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精子戰爭 場景28粗暴性戲
精子戰爭 場景28粗暴性戲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場景28粗暴性戲(1)
  四名十多歲的青少年嘰嘰喳喳地走進夏日的樹林,樹林里濃密的樹蔭總算幫他們擋住了午后炎熱的陽光。幾只松鼠從他們眼前的路上輕跳著跑開了,林中響起鳥兒互相警告的叫聲。除了他們四個人之外,這條路上看不見一個人影。
  兩名男孩之中的一人最近才考到駕照,他為了今天的出游,特別向他母親借了汽車。他們剛才把汽車停在路邊,一起步行了15分鐘,準備到其中一個女孩熟識的地方去玩。一開始,他們先分成兩對,手牽著手走在狹窄的小路上,黑頭發的那對走在前面,另外兩人走在后面。小路越來越寬,他們就分散開來。兩個男孩脫掉了身上的襯衣,他們像是要為自己這個動作找借口似的,彼此舉起襯衣揮打著對方。接著,兩人一前一后地追逐著跑進了樹林深處。
  女孩們任由男孩去玩,她們繼續走在小路上。兩個人手挽著手,小聲評論著男孩的身體和表現,當其中一人發出特別刻薄的評語時,兩人便一起高聲大笑起來。陽光照在前面不遠處的一小塊空地上,再往前走,有一條河,河上架著一座覆蓋著青草的窄橋。如果她們知道幾小時之后會發生什么事情,這時她們可能會發覺那條流進陰暗松林的小河看來很恐怖了。不過,這時她們卻覺得那塊地方既陰涼又美麗。河床很淺,河水流過河底的小石子,發出陣陣令人心曠神怡的水聲。
  流水的聲音真是令人忘卻暑熱的最佳清涼劑。就在小河彎過橋下,快要流進松林的地方,河水在那里匯集成了一個深約三英尺的大淺水池。
  女孩們走近水池旁邊的時候,兩名男孩也追了上來,他們跑得有點上氣不接下氣。黑發男孩在水邊停下腳步,三下兩下地套上了他的游泳褲,然后輕快地跳進了水里。女孩們慢吞吞地換上比基尼泳衣。黑發男孩在水里等得有點不耐煩了,他用手撥起池水往女孩們身上灑去。兩個女孩生氣地尖叫著:“不要,住手!”、“不要這樣!”她們每次要接近水池的時候,男孩就拿水往她們身上灑去,弄得她們進退維谷。水池邊充滿了尖叫和輕笑的聲音,中間還夾雜著臟話。女孩們終于也跳進了水池,于是她們開始用冰冷的河水向對手報仇。
  另一個男孩一直坐在河邊,冷眼旁觀著這一切,接著,他才慢慢地把身上衣服脫得只剩一條內褲。他對這一刻感到很厭惡。因為他不會游泳。說實在的,他對水有恐懼癥。要是只有他一個人在水里還沒什么問題,可是要他跟大家在水里胡鬧,他卻是打從心底感到害怕。他沒法跟大伙兒一起跳進水里去玩,他只能緊張地坐在一邊,等待那無法逃避的一刻來臨。男孩心里很羨慕那個黑發男孩,他那孔武有力的體格、運動能力、特別是他會游泳,這些都讓男孩感到羨慕不已。還有,黑發男孩像磁鐵一樣地吸引著女孩。他在宴會里面,身邊總是擠滿了女孩,她們留意著他說的每一個字,對他說的笑話總是捧場地大笑,每個女孩都想盡辦法要引起他的注意。這還不算,聽說,他們這個圈子里幾乎所有稍有魅力的女孩都跟黑發男孩上過床,就連他自己這位現任女友,聽說也跟黑發男子發生過關系。而他自己卻還是個處男。他到現在也還沒法說服這個現任女友跟他做愛,她一直不肯讓他插入。雖然她不在乎他用手指插入她的陰道,而且她也很高興幫他弄到射精,可是這三個月來,她一次也沒讓他跟她來真的。
  這群女孩里面惟一還沒和黑發男孩發生關系的,是那個黑發女孩,今天她是跟黑發男孩一起來的。從各方面來看,黑發女孩在他們同年級當中可算是最有魅力的女孩。她一向都跟大家保持著一段距離。而且她身邊總是有一大群年紀較大的男生在追求她。這群追求者當中還沒一個人能跟她交往很久。據那群男孩說,女孩很難追到手,她到現在還是個處女。女孩向來拒絕跟她同年的男孩出去,連那個黑發男孩也不例外。而今天她接受了黑發男孩的邀請,主要還是因為他死皮賴臉拼命纏著她。岸上的男孩注視著黑發女孩,她的比基尼泳衣沾水變濕之后,逐漸顯得透明起來,男孩不得不承認她的確比他自己的女友有魅力多了。他注視著兩個女孩在水里和黑發男孩彼此嬉笑著,他們之間越來越熟稔,男孩不禁感到妒火中燒。
  其他三個人知道他不會游泳,但并不知道他那么怕水。他們告訴男孩池水并不深,慫恿他快點下水去玩。男孩仍然推托著,其他三個人開始感到急躁與不耐煩。最后連他自己的女友也開始生他的氣了。她這時簡直覺得羞愧萬分,因為自己的男友和另一個男孩比起來簡直差得太遠了。雖然她和男友在一起的時候也玩得很愉快,不過,她覺得黑發男孩更有吸引力。幾個月前,她曾和黑發男孩發生過性關系,但黑發男孩差不多是馬上就把她甩掉了。在那之后,有好一陣子,女孩感到非常悲傷,可是她始終不曾真正放棄過,她一直期待將來有一天,黑發男孩還會回到她的身邊。而眼前這一刻,她也比較愿意跟黑發男孩打情罵俏。所以,當黑發的那一對決定要強迫她的男友下水來玩的時候,她也加入了他們的陣營。男孩明顯地表現出他的恐懼,他誠懇地向另外三人求饒,但三人不管他那一套,他們先聲奪人地抓住男孩的手和腳,一起把他丟進水池里。男孩努力著不要表現出他的恐懼,他很快地爬出水池,嘴里一邊罵著同伴,一邊走回岸上。
  不久,他的女友終于上岸來了,她走到他身邊坐下來。另外那對則躺在陽光下取暖。經過一陣短暫的休息,男孩抓起一把青草向黑發男孩丟去。兩個男孩又重新展開一場追逐,不過黑發男孩很輕松就把他打敗了。他們走回女孩們的身邊,這次輪到兩個女孩把樹枝往黑發男孩身上丟去。他威脅著表示要向女孩報仇,說完就跳進水里,用手捧起池水往女孩們身上灑去,同時還發出陣陣尖笑聲。女孩們決定聯合起來對付黑發男孩,她們合力把他推進水里,然后,女孩們也緊跟其后跳進水池,繼續跟男孩廝混。
  另一個男孩仍然坐在一邊瞪著他們,心中充滿了妒忌。他在一片潑水和嬉笑聲中,聽到了自己女友的聲音。女孩說,她要把黑發男孩的短褲脫掉。才說完,兩個女孩就合力壓到黑發男孩身上。等到黑發男孩弄清她們的企圖時,他用力抓著自己的短褲,高聲抗議著:“不要,住手!”這時,另一個男孩看著他們,臉上露出了淺笑,他心里期待著自己偶爾也能碰到同樣的事情。
  黑發男孩被女孩們戲弄得興奮起來。他也開始覺得,讓兩個女孩把他的短褲脫掉會很有趣。但他還是掙扎著表示拒絕。他高聲堅持說,要是她們再拉,短褲一定會被扯破的。不過他只說了一兩遍,等他覺得已經堅持得夠久了,他停止了掙扎,任由女孩們扯去他的短褲。另外那個男孩的女友搶先把短褲一把拉下來,她興奮地把戰利品高舉在空中搖晃著。黑發男孩企圖伸手去搶,但女孩卻把短褲拋向另外那個黑發女孩,然后,她往黑發男孩身上倒去,兩個人一起摔進水里。就在這時,黑發女孩爬到岸上,拾起黑發男孩的其他衣物,然后往樹林里面跑去。黑發男孩這時正在水里忙著和另一個女孩打鬧,他的陰莖興奮了起來,因此他根本沒注意到岸上發生了什么事情。直到黑發女孩再度出現在岸邊,他才意識到剛才發生的一切。他為了掩飾自己勃起的陰莖,于是把身體沉進水里,心中盤算著下一步該怎么辦。
  女孩們譏笑著黑發男孩不夠勇敢,并且埋怨他躲在水里,簡直像個懦夫。于是男孩把臉轉向他的黑發女友,催促她把自己的衣服拿回來。然而不論他怎樣地拜托兼威脅,女孩就是不肯幫忙。男孩的聲音里逐漸充滿了急躁,最后,他終于對黑發女友宣稱,他不在乎被人看到自己勃起的陰莖,不過她可得為此付出代價。說完,他就游到岸邊,爬上岸去。黑發女孩因為興奮與猶疑,呆了好幾秒鐘。黑發男孩站在女友面前,看著她。她轉身往小橋的方向跑去。男孩則緊跟在她身后追過去。另外一對這時只看到黑發男孩抓住了女孩,把她推倒在地上。男孩接著跨坐在女孩身上,把她的手腕壓在地面。兩個人這時都喘著氣,黑發女孩不斷笑著,男孩卻毫無笑容。看得出來,他已經興奮得快要失去控制了。
  男孩追問女友把他的衣服藏在什么地方。黑發女孩叫他自己去找。他把手放在女孩的比基尼上衣上對她說,如果她不告訴他,他就會把這上衣扯掉。女孩假裝無可奈何地說,只要他肯放手,她就會帶他去找,然而,男孩一放手,她卻站起身來,大笑著又跑走了。男孩重新抓住她,這次他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脖頸后面,另一只手臂環繞在她背后,問她衣服到底在什么地方。女孩抵抗著表示他把她弄得很痛。可是男孩這次不肯再放開她,他表示,除非她告訴他衣服在什么地方。說完,他把她反剪雙手,逼著她朝向可能藏衣服的地點走去。不一會兒,這一對就消失在樹林里面。
  這時,另一個女孩因為剛才接觸到黑發男孩,她和黑發男孩過去性交過的記憶又重新回到腦海里,于是她也開始興奮起來。黑發男孩離她而去,讓她感到有點失望,但她馬上又把這股興奮間接轉移到自己的男友身上。她伸手推推身邊的男孩,要他站起來,然后提議他們也去散散步。男孩站起身來,把女孩又濕又冷的身體拉到自己身邊,開始親吻她。女孩感覺得出他也開始興奮起來。于是她又提議讓他們換個地方,免得被另外兩個人回來的時候撞見。他們步行了一會兒,在河邊找到一處能被樹叢遮住的隱蔽之處,兩人一起躺下來。男孩抱怨著身上的衣服太濕,實在很不舒服,他們應該都把衣服脫掉。女孩表示同意。這是他們認識以來第一次親眼看到對方的裸體,在這之前,他們總是在他母親的汽車里,摸黑愛撫一番而已。男孩知道女孩在服避孕藥。他以為今天女孩總算要答應跟自己做愛了。可是女孩這時卻以為,男孩以往都能夠自我克制,他今天也一樣會控制自己的。
  一開始,他們只是按照往常的模式,彼此愛撫著對方。男孩親吻著女孩,同時用手撫摸著她漸漸變熱的皮膚。女孩愛撫著他的背部。接著,男孩開始撫弄她的性器,女孩則用手抓住他的陰莖。男孩表示他還不想射精,說完,他趴到女孩身上。女孩表示著不滿,但男孩說,他只是想用自己的陰莖摩擦她的性器。女孩仍然不愿意。男孩不斷地要求著,最后,女孩只好答應。他趴在她身上,沒過幾秒鐘,他便要求讓他插入。女孩拒絕了。他苦苦哀求好幾次,女孩還是不肯答應。男孩責問她,為什么肯和那黑發男孩性交,卻不肯跟他做愛?女孩謊稱,她雖然跟那黑發男孩做愛,但那不是她自愿的。總之,當時,黑發男孩根本不讓她有選擇的機會。女孩這句話倒是有幾分真誠。
  男孩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陽光下,他全身赤裸地趴在一個裸體的女孩身上,他的陰莖只要稍微再用力一點,就能插入她的陰道。男孩從來沒感到如此興奮過。這一整個下午,他都感到自己不受歡迎也不受重視。說得更正確一點,他覺得女友到現在還是比較喜歡那個黑發男孩。而且,他還明白了一點:即使他的朋友曾經強迫她做愛,她仍然喜歡他的朋友。男孩的情緒混亂到了極點。他想要和她做愛。他就是想要。既然他的朋友能強迫她,那他也可以強迫她。如果她被迫做愛之后,仍然喜歡他的朋友,那她也應該會繼續喜歡他。男孩把身體往下移動著,想把身體移到剛好能夠插入的位置,可是他卻沒法插進去。
  女孩發現男孩的企圖時,她馬上開始掙扎,同時要求男孩立刻停止。他又懇求了一番,發現她絲毫不為所動,于是他憑著自己的體重和體力把她壓在地上。男孩嘗試著想找到女孩的陰道并且想要讓她就范,兩個人都拼命地掙扎著。他用陰莖戳了又戳,就是找不到女孩的陰道口。女孩漸漸發現,這個人跟他朋友完全不同,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雖有體重與體力,但他卻缺乏經驗。男孩試著戳遍了所有的地方,就是沒戳對位置。女孩不斷咬他、抓他、生氣地抵抗著,但另一方面,她卻巧妙地變換著自己的姿勢,企圖使男孩更容易插入。可是看來似乎為時已晚,挫折和無能的感覺讓男孩的身體陷入一片混亂。他雖然還沒插入女孩體內,但他已經忍不住要射精了。那爆發的一刻終于來臨,男孩的精液順著女孩的臀部流到草地上,他覺得自己簡直悲慘極了。他已經盡了一切努力,可是卻落得失敗的下場。
  女孩安靜了好一會兒。接著,她的情緒控制了一切。兩個人互相掙扎時的恐怖加上性興奮、缺少插入與高潮以緩解興奮所帶來的失落感、還有整個下午對男孩越來越強的失望感,現在都變成憤怒爆發了出來。在過去幾小時的每個階段里,男孩處處表現得不如他的朋友。女孩先罵他是個禽獸,然后譏笑他真夠悲慘的,連強暴一個女孩都辦不到。她表示一定要把這件事告訴大家。
  女孩穿上她的比基尼泳衣,站起身來,瞪著男孩,他覺得自己在她面前好像突然縮小了似的。高潮帶來的輕松感使他的攻擊性和自尊心一掃而空,他眼中含著淚水向女孩道歉,請她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他以后絕對不會再干這種事情了,男孩說。他想了一下又接著說,他本來不是想跟她真的做愛,如果他想來真的,當然就會真的插進她身體里,那只是一場游戲罷了。女孩則叫他不要以為她或其他人會相信他的鬼話。她說,要是他會那么想,那他一定把她看成一個笨蛋。“你會得到報應的。”女孩說。說完這話,她把男孩的濕短褲朝他身上丟過去,叫他“快把自己那可憐的玩意兒遮起來”。女孩還說,她要去找另外兩個人,把這里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他們。說完,她便揚長而去。
  不過,就算是她找到了另外兩個人,他們也不見得有興趣聽她的遭遇。因為另外那一對之間也發生了他們自己的故事。黑發男孩全身赤裸地推著女孩走進樹林,他的陰莖仍然直立著,兩個人一直走到女孩聲稱藏衣服的地方。她領頭走進林蔭密布的樹林深處。帶著甜味的松針鋪在他們腳下,像是柔軟的床鋪。周圍全是十年以上的大樹,從天空或小路上都看不見他們的所在。剛才這幾分鐘里,男孩和女孩都處于非常興奮的狀態。他們在水里搶奪男孩內褲時的嬉笑、在樹林里的追逐、男孩反扭女孩的手臂,還有他們兩人都裸露著身體,這一連串行為讓他們產生了強烈的性興奮。女孩帶領男孩去找他的衣服時,他心中確信他們即將要做愛。對他來說,除了做愛,幾乎沒有第二個可能了。性興奮總是使他極具攻擊性,同時也使他產生想要操縱對方的沖動,這種沖動甚至會讓他傷害到對方。男孩每次性交都會出現這種情形,即使性交前并沒有粗暴混亂的前戲,即使他不像今天這樣被對方戲弄,每次要做愛的時候,他都會變得具有攻擊性,并企圖控制對方。男孩現在很想和這個黑發女孩做愛,然而他也有強烈的沖動,想要把女孩好好戲弄一番,就像女孩戲弄他一樣。
  他的挫折感、攻擊性和明顯的性興奮被女孩不斷刺激得越來越強。那個傳聞是真的,她還是個處女。到目前為止,除了手指以外,還沒有任何男孩的陰莖插進過她的陰道。事實上,她很害怕被真正的陰莖插入,因為她担心自己的陰道會因此而被撕裂。這種恐懼曾使她從睡夢中驚醒過好多次。但另一方面,女孩的性沖動卻很強烈。她經常自慰,也喜歡和男孩有身體上的接觸。最讓她感到過癮的,是看到男孩被她的身體弄得興奮不已,而當男孩想要插入時,卻被她一口回絕。女孩總是等待著這一刻,一想到這一刻,她就覺得刺激得要命。她知道在其他人眼前都怎么看這個男孩的:他做愛的時候總是動作粗暴又充滿攻擊性。在過去幾年里,他幾乎和她所有的朋友都發生過關系。但即使如此,女孩還是深信自己能夠對付這個男孩。
  一連好幾次,女孩假裝想不起把他的衣服藏到哪里去了。她對男孩笑著,等于也幫男孩找到了對付她的借口。他重新把她的手臂扭到背后,用力把她拉到身邊,男孩再度責問她把衣服藏在什么地方。女孩感到很痛,不過她以為他還是在開玩笑。她向男孩抱怨他把她弄得很痛,而且重復表示,她已經不記得藏衣服的地方。女孩剛說完這話,就被臉朝下地推倒在地面那片松針鋪成的軟床上。接著,男孩立刻動手來脫她的比基尼,由于動作急迫,男孩脫她的游泳褲時,女孩幾乎是靠腦袋支撐著整個身體。她呆了半晌,以為男孩是在開玩笑。可是接下來,男孩跨坐在她的臀部,把她兩只手臂向背后反扭過去,同時,還把她的臉孔拼命往松針里壓,弄得她既疼痛又沒法呼吸。女孩的興奮感突然迅速地消失了。男孩的行為有點超出常軌,而且也把她整得太過分了一點。
  男孩告訴她,如果她現在把他的衣服找來,那他可能會在黃昏之前把她的衣服還給她。他抓著她的頭發,把她的腦袋從地面上拉起來,又重新追問了一遍。女孩嘴里應允著,同時要求他不要再把她弄得那么痛。男孩放松了手上的力量,女孩指著前面不遠處一段高及人腰的半截樹干。男孩再度讓她反剪雙臂,拖著她往樹干的方向走去。他用力把她的雙臂抵在背上,女孩被弄得疼痛萬分。他們走到樹干旁邊,男孩強迫她彎下腰去,又用力把她的肚子抵在樹干上。女孩叫喊起來,怪他把她弄得太痛。她說出了藏衣服的所在,并且求男孩不要再整她了。男孩看到自己的衣服,他告訴女孩,他得好好給她一個教訓,好讓她以后不再惹他。
  女孩雖然被壓彎著腰,肚子頂在樹干上,同時雙手也被反剪在身后,但她仍然弄不清楚男孩究竟要做什么。到現在為止,所有的疼痛都只是肉體上的,并沒有任何和性有關的痛楚。她除了感到疼痛之外,還對自己無力抵抗男孩而感到驚訝,不過,這時與其說她害怕,還不如說她覺得有些快樂。直到男孩用自己的腳分開她的兩腿時,女孩才突然感到恐怖沖擊著她的胃。她還沒能找到適當言語來問男孩要干什么,他已經插進了她的身體。女孩祈求男孩就此打住,因為她沒有服避孕藥。她想要大叫,可是聲音卻被卡在喉嚨里。男孩用力把她壓在樹干上,疼痛的感覺從她手臂、肚子和陰道傳遍全身,女孩感到簡直無法呼吸。男孩的每個動作都讓她感到極大的痛楚。她開始哭泣,不斷求他快點停下來。男孩不理她,不過他很快就把精液射了出來。
  場景28粗暴性戲(2)
  射精之后,男孩的攻擊性消失了。他對女孩稱贊剛才的性交很棒,而且她也是他遇到的女孩里面最好的一個。他說,如果他把她弄痛了,他覺得非常抱歉。說著,他溫柔地把她從樹干上拉起來,想把她拉到身邊擁抱她。可是女孩拒絕了。她啜泣著,怪他把自己弄得很痛,說他簡直是個混蛋。男孩撫摸著她的腦袋,一邊親吻著她的眼淚一邊對她說,他以為女孩希望他對她那樣。有好一會兒,他們背靠著樹枝并肩坐在那兒,男孩的手臂圍繞在女孩的肩膀上。她停止了哭泣,沉默著吸吮她的拇指。不論在心理上或生理上,女孩都受到了傷害,她覺得有些無所適從。這時有三種念頭掠過她的腦海:她被強暴了、她已經不是處女了、她的陰道是可以容納得下陰莖的(雖然很痛)。
  男孩結結巴巴地至少說了三遍,他覺得跟她做愛感覺很棒,而且他非常喜歡她。女孩對他埋怨著,怪他強暴了自己。不過只埋怨了一遍。男孩笑起來,他說,他以為那只是有點像強暴。女孩強調著,那不是“有點像”,那根本就是強暴。又過了一會兒,女孩對他說,他應該用保險套的。他再次道歉著說,他其實帶來了一些保險套的,只是,那些保險套放在他的長褲口袋里,而且,長褲又被她藏起來了。接著,男孩怪她不該把他弄得那么興奮,不過他立刻又安慰女孩,不必担心懷孕或是艾滋病。最后,兩個人穿好了衣服,一起走回河邊去找他們的朋友。
  后來,在四個青年男女一起走回汽車的路上,還有開車回家的路上,兩個女孩和開車的男孩都一直非常安靜。只有那個黑發男孩像是沒發生任何事情似的,絮絮叨叨說個不停。這天晚上,男孩們回家之后,兩個女孩彼此透露了各自的秘密。話題是由那開車的男孩的女友首先提起的。她對黑發女孩表示,她被強暴了,而且這是她第二次被人強暴。接下來,她還對她的朋友敘述了上次被黑發男孩強暴的經驗。黑發女孩接著也描述了自己下午的遭遇。
  兩個女孩互相比較著黑發男孩對她們的所做所為。然后,她們又彼此轉述自己從朋友那里聽來的傳聞,那些有關男孩如何對待女孩的傳聞。她們研究著,為何黑發男孩總是強迫女孩跟他性交,其實大部分的女孩只要再稍微多給她們一些時間,她們都會很高興地和他做愛的。兩個女孩又半開玩笑地考慮著,是不是該去報告警察,以免黑發男孩再繼續強暴其他女孩。或者,她們兩個應該一起去警察局,控告兩個男孩在這天下午干的好事。兩個女孩討論著到警察局之后可能出現的情節,最后她們得到的結論是,在警察局會發生的狀況可能會比真正被人強暴更糟。而且,她們的父母就會發現這天下午發生的事情,這么一來,她們的父母可能永遠都不會準她們出門了。
  開車男孩的女友后來沒再理他。沒過幾天,她就和另一個自己有車的男孩開始約會了。每次碰到這個前任男友時,她不是白眼以對,就是喊他“強暴者”。只要能抓住機會,她都會告訴朋友男孩干下的那件丟臉事兒,還有,她簡直不懂自己當初為什么會跟他約會。男孩后來離家去上大學,他一直很担心別人看不起他,所以也就很少回家。
  黑發女孩在失去童貞的第二天,就開始服用避孕藥。她后來曾兩次拒絕黑發男孩的約會,不過,最后她還是又答應和他一起出去玩。整個夏天,他們都一直在約會。她算是和黑發男孩交往時間最久的一個女孩。她成為眾人羨慕的對象,也受到所有女友的嫉妒,因為她得到了黑發男孩。而他一直是其他女孩都想得到的。接下來的三年里,他們偶爾也分別交過其他朋友,但兩人之間分分合合地一直保持著交往。最后,他們終于同居了。
  他們最初在松樹林里的那次性交變成了兩人之間的性行為模式。后來連續好多年,他們在彼此同意之下,曾經反復重演第一次性交時的情節。對他們兩人來說,性交永遠充滿了攻擊性,而且也總是伴隨著疼痛。他們都很喜歡故意創造粗暴的情節,借以引起恐怖感與屈辱感作為性交的前奏。
  在兩人同居四年之后,他們生下了第一個孩子。
  粗暴混亂的性戲是人類和許多動物求愛過程中都會出現的一種要素。特別是在人類和動物要決定是否進行性交時,這類行為會在多種情況之下出現。我們在這個場景里已經列舉了其中的大部分情況。而不論哪種情況,這類行為都表現出兩性間的交互作用——女性借此選擇伴侶,男性借此表現自己的能力。女性會訂下測驗以探測男性的體能與性能力,而男性要是無法通過這項測驗,就會遭到淘汰的命運。在兩性追求繁衍成果的過程中,善用粗暴混亂的性戲將給女性帶來重要利益,而令人滿意的演出也會使男性獲得相同的利益。
  在絕大多數的狀況下,這類粗暴性戲不至于給男女任何一方造成傷害。事實上,兩性反而都能因此獲利。女性通過上述性戲收集有關男性的情報,如果他的表現令人滿意,女性就會答應與其性交。不過有時這類性戲也可能具有危險性。要是不小心超越了雙方同意的界限,這類性戲就很容易變成強暴。這種強暴被稱之為“約會強暴”。遭到約會強暴的女性通常都是因為覺得對方男性有吸引力,才會答應與他約會,而且對方的魅力也足以讓她愿意被他親吻或愛撫。約會強暴和女性遭到完全陌生的男性的侵略式強暴是完全不同的。
  原則上,上述的粗暴性戲與約會強暴之間應該是有一條很明晰的分界線。如果女性說了“不”,但男性仍然強迫她進行性交,這時的性交就算是一種強暴。然而,就像全世界各地法律所規定的內容一樣,實際情況并不是那么單純。問題之一是,我們在人生中常會碰到某些場合,這時我們所說的“不”,真正代表的意思其實是“讓我看你能不能說服我”。
  我們在場景28里面介紹了五種說“不”的情況。其中兩種情況是表示真正的“不”,另外三種情況下,女性雖然說了“不”,但卻不是真心的。第一次,女孩們告訴黑發男孩不要潑水,但她們并不是真心的,所以沒過幾分鐘,她們就和黑發男孩玩得很愉快。第二次,另一個男孩真的對水感到恐懼,其他三人邀他下水去玩時,他說了“不”,同時求他們不要把他丟到水里去。但他的朋友低估了他的恐水癥,也不理他的請求,仍然把他投進水里。第三次,黑發男孩最先不想被女孩們剝掉短褲,所以他對女孩們說了“不”;而且他努力地想把她們趕走。不過他很快就改變了心意。他覺得被女孩剝掉短褲也不錯。可是他仍然繼續說“不”,并且掙扎著抵抗。第四次,那個怕水的男孩企圖和他女友性交的時候,女孩說了“不”,而且堅持拒絕。可是她后來發現男孩根本連強暴她的能力都沒有。女孩在最后一刻改變了心意。即使她嘴里仍然說“不”,同時身體也在掙扎著,但她卻嘗試著配合男孩,想幫助他插入陰莖。第五次,那個黑發女孩是真的很害怕被男孩插入陰莖。雖然她也喜歡粗暴混亂的性戲,但男孩一開始想要勉強插入的時候,她就對他說了“不”,而且她還盡了全力地掙扎與求饒。但男孩低估了她的恐懼,也不相信她是真心說“不”,他不顧女孩的哀求,在她體內射出了精液。
  上述的第二和第五種情況可能可以歸為同一個類型,而另外三種情況則可歸為另一種類型。但不幸的是,實際情況卻不會那么單純。至于約會強暴,女性遭到約會強暴數星期后的反應,則又比這類性戲更為復雜。
  根據1982年發表的一項有關學生的研究結果顯示,曾被威脅受到約會強暴的女性極可能與強暴她的男性重新開始交往,而強暴成功的男性和女性恢復關系的可能性,則比強暴失敗的男性高三倍。這些女性聲稱,男性曾企圖強暴她們,而被強暴的當時她們極可能說過“不”,而且她們也真的是在表示“不”。不過,如果當時那名男性強暴成功了,將近半數的女性(40% )在其后還會繼續和那名男性保持關系,這一點,正和場景里的黑發女孩一樣。另一方面,如果那名男性強暴未遂,則在十名女性當中,約有九人(87% )以后都會拒絕跟他性交,這一點,也和場景里的另一名女孩和她男友的例子相同。
  由于女性遭到強暴之后會出現這種反應,因此想要區分強暴與粗暴性戲,就變得更為困難。在下面的解說中,我并不打算區別兩者的不同,因為這不是生物學者的工作,這種工作應該留給法律專家來做。下面我們將要討論的現象是伴隨粗暴性戲之后的性交,以及這種行為可能對男女兩性繁衍成果構成的影響。
  我們在場景27里曾經談過,男女兩性應該對性交學習多少,才不至于失去最初的性交機會。我們也談過這類學習與擇偶之間的關聯,特別是女性設定某些測驗讓男性彼此競爭,這類測驗也是女性選擇伴侶的過程之一。
  上述測驗是擇偶過程中極重要的一環。女性通過這種測驗才能看出哪些男性能讓她生出具備繁衍競爭力的子孫。不過,如果像場景28一樣,當這種擇偶測驗和粗暴性戲發生關聯時,測驗本身就會變成一樁危險的交易。無論如何,這個場景里的兩個女孩都沒遭到傷害,而且她們也分別對各自的對象做出了重大判斷。就兩個女孩后來的行為表現來看,一個男孩通過了擇偶測驗,另一個男孩則遭到淘汰。因此,擇偶測驗究竟是什么呢?還有,對人類或動物的粗暴性戲的功能來說,這種測驗能提供我們什么啟示呢?
  在回答上面的問題之前,我們必須先弄清楚,進行上述擇偶測驗時男女兩性的利害不同處。有關粗暴性戲的許多重要因素,我們還會在本書的其他部分提到,不過我們在下面即將進行的說明里,這些因素也會顯得非常有決定性,因為我們在這里的說明,主要是針對一對男女的第一次性交。
  當一對男女建立起一種長期關系之后,他們在性交中付出的代價和獲得的利益就會逐漸趨于相同,但即使如此,性交的功能對他們來說可能仍然是不同的。然而,光就第一次性交來看,雙方的情況則是完全不同。這時就算不考慮感染疾病的可能——因為雙方都得担這個風險——男女雙方所要付出的代價和能夠獲得的利益也都完全不同。特別是男女第一次性交也極可能是他們最后一次性交的時候,情況更是如此。男性也和其他雄性動物一樣,他從這種僅此一次的“一次情”式性交中得到的利益,要比他付出的代價更多。
  姑且不論社會可能給予男性的壓力,讓我們先從繁衍成果的觀點來看,男性能和長期伴侶以外的女性生出子女,同時,他也不需要為此付出太多代價。在男性射精之后,只要他愿意,他就能避免和那名女性或她生下的子女再做任何更進一步的接觸。即使他讓對方生下了子女,即使將來對方向他要求援助,男性沒有必要為了“一次情”式的性交而卷入為了擺脫對方而引發的糾紛。正因為這樣,男性為了避免各種可能性出現,他會寧愿付出較小的代價,以換取制造子女的機會。要是男性新認識了一名女性,但他卻沒抓住機會在她體內射精,這名男性可能永遠都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在這種情形下,不管那名女性下個孩子的父親是誰,但反正絕對不會是這名男性。男性如果能夠充分利用“一次情”式的性交機會,那么他在這方面的能力將對他的繁衍成果產生極大的影響。
  女性的情況則和男性大不相同。對女性來說,懷孕是一件大事。因為除了幾個月的妊娠期之外,女性可能還必須為了子女貢獻出數年的時間。讓她懷孕的男性可能將她棄置不顧。甚至,還有另一種可能:女性找到理想男性之前就先懷孕了,但隨后卻發現使她受孕的男性基因并不理想,這時她就會養育出競爭力較弱的子女。上述兩種負面的可能性都表示,輕率的“一次情”會嚴重損害女性的繁衍成果。對女性來說,“一次情”的時機和對象要比次數更重要。而對女性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謹慎和選擇。
  當然,女性不一定永遠都那么小心謹慎。在大部分情況下,她不會放棄自己的選擇機會,但有時卻會忽略小心謹慎。例如某個男性的精子是她特別渴望得到的,而她又正好有機會和這名男性進行“一次情”的時候。通常,這時女性早已觀察過這名男性,而且也已經從基因的觀點認定他適合做她下個孩子的父親。我們在這本書里介紹過幾位女性都曾有過類似的行為表現。大部分這些場景里列舉的類似行為,都和女性的外遇有關。對擁有長期伴侶的女性來說,只要她的外遇不被發現,“一次情”并不會讓她付出太多代價。長期的伴侶關系反而可以作為女性的立足點,她能以這種關系為基礎,和自己選中的男性進行“一次情”式的性交,但卻不必冒太大的風險。無論如何,沒有長期伴侶的女性是無法享有這種自由的。
  女性由于受到上述壓力,所以她們也和所有的雌性鳥類或雌性哺乳類動物一樣,天生就具備了謹慎特性與選擇能力。如果女性過去好幾代的祖先都不曾有過“一次情”,那么她們的繁衍成果顯然比不上那些曾經有過“一次情”的女性。所有活在現代的女性都不會是那些粗魯輕率的女子的后代,她們一定是更小心謹慎的祖先生下的子孫。相對地,男性對“一次情”式的性交則天生就顯得性急又想法單純。如果男性過去好幾代的祖先都不夠性急,又沒有說服力,他們的繁衍成果一定比不上那些性急且具備說服力的男性。所有生活在現代的男性都不會是那些自得自滿、自以為是的男子的后代,他們一定是更迫切性急的祖先生下的子孫。綜上所述,男女兩性為“一次情”性交付出的代價,以及從中獲得的利益實在是差異太大。這種差異同時也表示,只要男女兩性碰到任何稍微和“性”扯上一點關系的狀況,兩性之間就會出現利害沖突。
  男性只有完全征服他想要的女性時才能滿足他的性急,而且,這名女性必須表現出“只想立刻和他性交”,而非“以后再和他或其他男人性交”。只有在這種情況下,男性才會感到滿足。這時為了完全征服女性,他惟一能選擇的手段就是嘗試強行在她體內射精。從第一印象來看,場景28里的兩個男孩似乎也是采取了這種手段。可是就像我們在前面說過的,實際情況卻不是那么簡單。男性企圖強行射精時,如果女性堅決抵抗,男性則會固執到底,這種常見的現象也可能變成雙方都承認的求愛與前戲的步驟。而這種現象卻會使實際情況變得更為復雜。同樣的,攻擊性行為或某種程度的肉體傷害也可能變成求愛與前戲的一部分。現在,再讓我們回頭來看女性為了擇偶爾設定的測驗方式,相信大家現在都對粗暴性戲的功能有所了解了吧。
  粗暴性戲這個題目還牽涉到感情的部分。事實上,因為牽涉到感情的部分太多了,可能我們最好暫且不提人類,先從動物的求愛過程來說明會比較好。舉例來說,例如在觀察狗兒求偶的時候,我們經常看到笨拙的公狗,不管它被母狗拒絕多少次,它仍然固執地想要接近母狗。再拿家貓來說,我們觀察到母貓會伸出爪子去抓它未來的對象,或甚至對它吐口水。而在觀察水貂的時候,我們還發現,雄貂企圖制服雌貂的猛烈抵抗,雄貂的爪子甚至會把雌貂抓得流血。在對上述動物行為進行觀察時,我們無法不為那些雌性動物感到難過。在最好的狀況下,它們只是被雄性騷擾,但在情況比較糟糕的時候,雌性動物會因為雄性不允許它們拒絕性交而遭到肉體上的傷害。然而,即使母狗母貓堅持抵抗,最后它們仍然會和那個既頑強又有攻擊性的求愛者進行交尾。而對雌水貂來說,要是不曾遭受過雄貂的肉體傷害,它們甚至不會排卵。雌貂的身體要一直等到適合的雄貂在它體內射精之后,才會產生卵子。對所有上述這些動物來說,雌性的堅決抵抗其實正是在試探雄性能力的一項測驗。而粗暴性戲對人類來說,則具備了相同的意義。
  平均來看,能在肉體上征服女性的抗拒并在她體內射精的男性,才能比那些無法做到這些的男性留下更多子孫。而女性的子孫如能擁有這種能力,才能使她的繁衍成績獲得成就。因此,女性在她的擇偶條件當中,可以再加上一項:征服女性在肉體上的抗拒。不過問題是,她們要如何探測男性的這種能力呢?
  一開始,女性只須觀察自己的對象和其他男性競爭的情形。就像場景28里的男孩,他們花了很多時間彼此追逐、打斗、表現體力、掩飾弱點。但到了最后階段,女性惟一能夠提出的測驗,就是試探對方能否說服并征服自己的抗拒。而在進行這項測驗的時候,女性首先必須表現言語的抗拒,接下來才是肉體的抗拒。女性抗拒得越強烈,表現得越逼真,測驗的效果也越理想。
  當然,這是一種很危險的游戲。如果女性抗拒得不夠,測驗就會失去意義。反之,如果抗拒得過為激烈,則她可能就不只是受一點皮肉之傷了,男性也可能會失手對她造成真正的傷害。不過事實上,家貓、水貂、甚至人類在求愛過程中進行的粗暴性戲,卻很少造成真正的嚴重傷害,由此可知,這是一種根據自然淘汰的準確性所形成的性行為特征。即使像水貂那樣,雄貂給予雌貂的肉體傷害能夠刺激雌貂排卵,但這種刺激的程度雖然強得足以測試雄貂能否征服雌貂的抵抗,可是卻不至于強到使雌貂造成長期的肉體損傷。
  對人類這種會建立長期伴侶關系的動物來說,粗暴性戲在男女求愛階段的初期是非常重要的。女性一旦測試過男性征服自己的能力之后,她就不需要再經常進行這種測驗。不過,即使在他們建立起長期關系之后,女性若能經常重新評估配偶的能力,對她本身卻是有好處的。例如我們前面說過各種探測男性的健康與性交能力的測驗,就是重估配偶能力的方式。
  當然,粗暴性戲這種行為也和人類其他性行為特征一樣,各人各樣,因人而異。對某些人來說,粗暴性戲在他的伴侶關系中只占了很小的部分,而且并不常見。但對某些人來說,當他們要接納對方成為適合的伴侶時,粗暴性戲對他們來說卻是不可或缺的條件,這時就算是將性戲的程度提升到性虐待的地步,他們也在所不惜。這個場景里的那對黑發男女,顯然就有這種傾向。他們那天下午進行的第一次性交不僅粗暴,充滿痛楚,而且對女孩來說,是個屈辱的經驗。但黑發女孩卻通過這樣的測驗認定男孩才是跟她旗鼓相當的對手。在后來的幾年里,他們的性生活仍然按照類似的脈絡進行。即使在男孩變成女孩的長期伴侶之后,她仍然經常在例行性交中測試他征服自己的能力。
  看了我們的說明之后,對這個場景里的兩個女孩那天下午在河邊所做的決定,以及數星期之后所做的決定,相信大家都能夠了解其中的原因了吧。男孩強迫黑發女孩和他性交,結果他通過了女孩的測驗。黑發女孩其實和其他許多女孩一樣,早已被那個男孩所吸引,她的身體察覺出男孩的特征,并認定他能成為她的優良伴侶候選人,因為他也能讓她生下具備繁衍能力的子孫。這里所指的特征包括:體力、性交能力,以及其他跟她的特征相合的部分。
  而相對的,在同一天下午,另一個男孩卻在他的女友眼中失盡了面子。部分原因是他和黑發男孩被放在一起比較,這讓他感到很痛苦。而主要原因還是他完全不合女友的擇偶標準。這個男孩想要通過女友的測驗,他可能采取兩種對策,不過他卻沒能善用這兩種對策。造成男孩雙重失策的主要原因是缺乏經驗。首先,如果他擁有更豐富的經驗,他可能會選擇暫時抑制自己的沖動,而從結果來看,這樣他反而可能獲得長期的利益。然而,就算男孩選擇了強迫手段,如果他在性交方面更有經驗,他還是可能和女孩建立長期的伴侶關系,同時也可能在未來贏得更多射精的機會。

2014-06-30 13: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