就會消亡。那是不可能的。問題在于婚后能否幸福。有的女孩可能考慮的是漢族青年不愛喝酒,安分,有穩定的工作、收入。想的自己會幸福。其實我們都知道幸福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關鍵還是身心健康、環境和諧、心情愉快。 
  
   再說一邊,你不僅屬于你自己,你更屬于你的父母,你的親人,更屬于你的民族。你跟著感覺走,哪怕是你斷絕父母關系,走的再遠,你都和他們割舍不了感情上的、精神上的千絲萬縷的聯系。這些又反過來緊緊地束縛著你融入他族,束縛著你和愛人和諧地生活。在你走投無路,心疲力竭,激情消失的時候。你還會硬著頭皮走回來的。
  
   也許你會很自私,赴湯蹈火,勇敢的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但那是一種嚴重的自私行為。但別忘了,世界上自私的人沒聽說過有幾個是幸福的。
  
   我因所處的位置工作學習環境也曾遇到幾個漢族女性,有些是很優秀,條件是很優越的,相互自然產生過模糊的愛慕之情。但我還是沒越雷池一步。我一直以為世界上哈薩克姑娘最漂亮,最勤勞的,更為重要的是她們的心是天底下最善良的。直到現在都是這么想的。最終我還是找了個極普通和我臭味相投的哈薩克女孩。每當我早晨醒來睜開眼看見她忙活著燒奶茶的背影,每當我和她自然地走進我族人的圈子里無所拘束盡情聊天,唱歌的時候,每當我踏上哈薩克斯坦的神圣土地游覽的時候,特別是每當看見兩家老人坐在一起開心地用優美的哈薩克語聊天,津津有味地吃著抓羊肉、馬香腸的時候,我感到很幸福。我感謝上蒼保佑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現在我和妻子無論是生活在自己民族的天地,還是偶爾走進別的民族朋友的圈子,我們起碼不會受到那種用怪異的,甚至是鄙夷的目光的審視。這種自自然然的感覺真好。
  
   婚姻是人生大事,如同一次性筷子,不是可以隨便退還的。當你喜歡上一個異族的異性的時候,一定有靜下來,理智地捫心自問:我喜歡他那個民族的生活嗎?喜歡她們的習俗、宗教信仰、性格等等嗎?如果不是,那朋友你一定要慎重,一定要三四而后行,一定要顧全大局。 

2013-12-11 11: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