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誰能讓“壞人”羅永浩閉嘴?
誰能讓“壞人”羅永浩閉嘴?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文/手稿 2012

  上周,一篇《任正非給了誰一個大大的耳光》在幾家科技媒體之間擴散開來。此文作者文風頗似八九十年代報告文學,洋洋灑灑下筆千言,好人與壞人的大臉譜躍然紙上。作者評價羅永浩和雷軍等人“偽認真,偽創新,投機分子”,并且斷言互聯網思維“像是一場煙火,砰的一聲,上了天,落下來都是灰。”

  雷軍和羅永浩第一時間都轉發了這篇文章,雷軍展現了他對華為一以貫之的謙遜低調,“不需要和雷軍羅永浩比,華為本來就很牛”。羅永浩的回復則是,“看完了,作者好像是說任正非帶上了李小文到處打人,打了羅永浩、雷軍、雕爺、牛根生、李善友等毫無相似之處的這么一群人……”。

  這篇報道出現在華為發布榮耀 6 的敏感時機,無論是不是公關行為,都是失敗的。作為一篇評論作者只采信對一方有利的事實,如果作為口水戰的一部分,那么沒有能夠激怒對手。

  蘋果和谷歌讓羅永浩閉嘴

  人紅是非多,錘子科技可能是今年最受關注的創業公司之一。羅永浩的單口相聲在微博上的熱度直逼春晚。錘子科技的投資人,紫輝基金的鄭剛近日在 36 氪開放日透露,錘子手機的預定量已經接近 10 萬臺,如果今年能量產 50 萬臺,單部手機的利潤將接近 1000 元,給這家創業公司帶來 5 億元的收入。看來智能機普及這股臺風的尾巴又要把一頭豬帶到天上。也不枉羅永浩從去年開始在微博對友商火力全開,在他眼中,蘋果都即將邁向三流。

  去年的蘋果全球開發者大會 WWDC2013,羅永浩在微博上頗為亢奮,忍不住指點江山,大呼“蘋果要完蛋”,“喬布斯沒什么好心痛的,反正我們會接過他的火把”。不過一年以后的六月,WWDC2014 卻讓羅永浩陷入了沉默。這是一屆沒有發布硬件的 WWDC,羅永浩在微博上基本插不上話,只能老調重彈批評一下 OSX 的扁平化。至于 WWDC2014 的幾個重頭戲,智能家居平臺 Homekit、全新的輸入法、Metal 圖形 API 還有 Swift 語言,羅永浩的回應分別是“令人向往的生活”、“牛逼”、“難以置信”和“不明覺厲”。

  看來蘋果在軟件端顯示出的碾壓式創新讓羅永浩無話可說。除了蘋果,谷歌也把年度盛典放在 6 月。上周的I/O大會,羅永浩沒有第一時間在微博上點評。不過在更早的一周,羅永浩轉發了谷歌董事長拉里·佩奇在 TED 上的演講,并稱在佩奇身上“看到的都是情懷…對世界由衷的善意”,“谷歌是一家偉大的公司…在谷歌和蘋果之間會選擇前者”。

  國內廠商面前的刺猬在谷歌和蘋果面前變成了溫順的貓,這很值得玩味。

  技術進步還是人口紅利

  上周中國互聯網最大的新聞是騰訊宣布 7.36 億美元入股 58 同城和阿里確定在紐交所上市。依靠一張移動互聯網船票,小馬哥予取予求。姚勁波稱交易在十多天內敲定。但是這個速度比阿里巴巴還差點,馬云和許家印喝頓酒、睡一覺就確定了兩家的聯姻。在世界杯休戰的同一天傳來消息,下賽季的恒大將更名了恒大淘寶隊出戰中超亞冠。這可能是國足慘敗泰國以來中國足球的最大新聞。

  如果我們將國足與世界杯的差距定義為一個“壓力山大”,那么 BAT 和谷歌蘋果的差距是幾個“壓力山大”呢?周鴻祎在熬夜觀摩了I/O大會之后給出了答案:“覺得國內這些互聯網公司即使市值收入再高用戶再多, 骨子里還都是商人,和谷歌真的還不在一個層次一個境界。利用中國的人口紅利特殊環境悶聲發大財也就罷了,就別自吹趕谷(歌)超蘋(果)了,谷歌大會唯一差的是表演水平,這點上我國企業確實領先。”

  谷歌I/O大會上發布了全新的 Android L 和 Material 設計準則。主管設計的 VP 馬蒂亞斯·杜阿爾特在 UI 設計的空間里增加了Z軸,輕而易舉調和了擬物化的繁瑣和扁平化的難以捉摸。羅永浩是擬物化的擁躉,他在這個問題上同對手展開過無窮無盡的口水戰。在 Android 倡導的“擬真”和基于 Android 的錘子“OS”倡導的“擬物”之間,到底誰會改變世界?相信開發者那里已經有了答案。

  如果說一個公司最新的產品表明他們在做什么,那么一個公司最近的投資就可以說明他們未來要做什么。騰訊入股的五家垂直巨頭都是流量大戶,未來這些巨頭將和騰訊一起形成利益共同體,希望將他們在互聯網時代的優勢復制到移動互聯網時代。而正在因收購恒生接受反壟斷調查的阿里巴巴更偏愛一些背景復雜的公司,文化中國、銀泰,下一步甚至可能是中國聯通。

  這難道就是我們曾經寄予厚望的二馬奔騰?著名財經作家吳曉波在本月初的一檔電視節目中表示担心中國移動互聯網出現寡頭,“在過去的這一年里面,騰訊、阿里、百度都在大規模的并購”。“利潤率已經相當于賣白粉”。他甚至還做出了充滿 1984 色彩的悲觀預言,“未來我們最不能得罪的人首先是馬云、馬化騰和李彥宏,如果你得罪了他們三個人,可能在網上就搜索不到你了,也就意味著你在互聯網意義上是“不存在”的。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

  吳曉波還担心中國互聯網行業在巨頭壟斷之下出現“閉關鎖國”。就在這個月,全球最大搜索引擎終于在這個國家無法被訪問。有人咒罵過,有人低語過,但是你從他們頭頂飛過,看到的只是驚人的沉默。在中國所有的國外電商網站都是可以訪問的,卻完全無法阻止成長為全球最大的電商。而受到長城保護的百度,卻在對手退出中國市場之后需要帥氣的 CEO 不斷呼喚“狼性”。

  百度今年沒有收購,卻也沒有閑著,在挖來了 Google Brain 之父吳恩達之后,他們邀請了尼古拉斯·尼葛洛龐蒂為旗下自媒體平臺百度百家背書。但是這位預言家已經 71 歲了,但是他仍然認為“漸進式創新是創新的敵人”,不知道某些以微創新為自豪的巨頭會作何感想。尼葛洛龐蒂 41 歲那年預言了網頁交互和觸摸屏等五大未來技術,后來被喬布斯、楊致遠等人一一實現。那一年恰好就是 1984,聯想、海爾、萬科同年成立,因此被吳曉波稱為“中國公司元年”。

  三十年前,我們的落后可以用歷史包袱來解釋,但是今天,在逐漸成熟的商業環境和日漸傾斜的政策扶持之下,中國的互聯網仍然缺乏想象力。和白手起家的前輩相比,商業巨子們不見得三觀更正,卻更加信奉叢林法則。快播被騰訊舉報,曾經被譽為中國 Facebook 的人人網曝出內亂。網易游戲干將出走創業,老東家布置抓捕,新東家強力撈人。騰訊、360、百度之間的官司連打 20 場,仍然沒有停止“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和“不正當競爭”。

  清華美院大四學生侯士程開發了一個新游戲“完蛋去”,然而他向國內幾家應用市場提交作品的 48 小時內就已經被其他不知名的開發者“像素級抄襲”并加上了廣告。觸樂網在報道此事是評論“這個灰色產業非常龐大,而且高效運轉”。殘酷的現實就是這樣,厚黑與浮躁的毛病從大公司向創業者傳染,人人爭當臺風口的豬,產品未動,牛皮已吹上天。有的時候真的很難分辨,到底是中國的互聯網變壞了,還是因為壞人進入了互聯網。

  甚至是深諳炒作之道的羅永浩,有時候也表現出對營銷的倦怠,“我有時候也覺得挺累的,手機賣過幾千萬部的話,就不想再用社會化網絡做營銷了…真的很累。”如果羅永浩是壞人的話,那么這個行業里的壞人實在是太多了,多得讓你可以忽略羅永浩的存在。

2014-07-03 13:1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