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精子戰爭 場景32青樓生涯
精子戰爭 場景32青樓生涯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場景32青樓生涯(1)
  門鈴響了。說起來真有點神奇,女人從門鈴的聲音就能猜出站在門外的是什么樣的人。剛才那陣鈴聲充滿挑釁與固執,現在這陣鈴聲則像是帶著點試探的味道。女人從床上起身,拿起一件浴袍罩在內衣外面。“是個年輕人。”她想,“要不然就是個牧師。”
  女人一邊走下樓梯,一邊很快地在心里默數一番。今晚真是夠忙的。這個人該是第十個了,也許她做完這個今晚就該收工了吧。
  女人打開門,她看到站在門外的那個男人時忍不住偷笑起來。原來是個年輕人,不是牧師。年輕人看來顯得很局促。他怯生生地向女人問道:“多少錢?”女人把價錢告訴他之后,又附加了一句:“如果不用保險套的話,還要加錢。”男人像是被價錢和女人的模樣嚇到了,他遲疑半晌,終于表示同意。女人退后一步,把男人讓進來,然后叫他直接走上二樓去。說完之后,女人關上了大門。她跟隨男人上樓之前,從窗戶上取下了“模特兒在一樓”的招牌。
  兩個人一走進房間,女人立刻問道:“戴不戴保險套?”男人回答,還是戴保險套吧。因為他沒那么多錢。“先付錢。”女人說。
  年輕男人看來非常緊張。女人為了讓他感覺安心一點,她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了他。不,不是她自己的名字,她只是隨便告訴他一個名字。接著,她向男人詢問他的名字,男人報出他自己的姓氏。女人聽了不禁笑起來,向他問道:“你在軍隊里啊?”男人顯得有點不好意思地解釋著說,他原本是個學生,因為才離開學校不久,所以別人問他姓名時,他還沒改掉報上自己姓氏的習慣。女人叫他放輕松一點,然后她繼續問道:“你是第一次?”男人承認這是他的第一次。女人又緊接著問道:“是第一次做愛?還是第一次花錢做愛?”男人說,這是他第一次花錢做愛,但也可能是他第一次做愛。因為他也不太清楚。他曾經有過幾次很接近做愛的經驗,可是他不知道那些到底算不算做愛。
  女人沒再繼續多問,她只是叫他放松全身,讓她來幫他做。說完之后,女人脫掉身上的浴袍和內衣褲,然后躺在床上。她叫男人也脫掉長褲和內褲,跟她躺在一起。當她看到男人藏在衣服里面的陰莖既萎縮又微小的時候,女人并沒表現出任何反應。她很困難地把保險套戴在男人的陰莖上,同時用盡所有的力量想幫助他的陰莖變硬起來。女人一邊用閑聊安撫著男人,一邊用她熟練的雙手不斷地努力,但她還是花了好幾分鐘才使男人的陰莖有所反應。過了一會兒,女人感覺男人的陰莖終于開始變硬了,可是,就在她認為自己也許可以幫得上忙的時候,男人已經射精了。女人根本來不及把陰莖放進自己身體里去。男人這時顯得既羞愧又灰心。女人不免對他感到同情。她安慰他不用担心,同時還向他保證,下次他一定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男人急急忙忙穿上衣服,想要從這丟臉的場面逃走。女人對他說,他只是太緊張,這種事情,她已經不知看過多少次了。
  年輕男人走了以后,女人一邊穿上衣服,一邊計算著今晚的收入。五個人戴了保險套,五個人沒戴保險套。想到這兒,女人心頭突然掠過一個念頭:“有一天,等我從這一行退休以后,也許我該去當性問題治療師呢。”過了幾分鐘,女人出了大門走到大街上,她伸手叫住一輛出租車,告訴司機回家的方向。
  女人的眼睛瀏覽著熟悉的街景,她的思緒重新回到剛才那個學生身上。女人很驚訝教育居然會如此延誤一個人在性方面的發展。不過,還好她自己可沒因為當學生而受到這方面的阻礙。事實上,女人是在15年前,從她還是大學生的時候就展開她的事業。盡管她現在從事的這一行并非她當初離家時所預期的行業,但沒人能否認,她這一行的收入真的是相當不錯的。
  回想念大學的時候,女人也和其他學生一樣,經常感到錢不夠用。她想,也許可以利用自己的美貌賺錢。于是她加入了一家伴游公司,變成他們的會員。伴游女郎的收入實在非常誘人。漸漸地,女人偶爾也開始和一些比較有吸引力的客人一起過夜。等到她從大學畢業的時候,女人已經靠出賣肉體賺了許多錢,她手里甚至還擁有一批專門照顧她的客人。而且,老實說,女人相當喜愛自己從事的這個工作,她找不出其他理由讓她改換其他職業。
  在過去十五年當中,女人幾乎嘗試過所有適合年輕又有魅力的女孩靠身體賺錢的差事。有一次,她剛巧碰上拍色情電影的機會。那部電影的主題很滑稽,女人現在回想起來,還忍不住會發笑。拍那部電影的時候,他們為了讓12個裸體男人和她同時都能出現在銀幕上,大家都不得不拼命地把身子扭曲起來。電影里的女人兩手各抓著一根陰莖,她的嘴里、陰道和肛門里面也各插著一根陰莖。在那之后,女人被一名富有的政治家包了下來,那個男人叫女人不要再拍電影,他在市區中心給她準備了一間高級公寓。于是,女人從那時起改換職業,變成了一名職業情婦。但她并沒就此完全放棄和其他男人做愛。女人對她的情人假裝已經不再和其他男人來往,但事實上,她仍然經常和男人保持著“接觸”。接著,有一家小報把女人和那名政治家的關系揭露了出來,女人也因為這個原因換了雇主。事件結束之后,她變成了法官的情婦。
  后來,法官去世了,女人聽從同行的意見,決定到街上去拉客。從各方面來說,在女人從事的各種賣身事業當中,她覺得干得最愉快的就是在街上拉客。以這種方式賣身的收入當然很不錯。不過,女人到了最后還是放棄了這個職業。因為在經過兩三次驚險遭遇之后,女人碰到一個極度施用暴力的客人,她甚至還因此而被送進醫院住了好幾天。之后,女人轉到了一家比較能提供安全的妓院接客。她在這里也干得相當愉快。后來女人決定離開這家妓院,是因為她感覺到自己的美貌已經開始日漸衰退,她已經無法再和那些年輕女孩公開競爭。于是,她換成了現在這種靠“模特兒在一樓”的招牌來攬客的方式。至少,現在她打開大門的那一刻,客人心里早已下定了一半的決心。她現在仍然非常吸引人,而且,她幾乎從沒有被客人拒絕過,大部分的男人都沒對她的要價表示過不滿。
  女人現在決定要在短期之內洗手不干了。她知道自己算是十分幸運的。她應該在生意仍然不錯的時候急流勇退。在女人的一生當中,盡管她曾經和數千名男人進行過性交,但她只得過三次性病。而且,多虧她及時服用抗生素,所以三次性病都立刻治愈了。她也被客人毆打過幾次,不過,所幸她沒有受到太嚴重的傷害。更重要的是,她絕對不準自己去碰毒品。她知道有很多同行女性都是因為吸食毒品而弄得整個人生支離破碎。這些年來,女人每晚賺到的報酬幾乎相當于一般人的一星期,甚至一個月的收入。當然啦,她也花費了不少錢用來雇用保鏢和租賃場地。老實說,女人就是在幾年前退休,她一生積蓄的利息也早就夠她十分舒適地度過余生了。但她現在仍然不愿退休。理由很簡單:她真的非常喜歡自己的職業。她實在不愿意離開這一行,事實上,她甚至很認真地考慮過,等到她真的必須退休的那一天,她打算自己來開一間伴游公司或妓院。
  出租車開到郊外一間很大的房子前面停了下來。女人走進門,她的配偶在廚房里大聲地對她說:“你回來得正好,晚餐剛剛做好,孩子們已經都上床了。”她走上二樓,先把陰道灌洗干凈,然后開始沐浴。當女人躺進澡盆里的熱水時,她的配偶端來了一杯葡萄酒交給她,之后,他又回到廚房繼續做菜。女人下樓去和配偶共進晚餐之前,她走進每個孩子的房間去看他們。這四個孩子的父親究竟是誰?要一個一個研究誰是誰的孩子,大概會很有意思吧。女人覺得那兩個八歲和十歲的女兒是她和法官生的。但她不是非常確定。她的大兒子是她在妓院時懷上的,所以任何人都可能是他的父親。女人當時的客人當中有很多既有錢又有地位的男人,其中有好幾個人都是她中意的父親人選。女人的小兒子可能是她和現在的配偶生的。因為當初她為了要和配偶生一個孩子,還暫停工作了一段時間。不過,因為她才開始休息,就立刻懷孕了,所以,小兒子的父親究竟是不是現在的配偶,她也不太有把握。
  場景32青樓生涯(2)
  女人的配偶比她小五歲,他原來是個學生,也是女人以前的客人。是他自己主動表示愿意幫助女人照顧孩子,而他要求的交換條件則是由女人提供生活費,以及和他做愛。女人已經和他共同生活五年了。今晚,他們吃完晚餐之后,兩人正在一邊喝酒,一邊聊天,接著,他們將要上床進行他們這個星期的第一次性交。
  從生物學觀點來看,所謂的性交易是指某一個體借著對另一個體提供性服務,以換取兩種以上的資源。就人類來說,個體在這種情況下要求(或提供)的資源通常是金錢。但有時也可能是食物、藏身之處,或是受到保護。世界上除了從事性交易的女性的生殖器官之外,大概再也找不出其他場所會發生更激烈的精子戰爭了。每天晚上,一名妓女結束一天工作之后,她體內正在參與大戰的精子軍隊數目可能已經加倍,有時,這場精子大戰的勝利者也會獲得戰果——使卵子受精。
  從事性交易的女性當然也會繁衍后代。通常,就像這個場景里的女人一樣,從事這種行業的女性也能成功地獲得繁衍成果。然而,為什么人類當中有些女性要放棄堅守貞節的方式(或者說,放棄秘密進行外遇的方式),而以從事性交易的方式去公開追求繁衍成果呢?和那些采取傳統繁衍策略的女性比起來,女性以從事性交易的方式究竟能獲得怎樣的繁衍成果呢?
  從古至今,性交易幾乎是人類社會的共通產物。從文化人類學的角度來看,只有4%的人類社會里面沒有性交易。除此之外,所有社會都承認有這種行業存在。但即使如此,要估計這些社會里面究竟有百分之幾的女性曾在一生當中從事過性交易,仍然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據估計,曾經公開從事過性交易的女性的比例大約分布在最低的不及1%(1980年在英國進行的調查),到最高的超過25% (1974年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迪斯亞貝巴進行的調查)之間。上述統計數字當然并不十分可信,因為實際情況可能更高于這個比例。而且,偶爾從事性交易的女性人數比例則可能比上述數字更高。
  造成上述缺少統計資料的理由之一是,我們很難對“性交易”做出定義。我們在前面曾經說過,從多種角度來看,公然以換取金錢為目的而不分對象地提供性服務,其實是按照上述性交易定義而言最明確的一個例子。在人類歷史當中,很多文化環境當中的男性會在第一次和女性進行性交前后,向女性(或是她的家人)贈送禮物。然而在這種情況下,這些女性則不會被歸類為從事性交易。一般來說,這種方式的交換(以性交換取禮物)已經被形式化,同時也已被納入結婚儀式的一部分。有時,甚至在婚禮當天的晚上,新娘或她的家人還會在性交之前向男性要求金錢。
  而且很顯然地,性交易也有程度的區分。從原則上來看,要在“以性交換取金錢”的傳統式性交易,與“以性交換取生活援助、保護與禮物”的長期配偶關系兩者之間畫出分界線,實在是相當困難的事情。例如在這個場景里的女性,她很明顯地是個妓女,但是像場景18里的那個女性,她接收了50歲的配偶留給她的遺產,那么她算不算從事過性交易呢?
  對動物來說,要區分性交易行為與非性交易行為,同樣也是很困難的事情。例如說,舞虻就一個極端的例子。這種虻類會表現出很明顯的性交易行為。因為雌虻會以交配作為手段以換取食物。雄虻首先必須從蚊群當中抓住一只蚊子,用它自己分泌的唾液把蚊子包起來,然后,再把包好的蚊子送到雌虻面前去。而當雌虻設法打開它的食物時,雄虻便趁這段時間和雌虻交配。雄虻提供的禮品越大,雌虻需要用來打開包裹的時間就越多,而雄虻能和雌虻交配的時間就越久。相對地,雄虻送進雌虻體內的精子越多,雌虻體內產生的受精卵也越多。第一只雄虻交配完畢,雌虻則繼續等待下一只雄虻帶來禮物換取交配。在有些種類的動物當中,雌性動物甚至能將這種性交易行為運用得十分成功,以至于它們根本不需要自己去尋找食物。
  在表現性交易行為的動物當中,候鳥則是另一個極端的例子。通常,雄鳥必須先返回繁殖地去搶奪最佳領域。因為擁有最佳領域之后,它和雌鳥才能把雛鳥養育得最理想。雄鳥返回繁殖地之后不久,雌鳥也飛回繁殖地來,它們先到各領域去巡視,同時也觀察雄鳥如何防御自己的領域。最后,雌鳥則根據領域的現狀、雄鳥的品質,以及其本身的可能性(因為擁有最佳領域的最佳雄鳥很快就會被捷足先登的雌鳥搶去),做出最佳妥協之后,才能決定自己的配偶人選。雌鳥這時才會讓某只特定的雄鳥與它交配。而雌鳥這時以交配行為換取的則是“與雄鳥分享它的領域”。如果另一只雄鳥將雌鳥原來的配偶逐出領域,雌鳥也不會與配偶一起離去。它會讓新來的雄鳥與其交配,希望借此能讓新配偶允許它繼續住在原來的領域。換句話說,雌鳥會為了持續居住在原有的領域,而隨時準備與侵略者的雄鳥進行交配。從原則上來看,即使這種行為發生在鳥類一夫一妻制的關系里,雌鳥的行為仍然算是一種性交易,因為這是一種以交配換取資源的行為。而事實上,上述行為和世界任何角落的許多婦女所從事的性交易行為都是大同小異的。只是,女性當中大概沒人會認為自己是在從事性交易吧?
  當然,男性也能從事性交易。例如場景18里的那個年輕園丁所做的就跟性交易很接近。但無論如何,在大部分情況下,男性想要找一名打算付錢與其性交的女性的確是很困難的事情。更何況,大多數男性只要有機會進行性交,就算得不到任何報酬,他們也會非常愿意與女性做愛的。而相反地,就像我們前面已經說過的(請特別參照場景28)在每次性交過程里,女性付出的代價比男性多,因此她們需要獲得一些報償以此平衡她們的損失。女性只有在急于獲得某位特定男性的基因時,她才可能愿意付出某種代價以換取性交的機會。
  但不論我們對性交易如何定義,這個場景里的女人的例子顯然比較接近我們形容過的舞虻(而非候鳥)。對這個女人來說,性交易是一種謀生手段。而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性交易也能作為女性的繁衍策略,甚至還是一種極成功的繁衍策略。例如場景里的女人才三十多歲,她已經生下四名子女,而且她所賺得的報酬,也足夠她的四名子女都能生活在健康舒適的環境里。她的四名子女分別擁有不同的父親。其中最少有兩個孩子的父親都是極有社會地位的男性。我們甚至可以說,這四名子女的父親之間擁有一項共同點:他們的精子都極具競爭力。因為如此,他們的精子大軍才能打敗許多其他男性的精子軍隊。而女人的兒子、孫子或是后代男性子孫也會比一般人更有可能制造極具競爭力的精子。更由于女人的男性子孫能在繁衍競爭中取勝,所以,在經過好幾代之后,后代子孫當中將有許多人能夠繼承女性的基因。
  以性交易作為繁衍策略所帶來的利益,和女性在其生殖器官里主動掀起精子戰爭所帶來的利益是相同的。惟一不同的是,從事性交易的女性比其他任何行業的女性更經常利用這種策略(女性主動在其體內掀起精子戰爭)罷了。除了遭受過輪奸的女性,或是主動追求團體性交的女性之外,一般女性不太可能同時得到許多不同男性的精液。
  場景32青樓生涯(3)
  女性采取性交易作為繁衍策略而能獲得成果,這表示大多數人的祖先身上都曾經擁有性交易行為的基因。平均來說,如果我們按照家族史往回追溯到公元1820年,幾乎每個人都會有個祖先曾經從事過性交易(讓我們保守地假設,人口當中只有1%的祖先曾經公開從事過性交易)。
  但是,以性交易作為謀生手段難免會遇到許多風險。例如我們在前面已經說過,從事性交易首先會遭遇到的風險就是染患性病。光是這一點,就會使從事性交易的女性提早失去繁殖能力,甚至早逝。大部分從事性交易的女性都企圖采用保險套來避免上述風險,但她們也同時需要對抗男性對保險套的厭惡。從事性交易的女性提出過報告指出,男性就算事前表示同意,但他們仍然會狡猾地設法將保險套取下。即使在艾滋病出現之后,大部分男性仍然不愿使用保險套。不過,由于男性的身體對于性交的渴望極為強烈,這使得大多數從事性交易的女性都能借著“不戴保險套要加錢”的規定,而對男性有所控制。例如這個場景里的女人就是采用這種方式。
  從事性交易的另一個風險是遭到顧客殺傷或殺害。為了減少這項風險,有些從事性交易的女性便想到集中在妓院或按摩院里接客,也有些女性花錢雇用一名(或多名)男性提供保護,甚至還有些女性是在監護人(通常是她們的父母)的保護下接客。這種監護人制度在第三世界的國家里非常普及,即使像在英國這類國家當中也很常見。
  然而,對從事性交易的女性來說,最大的風險還是吸毒成癮。毒癮對女性的肉體或經濟都十分危險。一般來說,從事性交易的女性即使需要花錢租屋或雇用保鏢,她們賺取的龐大收入卻仍然令人非常羨慕。但是,我們卻很少看到因從事性交易而致富的女性。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之一是來自中介者的剝削。因為年輕女孩最初大都是受到引誘而開始吸毒,接下來,她們為了想要滿足自己的毒癮,惟一的辦法就是走入性交易這一行。而這時性交易中介者則以提供“保護”的方式向女孩抽取傭金。女性一旦陷入這種悲慘境遇之后,不僅無法再從性交易當中獲得任何利潤,她們同時還得不斷地付出代價。
  性交易不論對賣身的女性或是對買春的男性來說,都是一種繁衍策略。在古希臘羅馬時代,幾乎所有男性在其一生當中的某段時期內都有過和妓女性交的經驗。在1940年,約有69% 的美國男性最少和妓女性交過一次,另有15% 的美國男性則有定期買春的習慣。而在20世紀90年代,45歲到55歲的英國男性在其一生當中,至少有10% 的人曾經花錢買春一次。通常,神職人員之外的一般男性除了花錢買春之外,他們還會循其他途徑尋找性交的機會。就拿英國男性來說,他們除了買春之外,也比較傾向和復數(超出平均數目)以上且不用付費的性伴侶進行性交。
  在男性能選擇的繁衍途徑當中,買春是一種立即且便利的性交手段。男性買春的次數越多,他可能獲得的繁衍成果也越驚人。另外,根據每名男性的情況而言,他還可能通過買春獲得其他利益。例如這個場景里的年輕學生,他期望通過買春獲得性交的經驗。而等他在將來企圖和其他女性以較傳統的方式追求繁衍成果時,這種經驗就能派上用場(平均來說,學生對性交的經驗要比其他人落后兩年)。對于沒有配偶的男性來說,買春也是他們尋找女性進行性交的一種手段。有時,就像這個場景里的女性配偶一樣,男性也會從買春的對象當中去物色長期配偶。但對于已有長期配偶的男性來說,他們則將買春視為一種外遇。
  從事性交易很可能必須付出極高的代價。除了經濟方面的代價之外,還包括染患疾病的風險。正像我們在前面說明過的,性交易使得性交變得更為便捷,但相對的,通過性交易獲得的繁衍利益也相當低。每次性交易行為中射出的精子都會被卷入激烈的精子戰爭,因此精子能使卵子受精的機會非常小。同時,不論何時,從事性交易的女性即使是長期都不采取避孕措施,但她能夠受孕的可能性仍然小于一名偶爾只和單一配偶進行性交的女性。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從事性交易的女性比較不易排卵,或是因為她們的子宮頸粘液過濾功能較強。另一個原因則可能是由于精子戰爭。因為在這些女性體內進行的精子大戰實在太過激烈,以至于來自不同男性的精子全都被彼此殘殺殆盡了。
  男性必須和從事性交易的女性進行無數次性交(次數必須遠遠超過他和情人性交的次數),才能生出一個“非婚生子女”(即在長期配偶關系之外生出的子女)。當然啦,沒有男人會說,他去買春,是為了要找個女人幫他生個孩子。但即使如此,有時有些男性卻能夠讓從事性交易的女性懷孕,而且他們還能將自己這種擅長打勝精子戰爭的基因傳給子女。換句話說,只有能在精子戰爭中所向無敵的男性,才適于選擇買春作為繁衍后代的途徑。
  最后,大家可能會提出一個疑問:為什么有些男性要選擇從事性交易的女性作為長期配偶?我們在前面已經說明過,買春的男性必須付出的各種代價,而選擇從事性交易的女性作為長期配偶的男性,顯然就得親身體驗上述的缺點。但無論如何,這些男性通常愿意承担各種風險,以便能夠分享配偶的財富。例如這個場景里的女人的配偶,他以照顧女人、女人的家庭和女人的子女為條件,借此換取經濟方面和生活方面的利益。此外,他也擁有若干機會能變成女人的孩子的父親。而且事實上,他可能已經是她四名子女當中一人的父親了。從這名男性的生活方式來看,他仍然有機會和其他女性進行性交。不過,他采取的繁衍策略卻充滿了風險,因為他雖然可能獲得極高的利益,但他也可能會付出極大的代價。不論他是否需要通過這種繁衍策略獲得某些遺傳特征,但如果他的精子是精子戰爭中的常勝將軍,那么最起碼的,這種繁衍策略倒是能給他帶來一些利益。
  性交易與買春都是繁衍策略,采行這些繁衍策略可能帶來很多的利益,也可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從事性交易的女性和雙性戀者之間其實有很多相似之處。我們無法肯定從事性交易是否也和雙性戀一樣,是和某些遺傳素質有關,但就算是和遺傳有關,相信擁有這種遺傳素質的女性也是極少數的一群。換句話說,就像我們在前面對雙性戀做出的結論一樣,在性交易不普及的情況下,或者說,至少在必須為買春付出極高代價的社會里,性交易才是一種有利的繁衍策略。如果男性都能任意地和任何女性做愛,那么性交易的潛在價值,以及從事性交易的女性所擁有的繁衍利益也就不復存在。同時,性病也將開始迅速蔓延。
  如果我們可以把從事性交易的女性解釋為“受遺傳影響的少數人”,那么,就像我們在前面對雙性戀的推論一樣,我們也可以對性交易提出推論:從事性交易的女性和其他一般女性所擁有的繁衍成果其實是相同的。但由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對雙性戀進行過有關遺傳因素的分析,所以上面的推論是否正確,我們并沒有十分的把握。而且,除了上述的解釋之外,我們還可以用另一種說法來解釋性交易:所有的女性都有可能從事性交易,但只有少數女性能遇到適于從事性交易(即獲得的利益大于付出的代價)的狀況。如果這種解釋是正確的,那么我們就能得出下列推論:能夠正確判斷自己所處的狀況并因而決定從事性交易的女性,應該比其他女性擁有更高的繁衍成果。
  和對雙性戀的解釋比起來,上述對性交易的第二種解釋反而和另一種性策略的解釋比較相似。這種性策略不僅必須付出極高的代價,同時也只有少數人采行。這種性策略就是:強奸(rape)。我們將在下面兩個場景里面詳細加以說明。

2014-06-30 13: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