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王競首導歷史片《大明劫》:解讀歷史滲透今天價值觀
王競首導歷史片《大明劫》:解讀歷史滲透今天價值觀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點擊進入下一頁

導演王競、女主角馮波、編劇謝曉東

鳳凰網娛樂訊 6月17日,導演王競攜最新影片《大明劫》接受了鳳凰娛樂的專訪。談及此前口碑好、票房卻不盡如人意的《萬箭穿心》,王競坦言是因為該片的宣發沒有進入市場門檻,同時他得到啟發影片需要大場面吸引觀眾走入影院。

從現實題材的《我是植物人》、《萬箭穿心》到如今歷史古裝片《大明劫》,導演王競更愿意將兩者都看做是現實題材,因為“通過解讀歷史可以滲透今天的價值觀”。

談歷史題材

導演王競:通過解讀歷史滲透今天的價值觀

女主馮波:無法體驗生活,靠查閱資料理解人物性格

王競導演的作品一直以來緊扣時代脈搏,無論是描寫網絡暴力的《無形殺》還是講述藥業造假的《我是植物人》,亦或是體現當代女性命運的《萬箭穿心》,但此次的《大明劫》則是一部歷史戰爭題材的影片。對于題材的轉變,導演王競并不認同這樣的說法,“這也是現實的題材,用了現實主義方法。”談及對現實的理解,王競說道:“第一,對現實不做過度的夸張,然后,也不做扭曲,也不戲說。實際上以還原真實作為一個基本層面,而這個片子就是遵循這樣的原則。”

選擇歷史題材更容易通過電影審查,對此,導演王競、編劇謝曉東都予以否認,王競還提到:“《大明劫》不像以前的片子那么具有話題性,那么具有當下大家正在熱議的問題,但是我覺得不能說他將來它就不深刻,因為這部片子其實討論的問題跟今天仍然有關聯,仍然可以讓今天的人去想到我們今天社會的問題。就像克羅齊說的,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其實一樣,你對歷史的解讀就站在今天的立場,你就滲透了今天的價值觀,所以這個問題跟審查我覺得沒有什么必然關系,但是它可以讓今天的人對它仍然有一個思考。”

女演員馮波曾與王競導演合作做《無形殺》和《我是植物人》,以往她都會深入社會體驗生活,但此次她則是通過查閱資料理解人物性格,“有一場馮氏在房間為吳又可和孫傳庭撫琴的戲,其實是為了他們即將打仗去給他們加油助威,可能就短短幾分鐘的戲,我就真得去花功夫去練這個琴,并且選曲目《將軍令》,也要非常要吻合我們的影片本身氣質,它就是要表現打仗前這種戰士威武豪邁那種精神與氣魄,這就是我在角色準備階段做的。”

談人物角色

編劇謝曉東:很多英雄被歷史淹沒,孫傳庭吳又可值得尊敬

導演王競:孫傳庭代表國家利益,吳又可代表普世價值,李自成是威脅勢力

電影《大明劫》講述了崇禎15年(1642年)瘟疫橫行,全國籠罩在恐怖之下的故事。李自成攻打開封,明朝江山內憂外患,孫傳庭(戴立忍飾)和吳又可(馮遠征飾)分別誓死抗擊外寇和瘟疫。而在影片中,孫傳庭和吳又可是絕對的主角,被觀眾所熟悉的李自成并沒有出現,僅僅被提到而已。

對于影片中如此的人物設置,編劇謝曉東直言:“很多英雄都是被淹沒的,但是并不是說他們就不是英雄,這兩個人物(孫傳庭、吳又可)其實都極具代表性。吳又可奠定了傳染病的理論的基石,他一個人通過一己之力是值得我去追崇的,因為我覺得在掌聲中、鮮花中、表揚聲中前進的人固然他的才華值得我尊重尊敬,但是這個人若是孤獨的人、沒有人認可的人,其實顯示出更大的人性魅力,吳又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孫傳庭在《明史》中是這樣被記載的:傳庭死明朝亡。可見這人物是多么的重要,那他之所以不被我們大家所傳誦是因為他性格的張揚、倔強、不羈,但這并不能低估他的作用。所以選擇描寫這兩個人物,他們有故事性,張力。”


在演員的選擇上,導演王競透露戴立忍是制片人看過《劍雨》后推薦的,既有武將的狠勁也有進士出身的書卷氣,符合孫傳庭的性格;而馮遠征則是在合作《郭明義》后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認為其能展現吳又可復雜從游醫到醫官轉變的心境。談及對人物的理解,導演王競做了生動的比喻,他將帶兵打仗的孫傳庭看做國防部部長,中醫吳又可則是個知識分子。他通過這兩個人物的立場展現亂世、末世,“孫傳庭和吳又可一武一文,一個為政一個為醫,為政者代表的是國家利益或者是說國家價值,那么另外一個為醫者代表的就是普世價值,他在里面超越這個國家興亡,有更長久的這個道義,就是所謂王朝興衰而醫道長存。”至于對李自成的處理,王競坦言:“他代表革命的勢力,但革命的勢力不一定代表的都是先進的生產力,他當年進京后也沒少干燒殺搶掠的事情。影片中李自成基本是虛寫的,他只是代表一種對王朝的威脅勢力,沒有正面鏡頭,只是存在于遠遠的人群當中。”

導演王競

談戰爭場面

導演王競:戰爭只是故事背景,為凸顯人物矛盾無需正寫

雖然影片講述了明朝末年的亂世戰爭,但其實在影片中真正上沙場打仗的戲份很少,對于這樣的設置,導演王競解釋道:“實際上正面所寫的就是孫傳庭臨危授命之后準備去迎敵的這一段時間,然后他突然發現他自己陷到了一個危機之中,這個危機包括軍備不整、貪污腐敗、瘟疫。在這段時間里,吳又可作為一個臨危授命的醫生,兩個人的命運發生了交集。那么戰爭其實是這個故事發生的背景,凸顯戰士的緊迫危機,然后給這些人物他們本身的處境增加了更大的矛盾,增加了更大的壓力,所以戰爭其實在這個片子里不是正寫的。”

談電影配樂

導演王競:小野麗莎唱歌對靈魂心靈具有撫慰性

有意思的是,這樣一部描寫中國歷史的影片,選擇了小野麗莎演唱片尾曲,極具混搭的效果。對此,導演王競透露除了小野麗莎,影片的作曲是德國人,“只要能傳達那種氣性就夠了,有中國民族的色彩,德國作曲家就有這個氣質,而且音樂可以超越國家。同時這首歌曲是由德國柏林的交響樂團演奏的,融合了一些中國樂器。德國作曲家建議結尾要有情緒的延展,能夠具有那種對靈魂心靈具有撫慰性的歌手不多,小野麗莎就是這類歌手。”

談電影市場

導演王競:《萬箭穿心》的宣發沒有進入市場門檻

編劇謝曉東:不懂何種題材市場討巧,《大明劫》劇本讓投資人興奮


對比當下有太多急功近利的電影人靜不下心來創作,編劇謝曉東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創作劇本《大明劫》,但他在創作期間并不知道這樣一部正說歷史的作品是否能夠得到投資方的青睞,不過他透露:“2008年到現在五年的時間,那時候一年120部影片,現在是700-900部影片,投資沒有規律可尋,這個本子拿給投資人看的時候投資人很興奮,因為他們一直想找這樣的題材,以前沒有過。”王競導演的上一部電影作品《萬箭穿心》好評如潮,獲獎無數,但是票房卻不盡如人意。面對尷尬的處境,王競直言:“市場有市場的門檻,比方說在今天那就是明星、宣發、廣告等的作用,不過《萬箭穿心》在這些方面其實都做的還不夠。在觀眾去選擇它、認可它的時候,有時候到影院門口看的時候很難找到參照性,這個片子是一個什么樣的片子。”另外王競導演還提到《萬箭穿心》受到關注并不是上映期間,而是通過網絡、碟片可以觀看以后,所以這也給了他啟發,那就是要嘗試拍攝大畫面,這樣觀眾才有進入影院的理由。

2014-01-23 08: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