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精子戰爭  前言
精子戰爭 前言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精子戰爭
  前言
  性活動在我們的生活中一直存在著不適當的影響。人們不僅對性行為本身花費了許多精力,而且將更多心思用來渴望、談論、巧計安排甚至糟蹋性行為。盡管我們已經對“性”煞費苦心,但在面對性沖動所引起的行為及反應時,我們仍然會感到茫然不知所措。現在就請大家看看下面的問題,你是否能夠回答其中一二。
  為什么有時我們身處于幸福美滿的家庭中,卻仍然會產生令人難以置信的沖動想要發生婚外情?為什么男性每次性交時射出的精子數量足夠讓兩倍的美國人受精?為什么男性每次射出那么多精子之后,其中半數的精子又會從女人的兩腿之間流失?為什么我們并不想生孩子但卻渴望定期進行性交?為什么在我們最不想生孩子的時候,身體卻和想法背道而馳并使我們懷孕?為什么在我們想要個孩子的時候,身體卻不肯合作,總是不讓我們成功受孕?為什么我們很難找出適于懷孕的性交時刻?為什么我們也很難找出不適于懷孕的性交時刻?人類男性的陰莖為什么是目前這種形狀?男性為什么在性交過程中需要進行前后抽動?為什么我們會產生強烈的想要自慰的沖動?為什么有些人在睡眠中能夠達到性高潮?為什么女性的性高潮如此莫測高深且難以獲得?又為什么有些人喜歡和同性發生性行為?
  對于上述問題,人們都無法找到合理或至少一致認同的答案。其中某些問題若簡單的以社會學或心理學的觀點來看,經常會讓我們感到困惑而不可理解;而其他某些問題則代表人類對性行為的理解已發生了一場革命性的變化。這場革命雖然是從20世紀70年代就已拉開序幕,但真正形成一股力量卻是在90年代之后。而現在對于上述這些問題,我們已能給出比過去更為理性的解答。
  到目前為止,這類寶貴的新知始終只被某些享有特權的學術界人士所獨享。更準確地說,這些人士即是演化生物學者。本書的目的是希望將這些新知及其引發的其他知識,首先呈現給更廣大的普通讀者。
  今天,正有一股力量在顛覆我們對性驅動力的認識。我撰寫本書的目的即是想對這場革命有所幫助。這場革命所要傳遞的主要訊息是,我們的性行為是通過長期演化而來,過去,演化的力量曾對我們祖先的性行為有決定性的影響,現在,演化的力量也同樣在影響著我們。盡管長期的演化使我們的身體利用腦部來操控行為,但演化的目的主要還是在激活我們的身體,而非意識。
  我認為,主導“性”演化的主要力量就是精子戰爭。只要一名女性體內同時擁有兩名(或更多)男性的精子時,這些精子便將彼此競爭以贏得進入卵子的“戰利品”。而精子間競爭的真實情況實在有如一場戰爭。最近一項研究結果曾顯示出令人驚異的結果:男性一次射出的精液當中,只有極少量(不到1%)的精子是擁有生殖能力的“取卵者”(egg-getter)。至于其余的精子,過去大家曾將它們視為不良制品,但現在我們才知道,這些精子原來是被刻意制造成不具備受精能力的。其中一些被我稱之為“神風隊員”的精子,它們的作用和受精毫無關系,而它們的主要任務則是阻止他人的精子和卵子結合。
  《精子戰爭》這本書將詳細評述精子戰爭的動態,換句話說,也就是向大家描述不同來源的精子如何在女性體內爭奪受精的特權。我在這本書里會向大家介紹許多影響精子戰爭結果的因素。例如說,女性本身能夠制造適于或不適于精子的環境,并以此來幫助或阻礙精子在其體內活動;同時,我還將更進一步向大家介紹,不論男女,兩性在意識中認為精子戰爭發生的機會是多么微小,但演化卻使他們的身體終生都在盲目地準備對付精子戰爭的來臨。
  精子戰爭的斗爭舞臺不僅構建在高度形式化的精子行動上,同時也以有意渲染、妥協、故弄玄虛甚至以擾亂兩性關系的方式,表現在人類這種動物的個體身上。而本書也將從上述角度以更微妙復雜的方式探討精子之間的斗爭。
  人類對性的態度、感情、反應以及性行為本身不僅反映出我們的感性生活和性生活的理性計劃,同時也反映出精子斗爭所形成的非理性的生物指令。我們并不需要了解這些指令何時及如何介入精子戰爭,我們也不需要了解這些指令如何摧毀與瓦解我們的生活規劃。我們只需按照生物指令行事即可。
  因此,對男性來說,即使他們從來不曾有意識地懷疑其配偶的忠貞,但男性的大部分性行為都是為了防止配偶使自己的精子卷入精子戰爭,就算是無法避免這種可能,男性也要使他的精子掌握打贏精子戰爭的最佳時機。相同的,對女性來說,即使她們找不出理由去懷疑或蒙騙配偶,但女性的大部分性行為不是為了操控配偶與其他男性,就是為了幫助某位男性的精子在精子戰爭中獲得勝利。這是為什么呢?因為經過長時間演化所形成的指令支配著女性,能夠掀起精子競賽的女性才有更多機會生出具有優秀基因的后代。概括來說,我在這本書里主張,適時地選擇對配偶保持忠貞或進行外遇,不論對男性或女性來說,都可算是繁衍后代的一種理想策略。而我們每個人天生確實也都能將這種真實狀況反映在性行為當中。
  大部分研究人類行為的演化生物學家,都曾花費過相當長的時間來研究其他動物的行為。他們占領的學術領域是由對其他物種的結論而推衍到人類。而我個人對這方面的學習過程則和其他學者不同。早在我還是學生的時候,我就堅信,將人類和其他動物同時進行比較性的研究不僅合理而且絕對有益。因此,當我著手進行研究的時候,我從一開始就以相同觀點同時研究人類和其他動物。甚至,當我的同事還在主張將研究動物行為的結果推衍到人類的時候,我卻花費了很多時間用來堅持相反的研究方式。換句話說,我所主張的研究方式是以研究人類行為所得的結果來洞悉其他物種的行為。
  我早期從事的研究和性行為毫無關聯。當時我研究的是動物的遷移(migration)與定位(navigation)。任何人只要曾經設法讓老鼠或馬找出它回家的方向,或是曾讓一只飛蛾找出南方在哪的話,他一定會對人類產生同樣的興趣。我當時是對這幾種動物同時進行研究,而我在每個階段對每種動物所獲得的研究結果,也正好對其他動物的研究起到舉一反三的作用。
  很自然地,當我的研究興趣最后轉為動物的性活動,我的研究對象就不只是昆蟲、老鼠和豬,還包括人類在內。而這時我又發現一件事,任何人只要曾經嘗試在飛蛾、老鼠等動物進行正常性行為過程中收集它們的精液(甚至還有些可憐的家伙會有興趣去收集獅子和鯨魚的精液呢!),他就會知道以人類為對象進行同樣的研究是多么簡單的一件事。我只花了些錢買了一些保險套,然后,我的自愿受試者們便高高興興地離開了實驗室。幾天后,他們帶著自己在自然性交過程中得到的全部產品(精液),重新回到了實驗室。而以人類為研究對象比較省事的部分還不只這些,這些自愿受試人員還能對我提出的問題做出解答,例如說,他們上次射精是在多久之前?這次射精是通過性交還是自慰?他們的性伴侶是否為長期關系的配偶?在性交過程中女性是否曾經達到高潮?如果達到,在何時?
  這項實驗從20世紀80年代中期展開,約有100 對男女伴侶曾提供給我1000次射精的精液。由于他們提供的幫助,我和我的學生才能對這些精液進行計量與分類。在這些樣本當中,約有200 份精液樣本是性交時射入女性體內,然后在一小時后從女性體內流出的,換句話說,也就是“回流”。另外,還有500 名男性曾經自愿提供活體精子,以便讓我們進行混合精液的實驗。這使我們得以在顯微鏡下觀察到精子在遭遇其他男性的精子時,是否會表現出不同以往的行為。除此之外,我們還對全英國約4000名女性進行過問卷調查,問卷調查內容包括這些女性的性行為,以及她們在外遇或團體性交過程中的反應與行為。盡管本書的基本論點是根據我自己的實驗結果而來,但另一方面,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員對于人類和動物的其他相關研究也對本書的論點產生了舉足輕重的影響。
  本書采用的最后一項資料來之不易。我曾在莫里斯(Desmond Morris)制作的電視節目《人類這種動物》(The Human Animal)中担任科學顧問,這個談論人類性行為的系列節目所獲得的爭議與成就同樣驚人。當節目制作單位問我,怎樣的鏡頭才最能展現出我所進行的研究時,我特別強調女性獲得性高潮的那一刻,以及男性在女性體內射精的那一瞬間。這個瞬間鏡頭極為寶貴但也極難攝取。數星期之后,我和莫里斯以及我的研究伙伴貝里斯,還有其他節目制作小組人員一起擠在曼徹斯特大學的一個小房間里,觀看因我的建議而做成的東西。那是一卷影片,是我們在一名男性進行性交前,把一個小型光纖內視鏡貼在他的陰莖下方拍攝而成的!我曾在本書中盡了最大努力,想把我們在影片里看到的情景描述出來(請參見場景3 )。但那些影像所造成的震撼卻絕不是我的能力所能表達的。同時,我從前對性交過程中最關鍵時刻的科學認知,也因為這段影片而發生了徹底的改觀。
  另一方面,由于技術上的困難,我們如果想從其他動物身上收集到同樣的資料,便須花費極多的時間。盡管這種現象會讓我們產生一種錯覺,以為以人類為研究對象就不會遇到任何問題。而對研究人類行為的學者來說,他們永遠担心受測對象靦腆害羞、夸大其詞,甚至惡作劇。但無論如何,我們在這項實驗中獲得的合作成果卻令人感到十分驚喜。大部分的自愿受試者顯然都能理解提供真實資料的價值,同時也明了誠實勝于一切的意義。
  在以生物學觀點對人類進行研究的過程中,我們必須隨時警惕,以保證所有的數據資料都不曾遭受不良影響。而對研究人員來說,他們感到煩惱的事情還不只這一點。很多研究人員會發現,從生物學的角度和社會規范的角度分別來看同一件事時會有矛盾產生。而這種觀點之間的差距則會讓人覺得,我們想從生物學角度來闡釋人類行為,簡直就是毫無意義的舉動。就拿人類的性行為來說,諸如節育或道德觀等現象,不論這些現象是來自宗教還是社會,甚至一些是由生硬的法律條文造成的,但這些現象看起來卻像是人類獨有的產物。相同的,人類在決定與“性”或繁衍后代有關的活動時,有時會牽涉到經濟因素,這也是只有在人類身上才能發覺的獨特現象。綜上所述,既然我們已經知道人類具備了上述的獨有特色,那么又怎能用觀察其他動物的角度來觀察人類呢?
  事實上,上述現象對大多數人來說,并沒什么特別。或者說,人們不愿把這些現象看得太特別。拿節育來說,這種現象并非人類獨有的現象。我在本書的場景16里面也曾說明過,節育基本上是哺乳類動物的特性,而目前我們的身體擁有的各種自然節育機制,則是從前人類(prehuman)與早期人類的祖先身上繼承而來。一名狩獵民族的女性終其一生所生的子女人數幾乎和現代工業社會的女性相同。而狩獵民族的女性憑借的只是承傳哺乳類的自然節育法,而另一方面,現代工業社會的女性則可能在她衣櫥的抽屜里裝滿保險套、子宮帽或口服避孕藥之類的東西。
  再拿前面提到過的經濟因素來說,基本上,這種現象也無任何新意而言。現代男女把“性”作為換取金錢的手段,這種做法相當于其他動物(例如說我們的祖先)以“性”作為換取生活空間與食物的本能。人類在獲得社會與經濟保障之前,會企圖暫時延緩繁衍后代,這種現象其實和其他動物并沒有什么不同。許多哺乳類動物在加入更好的群體,并獲得更佳生活空間與更多食物之前,它們也會暫時延緩繁衍后代。我們在老鼠和猴子身上都能觀察到相同的現象。即使是從事性交易的女性,她們以“性”換取金錢的行為,我們也能在其他動物當中觀察到類似的現象。關于這一點,我在本書的場景32中有詳細說明。
  除了上述的節育與性交易之外,生物社會對性行為施以制約也非人類社會獨有的現象。所有生活在大型群體里的鳥類或哺乳類動物都有其雌性與雄性應該遵守的群體規范,以及群體獨有的道德標準。這些規則通常是由領導階層的雌性或雄性所制定,同時并以其本身擁有的力量來強制執行這些規則。不僅如此,這些規則還能以教育方式廣為傳播。一般來說,群體中上一代的行為會對下一代的行為產生影響。而上述群體規則在動物社會當中(例如說,在人類社會中)可能引起的結果是,部分社會成員會企圖采取某些方式以規避社會制約的力量。而最近一些以“父權”(paternity )為題的研究則顯示,這些嘗試規避制約的成員其實經常都能得逞。
  由于一般人根本還搞不清楚我們的行為當中究竟有多少行為是真正來自生物本能,因此很多人經常會把動物的生物性行為與文化性行為混為一談。舉例來說,我經常聽到有人主張,如果沒有文化的制約,生物指令(biological imperatives)最終將會導致長期伴侶關系和核心家庭的消失。但事實上,驅動人類的兩性追尋長期伴侶并與伴侶共同養育子女的,是生物指令,而非社會規律。同樣的,大部分的鳥類和哺乳類動物也因為相同的生物指令而表現出類似行為。對這些動物(或人類)來說,它們不需要任何宗教或文化規律來強迫它們建立家族。一切都是源于自然。相同的生物指令也會驅使某些個體(不論是鳥類、猴子或人類)將其長期伴侶視為終生的伴侶,并且終生對伴侶保持忠貞。對個體來說,能否終生都對伴侶保持忠貞,則要視伴侶的品質、個體所處的環境,以及可供接受的選擇而定。同樣的,不論對男性或女性(或其他雌性與雄性的動物)來說,上述的生物指令也會驅使他們經常預期或準備進行偶然發生的外遇行為。
  大致來說,外遇行為算是較罕見的行為,但這種行為也不需要任何宗教或文化上的驅動力。人類對外遇行為最大的抗拒力量主要來自個體的配偶,以及所有個體的配偶。這種抗拒力量不僅是在人類,即使是對其他哺乳類動物或鳥類來說,也是同樣強烈。而這種生物性的制約力量則顯示,即使沒有來自文化的壓力或是禁忌,外遇行為也不至于泛濫到不可收拾的程度。從文化上來看,現代西方工業社會的外遇現象和許多鳥類社會的情形大致相同。上述社會對一夫一妻制都表示贊許,而對外遇則采取貶抑的態度。而人類社會的外遇情形要是和其他靈長類動物(例如狨猿和長臂猿)比起來,可能人類還比這些靈長類動物更勝一籌。每個人類社會之間的外遇情況都不相同,但這些差異和社會制約力量之間的關系卻并不明顯。有些社會對外遇行為采取視而不見的態度;也有些社會對外遇行為雖不鼓勵,但卻能默許;而有些社會則甚至會將當事人(特別是對女性)處死。但不管怎么說,任何社會都有外遇現象存在,即使是在將外遇當事人處死的社會也不例外。這些社會之間最大的不同,是成員對外遇行為的保密程度,以及成員是否準備承認自己的外遇行為。對研究人員來說,這才是最關鍵的問題。但事實上,我們至今仍然不清楚人類不同社會之間的外遇行為的差異在哪里。
  生物指令與社會規則在現代人類社會當中如何發生交互作用?這實在是個引人入勝的題目。不過,我在這本書里對于社會規則的部分較少涉及。這并不是因為我想貶損社會規則的力量,及社會規則對日常行為造成的影響。由于本書主要是以生物學觀點闡釋各種現象,為了避免讓讀者感到混淆不清,我決定在書中較少提及社會規則。同時,我也希望通過著重性行為的生物基礎,使我的理論能和更多社會(包括以各種不同標準的社會性、道德觀、宗教規范與信仰所構成的社會)中的更多成員都能產生密切聯系。
  盡管現代工業社會的成員很可能就是閱讀本書的典型讀者,但大部分人類社會仍然對一夫多妻制或同性戀之類的性行為采取包容、寬恕(甚至鼓勵)的態度。如果我在本書當中過分抨擊某些性行為造成文化對立的背景,這么做對我并沒有好處。因為對那些來自更開放的社會文化背景的人們來說,這些部分很可能會顯得毫無意義。因此,我希望將本書的重點放在性行為及其生物基礎上,以期讓這本書和所有讀者都能有所關聯。
  所有的社會都不盡相同,因為每個社會本身有各自的發展歷史。而且,整個世界的每個社會都不斷以不同的方式在發展。社會以各種方式進行演化的過程并非隨意而為,這些變化很可能是根據生物指令而來。研究社會演化的學者不僅能夠明了社會進化的生物性因素(如生態學或疾病的危險),同時也能了解形成社會道德標準和宗教信仰的重要指針。舉例來說,農業社會比較傾向于一夫多妻制,而狩獵民族社會及工業化社會則較傾向于一夫一妻制。我們在場景30和場景31里曾對疾病的危險與可能性,以及社會對同性戀行為的接受度之間的關系有所說明。總而言之,從演化的規律來看,生物指令可能驅使社會上的多數成員公開進行某些行為,而社會則對這些行為采取寬容的態度。相同的,對那些少數成員從事的行為,以及無法公開進行的行為,社會則對其采取貶抑的態度。
  在演化過程中,某些性行為逐漸轉為暗中進行,某些性策略逐漸變成少數勢力,這些現象全都是受到生物指令的驅使。同樣的,社會成員對于性行為所采取的某些偏執觀念與偽善態度,也是受到生物指令驅使才逐漸形成的。對于這些現象,我除了在這本書里有所說明外,同時,每當書中提到某種性行為可能對其他人造成威脅時,我還會重新提出上述說明來解釋這些現象。尤其有趣的是對性的假道學。因為就某些性行為來說,通常能從其中獲得最大成就的代表性人物,也就是那些以壓迫或抨擊等方式,防止他人在暗中從事和自己相同的行為的社會成員。因此,當我們發現,社會規范的立法者或促成者正放縱于他們所禁止的行為時,我們也不必大驚小怪。而同樣的,對于其他靈長類動物的統治階層所表現出的類似行為,我們也沒必要再去自討沒趣地加以指責。
  當然,人類社會一旦經過演化而形成其本身的規則與規范后,不論這些規范內容如何,也不論這些規范形成過程是否和其他社會極為不同,社會內在的制約力量將會強迫每個成員適應這些既成規范。當社會所處的環境發生了變化,同時,生物指令開始驅使多數社會成員的行為變得并不適合過去的規范時,這種內在壓力就不可避免地減緩整個社會進化的過程。這時,社會成員不是被迫放棄自己所渴望的行為,就是迫使自己的行為變得更隱蔽。總而言之,從結果來看,社會中的多數成員似乎能夠掌握整個社會未來發展的方向。
  文化與生物之間的互動關系顯然非常復雜且充滿動力。兩者不僅彼此影響,同時其本身也不斷發生變化。社會與技術上的最新發展(例如兒童保護機構與父子血親鑒定)很可能會給文化與性行為帶來極為深遠的影響。而在這些進展出現之前,對先進國家來說,影響最深遠的進展顯然就是現代避孕法的日漸普及。這項進展已在先進國家當中對整個社會及性行為產生極大的影響,同時,未來也會在發展中國家造成相同的震撼效果。
  至于現代避孕法會對受制于生物指令的自然節育產生怎樣的影響?這實在是個有趣的問題。對于這一點,我在這本書里面也會有所說明。我還可以向讀者保證,這些進展將會帶來令人驚異的結果,例如說,保險套的出現其實反而可能會使男性所生的子女人數有所增加;口服避孕藥除了會影響到女性所生的子女人數之外,更會對女性在“何時”“和誰”生下子女起到決定性的作用。但不管怎么說,現代女性一方面受制于生物本能的原始驅動力,另一方面卻能夠依賴口服避孕藥的協助,因此,事實上她們手中都對自己繁衍子孫的命運握著不可輕視的掌控權。但即使如此,許多女性讀到這里,可能還是會悲傷地想起,她那經過精心設計的人生規劃竟會毀于一次(或兩次)令人難以理解的一時疏忽。女性這種自發性與自我毀滅式的行為是否表示她的身體和大腦之間存在矛盾?或者是她所擁有的現代人格與她原有的生物本能彼此沖突?對這個問題感興趣的讀者,我建議大家可以參考本書的場景6、場景19 到場景26,這些部分可能至少能讓讀者獲得一些啟示,讓讀者感到輕松一些。
  作為一名生物學者,我在發表自己的研究成果時,自始至終都只考慮到要以適于接受學界人士批評的形態呈現出來。因此,我的研究論文里面當然充滿了專業性術語、數據、表格與圖解。這些資料也許適于表達研究成果,但對一般讀者來說,不免讓人覺得難以接近。由于本書的研究主題主要是對性行為加以闡釋與解說,而對大多數人來說,性行為仍然是一種難以理解且不可捉摸的經驗,因此在我著手進行有關研究時就了解,這項研究主題顯然將會引起廣泛大眾的興趣。而我所獲得的研究結果也顯示,性行為有其基本規則,性行為本身除了具備一切世俗性,如令人困窘、給人愉悅、充滿風險、帶來罪惡、不辨是非等等,它還有自身的基本規則。
  在撰寫本書過程中,我為了將上述有關性行為的基本規則展現在讀者面前,同時也將性行為帶入現實生活里,所以才想到在書中創造一系列的假想場景。我在每個場景里都以某種形式表現出性行為之間的對立狀態,除了男性與男性、女性與女性之間的對立狀態外,最常出現的是兩性之間的對立狀態。另外還有許多場景則從各個層面探討精子戰爭。就我個人的觀點而言,我認為精子戰爭是所有性行為的基本要素。我在全書的每個場景后面都附上了說明,同時也試圖以一名演化生物學者的身份對各種性行為加以解釋。
  對我們每個人來說,你我都是因為在過去某個關鍵時刻,我們父親的精子鉆進了母親的卵子,而使我們來到人世。在受精的一瞬間,整套指導個體發展過程的復雜指令立即被打開了開關。這些有關個體發展的指令一半來自父親,另一半來自母親,而這些指令最終則創造出今日的你我。如果我們的父母不是按照當時的方式與當時的對象進行性交,今天也就不會有你我存在這個世界。
  每個生命誕生的背后都隱藏著一個故事,就連你我的誕生也不例外。但這些故事的細節至今鮮為人知。舉例來說,我們不太可能弄清自己的母親在受精的瞬間是否曾經到達高潮。就算我們知道母親在懷上我們的那次性交中曾經到達高潮,但我們也無法弄清她究竟是在性交前,還是性交后,或者是和父親同時到達高潮?我們也無從知道:在我們成為母親體內的胎兒的幾天前或幾小時前,我們的父母是否曾經進行過自慰?他們之中是否有人是雙性戀者?我們受胎時的那次性交是否為一次外遇行為?母親懷上我們的同時,她的體內是否只有一名男性的精子?我們稱之為“父親”的那個男性,是否真的就是那個提供精子生出你我的男性?
  通常,大多數人都是從長期伴侶關系的男女之間進行的例行性交中誕生出來的。不只是今日如此,這種行為可能至少已經持續了三四百萬年以上。或許,例行性交中的受精絲毫不足為奇,但例行性交本身卻有其令人驚異之處。這也是我在這本書里想向讀者介紹的。此外,還有約20% 的人是從非例行性交過程中誕生出來的。這些生命誕生的背后隱藏著更為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我在這本書里也會向讀者介紹許多這類故事。
  在撰寫本書的過程中,我遇到的問題之一是,我想說明的許多行為都須附上明確的形象以便于讀者理解。我在這本書里描述的許多場景與細節,就字面上來看,可能有人會將之視為色情文學。我曾試圖不要如此毫無保留地直接描述,也曾希望每個場景或每項細節不至于使讀者感到困窘或難以忍受。至于每個場景之后的說明部分,我則在其中盡可能地提出足夠理由來支持結論。總之,讀者們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可能稍微需要一點耐心,因為盡管書中提及的所有行為要素最終都能獲得適當解說,但我并沒在介紹場景中的事件之后立即做出說明。
  舉例來說,書中有兩個場景是關于自慰行為的。其中之一是描述男性的自慰,另一個場景則是描述女性的自慰。我在這兩個場景之后都對自慰功能有所解釋。而另一方面,這本書中的其他場景里面也經常出現與自慰有關的性行為,但我對這些行為就不再多加解說。因為只要能從有關自慰行為的兩個場景中明了了自慰的功能,其他場景里的行為和自慰之間的關聯也就不言自明了。
  《精子戰爭》是一本以“性”為主題的論著。這本書并不是一部愛情故事集。在撰寫本書的過程中,我曾盡力將人類性行為的原性赤裸裸地展現在讀者面前。因為如果要以生物學觀點來闡釋這些場景,場景中的事件及其反響才是最重要的。對演化生物學家來說,他們的根本興趣是:“人類為何會出現這種行為?”以及“這種行為會給人類繁衍結果帶來什么影響?”而至于諸如“人們對這種行為的感覺如何?”和“認為人們對這種行為的感覺如何?”之類的問題,演化生物學家則完全不感興趣。當人類的本能驅使我們從事某些特殊行為時,我們的確會經歷到某些感覺與感情。例如喜愛與恐懼、歡愉與興奮等字眼,都能依次表現我們在意識里想要按照思考過程表現感覺與感情的企圖。我在撰寫本書各個場景時,曾盡量避免使用上述與感情有關的字眼,因為我希望讀者在閱讀本書的過程中能將更多注意力集中在行為本身上。
  盡管這本書里很少用到與感情有關的字眼,但這并不表示書中人物不曾表現適當的感情。例如場景37里那對伴侶之間終生不渝的愛情,以及場景8 里那個男人對他“兒子”的親情,即使沒有多加說明,這些感情也是顯而易見的。場景18里面描述的那名十四五歲的少女與中年男子之間的關系幾乎相當于某種非法行為(在某些人類社會里),但對他們兩人來說,這段關系卻充滿了浪漫與激情。場景36里那名困惑的男子一次又一次地重復戀愛與失戀,他不斷努力,想找到一名關系持久的伴侶,也想徹底弄懂女性的性行為,但在男人的整個人生里,他卻不只一次地失望。至于像場景9 里那名女性可能感受到的對配偶的恐懼與怨恨,以及場景33與場景34里遭受強奸的女性所遭受到的心理創傷與痛苦,則根本不需要多費筆墨來加以形容,因為場景中的人物所表現的行為已經表明了一切。
  有人認為,《精子戰爭》似乎把女性描繪成個個充滿心機、善于耍詐、并且表現得很虛偽。也有人提醒我,《精子戰爭》可能會讓我變成女權主義者攻擊的對象。這種說法讓我感到十分驚訝,因為在撰寫本書的過程中,我一直以為這本書也許能夠有助于矯正以“男性至上”觀點來看待性行為的傳統做法。這種觀點實在是一種可恥的雙重標準。長久以來,在許多人類社會里,傳統的定論(通過男性作者一代一代傳頌至今的某些理論)認為,男性由于受其生物本能的影響,他們才不得不去拈花惹草。但在《精子戰爭》這本書里,我提出的看法是,沒有哪一種性別能以本能或其他借口作為獨享利益的理由。只要在環境許可的條件下,男女兩性生來都會在“保持忠貞”與“進行外遇”之間做出選擇。以繁衍成果的角度來看,男女兩性不僅能從外遇行為當中獲利,同時,他們要求配偶保持忠貞也能給自己帶來好處。而令人感到矛盾的是,傳統的雙重標準可能會超出男性天生直覺所能理解的范圍,因為只要給予女性自由,她們也能變得和男性一樣放蕩不羈。因此,在那些男性主控整個文化態度的社會里,強行推崇雙重標準可能正好反映出一種共同的男性沙文主義行為,而這種行為的背后,則隱藏著男性不甘被戴綠帽子的心理。
  不論對男性或女性讀者來說,如果有人想在本書當中尋找偏見用以支持或反對異性,我都會感到非常失望。因為我在這本書里是非常公平地對兩性分別給予了抨擊與贊美。每當我在描述陰莖的前后抽動的威力或是男性統治的權力時,我一定也會同時列舉出女性對此所采取的對抗策略的相對實例。無論如何,就算是在男性統治的社會里,如果有人一定要我指出兩性繁衍競賽的勝利者究竟是誰時,我大概會選擇女性。因為盡管有少數男性可能獲得完全的繁衍勝利,盡管大多數男性的身體永遠都在嘗試將惡劣環境盡為其用,但在兩性之間性活動的各個階段,男性幾乎總是會被女性的巧計或策略打敗。
  如果我是一名女性,上述結論很可能會使女權主義運動者對我大加贊許。然而,由于我是一名男性,我很可能會被視為是在宣布女性誤入歧途的罪狀。對于這類說法,我能給出的惟一回答是,我從來未曾有過這種企圖。和大多數研究人員一樣,在進行觀測的過程中,我所扮演的角色只不過是一名記錄者、分類者和解說者。至于價值判斷的任務,我把這個部分留給其他人來做。
  我所采取的中立態度,在我解決寫作過程中遇到的最后一個問題時,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對大多數人來說,我在書中描述過的許多行為說得好聽是“不含是非觀念”,說得難聽則是犯罪。以我的立場來說,我必須遠離所有是非道德的標準,因為我所從事的工作的目的,是要摒棄偏見與挑剔的眼光來解釋人類行為。而我對某種行為欠缺價值判斷的態度則會給我帶來一項麻煩:很多人會認為我對那種行為表示寬容甚至是在鼓吹那種行為。在這里我必須特別強調,我的表現絕不是要對任何行為做出價值判斷。正像我在場景33里解釋強奸行為時說過的,我在涉及反社會行為時所進行的第一個步驟,即是設法理解驅動這種行為的生物指令,惟有這一點才是我對行為解說的最終目的。

2014-06-30 13:1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