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求仁得仁(討論幸福讀后感  )
求仁得仁(討論幸福讀后感 )
安意如_新浪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求仁得仁(討論幸福讀后感)

福…… 幸福的概念太寬泛。標準難定。同一個人,不同階段,都會有不同答案。對年少時的我而言,獨立自主,不靠父母是我的幸福,對如今的我而言,清凈自在的寫作生活已是幸福。 晚間回到住處,有不具名的朋友在前臺留下安吉白茶,待我收到后才告辭離去。此中情意不虛。亦有無言風度。人生種種不期而遇,不辭而別。縱然相逢不相識,亦是幸福。 思來。惟“求仁得仁”四個字,可以讓人心平釋然。討論“幸福感”這個命題,標準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明白自己的幸福感由來是什么。遺憾的是,許多人至今還未找到令自己心悅誠服的答案。 我們自幼所受的教育,總是教我們去爭取,去得到。儼然將追求幸福演變成欲望不息的正當理由。其實人最應該學習的,是放下。得到了什么不重要,放下了什么才重要。 在谷雨前后,我的一位好朋友前往杭州。喝明前茶。她回來說不單是杭州如詩如畫,江南處處風光怡人。我看到拍的照片,道旁是青綠農田,大片燦黃的油菜花開。沃野上是典型徽式風格的農家宅院,白墻灰瓦,色調極其悅目和諧,令人心情暢快。

她說,其實還是有青山綠水,田園牧歌。只不過人心勞碌。泯滅了心境。再美的良辰好景也是入眼草草,轉眼即逝。

我們都松鼠趾高氣昂地經過。我揉揉眼睛,確信自己沒有看錯。真是一只神奇的貓。像城管一樣,抓錯了吧! 在茶館靜坐對談,一個下午。遠離城市的夢想,不是今人才有。陶公歸隱田園,“夫耕于前,妻鋤于后”,自理稼穡。生活雖不免清貧,卻能自得其樂。林逋隱于孤山。數十年間不入杭州城中。張翰見秋風起,思吳中菰菜,莼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官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任心自適,不求當世。這些都是令人神往的人。 中國的隱士,大致可分為兩種。一類人,隱以圖后進,這種人依然保有積極的用世之心。另一類人,委順任化。是千山萬水折轉之后,明白內心真正的志向。堅守后退讓。待自己,未嘗不是寵溺,驕縱。是不肯被世俗規則,拗折了純然本性。 若我們不被情愛束縛,若我們不被世俗的價值觀念所操控,真實的面對內心。什么樣的生存狀態令我們最怡然自得?心無憾恨。我們最想獲取的人生價值,所追索的終極意義是什么?它是否能夠成為我們所奉行的真理?同時予以調整,理性的加以刪減或豐富? 對求名爵的人而言,升官最讓他幸福。對求財的人而言,獲利是他的幸福。對饑貧的人而言,一日三餐的溫飽即是幸福。對求愛的人而言,愛人的回應讓他幸福。對求學的人而言,不再為考試升學焦慮是他的幸福。對工作勞累的人而言,升職加薪放大假是他的幸福。對患病的人而言,健康是他的幸福。對命在旦夕的人而言,多活一天都年歲漸長。心中隱逸的念頭益發堅定。凸顯出不可救藥的小農意識,總想著在某個心許的地方置個一畝三分地。種花種草種蔬菜。養狗養貓兼養老。

 

在谷雨前后,前往杭州。喝明前茶。這時候不單是杭州如詩如畫,江南處處風光怡人。我從老家開車走高速去杭州,道旁是青綠農田,大片燦黃的油菜花開。沃野上是典型徽式風格的農家宅院,白墻灰瓦,色調極其悅目和諧,令人心情暢快。 其實還是有青山綠水,田園牧歌。只不過人心勞碌。泯滅了心境。再美的良辰好景也是入眼草草,轉眼即逝。 年歲漸長。心中隱逸的念頭益發堅定。凸顯出不可救藥的小農意識,總想著在某個心許的地方置個一畝三分地。種花種草種蔬菜。養狗養貓兼養老。 在老家忙碌了十天,終于松一口氣。看看春茶正當時,馬不停蹄奔赴杭州,此時此刻,只念想一盞清茶,消我倦疲。 隱約還是有遺憾。真正的江南在城市文明的傾軋下已經面目全非,接近蕩然無存。依然聲名在外的幾處地方,商業化的雕琢也減損了江南山水原本清新自然的風貌,有一點青山綠水和歷史遺跡,即刻成為提升商業價值的點綴。遙想當年魏晉風流,游行山水,寄興歌賦,物我兩忘。這種情懷,在今人是求而難得的境界。古人對山水坐忘,融而不傷,今人為利所驅,對山水褫奪,利用。不計后果。 慶幸西湖還是美的。無論是晴光艷照,還是煙雨蒙蒙。我去之前,邀好友同去飲茶,朋友從上海趕去會合,西園茶館幽靜而臨湖。窗外是大片的草坪,陽光正好,沏上明前龍井。憑窗望去,三潭印月就在眼前。湖上亦有畫舫和游船經過。 我居然驚奇的看見,一只貓叼著 馬不停蹄奔赴杭州,好友念想的只為喝上一盞清茶,消除倦疲。

在谷雨前后,前往杭州。喝明前茶。這時候不單是杭州如詩如畫,江南處處風光怡人。我從老家開車走高速去杭州,道旁是青綠農田,大片燦黃的油菜花開。沃野上是典型徽式風格的農家宅院,白墻灰瓦,色調極其悅目和諧,令人心情暢快。 其實還是有青山綠水,田園牧歌。只不過人心勞碌。泯滅了心境。再美的良辰好景也是入眼草草,轉眼即逝。 年歲漸長。心中隱逸的念頭益發堅定。凸顯出不可救藥的小農意識,總想著在某個心許的地方置個一畝三分地。種花種草種蔬菜。養狗養貓兼養老。 在老家忙碌了十天,終于松一口氣。看看春茶正當時,馬不停蹄奔赴杭州,此時此刻,只念想一盞清茶,消我倦疲。 隱約還是有遺憾。真正的江南在城市文明的傾軋下已經面目全非,接近蕩然無存。依然聲名在外的幾處地方,商業化的雕琢也減損了江南山水原本清新自然的風貌,有一點青山綠水和歷史遺跡,即刻成為提升商業價值的點綴。遙想當年魏晉風流,游行山水,寄興歌賦,物我兩忘。這種情懷,在今人是求而難得的境界。古人對山水坐忘,融而不傷,今人為利所驅,對山水褫奪,利用。不計后果。 慶幸西湖還是美的。無論是晴光艷照,還是煙雨蒙蒙。我去之前,邀好友同去飲茶,朋友從上海趕去會合,西園茶館幽靜而臨湖。窗外是大片的草坪,陽光正好,沏上明前龍井。憑窗望去,三潭印月就在眼前。湖上亦有畫舫和游船經過。 我居然驚奇的看見,一只貓叼著她去杭州是有遺憾的。真正的江南在城市文明的傾軋下已經面目全非,接近蕩然無存。依然聲名在外的幾處地方,商業化的雕琢也減損了江南山水原本清新自然的風貌,有一點青山綠水和歷史遺跡,即刻成為提升商業價值的點綴。遙想當年魏晉風流,游行山水,寄興歌賦,物我兩忘。這種情懷,在今人是求而難得的境界。古人對山水坐忘,融而不傷,今人為利所驅,對山水的利用。不計后果。(也是我不想去杭州的原因)

她還說:在谷雨前后,前往杭州。喝明前茶。這時候不單是杭州如詩如畫,江南處處風光怡人。我從老家開車走高速去杭州,道旁是青綠農田,大片燦黃的油菜花開。沃野上是典型徽式風格的農家宅院,白墻灰瓦,色調極其悅目和諧,令人心情暢快。 其實還是有青山綠水,田園牧歌。只不過人心勞碌。泯滅了心境。再美的良辰好景也是入眼草草,轉眼即逝。 年歲漸長。心中隱逸的念頭益發堅定。凸顯出不可救藥的小農意識,總想著在某個心許的地方置個一畝三分地。種花種草種蔬菜。養狗養貓兼養老。 在老家忙碌了十天,終于松一口氣。看看春茶正當時,馬不停蹄奔赴杭州,此時此刻,只念想一盞清茶,消我倦疲。 隱約還是有遺憾。真正的江南在城市文明的傾軋下已經面目全非,接近蕩然無存。依然聲名在外的幾處地方,商業化的雕琢也減損了江南山水原本清新自然的風貌,有一點青山綠水和歷史遺跡,即刻成為提升商業價值的點綴。遙想當年魏晉風流,游行山水,寄興歌賦,物我兩忘。這種情懷,在今人是求而難得的境界。古人對山水坐忘,融而不傷,今人為利所驅,對山水褫奪,利用。不計后果。 慶幸西湖還是美的。無論是晴光艷照,還是煙雨蒙蒙。我去之前,邀好友同去飲茶,朋友從上海趕去會合,西園茶館幽靜而臨湖。窗外是大片的草坪,陽光正好,沏上明前龍井。憑窗望去,三潭印月就在眼前。湖上亦有畫舫和游船經過。 我居然驚奇的看見,一只貓叼著 福…… 幸福的概念太寬泛。標準難定。同一個人,不同階段,都會有不同答案。對年少時的我而言,獨立自主,不靠父母是我的幸福,對如今的我而言,清凈自在的寫作生活已是幸福。 晚間回到住處,有不具名的朋友在前臺留下安吉白茶,待我收到后才告辭離去。此中情意不虛。亦有無言風度。人生種種不期而遇,不辭而別。縱然相逢不相識,亦是幸福。 思來。惟“求仁得仁”四個字,可以讓人心平釋然。討論“幸福感”這個命題,標準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明白自己的幸福感由來是什么。遺憾的是,許多人至今還未找到令自己心悅誠服的答案。 我們自幼所受的教育,總是教我們去爭取,去得到。儼然將追求幸福演變成欲望不息的正當理由。其實人最應該學習的,是放下。得到了什么不重要,放下慶幸西湖還是美的。無論是晴光艷照,還是煙雨蒙蒙。

她與另兩位朋友福…… 幸福的概念太寬泛。標準難定。同一個人,不同階段,都會有不同答案。對年少時的我而言,獨立自主,不靠父母是我的幸福,對如今的我而言,清凈自在的寫作生活已是幸福。 晚間回到住處,有不具名的朋友在前臺留下安吉白茶,待我收到后才告辭離去。此中情意不虛。亦有無言風度。人生種種不期而遇,不辭而別。縱然相逢不相識,亦是幸福。 思來。惟“求仁得仁”四個字,可以讓人心平釋然。討論“幸福感”這個命題,標準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明白自己的幸福感由來是什么。遺憾的是,許多人至今還未找到令自己心悅誠服的答案。 我們自幼所受的教育,總是教我們去爭取,去得到。儼然將追求幸福演變成欲望不息的正當理由。其實人最應該學習的,是放下。得到了什么不重要,放下了什么才在西湖茶館靜坐了一個下午。遠離城市的夢想,不是今人才有。陶公歸隱田園,“夫耕于前,妻鋤于后”,自理稼穡。生活雖不免清貧,卻能自得其樂。林逋隱于孤山。數十年間不入杭州城中。張翰見秋風起,思吳中菰菜,莼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官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任心自適,不求當世。這些都是令人神往的人。

松鼠趾高氣昂地經過。我揉揉眼睛,確信自己沒有看錯。真是一只神奇的貓。像城管一樣,抓錯了吧! 在茶館靜坐對談,一個下午。遠離城市的夢想,不是今人才有。陶公歸隱田園,“夫耕于前,妻鋤于后”,自理稼穡。生活雖不免清貧,卻能自得其樂。林逋隱于孤山。數十年間不入杭州城中。張翰見秋風起,思吳中菰菜,莼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官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任心自適,不求當世。這些都是令人神往的人。 中國的隱士,大致可分為兩種。一類人,隱以圖后進,這種人依然保有積極的用世之心。另一類人,委順任化。是千山萬水折轉之后,明白內心真正的志向。堅守后退讓。待自己,未嘗不是寵溺,驕縱。是不肯被世俗規則,拗折了純然本性。 若我們不被情愛束縛,若我們不被世俗的價值觀念所操控,真實的面對內心。什么樣的生存狀態令我們最怡然自得?心無憾恨。我們最想獲取的人生價值,所追索的終極意義是什么?它是否能夠成為我們所奉行的真理?同時予以調整,理性的加以刪減或豐富? 對求名爵的人而言,升官最讓他幸福。對求財的人而言,獲利是他的幸福。對饑貧的人而言,一日三餐的溫飽即是幸福。對求愛的人而言,愛人的回應讓他幸福。對求學的人而言,不再為考試升學焦慮是他的幸福。對工作勞累的人而言,升職加薪放大假是他的幸福。對患病的人而言,健康是他的幸福。對命在旦夕的人而言,多活一天都是幸 中國的隱士,大致可分為兩種。一類人,隱以圖后進,這種人依然保有積極的用世之心。另一類人,委順任化。是千山萬水折轉之后,明白內心真正的志向。堅守后退讓。待自己,未嘗不是寵溺,驕縱。是不肯被世俗規則,拗折了純然本性。

松鼠趾高氣昂地經過。我揉揉眼睛,確信自己沒有看錯。真是一只神奇的貓。像城管一樣,抓錯了吧! 在茶館靜坐對談,一個下午。遠離城市的夢想,不是今人才有。陶公歸隱田園,“夫耕于前,妻鋤于后”,自理稼穡。生活雖不免清貧,卻能自得其樂。林逋隱于孤山。數十年間不入杭州城中。張翰見秋風起,思吳中菰菜,莼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官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任心自適,不求當世。這些都是令人神往的人。 中國的隱士,大致可分為兩種。一類人,隱以圖后進,這種人依然保有積極的用世之心。另一類人,委順任化。是千山萬水折轉之后,明白內心真正的志向。堅守后退讓。待自己,未嘗不是寵溺,驕縱。是不肯被世俗規則,拗折了純然本性。 若我們不被情愛束縛,若我們不被世俗的價值觀念所操控,真實的面對內心。什么樣的生存狀態令我們最怡然自得?心無憾恨。我們最想獲取的人生價值,所追索的終極意義是什么?它是否能夠成為我們所奉行的真理?同時予以調整,理性的加以刪減或豐富? 對求名爵的人而言,升官最讓他幸福。對求財的人而言,獲利是他的幸福。對饑貧的人而言,一日三餐的溫飽即是幸福。對求愛的人而言,愛人的回應讓他幸福。對求學的人而言,不再為考試升學焦慮是他的幸福。對工作勞累的人而言,升職加薪放大假是他的幸福。對患病的人而言,健康是他的幸福。對命在旦夕的人而言,多活一天都     松鼠趾高氣昂地經過。我揉揉眼睛,確信自己沒有看錯。真是一只神奇的貓。像城管一樣,抓錯了吧! 在茶館靜坐對談,一個下午。遠離城市的夢想,不是今人才有。陶公歸隱田園,“夫耕于前,妻鋤于后”,自理稼穡。生活雖不免清貧,卻能自得其樂。林逋隱于孤山。數十年間不入杭州城中。張翰見秋風起,思吳中菰菜,莼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官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任心自適,不求當世。這些都是令人神往的人。 中國的隱士,大致可分為兩種。一類人,隱以圖后進,這種人依然保有積極的用世之心。另一類人,委順任化。是千山萬水折轉之后,明白內心真正的志向。堅守后退讓。待自己,未嘗不是寵溺,驕縱。是不肯被世俗規則,拗折了純然本性。 若我們不被情愛束縛,若我們不被世俗的價值觀念所操控,真實的面對內心。什么樣的生存狀態令我們最怡然自得?心無憾恨。我們最想獲取的人生價值,所追索的終極意義是什么?它是否能夠成為我們所奉行的真理?同時予以調整,理性的加以刪減或豐富? 對求名爵的人而言,升官最讓他幸福。對求財的人而言,獲利是他的幸福。對饑貧的人而言,一日三餐的溫飽即是幸福。對求愛的人而言,愛人的回應讓他幸福。對求學的人而言,不再為考試升學焦慮是他的幸福。對工作勞累的人而言,升職加薪放大假是他的幸福。對患病的人而言,健康是他的幸福。對命在旦夕的人而言,多活一天都是幸  若我們不被情愛束縛,若我們不被世俗的價值觀念所操控,真實的面對內心。什么樣的生存狀態令我們最怡然自得?心無憾恨。我們最想獲取的人生價值,所追索的終極意義是什么?它是否能夠成為我們所奉行的真理?同時予以調整,理性的加以刪減或豐富。

松鼠趾高氣昂地經過。我揉揉眼睛,確信自己沒有看錯。真是一只神奇的貓。像城管一樣,抓錯了吧! 在茶館靜坐對談,一個下午。遠離城市的夢想,不是今人才有。陶公歸隱田園,“夫耕于前,妻鋤于后”,自理稼穡。生活雖不免清貧,卻能自得其樂。林逋隱于孤山。數十年間不入杭州城中。張翰見秋風起,思吳中菰菜,莼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官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任心自適,不求當世。這些都是令人神往的人。 中國的隱士,大致可分為兩種。一類人,隱以圖后進,這種人依然保有積極的用世之心。另一類人,委順任化。是千山萬水折轉之后,明白內心真正的志向。堅守后退讓。待自己,未嘗不是寵溺,驕縱。是不肯被世俗規則,拗折了純然本性。 若我們不被情愛束縛,若我們不被世俗的價值觀念所操控,真實的面對內心。什么樣的生存狀態令我們最怡然自得?心無憾恨。我們最想獲取的人生價值,所追索的終極意義是什么?它是否能夠成為我們所奉行的真理?同時予以調整,理性的加以刪減或豐富? 對求名爵的人而言,升官最讓他幸福。對求財的人而言,獲利是他的幸福。對饑貧的人而言,一日三餐的溫飽即是幸福。對求愛的人而言,愛人的回應讓他幸福。對求學的人而言,不再為考試升學焦慮是他的幸福。對工作勞累的人而言,升職加薪放大假是他的幸福。對患病的人而言,健康是他的幸福。對命在旦夕的人而言,多活一天都是對求名爵的人而言,升官最讓他幸福。對求財的人而言,獲利是他的幸福。對饑貧的人而言,一日三餐的溫飽即是幸福。對求愛的人而言,愛人的回應讓他幸福。對工作勞累的人而言,升職加薪放大假是他的幸福。對患病的人而言,健康是他的幸福。對命在旦夕的人而言,多活一天都是幸福……

在谷雨前后,前往杭州。喝明前茶。這時候不單是杭州如詩如畫,江南處處風光怡人。我從老家開車走高速去杭州,道旁是青綠農田,大片燦黃的油菜花開。沃野上是典型徽式風格的農家宅院,白墻灰瓦,色調極其悅目和諧,令人心情暢快。 其實還是有青山綠水,田園牧歌。只不過人心勞碌。泯滅了心境。再美的良辰好景也是入眼草草,轉眼即逝。 年歲漸長。心中隱逸的念頭益發堅定。凸顯出不可救藥的小農意識,總想著在某個心許的地方置個一畝三分地。種花種草種蔬菜。養狗養貓兼養老。 在老家忙碌了十天,終于松一口氣。看看春茶正當時,馬不停蹄奔赴杭州,此時此刻,只念想一盞清茶,消我倦疲。 隱約還是有遺憾。真正的江南在城市文明的傾軋下已經面目全非,接近蕩然無存。依然聲名在外的幾處地方,商業化的雕琢也減損了江南山水原本清新自然的風貌,有一點青山綠水和歷史遺跡,即刻成為提升商業價值的點綴。遙想當年魏晉風流,游行山水,寄興歌賦,物我兩忘。這種情懷,在今人是求而難得的境界。古人對山水坐忘,融而不傷,今人為利所驅,對山水褫奪,利用。不計后果。 慶幸西湖還是美的。無論是晴光艷照,還是煙雨蒙蒙。我去之前,邀好友同去飲茶,朋友從上海趕去會合,西園茶館幽靜而臨湖。窗外是大片的草坪,陽光正好,沏上明前龍井。憑窗望去,三潭印月就在眼前。湖上亦有畫舫和游船經過。 我居然驚奇的看見,一只貓叼著   松鼠趾高氣昂地經過。我揉揉眼睛,確信自己沒有看錯。真是一只神奇的貓。像城管一樣,抓錯了吧! 在茶館靜坐對談,一個下午。遠離城市的夢想,不是今人才有。陶公歸隱田園,“夫耕于前,妻鋤于后”,自理稼穡。生活雖不免清貧,卻能自得其樂。林逋隱于孤山。數十年間不入杭州城中。張翰見秋風起,思吳中菰菜,莼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官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任心自適,不求當世。這些都是令人神往的人。 中國的隱士,大致可分為兩種。一類人,隱以圖后進,這種人依然保有積極的用世之心。另一類人,委順任化。是千山萬水折轉之后,明白內心真正的志向。堅守后退讓。待自己,未嘗不是寵溺,驕縱。是不肯被世俗規則,拗折了純然本性。 若我們不被情愛束縛,若我們不被世俗的價值觀念所操控,真實的面對內心。什么樣的生存狀態令我們最怡然自得?心無憾恨。我們最想獲取的人生價值,所追索的終極意義是什么?它是否能夠成為我們所奉行的真理?同時予以調整,理性的加以刪減或豐富? 對求名爵的人而言,升官最讓他幸福。對求財的人而言,獲利是他的幸福。對饑貧的人而言,一日三餐的溫飽即是幸福。對求愛的人而言,愛人的回應讓他幸福。對求學的人而言,不再為考試升學焦慮是他的幸福。對工作勞累的人而言,升職加薪放大假是他的幸福。對患病的人而言,健康是他的幸福。對命在旦夕的人幸福的概念太寬泛。標準難定。同一個人,不同階段,都會有不同答案。對曾經年少的我而言,獨立自主,不靠家人是我的幸福,對如今的我而言,清凈自由自在的生活既是幸福。

具說在谷雨前后,前往杭州。喝明前茶。這時候不單是杭州如詩如畫,江南處處風光怡人。我從老家開車走高速去杭州,道旁是青綠農田,大片燦黃的油菜花開。沃野上是典型徽式風格的農家宅院,白墻灰瓦,色調極其悅目和諧,令人心情暢快。 其實還是有青山綠水,田園牧歌。只不過人心勞碌。泯滅了心境。再美的良辰好景也是入眼草草,轉眼即逝。 年歲漸長。心中隱逸的念頭益發堅定。凸顯出不可救藥的小農意識,總想著在某個心許的地方置個一畝三分地。種花種草種蔬菜。養狗養貓兼養老。 在老家忙碌了十天,終于松一口氣。看看春茶正當時,馬不停蹄奔赴杭州,此時此刻,只念想一盞清茶,消我倦疲。 隱約還是有遺憾。真正的江南在城市文明的傾軋下已經面目全非,接近蕩然無存。依然聲名在外的幾處地方,商業化的雕琢也減損了江南山水原本清新自然的風貌,有一點青山綠水和歷史遺跡,即刻成為提升商業價值的點綴。遙想當年魏晉風流,游行山水,寄興歌賦,物我兩忘。這種情懷,在今人是求而難得的境界。古人對山水坐忘,融而不傷,今人為利所驅,對山水褫奪,利用。不計后果。 慶幸西湖還是美的。無論是晴光艷照,還是煙雨蒙蒙。我去之前,邀好友同去飲茶,朋友從上海趕去會合,西園茶館幽靜而臨湖。窗外是大片的草坪,陽光正好,沏上明前龍井。憑窗望去,三潭印月就在眼前。湖上亦有畫舫和游船經過。 我居然驚奇的看見,一只貓叼著晚間她回到住處,有位神秘的朋友在前臺留下安吉白茶,待她收到后才告辭離去。此中情意不虛。

人生種種不期而遇,不辭而別。縱然相逢不相識,亦是幸福。松鼠趾高氣昂地經過。我揉揉眼睛,確信自己沒有看錯。真是一只神奇的貓。像城管一樣,抓錯了吧! 在茶館靜坐對談,一個下午。遠離城市的夢想,不是今人才有。陶公歸隱田園,“夫耕于前,妻鋤于后”,自理稼穡。生活雖不免清貧,卻能自得其樂。林逋隱于孤山。數十年間不入杭州城中。張翰見秋風起,思吳中菰菜,莼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官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任心自適,不求當世。這些都是令人神往的人。 中國的隱士,大致可分為兩種。一類人,隱以圖后進,這種人依然保有積極的用世之心。另一類人,委順任化。是千山萬水折轉之后,明白內心真正的志向。堅守后退讓。待自己,未嘗不是寵溺,驕縱。是不肯被世俗規則,拗折了純然本性。 若我們不被情愛束縛,若我們不被世俗的價值觀念所操控,真實的面對內心。什么樣的生存狀態令我們最怡然自得?心無憾恨。我們最想獲取的人生價值,所追索的終極意義是什么?它是否能夠成為我們所奉行的真理?同時予以調整,理性的加以刪減或豐富? 對求名爵的人而言,升官最讓他幸福。對求財的人而言,獲利是他的幸福。對饑貧的人而言,一日三餐的溫飽即是幸福。對求愛的人而言,愛人的回應讓他幸福。對求學的人而言,不再為考試升學焦慮是他的幸福。對工作勞累的人而言,升職加薪放大假是他的幸福。對患病的人而言,健康是他的幸福。對命在旦夕的人而言,多活一天都是幸思來。惟“求仁得仁,”四個字,可以讓人心平釋然。大家一起討論“幸福感”這個命題,標準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明白自己的幸福感由來是什么。遺憾的是,我至今還未找到令自己心悅誠服的答案。

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0074810100v8yb.html) - 求仁得仁,即是幸福。

2014-02-26 23:2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