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中國古代不存在“農民起義”
中國古代不存在“農民起義”
騰訊歷史     阅读简体中文版

史學界對“農民起義”的定性和評價一直存在分歧

國人對“農民起義”這個詞都不會陌生,對陳勝、劉邦、朱元璋、李自成的故事也耳熟能詳。大陸史學界也曾一度熱衷于研究“農民起義”。如范文瀾之《中國通史》認為:“地主成為農民面前唯一的大敵對階級,從陳勝吳廣開始,歷史上不斷地發生農民反抗地主壓迫的大小起義。”翦伯贊之《中國史綱要》則說:“黃巢領導的農民起義軍轉戰南北,推動了各地農民的斗爭,沉重地打擊了地主階級。”《中國史綱要》至今還是很多高校歷史專業的必用教材。

但在民國時期,通史中卻很少有關于所謂“農民起義”的內容,在提及時多有貶義。如錢穆之《國史大綱》稱王仙芝、黃巢為“流寇”,稱白蓮教、拜上帝教為“邪教”;呂思勉之《白話本國史》說陳勝、吳廣“造起反了”、“濮州人王仙芝起兵作亂”。臺灣當代學者傅樂成則使用較為中性的“民變”來稱呼“農民起義”。

從領導層來看,“農民起義領袖”絕大多數都不是農民

考察究竟是否存在“農民起義”,首要之務,是考察其領導層的基本構成。事實上,所謂“農民起義領袖”,幾乎沒有種地的農民,他們或是小吏,或是商人,甚至是貴族后裔。這些人起事之初,亦無人懷抱“反抗地主階級”之目的。

 “農民起義領袖”中沒有農民,多是地方小吏和商人

毫無疑問,“農民起義”要由農民來領導才名正言順,但事實上,歷史上幾乎沒有一次大的民變是真正的農民做主帥的。

文史學者唐元鵬以秦末農民起義、綠林赤眉起義、黃巾起義、隋末農民起義、唐末農民起義、王小波李順起義、方臘起義、鐘相楊么起義、元末農民起義、明末農民起義、白蓮教起義、太平天國起義十二次“起義”為樣本,統計其主要領袖“職業”后發現,小吏出身的有9人(如劉邦、竇建德);商人出身的有8人(如黃巢、方臘);軍人有4人(如陳勝、吳廣);貴族子弟有3人(如項羽、李密),另外還有幾個小地主和宗教相關人士。在唐元鵬看來,只有楊幺是漁民、楊秀清和蕭朝貴是燒炭的,勉強能算在農民行列中。

農民無法成為民變領袖,是有其必然性的。古時農民長年在田間耕作,沒有文化,既無法意識到造成自身厄運的原因,也沒有能力提出恰當的政治綱領。生活經歷單一的農民,最缺乏廣泛的社會關系網絡,沒有相應的組織能力,來領導一支“起義軍”。

相比之下,小吏、商人等不僅有一定文化,還見多識廣,知道如何仿效朝廷體制,建立起一套自己的規則。再加上知識分子的參與,常常能使“起義軍”迅速壯大。劉邦、朱元璋有了張良、李善長等人的協助,才最終取得了天下。

從領導層來看,“農民起義領袖”絕大多數都不是農民

考察究竟是否存在“農民起義”,首要之務,是考察其領導層的基本構成。事實上,所謂“農民起義領袖”,幾乎沒有種地的農民,他們或是小吏,或是商人,甚至是貴族后裔。這些人起事之初,亦無人懷抱“反抗地主階級”之目的。

 “農民起義領袖”中沒有農民,多是地方小吏和商人

毫無疑問,“農民起義”要由農民來領導才名正言順,但事實上,歷史上幾乎沒有一次大的民變是真正的農民做主帥的。

文史學者唐元鵬以秦末農民起義、綠林赤眉起義、黃巾起義、隋末農民起義、唐末農民起義、王小波李順起義、方臘起義、鐘相楊么起義、元末農民起義、明末農民起義、白蓮教起義、太平天國起義十二次“起義”為樣本,統計其主要領袖“職業”后發現,小吏出身的有9人(如劉邦、竇建德);商人出身的有8人(如黃巢、方臘);軍人有4人(如陳勝、吳廣);貴族子弟有3人(如項羽、李密),另外還有幾個小地主和宗教相關人士。在唐元鵬看來,只有楊幺是漁民、楊秀清和蕭朝貴是燒炭的,勉強能算在農民行列中。

農民無法成為民變領袖,是有其必然性的。古時農民長年在田間耕作,沒有文化,既無法意識到造成自身厄運的原因,也沒有能力提出恰當的政治綱領。生活經歷單一的農民,最缺乏廣泛的社會關系網絡,沒有相應的組織能力,來領導一支“起義軍”。

相比之下,小吏、商人等不僅有一定文化,還見多識廣,知道如何仿效朝廷體制,建立起一套自己的規則。再加上知識分子的參與,常常能使“起義軍”迅速壯大。劉邦、朱元璋有了張良、李善長等人的協助,才最終取得了天下。

從目的看,農民非為反抗地主,甚至是被裹脅“起義”

帝制時代之中國,乃農業社會。故而農民必然在歷次民變中是主要參與者。但中國歷史上,地主與農民的界限并不分明,二者間的矛盾,也未如想象中那般尖銳。許多民變中,農民之所以加入,原因很復雜,甚至有被裹挾者,大多非為“反抗地主壓迫”。

中國古代,真正尖銳的矛盾不在地主和農民,而在于民間和朝廷

在“農民起義”的歷史敘述語境中,“地主階級”與“農民階級”的矛盾極為尖銳,時時處在對立之中。但揆諸史實,在中國歷史上,地主與農民并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正如學者孟祥才所分析的那樣:

“中國歷代皇朝都實行土地買賣和諸子析產的制度, 再加上皇朝更替和戰爭造成周期性的社會動亂, 致使地主和農民都處在經常不斷的變化中。地主因犯罪丟官、經營不善、戰爭破壞、多子析產而下降為農民, 農民因科舉得官、精于經營或經商致富而躍升為地主, 這兩種情況經常發生, 使兩個階級不斷出現人員的交流, 由此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雙向滲透。”

全國半數以上的土地在自耕農、半自耕農手中,那種認為地主掌握大部分土地的看法是沒有依據的。所謂“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立錐之地”之類的話,或者是夸張,或者是特殊情況。佃農、雇農沒有自己的土地,他們為地主耕種,但因農村中存在著錯綜復雜的宗族關系, 地主與佃農、雇農往往身處宗族網絡中,讓所謂的“階級矛盾”難以顯露出來。

在古代中國,真正尖銳的矛盾不在于地主與農民,而存在于民間與朝廷。一個王朝在中后期常常給老百姓以沉重賦役,此時地主、農民事實上處在同一地位。秦朝征發戍卒,為保證農業生產,都是先征住在閭右的豪強,等到豪強不足時,才征閭左的農民,所謂“秦戍役多, 富者役盡”。在苛政之下,地主、農民都會對國家政策產生不滿,懷有反抗情緒。

故而,所謂的“農民起義”是不準確的。參與這種“起義”的人來自社會各個階層。秦末的大動亂,先是由一群戍卒“打響第一槍”。隨后農民、知識分子、官吏、地主都起來響應,出現了《史記》中所載的此種情況:“陳勝“ 將數百之眾, 轉而攻秦。斬木為兵, 揭竿為旗, 天下云會響應……山東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詳細]

老百姓參加“起義軍”不是因為土地,很多出于畏罪或迷信

即使黃巢、朱元璋這樣的豪杰不是為農民造反,農民也該是為爭取土地參與其事吧?事實上也不都是。陳勝身為屯長,負責管理戍卒,帶他們到駐地去。路上趕上大雨,無法在最后期限前抵達目的地。延誤了期限,所有人都要處斬。戍卒在“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的情況下,才選擇了追隨陳勝、吳廣造反。

劉邦做亭長時曾奉命押送犯人去驪山,結果走到半路時,犯人就逃跑了一多半。劉邦知道,等到了驪山,這些犯人肯定就跑光了,索性就在一天夜里把所有犯人都放了。結果有十余名犯人愿意追隨劉邦。

劉邦在逃亡過程中發生了“斬白帝子”和頭上“常有云氣”兩個傳奇事件,沛縣的人聽說后都覺得劉邦將來能成大事,紛紛前來投奔。由此可知,投奔劉邦的這些人并不是因沒有土地耕種而生活不下去的農民,沒有懷有反對地主階級的目的。…[詳細]

很多農民參加“起義”,非是出于自愿,而是被亂局所裹脅

歷代“起義”中,不乏因天災人禍,導致饑民走投無路而冒險起事者,如王匡、王鳳的綠林軍。洪秀全起事成功的原因之一,也是廣西大旱。但是隨著“義軍”規模的擴大,很多參與者就非主動,而是被裹脅了。李秀成供狀中說:“凡是拜上帝之家,房屋俱要放火燒了。寒家無食,故而從他。鄉下之人,不知遠路,行百十里外,不悉回頭,后又有追兵。”這就是最先被裹脅“起義”的一部分人。

太平天國定都天京后,曾出兵北伐。有史料說北伐軍“沿路裹脅”、“到處裹脅, 愈聚愈多”。有“跟隨官兵挑負行李, 到獨流”后被北伐軍裹脅去的;有在趕集時被裹脅去的;還有的在“城內看戲, 不料長發賊進城” 而被裹脅去。北伐軍統帥李開芳在被俘后供稱,“所到各處, 裹脅的鄉民, 也有用銀錢邀買跟隨的, 亦有怕殺跟隨的。”因為害怕被裹脅,以至于有些地方在北伐軍到來之前竟“人民逃亡, 十室九空”。

有的人被太平軍裹脅后,又想著如何去裹脅別人。以下這則史料如今看來,讓人不寒而栗,“保安周生曾問數賊曰:‘爾在彼中擄來乎?投來乎?’曰‘擄來, 且焚搶殆盡’。復間曰:‘爾恨擄爾之人及害爾之人乎?’曰:‘恨’。‘然則何以今日亦行擄人害人之事。’數賊眾一詞曰:‘因自家焚擄一家, 己身復被擄, 每見完善之地人民, 以為我如是, 伊輩何獨安處。憤慈不平, 必將其人擄來, 同我一樣, 我心始快。’”

被裹脅去的人只好跟隨太平軍造反,“裹脅之人, 能寫字者派司筆墨,呼以先生,不令出仗。老弱膽小者, 令扛抬物件, 燒火炊飯。”剩下的青壯年則發給長矛、刀劍,有太平軍士兵在后面監督著上戰場,誰要是退卻,就會被當場斬殺。

對于太平天國裹脅百姓的事情,錢穆的論說非常精辟,“饑荒可以促動農民,卻不能把農民組織起來,要臨時組織農民,便常賴于宗教。為要在短期唱亂而臨時興起的宗教,決無好內容。這是農民革命自身一個致命傷。”“因中國疆域之廣,饑荒災歉,只能占大地之一角。而且饑荒有其自然限制,一兩年后,情形即變。因一時一地的變亂而激動變亂,要想乘機擴大延長,勢必采用一種流動的恐怖政策,裹脅良民,使他們無家可安,無產可依,只有追隨著變亂的勢力,這便是所謂‘流寇’。這一種變亂,騷擾區域愈大,虐殺愈烈,則裹脅愈多。這一種變亂,騷擾區域愈大,虐殺愈烈,則裹脅愈多。”

不難想象,在歷代“起義”中都存在類似北伐軍的這種做法。“起義軍”到一個地方要補充兵員,自然會想辦法讓當地人從軍造反。…[詳細]

從結果看,“起義軍”所過之處,農民并未獲得什么好處

所謂“起義”,即仗義起兵,如果所行不義,那還是“起義”嗎?在想象中,“起義軍”所過之處一定是秋毫無犯,打破州城府縣就要開倉放糧。事實與此截然相反,“起義軍”到的地方少不了燒殺擄掠,以致生靈涂炭。20世紀上半葉,共產黨領導人之一的李達即說,農民戰爭對生產力的破壞是嚴重的。如“黃巢殺人八百萬,張獻忠屠盡四川人。”

以唐末黃巢為例,他的隊伍中病死、餓死、戰死的總數在一百萬以上。中原本來人口稠密,但到了黃巢敗亡之時,已經縱橫千里,渺無人煙了。在廣州,僅僅是回教徒、基督徒被黃巢所殺的就有12萬以上。長安是當時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都市,曾被黃巢作為首都。當唐軍反攻,黃巢狼狽撤離前,他下令放火,將長安燒成一片平地。從此長安再沒有機會成為國都。

李自成大軍以紀律嚴明著稱,但其所過之處,“凡有身家, 莫不破碎;衣冠之族, 騷然不得安生, 甚則具五刑而死者比比皆是”。如果說這還算是對所謂地主階級的打擊的話,那他在攻破偃師后的屠城,受害者就大都是普通老百姓了。張獻忠在四川的屠殺更為知名,如溫江縣“人類幾滅”。

因為在古代史書中,各種民間起事都被記作“盜賊”。1949年后,大陸史學界流行將“盜賊”一概理解為“起義”。其實這些盜賊中很多是在太平歲月聚眾劫掠的大盜,破壞性極強,沒有任何“起義”的綱領。

這些被冠以“農民起義”之名的民變事件,很多時候作用也是消極的。正如學者戎笙指出的那樣,很多次大規模的農民戰爭之后,社會生產力長期處于停滯衰落的狀態。有的農民戰爭之后,還出現了分裂割據,社會生產力遭到長期的破壞。至于中等規模的農民戰爭沒有推動生產力的例子就更多了。所以農民起義是推動歷史發展的“真正動力”這種觀點,不攻自破。

在“農民起義”是歷史發展“動力”的說法過時后,“農民起義”的作用通常被解釋為:迫使新統治者承認農民在動亂中獲得的土地,并頒行輕徭薄賦的舉措。事實上,在經過“起義”帶來的大動亂后,國家要休養生息、恢復生產,只能采取上述政策。這與其說是對農民讓步,不如說是新王朝建立者要鞏固統治。…[詳細]

參考資料:《史記》、《漢書》、《新唐書》、《資治通鑒》、錢穆《國史大綱》、唐元鵬《古代農民起義領袖職業調查》、孟祥才《重新審視中國封建社會的農民、農民起義和農民戰爭》、黃敏蘭《究竟是誰否定了農民起義》、池子華等《北伐太平軍“ 裹脅” 問題述論》、畢英春等《朱元璋不是農民起義的領袖》、史式《對“黃巢起義”的再思考》等。

結語

雖然不排除歷史上某些小的民變事件,系農民自發起來反抗暴政,可算作“農民起義”;但今人所熟知之歷史上的大規模“農民戰爭”,確無一例,可算名副其實之“農民起義”。

http://history.qq.com/

2013-12-19 22: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