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精子戰爭 場景37最后成績
精子戰爭 場景37最后成績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場景37最后成績(1)
  老人和他的配偶坐在屋子外面,他抬起滿是皺紋的手掌,然后把那僵硬的手指伸向坐在身邊的老婦。女人轉過頭來,微笑著用她那像是貓眼石一般已經模糊不清的眼睛注視著男人。總算全家都到齊了,這些子孫當中,有人還花了好幾天趕來的呢。這是幾十年來,全家人第一次圍繞在這對年老夫婦的周圍,整個家族全都是這對老年夫婦花費了漫長的人生所制造出來的成果。現在,包括他們自己在內,全家共有五代。他們的長子已經快70歲了;而最小的曾孫才出生兩個星期。
  老人凝視著他那老伴的臉龐,他自己的視力也和女人一樣日漸模糊了。眼前那張真實的臉頰布滿了深深的皺紋,那雙失明的眼睛殘酷地給女人帶來許多不便,還有她那溫柔的嘴唇之間露出僅存的一顆牙齒,女人是多么為她那顆牙齒深感驕傲啊。然而在這一瞬間,男人眼中看見的是從前那張光滑美麗的面龐、一雙清澈黑亮的眸子,還有那性感的嘴唇和發亮的牙齒。這一切,都曾在70年前讓男人熱情燃燒過。那些往事都像昨天才發生似的,深深印在男人的腦海里。他還記得那一天,他們奔跑著穿過樹林,男人在女人身后追逐著。然后,他們躺在一片散發著香甜氣息的樹葉上,也是在這一天,男人愛撫著女人,并且第一次插入她那年輕得令人無話可說的身體。女人始終是個完美的配偶、母親和祖母。對男人的一生來說,她實在是個無可挑剔的伴侶。男人還記得他們之間也曾經有過一段緊張時期,那是在女人即將停經之前。不過,這段緊張時期也只持續了不到五年。
  男人有過很多外遇的機會,他也曾經遇到過無法把持的狀況,不過,最后他還是堅持了下來。因為他不只是害怕染上疾病,他更害怕失去自己的配偶。男人最后一次外遇的機會是在他剛過60歲之后不久。那是一個輕浮的年輕女孩,她十分傾心于男人的地位和他保養得很好的身體。女孩邀請男人共度夜晚。但他拒絕了她。這可算是男人一生當中最聰明的決斷之一。因為五年之后,那個女孩死于當地非常流行的一種性病。而很可能在她誘惑男人的那個晚上,她已經身染那種疾病。要是男人那時也因病去世的話,他就無法在日后和家人共同度過各種難關,也沒法將他的經驗傳授給子女了。那么,他的配偶和全家人會過著怎么樣的日子呢?
  男人遇到最后一次外遇機會的那一晚,他和配偶進行了一次性交。那也是他們最后一次做愛。總之,從那時起,他們覺得彼此年紀都很大了,沒有必要再做那種對身體造成負担的事情了。而且,不管有沒有做愛,他們之間反正已經夠親密的了。而這一刻,男人沉浸在從前的感情里,他對老伴說:“你看起來真不錯。”
  女人又露出那惟一的一顆牙齒微笑起來。雖然慢性胃痛正侵蝕著她的胃部,但身邊的家人發出陣陣愉快的歡笑聲似乎能讓疼痛減輕許多。女人伸出手用力握住老伴的手。十年以前,她的眼睛還能看得到他。而現在,似乎也沒必要再去看他那些性格上的弱點和日漸衰老的模樣了。漸漸地,配偶在她腦海里的形象不再是那個自己失明之前看到的老人了,他又變成多年前那個肌肉結實的年輕運動員。女人還記得他們裸體在湖中游泳的那一天。對于她第一次獻身給他的那一刻,她比男人更清晰準確地記在腦海里。
  他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生出第一個孩子。不過,后來幾個孩子都出生得非常順利。女人從來不曾想要尋找外遇的機會。男人逐漸擁有財產與地位之后,女人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失去他這個配偶。在他們共同生活的這些年當中,男人曾有一段時期變得非常易怒而暴躁,但他卻永遠不失溫柔、體貼和風趣。他們的家庭成員越來越多,女人總是期待他能成為一個更理想的配偶和一家之主。回想到這兒,女人再度詢問老伴:“有誰來了?你看見我們所有的孩子了嗎?”
  男人環視著聚集在他們家門外的大批人群。不只是他的整個家族成員都到了,還有整個村莊的居民也聚集在這兒,他們打算整天都留在這兒進行慶祝活動。孩子們在四周奔跑追逐,也有的孩子嬉笑、爭吵、哭鬧。大人們則一群群地分散在各處,有些人坐在地上,有些人站在周圍,大家一邊喝酒,一邊吃著點心,同時等待著盛宴上場。門前的空地上充滿了談笑聲,偶爾還有人提高聲音向人打招呼。
  男人一個一個地找到了自己的5 個孩子所在的位置。他將孩子的名字一一念給老伴聽。女人不斷地點著頭。是的,5 個孩子都來了。女人總共生了8 個孩子,不過其中兩個在小時候就夭折了。另外一個孩子已經成家,是在幾年前他五十多歲的時候去世的。“再把孫子的名字告訴我。”女人又催促著她的老伴。男人知道他有23個孫子,但他沒法叫出全部孫子的名字。他念出12個他最熟悉的孫子的名字,他們都已經四十多歲了。剩下來的孫子都比較年輕,有些人甚至還在青春期,對這些孫子的名字,男人就要求助他的配偶了。女人把他們的名字都記得清清楚楚。但這對男人來說,似乎沒什么幫助。因為他就是知道這些年輕孫子的名字,還是弄不清誰是誰。不過,即使如此,每當男人聽到老伴念出一個名字時,他還是會回答:“來了。”
  女人念完全體孫子的名字之后,滿意地靠在自己的座位上。23個孫子都活著。這個數目比她那交往了一輩子的好友擁有的孫子人數還多三人。女人的這位好友也是她終生的競爭對手。那個女人是十年前去世的,她的一生都過著復雜又多樣的性生活,女人現在回憶起那位好友,心中充滿懷念的情誼。她們兩個應該都算是十分幸運的。因為在她們那個年代,大部分的年輕女性不是死于疾病或意外,就是無法生育;就算她們能夠生育,但所生出的子女也會在成年之前夭折。在同年代的女性當中,女人和她的好友所生出的子孫人數在這個村莊的人口里面占了相當的分量。
  男人這時對他的老伴說,他希望她不會叫他計算他們的重孫數目。女人搖著頭笑起來。就在這一刻,男人看見那個快滿30歲的長重孫女。她手里抱著才出生沒多久的新生兒,這個嬰兒也是男人和他配偶最近得到的曾孫。女人告訴老伴,昨晚她和女兒好好計算了一下,他們全家應該有52人,另外還有4 個嬰兒馬上就要出生。而他們現在已經有16個曾孫。男人聽了,輕松地靠在自己的座位上。他終于從計算人數的任務中解脫了出來。
  “看看我們做的好事。”男人滿意地提醒女人說。他又忘了老伴已經失明。女人聽了,重新用力地握了一下男人的手掌,然后放開了他。她的心思全都專注在周圍的談話聲里去了。
  突然間,人群中掀起一陣歡呼聲。一群赤裸著身子的孩子領先從樹林里跑到空地上來。緊跟在他們身后的,則是一群只有腰間掛著腰帶的裸體年輕男人。男人們的肩上扛著三只用樹枝叉好的巨大獵物。野宴的盛餐終于來了。
  我們曾經在這本書中一連串的場景里介紹過各種外遇的情形。按照場景中的人物所處的時機與情況來解釋,他們都在企圖抓住機會,盡可能地獲得強過他人的繁衍成果。場景37是本書的最后一個場景,我們在這里要說明的是,只要情況與對象適宜,有時,一夫一妻制的伴侶關系也是獲得較高繁衍成果的最佳手段。
  這個場景同時也重新提醒我們,大約從三百萬年以前起,長期伴侶關系(包括一夫一妻制關系在內)就已經成為人類的性特征之一。我們那些過著狩獵式采集生活的祖先,不論他們分布的地區是從非洲大草原到南美與東南亞的熱帶森林,或是從澳洲土著所住的內地到加拿大愛斯基摩人所處的心臟地區,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都擁有長期配偶關系,其中大部分是一夫一妻制的關系。但我們的祖先并不像這個場景里的那對配偶,他們所建立的配偶關系并不需要持續一生。通常,每個人可能和兩人或三人建立配偶關系。不過每段關系都是采取一對一的形態(但偶爾也會發生外遇行為),而且通常這種關系會持續數年,配偶之間也會建立深厚的人際關系。這一點,和現代工業社會里的配偶關系非常相似。
  場景37最后成績(2)
  在人類歷史上,只有以農業生活形態為主的一萬五千年之間,一夫一妻制曾經變成為一夫多妻制。這種制度使女性聚集在最富有的男性(即擁有最多農地與家畜的男性)身邊。盡管如此,一夫多妻制仍然是一種長期配偶關系,這種關系里的男性與數名女性之間也會建立起深厚的人際關系。而且,即使在這種一夫多妻的關系當中,不論是男性或女性,仍然被期待對其配偶表現忠貞。
  直到最近數百年之間,工業化和都市化使得人類的配偶關系又重新轉向一夫一妻制,或連續性的一夫一妻制。不過,就算是到了今天,女性還是喜歡聚集在最富有、最有地位的男性身邊。
  就這個場景里的女人來說,她從來不曾發生過外遇行為,這對她是個很好的抉擇。如果我們在場景中所見正確,女人的配偶不但是最理想的一家之主,也是最佳基因提供者,從繁衍的角度來看,女人在這種狀況下發生外遇行為將不會獲得任何利益,相反的,她甚至還可能失去自己已經擁有的一切。女人和她那個性生活形態更多采多姿的好友比起來,她所擁有的繁衍成果只不過比好友略勝一籌。女人的好友很可能從一開始就沒有遇到一個理想的配偶。而從繁衍成果的角度來看,如果女人的好友選擇對配偶保持忠貞,也許她這一生獲得的成就會更少。但這兩位女性一生的繁衍成果如何,主要在于她們是否有能力吸引理想的配偶,至于她們是否采取外遇作為自己的繁衍策略倒在其次。而事實上,這兩個女人確實曾經根據自己所處的環境做過最大的努力。
  場景37里的男人也從來沒有進行過外遇,這對他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決斷。他雖然能從外遇行為當中獲得繁衍利益,但相同的,他也可能因此損失甚多。尤其在他所處的地域,男人隨時都有因外遇而患上致命疾病的風險,另一方面,他也可能能因為外遇而失去他那珍貴的配偶。他的配偶不僅具備繁殖力、忠貞等優點,同時她也是一個理想的母親和理想的祖母。
  盡管大多數人并非終生貫徹純粹的一夫一妻制關系,但一般人主要還是通過長期配偶關系而獲得其大部分的繁衍成果。只要我們能夠根據時機與狀況做出正確判斷,諸如外遇、強奸、群交(團體性交)、性交易、或是交換伴侶等性策略,都比單獨的伴侶關系能提供更多的繁衍機會。但如果個人無法處理得當,或其本身缺乏體能及性格的要件,上述各種性策略相對的都會給個人帶來風險。
  例如場景37里的這對伴侶,特別是這個男人,如果他曾經有過外遇行為并因此加入精子戰爭,也許他就能獲得更高的繁衍成果。但這種推論只是一種假設。因為事實上,男人和他的配偶根據自己所處的環境判斷之后決定避免外遇。他們都選擇以忠貞的一夫一妻關系作為自己的繁衍策略,而從結果來看,他們顯然都得到了完全成功。
  然而,即使場景里這對伴侶始終遵行一夫一妻制,并且彼此都對伴侶保持忠貞,但他們仍然無法躲避精子戰爭的陰影。從外表看來,精子戰爭和這對伴侶似乎毫無關系,但實際上,他們的身體卻始終都對這場永遠不會來臨的精子戰爭處于警戒狀態。
  不只是場景里的這對伴侶,我們每個人的身體都毫無例外地永遠對精子戰爭采取警戒態勢。事實上,在整個生殖年齡期間,人類的身體自始至終都一直針對精子戰爭的可能性有所準備,以便隨時做出適當的對應。當精子戰爭的可能性較小時,身體則采取最低限度的備戰措施。然而,有時每個人的身體還會表現出預期精子戰爭的行為,這時,預期外遇的情緒便會提高身體的備戰程度。在大部分情況下,這種預期通常只不過是一種幻想,真正的精子戰爭并不會發生。不過,即使在今天這個時代,絕大多數的男性在其一生當中,至少都能有一次機會將這種夢想付諸行動,并因此涉入精子戰爭。相同地,絕大多數的女性在其一生當中,至少都能有一次機會表現和男性同樣的行為,并因此主導精子戰爭。而當精子戰爭一旦發生,每個人的身體早已做好萬全的準備,這時精子戰爭反而可能成為增加繁衍利益的機會。
  相信讀者們在讀到這本書之前,很少有人曾對精子戰爭及其結果認真地思考過。但不可否認的是,如果沒有了精子戰爭,人類的性生活一定會失色不少。在人類進化的過程中要是沒有精子戰爭,那么人類現在只會有一個小小的性器,同時只會制造很少的精子,而且,女性將不會有性高潮,性交過程中也不會有前后抽動,所有與性有關的夢想、幻想,甚至自慰行為都不會存在。而每個人終其一生只需要性交十幾次。因為,只有在必須且有可能受精時,我們才需要進行性交。事實上,如此一來,連整個人類文化(其中包括性與社會、藝術與文學等)都將大為改觀。
  在過去幾千年之間,精子戰爭曾對社會構造做出貢獻。而相對的,在最近數年之間,我們也看出精子戰爭從兩方面發生了變化。這兩種變化分別是社會方面與科學方面的變化。首先是社會方面的變化。各國政府都陸續地成立了兒童保護機構,這表示政府企圖將支持單親子女的經濟責任從社會轉移到那些不肯負起責任的親生父親身上。事實上,這實在是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因為不論在什么地方,都有些男性為了避免負起扶養子女的責任,而拿精子戰爭做借口,表示懷疑孩子不是自己親生的。到目前為止,這類否認自己是親生父親的聲明都只好不了了之。然而,隨著科學的進步,DNA比對鑒定針對這類糾紛提供了比較決定性的檢驗手段。而我們比較有興趣的是,今后上述的兒童保護機構及父子關系鑒定測驗,究竟會對人類的性策略及精子戰爭所扮演的角色發生怎樣的影響?
  我們認為主要影響可分兩方面來說:第一,男性今后想要到處播種會變得比以前困難。即使他們想否認自己是親生父親,而把孩子丟給母親去養育,也不再像從前那么容易。第二,女性今后想要蒙騙男性養育別人的孩子,也會變得比較困難。我們不難想像,將來男性碰到可能被迫負担養育責任的子女出生時,他們就會按照慣例要求(或甚至將這種要求變成男性的權利!)孩子接受父子關系的鑒定。
  綜上所述,上述兩種傳統的性策略今后將逐漸失去其原有效力,而相對地,另有一些目前并不普及的性策略反而更能帶來繁衍成果。例如說,女性將比目前更自由地為多數的男性生下子女。她們不僅可能從多數男性身上獲得遺傳的利益,同時也可能獲得長期的經濟支持。在女性為數名男性生下子女的過程中,為了使她的男性后代也能擁有極具競爭力的精子,她仍會企圖挑起精子戰爭。但從策略的結果來看,女性已不需要冒險去靠政府給予的微薄補助來養育子女(即男性不肯承認自己是孩子的親生父親)。當然,對女性來說,她們會發現,要對數名伴侶隱瞞自己的行為,即使并非不可能,但也會比從前更為困難。不過,事實上,今后女性將越來越不需要隱瞞自己同時擁有多數伴侶這件事。老實說,今后女性可能連配偶的必要性都會感到越來越淡薄。而就算女性擁有一名配偶,配偶對她的遺棄也不會像過去那樣給她帶來損傷。從另一方面來看,男性反而能夠利用女性這種潛在的經濟能力。今后他們也不再需要蒙騙其他男性幫自己養育子女。而今后他們即使扶養別人的子女,也將在明了一切的狀況下進行,同時他們也能判斷,這種養育子女的方式將是利多于弊。男性甚至可能會覺得,自己的配偶為其他男性生育子女也能給他們帶來額外收入,這對他們養育自己的子女也有幫助。
  上述的兩性行為可能會使兩性之間的長期伴侶關系逐漸減弱,同時肯定將使兩性關系的本質發生變化,但這種長期伴侶關系今后可能還是會繼續保持下去吧。男性仍然會好好兒看守自己的配偶,以免卷入精子戰爭,女性也會不斷地從非經濟層面去追求能夠幫助自己養育子女的伴侶。然而,如前所述,由于養育子女的經濟支持問題已獲解決,鑒定父子關系的技術日益提高,因此這種一對一配偶關系的有效期間將會逐漸縮短。不論對男性或是對女性來說,在他們具備生殖能力的期間,這種一對一配偶關系將不斷反復建立,而每段關系能夠維持的期限則大約正好足以養育一名或兩名子女。
  對男性來說,今后繁衍成果將會傾向于集中在富有且具有地位的男性身上。這種結果不僅是出自于男性的潛意識,同時也可能是兒童保護條例必須訴諸立法人員的理由!(因立法人員也是具有地位的男性。)今后只有富有的男性才有能力和數名女性生養子女,因為只有這樣的男性才會成為女性的目標。而對比較貧窮的男性來說,當他們有機會和配偶之外的女性做愛時,他們將會面臨更多壓力。因為他們必須比從前更加謹慎,以免留下任何證據。
  盡管男女的繁衍策略今后會發生某些變化,但當然的,也有某些部分永遠都不會改變。除了以手勢、腦部手術或注射荷爾蒙等方式之外,人類在潛意識里想要盡可能地生出大量后代的欲望是永遠無法消除的。同樣的,只要男性擁有的基因和環境許可,他們永遠都希望盡可能地與多數的女性生出大量子女,這種男性潛意識里的欲望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而另一方面,只要女性擁有的基因和環境許可,她們永遠都想追求最佳的基因,并為子女尋求最好的生活支持,這種女性潛意識里的欲望也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
  而另一方面,中國實施的強制性“一胎制”政策,則正好靈活地反映出人類的基本繁衍策略如何適應社會的變遷。這項政策雖然成功地減低了每名女性所生的子女人數(平均一名女性生出個嬰兒),但整個社會的孩童性別比例也連帶地受到了影響,男女嬰兒人數之比因此變成了1.6 :1 。而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是什么呢?從本質上來看,上述的強制政策對女性潛在的繁衍成果造成的損害要比對男性的損害更嚴重。因為獲得繁衍成就的男性只要能抓住機會,秘密地和許多女性進行性交,并在精子戰爭中獲勝,他就可能生出大量子女。而相對地,女性想要比其他女性擁有更多子孫,惟一的辦法就是生出一名像上述男性那樣的兒子。當然啦,男性若是能生出一名這樣的兒子,他的繁衍利益也會因此大為提高的。所以,在今日中國實施的一胎制政策下,人們甚至會為了獲得生出男孩的機會而去謀殺女嬰,不論他們的意識里如何解釋自己的欲望,他們的行為只不過是人類期待強化繁衍成果的生物學反應而已。
  我們在本書之中說明過的所有繁衍策略都適用于任何新式的環境。不論將來科學如何進步,社會如何變遷,凡是和精子戰爭有關的行為特征仍將永遠存在。正因為如此,精子戰爭亦將在未來的時代中,繼續扮演構成人類性特征的重要角色。
 

2014-06-30 13: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