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我生有涯愿無盡 第三輯 我的自傳 第33節 抗戰以來自述(4)
我生有涯愿無盡 第三輯 我的自傳 第33節 抗戰以來自述(4)
梁漱溟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三輯 我的主要經歷
  第33節 抗戰以來自述(4)
  委員會組織草案
  在我們想,大局問題的解決,仍有待于那個委員會。適國民參政會王秘書長(世杰)亦向同人表示,委員會事仍可商量進行。遂根據從前我們的四條意見,經他協助,草成一個委員的組織章則。草案原文,我未保存,今不能全記。大致是這樣:
  一、名稱定為國民參政會特別委員會。
  二、委員定為十五人,設常委三人。委員人選不限于參政員,意在軍政實際負責人參加。
  三、蔣委員長為主席。因事缺席則指定一常委臨時代理。
  四、關于推進民主,加強團結,督促軍隊國家化,監督抗戰建國綱領之實行等四項,有權調查提議,決議并促其實行。
  五、議決案由主席負責執行。
  王秘書長前任法制局長多年,對于起草法規具有專長。其一條一條的文字,都經苦心斟酌,并不像我寫的這樣拙笨,但大意確是如此。
  19日我們五人先在秘書處與王君洽談后,約好20日面呈蔣公核定。20日中午原系蔣公宴請國民參政會駐會委員廿五人。飯罷留下我們五人細談。對于草案認為可行,僅將常委改為三人至五人,委員改為十五人至十九人,余無改動。問我們若未曾與中共談過,可即往商談。
  委員會之難產
  22日我們約了周、董兩位于君勱家談話。即以委員會草案給他們看,而征其意見。周君說話雖多,但重要爭點則似無幾。最重要只有一點:他們反對以此委員會隸屬參政會。我們說:此委員會必有系屬之處,與其系屬于政府,不如屬于參政會。并且大會已閉幕,我們準備由駐會委員產生出來(且準備作為主席團的提議)。因為照駐會委員會的新章增加了建議權。周君亦認為不妥。他指出此屆大會上一次一次的宣布,一次一次的議決(特別是陜西某參政員的提案),使他們落于絕對不利地位,他們無法再出席產生于此參政會而且隸屬于此參政會之委員會。他又指出駐會委員會的建議,照章程上規定以不背大會議決案為限,如果有人指摘此委員會不合于大會議決案精神,或指摘此委員會所行者不合于大會所議決,那么,都有被推翻的可能。因此,他堅決地說:即使延安同意了,而命他出席委員會時,他亦要堅辭不担任。
  我們覺得他的話相當有理,亦不強爭。更恐除此點外,尚有其他問題;恐周君意見外,延安尚有意見;故結論請其以草案全文電達延安征問后,再作討論。周君謂一二日必有復訊,遂約于24日再會面。
  23日午前我們同訪張岳軍先生。——他已因國民黨中央開全會由成都來渝。我們將一切情形都說給他,并表示我們已不考慮這委員會隸屬參政會的問題,須另想辦法。他覺得其他辦法不易想,然或者亦非全無辦法。不過,若不屬于參政會則委員會的名稱即又成問題。因為當然不再稱國民參政會特別委員會,而亦不能禿頭的一個特別委員會,那就很費思索了。最后我個人聲明定期25日赴桂林,不能等待完成此事。張君勸我等待有結果再去。
  在此期間,蔣公夫婦曾請周恩來夫婦吃飯(是為第二度見面)。其確期,今指不出。據聞仍無重要談商。
  24日午后,如約與周君等重行會見,忽有某君貿然來參加,致妨礙談話。又因周君亦稱延安尚無詳復,遂改期27日再談。但我原定25日同林隱青(虎)先生赴桂的,竟以此被同人強留,不得成行。又事有可異者,25日我國際宣傳處收錄敵人廣播,此委員會乃為東京所宣說出來。
  27日同人與周君等再相會見。周君報告延安意見共有七點之多。其中大問題有二:一、反對此委員會隸屬參政會,而認為不必有其所系屬;二、主張此委員會定名“各黨派聯合委員會”。其他尚有各黨派委員平均各一人等五點。同人聞訊均有難色。而周君則稱他在黨內甚難勸說讓步的話。因為前將極痛苦的幾件小事簽請批示查明辦理者,至今仍不得批。黨內責他,一點小事都辦不了,何顏徒勸自己讓步。同人互商,認為雙方誠意不足,此事殆無成功之望,只好結束,不再進行。除當面向周君聲明外,同時向王世杰先生聲明,托其代陳于蔣公,于是近四十日來之奔走,至此宣告停頓。
  29日一早我即離開重慶,去桂林了。
  我努力團結是為了統一
  這一段經過的敘述至此為止。末了,要總結來說幾句論斷的話。
  這結論在我胸中有若干話欲說,但在筆下能寫出發表的,卻只兩點,如后。
  一點是:事雖無成,而在全國團結(或統一)運動上卻已有了進步。說老實話,我是要求統一的(看以后所述自明)。不過我認定統一要從團結得之。所以我努力團結,是為了統一。國家統一不統一,于何處決定呢?那無疑是以軍隊的統一不統一為決定。若此一方彼一方各有各的軍隊,任你如何說國家統一亦是假話,而且內戰永不能完。我很早提出要軍隊脫離黨派而統一于國家,就是為此。許多朋友聽見我的主張,都笑我太書生。,,絕對做不到的事。甲如此說,乙如此說,丙如此說……幾乎沒有人贊成我。我自己亦不免搖惑起來,怕是距離事實太遠,實現無望。然而武力統一,強迫地將軍隊收歸一處我是早確認其無成的。——不是不能成,是成了旋即失敗。倘若和平統一是空想,武力統一又是徒勞,則中國豈非沒有統一之日。沒有統一,即沒有建設與進步;沒有建設與進步,就沒有中國。沒有中國?這是不可想象的事。所以我一定要求軍隊統一,我相信一定做得到。
  這一信念,總算從經過事實中,沒有令我失望。我廿八年從華北游擊區目睹我軍,回至大后方,倡言軍隊須統一于國家之時,雖贊成的很少,而到這次參政同人商量向兩黨提出我們的主張意見時,卻被列為最重要之一條,并且得到幾方面朋友,十六位先生聯署。這給我的鼓勵不小。更增我希望的,兩黨皆慨然同意,并沒有碰釘子回來。廿八年切實指教我,說我是幻想空想的張岳軍先生,亦轉過來替我樂觀。還間接聽到張君勱、李幼椿(璜)二位轉述何部長應欽、陳部長立夫在不同地點對不同的朋友談話,或以軍隊脫離黨派為莫大之幸,或以軍隊直屬國家為素所主張。不論大家命意用心是否相同,我皆認為是進步。。
  今事雖未成,這一句話卻唱出了。事之不成,我早看到。不要說那委員會沒有成,就令委員會成立,亦不免吵鬧一場而散。就令不吵不散(廿九年成立之特種委員會即未吵過,其事見后),軍隊統一亦不易辦成,但我以為盡管不成,而原則已昭示天下,。,。,總有一天要交出給國家。所以這原則的承認,實在是統一運動向前邁了一大步。
  既有進一步,就不白努力;當然我要再努力下去。——這是第一點。
  又一點是:看清楚事之所以無成,都為第三者太無力量。在四十日的經過中,,;,。,。,,我們沒有力量于其間。這是事情不能成功之由來。,,。,?,,。,。,,,。,卻亦有一種和平正義的力量。大局便可不難好轉。今后再度努力的方針方法就是如此。——這是第二點。
  就以上面兩點,為此一段經過的敘述作結束。

2014-07-03 14:2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