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教堂與市集 后記:網景投身市集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后記:網景投身市集
與歷史同行,是一種奇妙的感覺……
1998年1月22日,大約在我的《大教堂與市集》初版七個月后,網景通訊公司宣布了開放網景瀏覽器源代碼的計劃,事前我一無所知。
不久之后,網景的副執行總裁兼首席技術官埃里克·哈恩(Eric Hahn)給我發來了一封電郵:“首先,我要代表網景的全體同仁,感謝你指引我們走到了這一步。你的思想和著述給了這個決定至關重要的啟迪。”
接下來的一周,我應網景之邀飛抵矽谷。和他們高管以及技術人員共同參與了一個為期一天(1998年2月4日)的戰略會議。會上,我們決定了網景的源代碼釋放計劃和許可證相關事宜。
幾天后我寫到:
網景正打算在商業世界里給我們提供一場大規模的、真正全球化的市集嘗試。開源文化正在面臨考驗:如果網景此舉失敗,開源文化就會信譽掃地,商業世界在未來十年里都會對其不屑一顧。
另一方面,這也是個絕佳的機會。華爾街和其他地方對此舉最初報以謹慎的肯定。我們也贏取了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如果網景能借此重奪市場份額,或許會引發軟件業一場等待許久的革命。
接下來的一年將會頗具教育意義,也會很有趣。
確實如此,2000年中期我修訂此文之際,后來名為Mozilla的開發項目只能算是剛剛合格的成功。它完成了網景的最初目標——防止微軟壟斷把持瀏覽器市場。當然也有顯著的勝利(特別是下一代Gecko排版引擎的發布)。
然而,卻沒能得到來自網景之外,Mozilla創立者最初期望的那種開發規模。問題是,似乎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Mozilla的發布實際上都破壞了市集模式的一條基本原則。它沒有一個能讓潛在貢獻者可以輕松上手和眼觀其效的東西。(直到發布一年多之后,對Mozilla進行代碼級的編寫,還必須要通過私有Motif庫的許可證)
最消極的是(以外界的觀點來看),在計劃開始之后長達兩年半的時間里,Mozilla團隊都沒能開發出一個工業級質量的瀏覽器——而且在1999年,一個項目骨干的拂袖而去引發了不小的影響。他抱怨管理不力,錯失良機。“開源,”他恰當的評價道,“不能點石成金!”
確實不能,如今(2000年11月)Mozilla項目經過長期的恢復,比杰米·澤文斯基 (Jamie Zawinski)遞交辭呈的時候有了戲劇性的提高——最近幾周的每夜釋放版(nightly releases)終于在通向產品可用性上邁出了關鍵一步。但是杰米是對的,對于目標錯亂、代碼一團亂麻、或者患有其他工程慢性病的現有項目,開源并不能確保力挽狂瀾。Mozilla成了同時展示開源如何成功和如何失敗的案例。
然而,與此同時,開源的理念已經在其他地方開花結果。自從網景計劃公布以來,我們目睹了一場對開源投諸興趣的井噴。對Linux操作系統而言,持續的成功既是動力也是驅策。Mozilla觸發的潮流正在加速前行。


埃里克.斯蒂芬.雷蒙 2014-07-01 18:22:53

[新一篇] 大教堂與市集 參考書目

[舊一篇] 大教堂與市集 十二 關于管理和馬其諾防線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