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精子戰爭 場景29控制生育
精子戰爭 場景29控制生育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場景29控制生育(1)
  汽車外面又黑又冷,車子里面卻非常暖和,而且越來越暖。汽車離開公路之后,男人把車停在樹林里。汽車的引擎和暖氣都開著,車中的兩個人這時一起爬到后座。女孩的乳房已經袒露出來,她的內褲也已經拉到膝蓋周圍,而男人的手掌這時放在全車最暖和的地方——女孩的兩腿之間。女孩正在和他的長褲拉鏈戰斗,而他早就已經非常興奮。男人親吻著女孩,他一下一下輕吻著她的脖頸往旁邊移動,耳朵摩擦著又冰又冷又濕的車窗。
  自從半年前有了這輛自己的汽車之后,這已經是他第三次像這樣和女人在汽車里面了。前面兩次都是和不同的女人,而且兩次都沒把女人弄到手。
  最初那次,他居然天真地以為,凡是對做愛有興趣的女孩都在服用避孕藥。可是那個女孩卻沒有。她堅持要他使用保險套,否則就不肯和他做愛。然而那時男人手邊卻沒有保險套。他請求再三,要求她讓自己插入,同時又再三向她保證,他一定會在射精之前把陰莖抽出來。女孩說,以前也有男人向她保證過,她再也不會相信任何男人了。說完,女孩感到興致全失,于是要求男人馬上送她回家。
  第二次的經歷簡直讓男人大吃一驚。女孩和男人根本不熟,可當他向女孩表示要送她回家時,女孩竟然答應了,而且在他們開車回家的半路上,女孩提議去找個僻靜的地方讓他們樂一樂。男人聽了這話驚喜萬分。可是就在他正要插入的時候,女孩又突然停下來要求他使用保險套。男人回答說,他手邊沒有保險套。女孩聽了立刻把他一把推開。男人提議讓他開車去買保險套。但女孩也和第一次的女孩一樣,當場失掉了做愛的興致,她表示要馬上回家。
  男人和這兩個女孩都只有惟一的那次做愛機會。兩個女孩都不可能再給他第二次機會。自從經歷過這兩次失敗之后,他發誓絕對不能再錯過任何一次機會,所以他開始隨身都帶著一個保險套。而現在,兩個月過去了,那個隨身攜帶的保險套鋁箔袋已經皺得不成樣子,但他花了血汗學到的教訓終于到了開花結果的時刻。他想,要是這次再不行,那就絕對不是因為準備不周。
  盼望的這一刻終于來臨,男人沒等女孩開口,就動手在口袋里摸索著保險套。他撕開鋁箔包裝的時候,女孩已經脫掉了內褲,并且擺好一個最舒適的姿勢。男人從包裝里拿出保險套,把它套在自己的陰莖尖端,打算往上拉。可是不知為何,竟然拉不動。保險套停在原處,絲毫不肯動彈。男人舉起保險套研究著,想要弄清究竟該往哪個方向才能把它拉起來,可是四周一片黑暗,他什么也看不見。于是他把保險套翻了一面,重新把它套在自己的陰莖上。但他立刻發現套在陰莖上的東西會移動,這可真是讓他感到手忙腳亂。女孩問他是否遇到什么困難。男人則撒謊說,已經沒問題了。其實這時保險套才拉到一半,于是,他就這樣戴著掛在陰莖尖端的保險套,插入了女孩體內。
  男人開始前后抽動的時候,他知道保險套已經滑掉了,可是他等待這一刻已經等得太久太久,所以他根本沒法停下來。陰莖插進去之后,他拼命地忍住不要射精,同時盡情地享受著這種“無防備”的性交。直到射精過后好幾分鐘,男人抽出了陰莖,這時,他才一邊假裝著用手指在找保險套,一邊把這個壞消息告訴了女孩。女孩立刻陷入一片驚恐,她咒罵著男人,同時也企圖用手指把留在身體里的保險套弄出來。不過弄到最后,還是靠了男人較長的手指和較佳的角度,才幫她把那個根本不曾撐開過的保險套弄了出來。男人一再地對女孩道歉,他承認可能是自己沒把保險套戴好,接著他又暗示,也有可能是他們做愛做得太激烈了,才會把保險套弄掉的。
  后來在開車送女孩回家的路上,男人還再三告訴女孩,其實就算保險套滑落了也沒什么危險。因為那個保險套還是能把精液擋在她的子宮外面,而且保險套上面還附有化學藥品,精子統統都會被殺死。他還告訴女孩,就算是保險套滑掉了,但它還是能起到子宮帽的作用。那女孩真是天真無邪,她居然完全相信了男人的話。接下來的幾天里,男人買了一大堆保險套回家,拼了命地練習戴保險套。他不但投下大筆金錢,而且不斷地練習。最后,他終于練就了一套工夫:不論光線如何、姿勢如何,不管他使用哪只手,他都能十拿九穩地把保險套戴好。
  男人從那之后再也沒在做愛時弄掉過保險套,不過,倒是有五次,是他故意讓保險套滑脫的。那五次他都是和不同的女人在做愛,而且五次都是在正確地使用過保險套之后。他覺得戴上保險套之后,感覺的靈敏度會大為降低,每當他因此感到挫折的時候,他就只是淺淺地套上保險套,然后,差不多在他開始前后抽動的同時,保險套就會滑落。
  這五次蓄意計劃都沒讓他的女伴懷孕。其中四人在事發當時剛好沒有排卵。第五個女伴雖然排卵了,而且也受精了。可是那時正巧碰上她一生當中最重要的考試,保險套脫落“事件”,加上懷孕做母親的可能性都給她帶來極大的壓力,因此那個受精卵到達子宮之后,還沒來得及著床,就直接流了出去。女孩月經開始的時候,她還到外面去吃飯慶祝了一番。
  男人這樣有意地誤用保險套,最后終于讓他當上了父親。但這結果可不是出于計劃,而是出于意外。孩子的母親就是那個女孩,那個最初讓他發現保險套居然可以用來騙取“無防備”性交的女孩。女孩天真地相信了他的保證,她以為保險套脫落之后還能當做子宮帽來用。后來,她一直等待著月經來臨,七個星期過去了,她的月經卻始終沒來。
  我們在場景27和場景28里面說明過,年輕男女都必須學習許多技巧,他們需要靠這些技巧盡量把握性交機會。而在現代社會里,年輕男女還必須學會避孕的方法。這個場景里的年輕男人由于缺少和女性接觸的經驗,因此錯過了兩次性交機會。他甚至還因為缺乏使用保險套的經驗,而差點錯過他的第三次性交機會。
  我們也在場景16和場景17里提到過家庭計劃,我的結論是,女性一生獲得的子女總數幾乎完全不會受到現代避孕法的影響。但即使如此,現代避孕法卻的確能夠彌補自然節育法的不足之處,同時,當女性要決定在“何時”、“和誰”生個孩子的時候,現代避孕法也確實能夠幫助女性掌握更多主動權。對今天的女性來說,現代避孕法是她們追求繁衍成果的重要利器。現代避孕法更是女性操縱精子戰爭的有效武器。接下來,就讓我們再來說明,現代避孕法如何幫助男性提高他們的繁衍成就。
  把陰莖射出的精子殺死或擋住的想法并不是新概念。早在兩千年前,普來尼(Pliny )就提出他的構想:在射精前把粘粘的裸子植物的樹脂涂在陰莖上。保險套的前身——一種保護陰莖的套狀物——在羅馬時代就已經廣為人知,公元1700年之前,歐洲很多地方都一直使用著這種最原始的保險套。1500年,法羅比歐(Fallopio)設計出最早的醫用麻制保險套,后來,由于御醫康德伯爵(the Earl of Condom)建議查理二世國王使用這種保護套用來預防梅毒,所以后來保險套就以康德伯爵的名字而命名。1890年以前,所有現代采用的阻礙式避孕用品早已在英國公開出售。不過一般大眾還是在進入20世紀之后過了很久,才開始廣泛使用這類用品。在20世紀80年代的工業化國家里,每兩對男女當中就有一對是依賴男性采取措施來避孕。而其中只有30% 的男女使用保險套,其余的則是采取體外射精。
  體外射精如此被廣范利用作為例行性交的避孕法,這種現象也許正好反映出男性對使用保險套的看法。大多數女性都指出,如果她們期待男性在性交時使用保險套,他們對避孕的態度會顯得更傲慢。當然啦,如果我們詢問男性,為什么他們不喜歡使用保險套,他們會回答說,戴了保險套,他們就沒法享受做愛的樂趣——也就是所謂的“保險套癥候群”  (raincoat syndrome )。而相反地,女性對保險套的印象則顯得親近得多。這種兩性對于保險套所采取的相異態度,會嚴重影響保險套的使用效果。另一方面,由于保險套的功能是在防止精子進入陰道,因此,就性交帶給兩性的利益來看,保險套會使男性比女性受到更多損失。
  這種兩性間的利益之差,如果將例行性交和“一次情”性交拿來比較,前者的差異反倒不會像后者那么顯著。男女之間一旦建立起長期伴侶關系之后,其中一人認為的最佳的子女出生時機、間隔和人數,通常對另一人來說也是最理想的。正因為這樣,不合時宜的懷孕便會使伴侶雙方同遭不利。保險套能同時幫助男女雙方分別達到避孕的目的,光憑這一點,我們很容易誤以為,男女兩性應該會同樣樂于使用保險套。但事實上,就算是已形成長期關系的伴侶,他們對于保險套的好惡仍然會有程度上的差別。這是為什么呢?
  這個現象的主要理由,是因為懷孕并非例行性交的主要功能。關于這一點,我們已經在前面有所說明。例行性交的功能對男性來說,是必須不斷在配偶體內補充自己的精子以應付精子戰爭,而例行性交對女性來說,則是隱瞞自己受孕期的手段。從潛意識原理來看(即作者在本書中提出的“兩性身體在性行為中的表現都是由潛意識來控制”),保險套在例行性交中不會對女性構成任何影響,但卻會使男性在例行性交中退居下風。因為不論是否使用保險套,女性都能隱瞞她的受孕期,很顯然,如果男性射出的精子無法進入女性的輸卵管,他在精子戰爭當中等于是手無寸鐵,毫無戰斗力可言。
  綜上所述,不論在意識中或是潛意識中,無怪乎男性即使是在進行例行性交的時候,也不像女性那么熱衷于使用保險套。更何況,男性通常又要比女性更容易遭到偶發性帶來的風險。
  男女兩性對保險套的不同態度在“一次情”性交中表現得更為明顯。要了解其中原因,首先讓我們來研究一下女性在“一次情”性交中所承受的壓力,以及保險套對“一次情”性交會產生怎樣的影響。我們在前面曾經說過,通常,兩性要進行“一次情”性交時,女性會比男性更謹慎、更挑剔。然而,不論女性是否在適當時機、適當地點和適當對象進行性交,只要不會懷孕,她仍然能從這種偶發的性交中獲利。例如說,如果她還沒有形成長期關系的伴侶,性交能幫她引起適當男性對她發生興趣。她也能借著性交來探測男性的“性”趣和性交能力,甚至還能對他的健康或生殖能力有所了解。而當女性判斷某位男性可能適于成為她的長期伴侶時,她更能通過這種“一次情”性交獲得男性給予的生活保護,或者經濟及其他各方面的支持。另一方面,如果女性已經擁有長期伴侶,“一次情”性交則能向她提供另一名“候補人選”,因為萬一她和現任伴侶關系破裂,這名“候補人選”就能夠立刻派上用場。
  場景29控制生育(2)
  女性并不需要靠懷孕來換取“一次情”性交所帶來的利益。事實上,如果女性沒有懷孕,她反而能掌握更多選擇機會。通常,女性只有在兩種情況下才會從“一次情”性交的懷孕中獲利:一是當她特別想追求某名特定男性的基因時;一是當她企圖靠懷孕以使那名特定男性變成她的長期伴侶時。除了上述兩種情況之外,女性不僅能夠利用保險套從“一次情”性交中獲得利益,此外,  保險套還可減少“一次情”性交所要付出的另一項代價——感染傳染病的危險。  當然,從感染疾病的觀點來看,男性也能靠保險套獲利。然而除了感染疾病之外,“一次情”性交給男女兩性分別造成的壓力實在相差太遠。我們已在場景28里面詳細說明過這些壓力,同時也解釋過為何男性比女性對“一次情”性交顯得更性急、更一廂情愿、更滿不在乎。簡單地說,男性追求繁衍成果的主要方法之一,就是抓緊機會盡可能地和所有女性進行性交。男性和長期伴侶之間所生的子女是他的主要繁衍成就,而在“一次情”性交中生出來的子女,則是他的主要成就之外的額外收獲。“一次情”雖然可能給男性帶來額外收獲,但他對這類性交所須付出的代價卻很少。對男性來說,性交看來似乎是件十分費力的任務,但事實上,每次受精只需要他射精一次,這件工作只需花費幾分鐘的時間,而且他被傳染上疾病的可能性也非常小。如果男性和孩子的母親建立起長期伴侶關系能給他帶來繁衍利益,他可能會下決心負起父親的責任。反之,他也可以將孩子和母親棄之不顧,讓她去獨自養育孩子,而男性則可繼續追求其他性交機會,并尋找更有希望的長期伴侶關系。
  男性如想靠“一次情”加強他的繁衍成果,這時他會碰到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很難找到適合的對象。雖然男性的身體生來就要不斷尋找“一次情”,但會真正去拼命追求并且能得到這種機會的男性卻不多。而當男性遇到這種機會時,他們是不會愿意白白放過任何射精機會的,這也是因為他們生來就被預設成這樣。性交時使用保險套,表示一切懷孕的機會都將被摒除在外,這也等于否定了男性進行“一次情”的基本理由。因此,男性的身體在潛意識里就認為,不能造成懷孕成果的“一次情”是無用之物,而同樣地,女性的身體則在潛意識里承認,不會使她懷孕的“一次情”具有相當價值。讓我們暫且不談兩性的“一次情”行為是否無用,但男性有時又愿意在進行“一次情”性交時使用保險套,這是為什么呢?
  要解釋這個現象,有一個可能的理由,那就是這種現代新發明——保險套——蒙騙了男性的身體,它讓男性表現的行為完全和繁衍利益背道而馳。男性身體里原有的預設程序是:只要他能在女性體內射精,剩下來的任務,都由精子自動負起。不管男性的頭腦是否明白這一點,他的身體卻無法接受“保險套可能會使精子英雄無用武之地”的事實。我們已經掌握一些證據能夠證明這種論點。例如說,不論是否使用保險套,男性的身體都會為了補給與對付精子戰爭,而在射精時調節射出體外的精子數目。在使用保險套的情況下,男性射出的精子數可能會減少10% 左右,但這時的調節作用還是(和沒有使用保險套時)一樣的。換句話說,男性的身體始終“以為”它射出的精子都是個個身負重任。雖然這種“以為”只是“求之不得的想法”,而且這種“以為”必須在保險套不小心脫落或是被弄破的情況下才會成真。
  但就算是男性體內出現了類似上述現象的程序錯誤,也不值得我們大驚小怪。因為從相對的觀點來看,男性使用保險套至今才經過幾代而已。所以,世代交替競爭的自然淘汰也就來不及在男性體內重新預設適當的程序。就算我們現在發現,使用保險套真的有損男性的繁衍成果,但這種現象仍然可望在未來幾代當中有所改變。而從結論來看,那些能利用保險套加強繁衍成果(而非減低繁衍成果)的男性,他們的子孫才會逐漸成為人類后代的大多數。
  首先,我們在這里提出保險套能夠加強繁衍成果的說法,可能和我們的直覺觀念背道而馳。但事實上,保險套至少在三種情況下能夠發揮加強繁衍成果的功能。
  第一種情況是,男性可以利用保險套換取和女性做愛的機會。他為了想在將來換來“無防備”性交,所以在和女性第一次性交時,他會先主動表示要采取避孕措施(就好像我們在場景20曾經描述過的情況)。然后,他再借著使用保險套性交,讓女性確信他是一名適合的長期伴侶人選。而到了最后,她可能會考慮冒險跟他進行“無防備”性交。
  第二種情況是,保險套提供了預防感染的更高保障,男性因此能夠彌補從前失掉的射精機會。自從艾滋病出現之后,大家才開始發現保險套在防止感染方面的威力。懂得在性生活當中策略性地使用保險套的男性,比那些不懂此道的男性更可能擁有平均水準以上的健康,并能獲得更高的繁衍成就。
  第三種情況說明起來可能比較復雜一點。男性可以借著使用(或誤用)保險套誘使女性和他性交,并因此制造一些受精機會。按照統計數字來計算,一百對伴侶如能正確使用保險套一年,其中懷孕的女性應該不會超過三人。但實際懷孕的女性卻有20到30人。這個數字相當于未采取任何現代避孕措施的伴侶中懷孕人數(75% )的半數。造成這么高的避孕失敗率,最可能的理由就是,這些伴侶在例行性交中并未正確使用保險套。究竟這種失敗率是由于真正的意外?或是像場景29里的男性那樣故意誤用保險套?我們在這里是無從知曉的。
  姑且不論避孕失敗的理由是什么,但例行性交避孕的失敗率一定高于“一次情”性交。以上述三種情況來看,毋庸置疑的,許多男性進行“一次情”性交的時候都會使用保險套。例如這個場景里提到的年輕男性,他曾經多次故意誤用保險套,以換取性交機會并期望借此使女性受精。同時,他也希望能靠保險套得到更多“一次情”性交的機會。這名男性曾經因為手邊沒有準備保險套,而失去了兩次性交機會。他大概永遠都不會再有機會在那兩個女人的身體里面射精了。等到這名男性懂得隨身攜帶保險套之后,他總算沒有錯過后來和另外六名女性做愛的機會。不僅如此,他還讓六人中間的一人懷了他的孩子。只是,那名女性可能得要獨力扶養孩子。如果這名男性不曾先主動表示他愿意使用保險套,那他不僅不會生出這個孩子,連后來和六名女性做愛的機會大概也不會遇到的。
  類似這個場景里介紹的男性可能并不罕見。事實上,另外還有一種令人深感有趣的假設:男性早就已經在利用保險套加強(而非降低)他的繁衍成果。如果事實真是這樣,那表示男性的身體所采取的策略是這樣的:第一,只要遇到機會,他就要盡量進行“無防備”性交;第二,策略性地主動表示愿意使用保險套,借以增加做愛機會;第三,除了使用保險套,同時也盡可能地不斷調整射出的精子數目,以便萬一不小心把保險套弄破或脫落時,可以提供必要的補充以對付精子戰爭;最后,偶爾故意誤用保險套,以騙取射精的機會。上述的策略可能是通過學習得來的行為,也可能是來自天生的本能。總之,這種策略使那些愿意使用保險套的男性(而非那些不愿使用保險套的男性)能獲得更高的繁衍成果。同時,這種策略也正好說明造成另一個現象的理由:大眾對艾滋病的警覺,以及青少年大量使用保險套,最終卻導致英國在1990年前出現青少年懷孕人數大增的事實。
  同樣的理由也可以用來說明男性的另一種繁衍策略——體外射精。當然,就“一次情”性交而言,男性表示愿意體外射精時所能得到的性交機會,遠比不上他表示愿意使用保險套的時候。就像我們在這個場景里提到過的,女性可能比較愿意和使用保險套的男性(而非體外射精的男性)做愛。主要原因有兩個:第一,體外射精的避孕效果遠不如使用保險套;第二,體外射精在防止感染疾病方面的效果也遠不如使用保險套。但就受精而言,如果男性只表示愿意體外射精就能成功地插入女性體內的話,那么,在他表示愿意使用保險套的情況下,應該就更容易在女性體內射精并使她受孕。因為,體外射精避孕法的失敗率遠比使用保險套高得多。一般來說,如果一百對伴侶采用體外射精代替保險套作為避孕法,而且他們都懂得正確方法的話,一年當中的受孕女性人數應該只有七人。然而,事實上,一年當中真正的受孕人數最多卻高達四十人。體外射精失敗的部分理由,是因為男性抽出陰莖之前,就已經有少許精子漏出來,而這些微量的精子卻具備了特強的受精能力。不過,體外射精失敗的最主要理由,還是因為男性經常不遵守承諾,沒有及時抽出陰莖。
  愿意體外射精的男性所能得到的性交機會雖然少于使用保險套的男性,但只要能碰到我們這里列舉的幾種情況,他們卻比使用保險套的男性更容易讓女性受精。這兩種避孕法是否成功,可能主要還是得視女性是否擁有足夠多得經驗。例如這個場景里的年輕男性就從女孩身上學到一件事:如果女性發現了男性承諾要在體外射精只是為了騙她,以后她就不會那么容易上當。事實上,不管是因為男性沒在體外射精,或是因為沒把保險套戴好,大多數女性幾乎都不會再上第二次當。因為只要在受騙一次之后,她就會更小心謹慎地注意男性的行為。
  人類雖然是惟一懂得使用保險套的動物,但人類卻非惟一天生采用體外射精來避孕的動物。眾所周知,許多雄性類人猿和猴類都會將陰莖插入雌性的陰道,也會進行前后抽動,但最后卻不射精。這種行為是表示雄猴在利用它的陰莖將雌猴陰道里的物質弄出來呢?或者,這只是雄猴和雌猴之間避免懷孕的一種默契?上述兩種因素在這種行為里各占多少成分?目前我們還一無所知。不過,有一點是我們確定的:如果體外射精代表雌雄兩性間的默契,雌猴有時也會被雄猴所騙,這一點和它們的人類同伴是一模一樣。

2014-06-30 13:4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