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精子戰爭 場景34獸性戰士
精子戰爭 場景34獸性戰士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場景34獸性戰士(1)
  槍聲響起。五名士兵應聲伏倒地面,一群黑色大鳥聒噪地飛出了樹林。五名士兵無聲地藏身在路旁的灌木叢里,那群大鳥則在士兵頭頂的天空繞著圓圈,盤旋半晌,最后又一只接一只地停在樹枝上。周圍重新恢復了寂靜。士兵們趕緊彼此檢查著是否有人被槍打中。接著,他們又互相研究著那一槍究竟是從哪里打過來的。五個人觀望了一會兒,然后用膝蓋和手肘在地上爬行著,朝著前面不遠處的樹林匍匐前進。
  好不容易等他們全都躲進樹林之后,士兵們便開始研究戰況。幾分鐘之前,他們之中的一個人在路上看到一間房屋。那間屋子在一條連接大路的通道盡頭,整棟屋子幾乎都被樹蔭遮住。那間屋子里很可能就有個游擊隊員,他正好能在士兵們經過房子前面時,從樹蔭后面給他們來上一槍。研究到這兒,五名士兵決定前去探個究竟,他們打算分兩路包抄那棟房屋:三個人從正面包圍,兩個人從后門進攻。
  那是一棟又窄小又破爛的房子,不過房子里面很明顯是有人住著的。從窗口看去,里面并沒有任何游擊隊員的蹤影。負責從前門包抄的士兵們并沒立即沖進房子里去一探究竟。這天的天氣很熱。三名士兵到了大門口,都不約而同地停下腳。一路上,他們只知道緊張地拼命趕路,現在,三個人的全身都浸泡在汗水里。休息片刻之后,他們才一鼓作氣地闖進了大門。房子里面只有一對上了年紀的男女,一個嬰兒,還有一個大約十二歲的女孩。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別人了。但即使如此,士兵們依然保持著警戒與緊張。那名年老的女人手里抱著嬰兒。女孩這時尖叫著跑到她的身邊。士兵當中的隊長緊張兮兮地向年老男人問道:“房子里還有什么人?”“沒別人了。”男人回答,他的眼里和聲音里充滿了恐懼。隊長仍舊猶豫著,他似乎緊張得快要崩潰了。“她的父母在哪兒?”他指著女孩問。男人眼睛看著他的配偶說,女孩的父母已經被殺害了。“就是被你們的人打死的,”他說。
  隊長先向四周張望了一番,然后對年老男人說:“要是你說謊的話,你也得死。”說完,他命令自己的兩個同伴去巡視整個屋子。那兩個士兵小心翼翼地往房間的另一個出口走去。那個出口處并沒有門,只在門的位置上掛著一幅門簾。士兵走近出口的時候,門簾后面突然發出了一個響動。兩名士兵動作迅速地舉起槍,分別靠向出口兩邊的墻壁。一個士兵伸手抓起門簾時,他們都聽到后門突然被打開的聲音。另兩名負責從后門包抄的士兵這時剛好跑了進來。緊接著,在一陣扭打的聲音之后,門簾被掀開了,兩名士兵推著一名二十多歲的女人走出來。女人被推倒在地板上。她努力用膝蓋撐起身子。這時,女人的女兒跑到她身邊抱著她的脖子不斷抽泣著。
  隊長用槍指著年老男人說:“你說謊,你死定了。”
  “你們已經把孩子的父親殺死了。”老人回答。
  “那我們現在要殺你,”隊長繼續說,“不過,也許時候還沒到。我想,該讓你先看看我們怎么取樂。”
  隊長轉頭命令部下把房子內外都好好檢查一遍。士兵們到外面去巡視的這段時間,隊長拿著槍一邊盯著他的俘虜,一邊微笑著等候部下回來。四名士兵進來之后,隊長命令其中兩人看好前門和后門,另外兩人則負責看守那對年老男女。士兵們心里都明白即將有什么事情發生。于是,他們的心情也開始逐漸放松。在這場戰爭里,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了。
  隊長注視著女人和那正在女人懷里哭泣的女兒。然后,他對著自己的部下大聲問道:“先從哪個下手?是媽媽?還是女兒?”女人聽了,緊緊抱住女孩,并且用歇斯底里的聲音祈求隊長說:“就從我開始,不要碰孩子。”隊長把女孩從她母親身邊拉開,交到站在身后的年老女人手里。他用槍戳著女人的身體,命令她站起來,把衣服脫掉。女人脫光衣服之后,隊長把她推到房間角落的一張桌子前面。他叫女人向前把身體彎向桌子,并把臉孔和胸部放在桌子上。隊長接著開始很謹慎地物色位置。他要選一個站在女人身后也能夠看清整個房間的位置。好不容易,隊長終于選定了滿意的位置。然后,他把槍交給部下,再拉開自己褲子的拉鏈,從女人身后插入她的身體。整個性交過程當中,他都冷靜地保持著警戒。只有在射精的那一瞬間,他的注意力才暫時分散了一會兒。隊長射精完畢,他告訴女人不要改變姿勢。然后,他走去拿回自己的手槍,并告訴那個幫他拿槍的士兵,下一個輪到他了。
  五名士兵一個接著一個地在女人的女兒和雙親面前和她性交。在這充滿苦難的40分鐘里面,女人雖然不時地哭泣,但她始終沒有開口請求士兵停止。因為她害怕他們可能會把興趣轉向她的女兒。當第五名士兵離開女人身體時,她跌坐在房間角落的地板上,無法抬眼去看任何人。士兵們雖然允許女孩跑到母親身邊,但他們命令女人要繼續赤裸著身體,甚至也不許年老女人去幫她拿衣服。
  接下來,士兵們圍坐在一塊兒抽煙、談笑,他們逐漸地從先前的奮戰里恢復了體力。最后,像是必然的結果,一名士兵提議大家也來和那個12歲的女孩做愛。五名士兵立刻展開了一場熱烈的爭論。其中兩人表示反對,而且堅決表示,即使其他的人打算要那么做,他們也不會參加。可是他們的隊長對這個提議很有興趣。他告訴那兩個士兵:“如果你們真的那么想的話,你們可以不用參加,不過,我可是打算要充分享受獵物的。”隊長正要把女孩從她母親身邊帶走時,女人用盡了一切辦法企圖阻止。隊長拿起槍桿,朝她腦袋敲下去,女人立刻失去了知覺。
  等到三名士兵輪流把女孩強奸完畢之后,隊長終于下達命令,他們該離開這棟房子了。士兵們打開大門正要往外走,隊長突然叫住大家。他轉過身,對年老男人說:“你以為我會忘記答應過你的事情嗎?”說完,他舉起槍,對著老人打了一槍。接著,他的槍口轉向年老女人的身上。女人手里仍然抱著嬰兒。隊長的手指扣在扳機上停了半晌,然后,他微笑著對女人說:“你們全家今天給了我們不少樂子。”說完,他放下槍,走了出去。
  就在這一天,有兩個胎兒受孕了。一個是在年輕女人體內,另一個是在那十二歲的女孩體內,這是誰都沒有料到的結果。那些士兵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誰是這兩個胎兒的父親了,因為在洗劫那棟房屋之后沒多久,五名士兵全都被游擊隊打死了。更何況,他們可能也根本不在乎誰是誰的父親。那些游擊隊是女孩的父親跑去找來的,當初士兵們往小屋走來的時候,女孩的父親看到了他們,他立刻就跑出去向游擊隊求援。
  強奸是男性擁有的各項性技能之一。這一點,我們已經在前面討論過了。我們得到的結論是,強奸能夠作為一種性策略,而這種性策略能讓男性找到更多女性為他生下子女。對男性來說,所有以這種方式(即強奸)生下的子女都是附帶的贈品;是男性除了在傳統長期配偶關系中所生的子女之外所得到的意外獎品。強奸者為了獲得這種獎品,他必須很成功地對付女性周圍的防御力量。因為強奸同時也是一種充滿風險的性策略。無能的強奸者在這種行為當中的損失會比他獲得的利益更多。我們也曾說明過,女性為何必須盡其可能地避免遭到強奸。不過,從繁衍的角度來看,強奸行為倒很可能給女性帶來收獲,因為強奸可能會讓女性懷孕。
  我們曾在場景33里提到過各種論點,這些論點同樣也適用于場景34(這個場景是根據最近發生的戰爭中的某個事件改寫而成)里的輪奸案例。現在,在我們對人類的輪奸行為進行討論之前,讓我們先來看看其他動物身上出現的相同現象。據我們所知,至少有一種猿猴類的雄猴會為了共同目標(強奸雌猴)而聯手合作。而目前我們能夠取得的更詳細的資料,則是關于鳥類強奸行為的報告。這些資料指出,很多種鳥類都會表現出輪奸行為,強奸行為在鳥類當中相當普遍。就一般所知,單獨一只雄鳥若想要強迫雌鳥與其交配,這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為鳥類進行交配時,雄鳥必須站在雌鳥背上,并且持續維持這種不安定的平衡狀態,而同時,雄鳥還必須在這種狀態下把它的尾巴彎到雌鳥的尾巴下面去。大部分雌鳥都沒有一個很好的生殖器,通常它們的生殖器就只是一個小小的囊袋。不僅如此,雄鳥在交配時還必須把雌鳥的囊袋翻出來。雄鳥與雌鳥的生殖器看起來都很像。交配時,雄鳥先站定位置,然后雄鳥和雌鳥的生殖器囊袋彼此緊貼在一起,雄鳥的精子這時才能傳送到雌鳥體內。正因為這樣,單獨一只雄鳥也很容易被雌鳥從背上趕下來。而且,雌鳥只要拒絕把生殖器的囊袋翻過來,雄鳥就無法把精子送進雌鳥體內。但是,如果換成一群雄鳥,它們就能靠著眾鳥的體重把雌鳥壓在地上,然后雄鳥們不斷地用喙攻擊雌鳥,強迫雌鳥進行交配。據資料顯示,有時不肯就范的雌鳥甚至還可能被凌虐致死。
  輪奸行為除了能夠強迫雌鳥進行交配之外,還能給雄鳥帶來比交配更多的利益。雄鳥的輪奸集團可以聯手將雌鳥周圍的防御力量(包括來自雌鳥本身和保衛雌鳥的雄鳥的抵抗)一掃而空。舉例來說,有些鴨類的輪奸集團成員甚至懂得分工合作。當它們發現雌鴨和配偶出現時,有些成員會跑去把雌鴨身邊的配偶趕走,而另外的成員則趁此機會強迫雌鴨交配。輪奸集團里的成員也懂得彼此交換任務,這樣它們才能互相分享利益。
  場景34獸性戰士(2)
  所以,對雄鳥來說,團體輪奸比個別強奸帶來的利益更多。因為通過團體合作,雄鳥在原本不愿與其交配的雌鳥體內射精的機會將大為增加。不過,雄鳥同時也必須付出代價。因為每次輪奸行為之后,輪奸團體所有成員的精子都必須面對一場熱鬧的精子大戰。至于雄鳥是否能因加入輪奸集團而獲得整體性的利益,這就得看雄鳥如何在輪奸行為的代價與利益之間做出取舍了。關于這一點,關鍵在于雄鳥在輪奸過程中是否能跟更多雌鳥進行交配(因為這樣才能彌補其他成員每次交配給它帶來的損失)。如果雄鳥加入的輪奸集團共有四名成員,那么它通過輪奸行為能使雌鳥受精的機會只有四分之一。所以從整體來看,如果這時的輪奸集團能夠提供雄鳥四次以上的射精機會(比雄鳥單獨進行交配時的機會多),雄鳥才值得加入集團。正因為這個原因,通常,雄鳥輪奸集團的規模比較傾向于小型。十只雄鳥組成的輪奸集團和五只雄鳥的集團比起來,前者擁有的交配機會不會變成后者的兩倍,但前者的成員在精子戰爭中獲勝的可能性卻只有后者的一半。
  至于說到人類的輪奸行為,據我們所知,絕大多數的強奸行為都是輪奸。即使在和平時期也是一樣。有些資料指出,工業先進國家當中70% 的強奸行為都是輪奸。另外也有資料顯示,上述國家中的強奸案中有四分之一都是輪奸。我們無法否認,人類男性通過輪奸行為獲得的繁衍利益和其他動物是相同的。上述關于輪奸的理論同樣適用于人類男性,而且人類男性的輪奸集團也傾向于小型,通常是由四人到五人組成。
  我們在場景33里討論強奸行為時曾留下一個極重要的問題沒有說明:從繁衍成果的角度來看,如果強奸能成為一種可供男性選擇的繁衍策略;如果通過被強奸而懷孕也能成為一種可供女性選擇的繁衍策略,那么,為什么強奸這種行為卻并不普及?對這個問題,就如同我們在前面說明性交易行為時得到的結論是一樣的,我們同樣也可以用兩個極端的假設來說明男性的強奸行為。假設之一是:強奸者和雙性戀者一樣,都是擁有某種基因的少數人。假設之二是:所有男性都是潛在的強奸者。雖然目前表現出強奸行為的男性只是少數人,那是因為一般男性并沒有機會遇到強奸帶來的利益超過代價的狀況(男性為強奸付出的代價通常是由廣大社會加在男性身上的)。在上述兩種假設當中,后者似乎比較接近事實。因為,各種形態的強奸事件(包括輪奸在內)在戰爭期間都有突增的趨勢。
  為何強奸事件在戰爭時期會突然大量增加呢?造成這個現象的理由主要有三:第一,獲勝的軍隊不僅打敗敵人,同時也成功地把女性身邊提供保護的男性趕走了;第二,戰爭引起了變動與混亂,強奸者在這種狀況下很難被繩之以法;第三,戰爭的死亡迫在眉睫,這時社會對強奸的責難便顯得無足輕重。因此,從全體來看,戰時和平時的狀況大不相同,男性在戰爭過程中比較有可能碰到適于進行強奸的環境(即從強奸獲得的利益超過必須付出的代價)。戰爭中的強奸事件發生率大為增加,這主要是因為更多的男性在戰時開始表現強奸行為,而不是因為原本數目有限的那些強奸者在戰時反復進行強奸。根據我們在前面對強奸者提出的兩項假設來看,上述現象證明,強奸者并非只是少數擁有特殊基因的男性。我們在前面提出的第二個假設才比較接近事實。換句話說,所有男性都是潛在的強奸者。雖然這個結論可能令人感到不悅,但強奸也許就和男性的另一種行為:“男性都是潛在的殺戮者”一樣,只不過通過戰爭被顯現了出來而已。
  從本質上來看,這個場景里的士兵們都算是很普通的年輕男性。如果他們生在另一個時代、另一個地點,或許他們就會公然表示,自己既不會強奸女人也不會去殺人。然而到了戰時,他們仍然會發現自己既強奸了女人而且還殺了人。這種結果并不值得大驚小怪,就像我們在場景33里面討論過的,我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有從祖先那兒繼承到的強奸者基因。相同地,我們每個人身上也有從祖先那兒繼承到的殺戮者基因。
  在此,讓我們先來討論一下戰爭中的殺戮行為。事實上,人類都有向鄰近團體宣戰的傾向,而且這種行為是有其生物學背景的。對于上述這種傾向,相信很少人能夠否認。除了人類以外,還有許多其他動物(從昆蟲到靈長類動物)也會表現出類似行為。據研究顯示,有兩個黑猩猩的鄰近族群(成員大約都是40名)之間曾經發生過某些行為,這些行為除了用“族群間戰爭”之外,我們找不出其他更合適的字眼來形容。據這項研究的觀察指出,那兩個黑猩猩族群之一曾在數月之間,有系統地將另一個族群的黑猩猩一頭一頭地逐個殺死,最后終于將那個族群完全消滅。而就人類來說,新幾內亞和南美洲都曾在歷史上發生過部落間的戰爭,不論從當時的戰爭規模或從領土動機來看,兩地的戰爭幾乎沒有分別,惟一的不同之處,只是兩個彼此殺戮的部落之間的距離不同。即使到了今天,現代國家之間的戰爭規模與殺傷力顯然比過去提高了許多,但殺戮行為本身、戰爭的動機,以及個人對死亡的恐懼還是和從前完全一樣的。
  如果要大家承認,大多數的人能夠活在今天這個世界上,主要是因為他們的祖先曾在過去打過勝仗或是殺過人,這種論調可能讓人非常難以接受。但事實上,只有能夠打勝敵人或能成功對抗敵人攻擊的社會,才能保衛自己的領土并繼續擴大領土。大家打開歷史來看就知道,歷史上諸如某文明或某社會被其鄰近國家消滅的前例實在多得不勝枚舉。而很明顯地,我們比較可能是過去那些殺戮者的后代,而非那些犧牲者的子孫。換句話說,我們也都有可能成為殺戮者。許多人在戰爭中都可能遇到“殘殺他人所帶來的利益高過必須付出的代價”的狀況,可是在平時,會遇到這種狀況的人數就非常少。
  接下來,再讓我們來討論戰爭中的強奸行為。我們身上的基因都來自那些戰爭時代也積極追求繁衍機會的祖先,他們為了達到繁衍目的,即使必須進行強奸行為也在所不惜。至于那些永遠坐等更安全、更傳統的機會來臨的祖先(其實他們要等的機會永遠都不會來臨),我們是不會繼承到他們的基因的。例如場景34里那兩個年輕士兵,他們決定拒絕強奸那個女孩,因此這兩個士兵也就失掉了機會,無法生出和他們一樣具有同情心的子女;而另外三個士兵則決定強奸那個女孩,最后他們生下了一個和他們一樣沒有同情心的孩子。綜上所述,無益于提高繁衍成果的基因都會被淘汰。而進化則通過這種淘汰過程,讓大多數男性都擁有在適當時機變成強奸者的傾向。
  戰時的強奸與殺戮行為也是一種“基因入侵”(genetic infiltration)的過程,而我們每個人所擁有的特征便是通過這種過程發展而來。戰爭能借著這種“基因入侵”的過程將所有血統(指種族、部落、民族、國家等)來一場大換血,甚至能將所有血統完全消滅。戰時的外來入侵者不僅并吞領土,同時也強奸女性。但到了這些入侵者的下一代,他們會改用比較不具攻擊性的方式建立關系、生養后代。整個遺傳體系就是通過這種方式,不斷引進新的基因,并不斷淘汰不良基因。今天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每個人的身體里面,多少都擁有一些兩千年前的祖先留下來的基因。這些遠古的祖先可能曾經居住在和我們完全不同的地理環境里。而戰時的強奸行為則是這些遠古的基因至今仍然能在地球上興衰消長的關鍵因素。如果我們的祖先不懂得利用戰時相對的“免責性”去進行強奸與殺戮,那么,我們現在全都不可能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吧。
  場景34里那些士兵把一名12歲的女孩列入強奸對象,對于這一點,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可能會讓人感到訝異。但很不幸的,這種現象其實并沒什么稀奇。根據正式記錄顯示,從7 歲到57歲的女性都有可能懷孕。而非正式記錄則指出,70歲的女性也有可能懷孕。因此,從繁衍的角度來看,男性若能感覺到7 歲到70歲之間的女性具有性吸引力,這個現象本身并非毫無意義。青春期之前的女孩也可能排卵。即使是在她們的胸部尚未發育,陰毛仍未長出、第一次月經還沒有開始之前,她們仍然可能排卵。而停經后的女性在她們最后一次月經后的18個月之內仍然有可能懷孕。至于從初經到停經之間的女性,我們已經在前面說得很詳細(請參照場景2 ),對男性來說,他們根本無從測知一名女性“究竟是否具備繁殖力”或“何時才是她的受孕期”。
  關于強奸,其實從某種意義來看,年輕女孩及年長女性都是女性性別的受害者。女性性別能夠占得優勢,是因為女性無意識地不斷擾亂及蒙騙男性,使男性無法探知女性的受孕期。也因為這個原因,進化便讓男性的身體采取一種地毯搜索式的策略。換句話說,男性的身體必須隨時隨地都不放過任何射精的機會。我們在前面曾說過,如果讓男性來選擇,他們傾向于選擇正值繁殖巔峰時期(從20歲到35歲之間)的女性,但在某些情況下,男性也會選擇非常年輕或非常年長的女性。就拿場景34里的例子來說,在場的四名女性(一名嬰兒、一名十二歲的女孩、一名二十多歲的少婦,以及一名六十多歲的老婦)當中,五名士兵都想和那名少婦性交,其中三人也想和十二歲的女孩性交;但卻沒有一個人想和那名老婦或是嬰兒性交。如果換成不同的情況,士兵們的選擇被限制得更嚴格的時候,那名老婦就有可能也會成為強奸的受害者。
  這個場景里的兩名受害者都同時排卵而且懷孕了。我們在前面曾經說明過,強奸行為本身可能會刺激女性排卵。對那名二十多歲的母親來說,這倒是能夠預料到的結果。但對那名十二歲的女孩來說,這個結果實在讓人出乎意料之外。因為假設強奸可能刺激女性排卵,那名母親懷孕的可能性大約是三分之一。而那名女孩懷孕的可能性則不會超過五十分之一。
  至于那五名士兵當中,誰是兩個胎兒的父親?這個問題實在令人難以回答。因為,兩名被害者體內必然曾經發生過一場激烈的精子戰爭,這可說是輪奸的特征之一。在所有條件均等的狀況下,這兩場精子戰爭的勝利者很可能是最先在兩名女性體內射精的士兵。因為他的取卵者精子能夠領先接近輸卵管;而且他的殺手精子也能在子宮里搶先占據最佳位置;此外,他的先遣隊精子還能盡快地在子宮頸里筑起防御攻勢。但無論如何,就像我們曾在場景21里說明過的,究竟最先射精的士兵是否能在精子戰爭中奪魁,則還會受到其他因素影響。這些因素包括:其他四名的士兵是否也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了射精?他們的陰莖是否有效地將前面敵人的精液池清除干凈?以及,兩名女性究竟在何時排卵?這個場景里的精子戰爭的勝利者看起來很可能是那名隊長,因為他領頭在兩名女性體內完成射精。不過,盡管這五名士兵最后都遭到擊斃,但他們每個人都有可能在那兩場精子戰爭中留下自己的后代。而他們留下的后代子孫則將把祖先的強奸者基因一代一代地遺傳下去。

2014-06-30 13:5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