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精子戰爭 場景33弱肉強食
精子戰爭 場景33弱肉強食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場景33弱肉強食(1)
  男人鎖上車門,然后往黑暗的街道走去。他一邊走,一邊聽著一條街外傳來的嘈雜聲。那是在貫穿小鎮中心的大路上奔馳的汽車所發出的聲音。已經半夜了,可是天氣還是那么熱。而且廣場周圍的那些路邊咖啡館和酒吧里,仍然顯得那么擁擠和喧鬧。這些客人大都是來度假的游客。男人穿過廣場之后轉了一個彎,他看到窄路盡頭就是自己要找的那盞燈光。那是一個電話亭,佇立在教堂門前鋪著大理石的廣場上,照耀著廣場上的一片黑暗。
  男人拿起電話打回家。他先向配偶詢問他們的兩個孩子是否一切都好。然后,他告訴配偶,他第二天晚上就會回家。打完電話,男人往回走了幾步,藏身在黑暗中。他先把身體靠在教堂外面冰涼的墻上,接著,又檢查了一遍彈簧刀是否還在背后的褲袋里。檢查完畢,他掏出一支香煙點上,重新靠回墻壁上。黑暗中,除了香煙上的那點紅光,男人的身影完全無法看清。一種混雜著興奮、害怕與期待的心情占據著他的心頭,連帶地也讓他的喉嚨感到發干、發緊。這種等待的時刻正是他最喜愛的。
  路旁酒吧里的那個女人正在哭泣。雖然她心頭的憤怒已經消失,但疼痛和不安仍然留在她的心底。她這次度假才認識的假日情人正坐在兩張桌子之外的位子上。他已經喝得醉醺醺,而且正和同伴們高聲地大笑著。女人則和她自己的朋友坐在一塊兒。她感到體內流出來的“回流”已經沾濕了內褲。在一小時前,她才和這個男人在附近公園的草地上進行過性交。
  女人一向都沒服用避孕藥,從他們認識以來這整個星期,男人一直都是戴著保險套和她做愛的。可是今晚,他不只是胡亂地假裝套上保險套,而且,他才和她做愛完畢,就得意洋洋地告訴她,她是他今晚的第二個女人。因為在一小時之前,他才和她的一個同伴在同一個地點做愛過。男人自豪地說,他每次度假都喜歡找多數的女孩做愛。他還說,要是她想聽,他可以告訴她,她的同伴比她強多了。不過,如果她在這個假期剩下的日子里仍然想要跟他做愛,他倒是不會拒絕她的。
  女人聽完,用盡全身力氣把男人痛罵了一頓,接著,她便搖晃著喝醉的身子走回酒吧去向同伴們哭訴。而現在,女人在氣憤和悲傷之余,她突然感覺迫切需要和留在家里的男友講話。她也想要聽到男友對她保證,至少他還是在乎她的。女人遲緩地站起身,她的座椅倒向人行道。她向同伴們說,她要去打個電話。女人最要好的朋友表示要跟她一起去,但女人說,她想要一個人去。
  黑暗中的那個男人仍然靠在墻壁上,他已經在那兒等了15分鐘了。男人看到女人出現在窄路盡頭的時候,他正在抽第二支香煙。從剛才到現在,只有一對情侶曾經來打過電話。而教堂前面的廣場現在早已空空如也。男人等待著,他以為還會有人跟著女人一起來。然而,他卻發現女人居然是孑然一身地往他的方向走來。“運氣真好,而且好運還是接二連三地一起來呢。”他想。廣場的燈光照射在女人背后,有好一會兒,男人清楚地看見女人包在緊身洋裝里面的臀部和大腿的輪廓。不一會兒,女人走到陰影里面來了。從這時起,男人只能靠聽覺跟著女人移動。他聽到她正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來。男人吸進最后一口香煙,然后把煙蒂拋出去。他的陰莖出現了反應。這一點,它倒是從沒讓他失望過,這時他的陰莖早已堅硬得有如鐵棒一般。這是他在這個夏天的第五次了。他伸手到背后的褲袋去拿彈簧刀。
  女人看到了香煙頭在黑暗中發出的紅光,可是她已經醉得太厲害,而且她太氣憤了,所以完全沒有感覺出危險。女人經過躲在暗處的男人時,她幾乎完全沒有看到他。但就在那一瞬間,有人突然從背后抓住了她,同時,一只強壯的手臂勒住了她的喉嚨。一把彈簧刀架在她的眼前,刀子上反射出遠處電話亭的燈光,也正好映出女人的臉龐。男人抱住她的那一刻,女人瞥見教堂另一端的窄路盡頭有一群人走過。她想要尖叫。可是她很怕那把刀子,而且男人的手臂纏在她的脖子上,一種莫名的恐懼使她發不出任何聲音。
  從一開始,整個事情的發展都快得像光速。男人站在女人身后,他手里拿著那片冰冷的金屬抵在她的臉頰和耳朵上。他用一種女人聽不懂的語言輕聲對她說了些什么。說完,他將手臂從女人的脖子移到腰部,把她的身子往前扳倒。女人覺得自己的身體簡直都彎得差不多要碰到腳趾了。男人很快地將她的洋裝往腦袋上掀過去,然后,他把刀子放進她的內褲,熟練又迅速地劃了兩刀,就去掉了她的內褲。他立刻撐開女人的雙腿,幾秒鐘之內,他已經進入女人的身體。男人大約進行了五十次活塞運動,然后就射精了。在他抽出陰莖之前,他在女人體內靜止不動地停了好幾秒。在這令人恐慌的幾秒鐘當中,女人一度以為自己立刻就要被他殺掉了。然而,男人最后只把她推倒在地上。然后,才一眨眼工夫,男人就消失在黑暗里。幾分鐘之后,男人已經坐在自己的汽車里面,并且正朝著他所住的旅館開去。那是一家位于兩個小鎮之外的旅館。
  女人受到這番驚嚇,她四肢攤開地在地上躺了好一會兒,然后,她才開始哭泣。哭了半天,女人終于站起身,拖著凌亂不堪的身子離開了那個地方。路上沒有半個人影。女人一回到悶熱的旅館房間,就立刻脫掉衣服去沖洗全身。她在浴室里幾乎待了一個小時,一遍又一遍地清洗著自己的身體。洗完之后,女人才到床上躺下。那天晚上,她整晚都處于半驚恐半睡眠的狀態當中。
  而就在這時,一場精子大戰正在女人體內展開。她的右輸卵管已經開始準備排卵,與此同時,她那個假日情人的精子隊伍正和強奸者的精子隊伍進行著激烈的戰斗。兩天之后,女人仍然煩惱著不知是否要把被人強奸的事情告訴同伴或是去報警。這時,她懷孕了。女人體內的精子戰爭則已經結束。
  一想到要對那些語言不同的警察描述自己遭到強奸的經過,女人就感到畏縮,她也担心男友知道這件事情之后的反應。總之,女人最后沒把自己遭到強奸的事情告訴任何人。一個星期之后,女人回到了留在國內的男友身邊,在他們重聚的第一個晚上,女人有意地和男友進行了一次沒有避孕措施的性交。
  女人發現自己懷孕的時候,她首先考慮要去墮胎。但她的男友以為那個孩子是他的,而且他還向女人保證,他會幫她一起扶養孩子。女人因此才決定留下孩子。孩子生下來的時候,女人曾經努力想讓自己相信那孩子可能真的是她的男友和她生的。然而,事實卻非如此。她兒子的父親其實是那個來自遙遠國度的強奸者。
  生物學家提出一份對強奸行為的客觀分析報告時,他們可不能指望獲得好評。要是有生物學家宣稱,強奸其實能帶來繁衍利益,那他們一定會被指責為鼓吹強奸。要是他們斷言,強奸行為是有其生物學背景的,那他們就會被指責為默許強奸。要是還有生物學家膽敢公開指出,女性的行為有時其實會誘發強奸行為,那他們一定會被冠上褻瀆女性的罪名,就好像是生物學家親自犯下了這種罪行似的。但事實上,提出正確的結論并不表示就是在鼓吹、默許這種結論,或是在褻瀆某些對象。如果有歷史學家指出,某個國家因某場戰爭而獲利,他們會不會被指責為鼓吹戰爭呢?要是有歷史學家宣稱,戰爭行為是具有其生物學背景的,他們會不會被指責為默許戰爭呢?要是有歷史學家指出,有些國家其實是自己招致被侵略的命運,他們會不會被冠上褻瀆那個國家的罪名呢?或者,相反地,他們是否會因為提出了敏銳的分析并協助避免未來的戰爭而受到眾人推崇呢?
  不論是強奸或是戰爭,要防止一種不為社會接受的行為之前,我們必須先對導致這種行為發生的環境做出正確了解。如果我們得出的客觀結論是:在某種環境里,所有男性都會強奸女性,或是所有國家都會掀起戰爭;那么,我們就沒必要再去期待(或假裝)每個男性之間或每個國家之間會有個別差異。既然這樣,我們只需要弄清易于引發強奸或戰爭的環境就夠了。因為只要知道了這一點,我們就能試著以某些方式去找出,在怎樣的環境里才比較不易引發強奸或戰爭。而為了達到上述目的,惟一的方法就是對問題進行客觀分析。不論在分析過程中是否會得出令人不悅或厭惡的結論,甚至從社會政策的角度來看是錯誤的結論,客觀分析還是惟一值得信賴的方法。
  場景33弱肉強食(2)
  在進行客觀分析之前,讓我們先把將要討論的現象搞清。這個場景里發生的強奸行為是一次附加了繁衍成果的性行為。場景里的女人雖然遭到了蹂躪,但她并沒受到肉體上的傷害,而且她最后還懷孕生下一個兒子。在這種狀況下,強奸者使用武器(在這個場景里是一把彈簧刀)并非為了對女性造成肉體上的傷害,而只是一種脅迫的手段。類似這個場景里的強奸過程可說是最常見的情節。對強奸者來說,由于這類強奸是出自于繁衍天性的行為,因此通常他們所選擇的對象都是正在生殖巔峰時期,也就是年齡約在二十到三十五歲之間的女性。
  盡管上述的強奸者是為了執行他的繁衍策略而進行強奸。但有時在某些情況下,女性不僅遭到強奸,同時還會受到肉體傷害,以致變成殘廢,甚至失去生命。這類強奸其實算是少數,然而一般人卻以為這才是最常見的強奸類型。對這種類型的強奸者來說,他們的目的是為了施暴或殺人,并非為了繁衍后代。而他們的強奸行為也不是繁衍天性所造成,因此,這類強奸者傾向于選擇年齡較大的女性為強奸對象。通常他們會選擇年齡在三十五歲以上的女性,也就是已經過了生殖巔峰期的女性。
  有關這類以強奸作為施暴手段的部分,并不屬于我們要討論的范圍。我們在此要討論的,只限定于不曾伴隨肉體傷害的強奸行為。至少,在這些強奸行為當中,女性不曾因為強奸行為本身而失去生殖能力,或是從此無法生育(雖然這些女性可能因此遭受到心靈創傷)。而在大多數情況下,不管是強奸者或是受害者,兩者的繁衍成果都將受到彼此互動的影響。而且,這類強奸行為也經常會涉及到精子戰爭。至于有關強奸、精子戰爭及繁衍成果三者之間的關系,則正是我們在這本書里必須討論的重要課題。
  首先,我們必須討論的是,對于男性追求繁衍成果來說,強奸是否能夠作為一種有效的策略。同樣的,我們也必須對女性進行相同的研究,雖然討論這種題目可能會讓人感到厭惡,但就追求繁衍成果的角度來看,女性通過強奸行為而懷孕是否也是一種有效的繁衍策略。根據人類文化學的研究顯示,類似這個場景里發生的強奸行為在50% 的社會里都算是“常見”的景象。而只有20% 的社會表示,很少發生類似的強奸行為。而另據估計,在世界主要工業城市里面,約有半數女性在其一生當中曾經有過幾乎被強奸的經驗,而真正遭受過強奸的女性則約占四分之一。當然,這里提出的數字只是來自粗略的估計,而且,就像這個場景里的情景一樣,事實上,大部分的強奸事件都不曾公開,因此,上面所提出的數字難免令人生疑。而根據最新的估計指出,十件強奸事件當中,只有一件會被送到有關單位處理。換句話說,強奸行為的發生率如此普及,通過強奸行為出生的子女數目如此龐大,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在過去五代的祖先當中找出一個強奸者。
  動物當中并非只有人類男性才會將強奸行為列入各種性技的一部分。我們還知道許多其他種類的雄性動物都會在某些情況下,強迫雌性動物與其交配,這些動物包括:昆蟲、鴨子、猴子等。
  據我們所知,至少有一種昆蟲——蝎,會表現出上述行為。雄蝎的翅膀上長著一對特別的鉤狀物,在它強迫雌蟲與其交配的過程中,雄蟲會用這對鉤子緊緊抓住雌蟲。雄蟲一旦失去這對鉤子(例如說,生物學家在實驗時把它的鉤子拿掉),雌蟲便隨時都可逃避這種強迫式交配。雖然所有雄蝎身上都有這對鉤子,但并非所有雄蟲都會用到它。體型較大的雄蟲比較容易吸引雌蟲,因此就是沒有受到雄蟲的強迫,雌蟲也愿意與之交配。蝎當中會強迫雌蟲進行交配的,都是那些體型最小、最沒有吸引力的雄蟲。除了采取強迫方式之外,它們無法獲得任何交配機會。但即使如此,這些雄蟲相對地還是不容易達到目的。在它們的一生當中,要是能夠成功地強迫交配兩次以上,就該算是非常幸運了。而相反地,體型最大的雄蟲則總是有成群的雌蟲等待與其交配。換句話說,蝎當中的強奸者雖然都是生來體型較小,又比較沒有吸引力的雄蟲,但它們卻想盡辦法在挽回自己所處的劣勢。這一點,和其他大多數的動物是不同的。
  通常,具備正常繁殖力與吸引力的雄性動物只會把強奸列入眾多性技之一。舉例來說,白喉蜂虎(一種鳥類)當中的強奸者是那些在繁殖季節里早早生下雛鳥的雄鳥。這些雄鳥和它一夫一妻制的配偶共同撫育雛鳥長大之后,便開始去強迫其他雌鳥與其交配。它們緊跟在那些沒有雄鳥保護但仍有繁殖力的雌鳥身后,企圖強迫它們進行交配。雌鳥有時會堅決抵抗;有時,它們會像這個場景里的女性一樣,任由雄鳥與其交配。但不管雌鳥表現如何,結果卻是相同的(即不論雌鳥是否拒絕,最后還是會和雄鳥交配)。而這些表現強奸行為的雄鳥則不但先和自己的配偶生下后代,接著,還通過強迫交配的方式和其他雌鳥生下后代。因此,從結果來看,這種鳥類當中的強奸者常能比非強奸者獲得更高的繁衍成果。
  盡管我們已對強奸行為有所了解,而且也十分理解女性對強奸的反應,不過這里還有一點是我們必須弄清的:強奸者的繁衍成果究竟是高于或是低于平均數字。這也是我們即將在下面討論的內容。人類強奸者究竟是和蝎比較相似?還是和白喉蜂虎比較相似?這些男性的繁衍成果是否比平均水準低?他們是因為通過傳統繁衍策略無法獲得成果,所以才出此下策以期挽回劣勢?或者,這些男性的繁衍成果事實上高于一般水準?他們不僅以傳統策略得到平均水準的繁衍成果,同時還以強奸的方式再來錦上添花?
  而不幸的是,目前我們所擁有的證據都有些模糊不清。事實上,有少數不嚴謹的研究指出,人類的強奸者比較傾向于蝎的類型,換句話說,這些男性是企圖以強奸來挽回自己在繁衍競爭中所處的劣勢。上述的研究中通常都把強奸者形容成:年輕、貧窮、缺乏肉體的吸引力。另外還有一些較深入的研究則指出,如將強奸者與非強奸者按照年齡、社會地位,以及對女性的吸引力等項目分別進行比較,結果發現,不論是強奸者或非強奸者,他們同樣都擁有配偶與子女,兩者之間并無明顯差異。換句話說,如果我們接受這類研究的結論,那么,人類的強奸者事實上是和白喉蜂虎一樣,他們都有可能獲得高于平均水準以上的繁衍成果。至于他們是否能將這種可能性付諸實踐,則要看他們通過這種繁衍策略(即強奸)獲得的利益,是否高于他們必須為這種策略付出的代價而定。  然而,不論如何,強奸的確是一種風險極高的性策略,就和我們在這一章里提到的其他兩種少數人采行的性策略(雙性戀和性交易)一樣危險。強奸者不僅時刻都可能染患傳染病,他們還必須面對另一種真正的危險——經常是由強奸行為所招致的猛烈報復行為。
  一般來說,雖然女性通常都和這個場景里的女性一樣,不會對強奸者表示抵抗,但強奸者首先會遇到的危險是來自受害者的傷害,他們甚至也可能被受害者殺死。其次,比上述危險更重要的是,強奸者還可能遭到來自受害者的配偶以及整個社會的報復行為。對一般男性來說,只要他們有能力,他們就不會呆站在一邊旁觀自己的配偶或他人的配偶遭到強奸。當然啦,如果他們也是強奸者的同犯,結果就得另當別論了。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一些對抗強奸的團體。特別是在大城市里面,類似的團體更為常見。而另一方面,并非只有人類才會對強奸行為表現對抗。舉例來說,同一族群的雄獅會團結起來,一起對抗單身雄獅的掠奪團體所發出的攻擊。這些來自其他族群的單身雄獅,通常是到不同族群來尋求和雌獅交配的機會。這種兩個獅群對陣的狀況有時會造成傷亡慘重的結果。
  而在大多數的現代人類社會里,對抗強奸的活動早已被制度化了。強奸者一旦被人抓到,就立即被送進監獄。因此,現代社會的強奸者已不再像從前那樣會遭到暴力報復、傷害、甚至被殺的厄運。
  場景33弱肉強食(3)
  強奸顯然是一種危險的繁衍策略。這種策略有可能獲得全勝,也可能全盤皆輸。因此從結果來看,我們祖先當中那些以強奸為繁衍策略并獲得成果的男性,也就是那些最能正確判斷狀況的男性。他們生下的子女人數最多,而且,我們這些后代子孫的體內擁有他們的基因的可能性也最大。換句話說,他們也(在潛意識當中)最能正確判斷強奸帶來的潛在繁衍利益是否超過所要付出的代價。
  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把強奸視為男性的繁衍策略之一。而當我們要討論女性以及女性對強奸的反應時,不免就會碰到下面這個令人不悅的難題。從理論上來看,如果強奸會對女性的繁衍成果造成不利的影響,那么,強奸應該比例行性交更不容易使女性懷孕才對。相反地,如果強奸能給女性帶來繁衍利益,那么,強奸就該比例行性交更易使女性懷孕才對。然而,事實究竟如何呢?
  所有關于這方面的可用資料都歸納一個相同的結論。這些資料指出,事實就像這個場景里的女人所遭遇的一樣:強奸比例行性交更易使女性懷孕。不過,上述這個結論也可能發生錯誤。因為這些資料的來源背景是:“女性在可能懷孕的狀況下,才會提出遭到強奸的報告”,然而,我們能夠判斷這個結論不太可能發生錯誤。有兩個理由:第一個理由是,這些女性都是在發現自己懷孕之前很久,就已經提出了遭受強奸的報告。第二個理由是,根據資料顯示,強奸和例行性交兩者的受孕率之間差距最大的時期,正是女性的最不容易受孕的時期。換句話說,也就是女性的月經期間,和月經過后的第三星期(或更多星期)之后的期間。簡單地說,這段時期也正是女性的身體最不希望懷孕的時期。
  因此,盡管事實很難令人表示贊同,但我們不得不承認,強奸確實比例行性交更容易使女性懷孕。對這個結果,我們提出比較合理的解釋是:強奸引起的心理創傷可能會刺激女性排卵。特別是在女性的身體正處于“保留”狀態時,便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同時,我們在前面也已經說過,比較強烈粗暴的性戲確實能夠刺激雌貂排卵。
  但無論如何,心理創傷也可能并不是影響排卵的僅有因素。雖然強奸可能比例行性交更容易使女性懷孕,但除此之外,在其他某些并不會引起心理創傷的特定狀況下,女性也同樣比較容易懷孕。這里所指的特定狀況之一是,女性和配偶分別很久,而她只能和他共處非常短暫的期間。例如說,一名士兵放短假回家與配偶相聚。另一種可能的狀況是,女性和外遇對象在極短的時間之內進行性交。這里列舉的兩個狀況和強奸的共同點是:女性都得把握有限的機會,以取得特定男性的基因。而不同的是,這兩個狀況不會對女性造成心理創傷。而另一方面,懷孕的生理結構在上述三種狀況下卻可能是相同的。因為女性的身體可能對這三種狀況下的性交產生反應而開始排卵。
  女性的身體為何要抓住有限的機會,去獲取配偶或情人的基因呢?要回答這個問題并不困難。那么,女性的身體為什么要抓住僅有的一次機會,去獲取強奸者的基因呢?
  其實,我們正是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所以才在前面提出“強奸者的繁衍成果究竟是高于或低于平均水準?”這個問題進行討論。此外,我們在這本書的許多場景里也提到過,有些男性擁有的繁衍成果比平均水準高,而對女性的身體來說,這些男性的基因正是她們渴望的目標。因為女性獲得這些男性的基因之后,她所生下的男性子孫也能擁有相同的繁衍潛力,并因此提高女性本身的繁衍成果。由于我們在前面曾經假設強奸者可能擁有高于常人的繁衍成果,所以也難怪女性的身體遇到這種一次性的機會時,就不肯輕易放過取得強奸者基因的良機。
  當然,我們在這里提出的結論并不表示(雖然很多人總是這么以為),女性都該自己去找機會被人強奸。相反地,女性只可從繁衍成果最高的強奸者身上去取得基因,這一點,就女性的繁衍成果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讓女性懷孕的強奸者是一名愚蠢且運氣很差的男性,他不但會立即被人抓住,而且還會被送進監獄去接受法律制裁。女性和這種強奸者生下的男性子孫就很可能繼承到他這些負面的遺傳特征。此外,我們在前面還提到過,男性如果想讓女性愿意與其性交,他必須先通過某些測試。而對女性來說,如果她想從繁衍成果最高的強奸者身上取得基因,惟一可行的辦法就是:盡其所能地避免遭到強奸。她不但應該盡量遠離危險的環境,同時還應該充分利用其配偶、周圍與整個社會所提供的保護。
  至于女性是否也應該親自動手去抵抗強奸者?這一點,女性可以根據“抵抗是否會招致肉體受傷的危險”而自行判斷。對抗強奸者和我們在前面說過的女性主導的粗暴性戲是完全不同的。一般來說,女性可能常常被人勸告:最好向場景33里的女性學習,千萬不要去抵抗強奸者。而且事實上,對能夠遵行這種不抵抗策略的女性來說,除非她們遇到了最狡猾、最執著、最狠心的強奸者,否則她們成為受害者的可能性非常小。所以,從結果來看,曾經遭到強奸的女性其實只是少數,但她們正好也是那些可能因遭受強奸而懷孕的少數女性。
  討論至此,我們的疑問并沒完全解決。從繁衍成果的角度來看,如果強奸能成為一種可供男性選擇的繁衍策略;如果通過被強奸而懷孕也能成為一種可供女性選擇的繁衍策略,那么,為什么強奸這種行為卻并不普及?我們特別需要弄清的是:強奸者是否像雙性戀者那樣屬于少數基因持有者?關于這一點,我們將在下個場景里加以說明。而在這個場景里,我們還有一個疑問需要解答:為什么這里的強奸者能在受害者體內展開的那場精子戰爭中獲勝?
  其實,當時在女人體內展開的精子戰爭實際上是呈現一面倒的局面。理由之一:女人的男友在性交時一向都使用保險套,所以他沒能及時把自己的精子隊伍送上戰場。因此那場戰爭的戰利品(受精)早已被他拱手讓人了。理由之二:那個星期,女人的假日情人也是每天都使用保險套。所以,當我們在場景里看到女人被人強奸的那一刻,她的體內一個精子也沒有。強奸事件發生的那天晚上,女人的假日情人雖然曾在她體內射精。不過這次射精并沒起到什么作用,因為男人的身體無法認知前次射精時自己曾經使用過保險套。他的身體只知道他和女人是在一天前才進行過性交,所以他只需要補充少量的精子到女人體內就夠了。此外,女人的情人當時剛和另一個女人性交完畢。那是他和那個女人第一次性交,所以他的身體非常可能把大量的精子送進了那個女人的體內。因此,女人從她的情人身上只收到了少量的精子。這時,情人的精液里充滿了年輕的殺手精子和取卵者精子,而相對地,能夠立刻派上用場的先遣隊精子數目卻非常少。而且,女人在遭受強奸之前,她和情人性交時制造的“回流”已經從她體內排出來了。
  綜上所述,強奸者在女人體內射精時,他的精液池等于立即占據了女人的整個陰道。不但如此,這時他的精子需要對付的只是力量很弱的粘液過濾功能,以及數量很少的殺手精子。而他自己這時射進女人體內的是一大批精子軍隊,這隊精子大軍當中包含了大量的殺手精子和取卵者。雖然女人的情人在一小時前已經領先進入戰場,但女人要到兩天之后才會排卵,所以,當取卵者精子在輸卵管里碰到卵子的時候,這時輸卵管里所有的取卵者很可能全都來自強奸者體內。于是,新一代的強奸者便從此誕生了。

2014-06-30 13: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