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北漂程序員邊城的幸福生活
北漂程序員邊城的幸福生活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作者:無碼的世界

  邊城

  趙邊城是我的發小,我們上了同樣的小學和中學,又同時來到北京。

  趙邊城畢業后先后加入了 BAT 這種重量級別的互聯網公司。

  趙邊城從十五年前,就開始寫軟件了。為了一個女人。

  春節同學聚會相遇,相約同行回京,一路瞎扯,綠水青山不再,少年壯志未酬。

  一、火車票

  “把機票退了吧,明天和我一起坐火車回北京去!”

  邊城坐在沙發角上,眨眨眼殷切地望著我。KTV 里中學同學聚會剛散去,滿地的煙頭和果殼,桌上杯盤狼藉。

  “別糾結了,就我們倆回北京,都多少年了,再一起坐次火車嘛!”

  “我來幫你買車票,你趕緊退機票,整體還能便宜點。火車多費不了幾個鐘頭的。我跟你講,到了首都機場,排隊等出租都得排上兩個多鐘頭……快點快點,給你用下我做的軟件,搶車票好方便的說……”

  我還在猶豫,邊城就已經麻利地從他的雙肩背里掏出筆記本,用 iPhone 大方地開了個熱點,他打開總掛在嘴邊的搶票軟件,要動真格買車票了。

  “今天買明天去北京的車票,買不到的吧,返程高峰,早賣光了吧?”

  “你講的對,的確不好搶,概率很小的,不過我做的這個搶票軟件會一直持續刷退票的,正好碰下運氣嘛,如果搶到了,就是天注定的,要是實在搶不到,你再坐你的飛機去。”

  聽上去有道理。我也就隨他。一如既往,邊城還是這么愛聊天,愛坐車,愛看風景。

  上次和邊城一起坐火車,還是大學二年級的暑假一起回北京。再之前,就是從高一到高三的每一個寒暑假,我都和他一起坐汽車或坐船,往返于鳳凰的小鎮和長沙之間。

  我和邊城從小就混在一起,初中一起考進縣重點,高中一起考進省重點。高考又一起考到北京。我學了金融,他學了計算機,畢業后我去了一家券商,他進了一家大互聯網公司,我們都跳過一次槽,也都還算是在北京生存下來了。但我們很多其他同學卻沒有那么幸運,要么被帝都的壓力遣送回了老家,或者去了別的省市;要么是出了國的被帝都嚇得不敢回國。如果能和邊城這樣從小光屁股玩大的老基友再坐一回火車,從故鄉一路去往奮斗的城市,這樣的旅途,還真是坐一次少一次。

  正當我糾結的天平開始往火車票上傾斜的時候,只聽邊城大笑一聲“搶到了!硬臥!”

  二、T202:從長沙到北京

  別人的小餐桌上擺滿了零食和飲料。我面前的小餐桌上,擺滿了邊城的電子設備。

  兩個大容量的充電寶,各插著一個 iPhone,一個小米,一個 iPad。我問他隨身帶這么多設備干嘛,他只壞笑說“看片方便”,隨后又埋頭在他的辦公筆記本上一通亂敲,一本《Windows 驅動開發技術詳解》攤開放在各種充電線的中間。

  我有些不耐煩,窗外如水墨畫般的雪景飛快地流逝而過,“不看風景不講話,你坐火車是為了哪樣嘛?”退了機票的我,心里只揣有重溫少年時光的預期,雖然窗外也不時閃過高樓林立,工地荒漠,大不如從前的水鄉溫婉。

  “我在看技術”,邊城很抱歉地抬起頭看著我,他也覺得不妥,“我們那個工作壓力大得很,一不留神就會被同行搞,優化我們啦,卸載我們啦,我們辛辛苦苦做出來的軟件,才不要被那個流氓搞來搞去的,所以我們要在驅動這里下的功夫要是很大的……”邊城指指桌上攤開的厚書。

  “你個苦逼碼農!”

  邊城的爸媽都搞文藝,熱愛鳳凰古城的老家,又愛極沈從文,于是給兒子起名“趙邊城”,寄托了無限的文學渴望,結果這小子并不從文,卻死心塌地學了計算機,當了個碼農,也好,趙邊城可以一輩子編程了。

  “當年你還用文曲星里的 VB 編了一個打飛機的小游戲去追人家小敏,人家鳥你了么?現在小敏都要嫁入豪門了,你呢,是打算繼續用微信打飛機呢,還是自家打自家的飛機喲?” 我一邊奚落他,一邊切到微信上的打飛機,打算一同消磨這既沒有碧水青山,也沒有少年壯志的鐵路時光。

  邊城卻挺直了身子,合上了筆記本。

  我立刻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這次同學聚會,小敏沒有來,同學們都證實了她跟一個大她 17 歲的礦廠老板回老家過春節的消息。

  “不止是打飛機呢,這次我做的這個搶票工具,其實也是為她做的。”邊城突然很憂傷。

  “去年十一放假的時候小敏突然在 qq 上跟我聊天說想去云南玩,但沒買到車票,我聽了以后十一也都沒有出去,就在我們公司自己的軟件上寫了一個快速買火車票的小工具,想要送給她的。后來才知道自己傻了,她十一去不了云南,我可以請她來北京玩嘛,說不定也就成了,就輪不上那個挖礦的老頭了……”

  “呃……那么她用了你的軟件了嗎?”我滿臉都是黑線。

  “我是發給她了的,但她當時并沒有理我,今年春運前才收到她的一條消息說是用我的軟件幫她媽買到一張去廈門過年的火車票,所以那個老頭子應該是在廈門做生意哦?”

  “所以你為小敏寫了一個搶票的工具,然后被你們老板看上了,然后當成公司產品推出去了是吧?”

  “是的嘛,也算沒白做吧,上百萬人用了呢,還給你搶到了票,還是很好用的嘛……”

  三、小敏

  趙邊城,十五年來,致力用原創軟件追女生。他從高一開始追小敏,小敏是我們校花,邊城卻只知道編程,不懂收拾自己也不懂耍酷,小敏哪里看得上。但邊城真沒少為小敏寫軟件。邊城聽說小敏信星座,在讀本科那會兒還沒有智能手機,邊城就在 PC 上寫了個爬蟲,每天去新浪搜狐各種門戶網站上爬星座運程,又寫了個自然語言處理的腳本去篩選信息,把但凡有利于雙魚座(邊城的星座)和射手座(小敏的星座)配對的信息統統抽取出來,打包成一個 exe,發給了小敏的郵箱。后來據說小敏玩了幾天就沒興趣了,后來小敏莫名其妙裝了個 360 殺毒,把這個 exe 當病毒給刪掉了。邊城發現以后一邊大罵 360 流氓,一邊把這個爬蟲改吧改吧,改成每天去網上爬取各種含有諸如“女教師”、“護士”、“草莓牛奶” 和“小澤瑪莉亞”等關鍵詞的網頁和視頻文件,再發到他自己的郵箱里。

  后來邊城本科畢業,一邊讀碩士一邊繼續追小敏,小敏卻只一直把他當成個修電腦的和修手機的小能手,以及屢次情場失意后她的傾訴對象。只要小敏掛在 qq 上,邊城就會時刻不離 qq。小敏一有死機藍屏,邊城就會遠程幫她修好。據說邊城還為小敏寫過一個類似超級兔子的優化電腦的小軟件,專門找了學校打印店里搞數碼沖印的小伙計設計了一個粉紅色的桃心做桌面圖標。邊城還喜歡給小敏買電子產品,他寫軟件賺的外快和獎學金,統統都用來給小敏買手機和 MP3、MP4 了,從 Nokia 的 N90 一直送到 E71,但當邊城打算送出一款三星 Galaxy I9000 的時候,小敏就不再收了,說是到了該正經考慮人生大事的年齡,而邊城在北京沒房沒車,這種關系是斷然正經不了的。于是邊城在受刺激之下,再三登門找我請教了些金融證券知識,旋即又寫了一個預測大盤和個股走向的軟件,模擬了幾個月后,他已經把算法調整得相當精準。可他沒料到等他正式入市下水的當月,大盤一下就跌到了 2000 點以下,差點血本無歸。邊城一邊大罵證券業,一邊又把這個算法繼續改吧改吧,改成了預測北京各大片區和各大小區的房價走勢的程序。結果房價在他的預測下一路飆漲,他眼看形勢不對,再不下手小敏就徹底追不到了,于是火速又在軟件上加了個檢索功能,20 萬賣給了一家房產中介,再在這家中介的介紹下,前年總算湊齊首付,貸下一套五環外的小兩居。

  房子買到了,小敏還是沒有追到。

  四、邊城相親

  “你這么愛寫軟件,是追不到妹子的。少寫點代碼,多打整打整自己,多出去玩兒,出去混!” 我為邊城默哀。

  列車在邊城的慘痛訴說中,已然行駛到了武昌,窗外開始飄起了雪花。

  “其實我們搞 IT 的并不比你們搞金融的差多少,你們雖然掙得多,花的也多。你們天天西裝筆挺皮鞋油亮,在國貿那種地方上班吃個午飯都要好幾十,那么晚下班了還要陪客戶去 KTV 去夜店。我們在食堂 10 塊錢就能豐盛又營養,最多買點最新的智能設備什么的,除此之外就沒什么開銷了,說起來還是現在的女人不懂過日子。”

  邊城情場失意,卻也戳到了我的痛點。雖然我和女友感情穩定多年,但我們的消費日益看漲,工作五年都沒什么積蓄,買房全靠的啃老,不像邊城,70 萬首付自己全掏,工作四年居然凈攢 50 萬,軟件又賣出 20 萬。我們吃的穿的雖說高檔,卻把我包裝出一副中年人的形象。每次和邊城約吃飯,我像小老板,他則像個在校大學生,花格襯衫牛仔褲板鞋外加公司發的背包,黑框眼鏡一戴,頭發不抹發蠟也照樣根根上指,時間就像定格了一樣。其實邊城還比我大半歲,吃飯卻總搶著買單,讓我這個小老板挺沒面子的。

  “你們 IT 圈里,就沒有你看得上的妹子么?何必總念念不忘小敏……”我寧可繼續戳他的痛點。

  “有是有,那些做產品,做市場的,妹子是有,但碼農更多,我寫個軟件都成份內事了,妹子們不稀罕,寫個搶票工具,還被老板充公了。算了,兔子不吃窩邊草。” 邊城打起了呵欠。互聯網界僧多粥少,悶騷低調的邊城確實沒什么優勢。

  “那你父母逼你相親么?”

  “相啊!年年春節都被折騰!這個春節相了三個!一個我看不上,兩個看不上我!”  如此戰況,邊城居然還很得意。他把雙腿從床鋪上挪到地面,炫耀般地藐視著我,一副如數家珍的架勢。

  “我沒看上的那個,其實長得還不錯,白白嫩嫩的,有臉有胸。但完全沒有共同語言。是個公務員,在一個什么什么編譯局里做文員,太清閑了,八點上班,四點下班,上班就跟大媽大爺們聊閑天,閑得她天天看韓劇,一說到韓劇就很興奮,我一說到別的她就變得呆萌呆萌了。我實在想不明白年輕人為什么會去這種浪費生命的地方上班。就圖個穩定嗎?時間多了學做菜也好嘛,她就只看韓劇了!對了,你知不知道長腿歐巴是什么意思啊?”

  “不過,像她這種腦殘小女生也不是一無是處啊,韓劇看多了的人還是會學的很善良的,路上看到乞丐都會蹲下來去給錢,然后幻想出一整套這個人是怎么從富商的兒子為情所困最后淪為街邊乞丐還得了絕癥的故事來說給我聽……我實在聽不下去了,我就采訪她:問她用什么牌子的電腦啊,電腦上裝了些什么軟件啊,平時都喜歡在哪里看書啊,手機上都喜歡玩什么小游戲啊,看韓劇的時候都去哪里找片源怎么下載啊,電腦壞了斷網了該怎么辦啊……”

  “你對人家都不感興趣問那么多 geek 的問題干什么?” 我覺得很虐心,忍不住打斷他。

  邊城嘿嘿一笑,說,這叫用戶調研!我寫了這么多年軟件,都沒追上小敏,用你的話說,就是不懂女人。

  “我在互聯網公司,天天都跟產品經理吵架,產品經理也說我不懂女人!然后產品經理們就拿出一堆用戶畫像、用戶訪談來忽悠我,說女性用戶是怎么怎么樣的,五線城市的小市民是怎么怎么樣的,不懂技術的小白是怎么怎么樣的,所以這個軟件要這么設計,不能那么設計。我就是個死開發,嘴又笨,最后還不都得按產品經理的要求來寫軟件?我寫的那個搶票軟件被老板充公以后,產品經理在上面又動了好多刀子才上線的,說是要按他們的方案才更好用……”

  “這個哈韓的妹子,就是個非常典型的小白,腦殘小白,我就順便看看她這種人究竟是怎么樣的。”

  “那兩個看不上我的女對象,我也都問了她們相同的問題,反正相親也是被迫,不如套點第一手資料出來,回去好和產品經理吵架。”

  我大笑,活該你趙邊城一輩子編程,和妹子約會都在想著怎么寫軟件,你這么愛編程,你老板知道么?

  “那兩個女的,一個是馬里蘭大學新聞系畢業回來的海歸,還沒找到工作,但拽得屌炸天啊;還有一個她老爸是長沙一個銀行的行長,也是公主病,都是富二代,我可 hold 不住。和行長的女兒出去見面的時候,她家的司機開車帶我們去了沱江鎮里玩兒,她就一直擺各種 pose 要拿她家的大單反讓我給她拍照片,還各種嫌棄我給她選的角度不對,她要側臉 45 度大眼睛剪刀手嘟嘴賣萌的那種……算了,我真心欣賞不來。好在我還拍了好幾張相當不錯的風景照,我覺得都可以給我們設計師用作我們軟件的皮膚素材了,哈哈!”

  邊城把他云盤里存的幾張看起來還確實不錯的沱江風景照塞到我的眼前。

  “反正這三個女人都不對路子,在老家相親本來就是浪費時間的事情,我又不想回長沙,讓這些寶貝女兒去北京受苦,人家也不愿意。唯一的收獲就是這幫人用手機用電腦用網絡的習慣我都算是摸清楚了,對我干這行的還是很有用的。比如那個哈韓的小白,電腦和手機全是韓國牌子,一直跟我洗腦說三星和 LG 都比蘋果好,還特別喜歡換壁紙,每天換些男不男女不女的韓星照片,粉嘟嘟一閃一閃的動態圖,可耗內存了。她還有一個可以迅速把任何語言翻譯成韓文并發送到朋友圈的 app。我看她玩的游戲、用的軟件都是不用動腦子的,哪里按鈕大點哪里,結果手機和電腦上裝滿了 360 的軟件,她還都不知道怎么裝上的。屏幕右下角一大排播放器,我說幫你刪幾個吧,她還都不同意,說是用來看不同片源的電視劇的。電腦都慢的要死了……”

  “那個海歸就高大上得多了,只用 iMac 和 iPhone,什么別的 app 都沒有,全是看新聞的,什么 BBC, NBC, ABC, CNN,還有各種雜志和電臺的 app,她只看正規新聞,從不看花邊八卦小道消息,一點都不接地氣,這種人的電腦還真是中不了病毒,不過你說這種人回國來干嘛呢?”

  “行長女兒有三個手機,一大一小兩個 iPad,兩臺電腦,一臺 iMac 一臺 Windows,和我吃飯的時候她一直心不在焉手忙腳亂,搶紅包、發朋友圈、搶紅包、發微博……我看她每天最頭疼的事情就是怎么把她拍的那些萌照在這么多設備之間同步,以及慌慌張張地注銷了這臺的微信再登那臺的微信。我隨手送了她一個 200G 的云盤,她就高興的跟什么似的。”

  邊城并不細說姑娘們的身材長相,倒是唾沫橫飛地說了老半天的姑娘們的設備。火車在暮色中又駛入一個大站,中原大地霧雪蒼茫,車窗上一層細密的水珠。我說哥們兒你歇會兒,咱們也下去接點兒地氣吧。

  五、北京,北京

  邊城問推車小販買了一只叫化雞,幾根火腿腸,兩杯沖兌的奶茶。熱水收費 1 塊錢,邊城說,那我不要你的熱水,我上車再沖熱水。

  邊城哆哆嗦嗦地說,要是當年我也多觀察觀察小敏,也知道小敏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女生,想要什么樣的東西,我寫的軟件肯定能對她的口味,用我們那個產品經理的話說,就叫“擊中她的G點!”。

  我說啊呸,她要的才不是你的軟件,是不用勞心勞力就能坐擁財富的舒服日子。你的軟件做得多帖心,她都不會跟你走的。

  邊城搖搖頭說,還是我的功力不夠。今年相親的這三個女生,要說看不上我,那也是我懶得費勁。要不然,我寫一個能看所有片源的韓劇還能加速系統和網絡的萬能播放器給那個哈韓的妹子,寫一個可聚類可收藏可離線閱讀的新聞精選 app 給海歸妹子,再寫一個搖一搖就能同步照片還能支持多終端登錄微博和微信發照片的 app 給那萌妹子,她們還能不動心嗎?再不動心,我就把軟件賣了,賣個幾十萬,買車買衣服買化妝品送給她們,她們還能不動心嗎?

  火車發出長長的汽笛,殘陽終于被濃霧吞噬。我說我們上車吧,天一亮,我們就到北京了。

  我們回到車廂里,邊城在布滿小水珠的車窗上,畫了一個“:) ”的小笑臉。他說,這是程序員向這個 world 說 hello 的方式。

  我問邊城,我們今年就都滿 30 歲了。你要是還一直都相不中對象,你怎么辦?

  睡意襲來的邊城打了個呵欠,說,我有兩個選擇:一是出國深造,做系統安全界的翹楚,國外也不會有那么多聒噪的人來逼婚的。二是創業開公司,專門寫各種貼心實用的小軟件,給妹子們用,總有一個妹子,會看上我寫的軟件的。

  趙邊城睡了。

  鳳凰小城已在千里之外,《邊城》里的那個翠翠,也早已長大。翠翠學會了上網,認識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無奈。翠翠想要的不再只是一個愛她的人,她要看電視劇,要讀新聞,要拍照片,要買火車票,要結交很多很多的朋友。翠翠的電腦會壞,她需要有人幫她修電腦。翠翠想要過安逸富有的生活,在一個不需要擺渡也不需要奮斗的地方。

  邊城滿足不了翠翠。

  但邊城還沒放棄。他用自己寫的軟件買來的火車票,復又奔往他的城市——北京,北京。

  作者簡介:無碼是 Uma 的中文英譯,作者系 BAT 公司中一位上的了“廳堂”,下的了廚房的美女產品經理。英文名為 Uma 的她,文筆犀利流暢,行云流水,是一幫男產品經理中為數不多文藝女青年。Uma 所在的團隊中,沒有一人因為在 BAT 而懈怠,反之,都是懷抱著一顆創業的心態,開拓的精神面貌,飽滿的姿態迎接每一天的工作和生活。

 

2014-03-14 02:2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