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我生有涯愿無盡 第三輯 我的自傳 第63節 追記和毛主席的談話(3)
我生有涯愿無盡 第三輯 我的自傳 第63節 追記和毛主席的談話(3)
梁漱溟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三輯 我的主要經歷
  第63節 追記和毛主席的談話(3)
  1948年在重慶從事《中國文化要義》的撰寫。
  二、1950年后在北京中南海頤年堂的幾次談話1950年3月12日的談話紀要
  我是1950年1月半從四川到京的,其時毛主席周總理方在莫斯科同斯大林談判未歸。3月10日我在統戰部安排下隨同黨內領導諸公到前門東車站迎接他們兩位返京。次日晚間舉行歡宴,我亦被邀參加。席間主席語我:明天晚上我們談談。12日晚7時后在頤年堂見面,有林伯渠先生(中央人民政府秘書長)在座。談話至深夜12點后用飯,飯后又略談片時,茲追記留于我記憶中者于下:
  主席問我:這次來,你可以參加政府吧?我稍遲疑,回答說:把我留在政府外邊不好嗎?蓋此時我尚信不及中國能以就此統一穩定下來,以為我如其參加政府,就落在共產黨一方面,莫若中立不倚,保持我對各方面說話歷來的立場資格。——這一心理是有其根源的。中國自推翻帝制多少年來,紛爭擾攘,外無以應付國際環境,內無以進行一切建設,天天在走下坡路,苦莫苦于此。我一向切盼大局統一穩定,而眼見一時的統一不難,就難在統一而且能長期穩定下來。1949年11月尾,劉伯承第二野戰軍和林彪第四野戰軍相繼入川,我親見兩軍軍士裝備和待遇,四野優于二野情形,兩軍接收重慶物資彼此爭奪情形,而且全國劃分六大軍區,頗有割據之勢。還有國民黨會不會卷土重來?這些都是問題。——這些話存在心里,卻未便說。
  我向主席說:取天下容易,治天下卻不容易——治天下要難得多。今天我們當然要建設一新中國(現代中國)而必先認識老中國才行。“認識老中國,建設新中國”是我一向的口號。我雖不參加政府,但我建議在政府領導下,設置一個中國文化研究所,或稱世界文化比較研究所,我愿備顧問,參與研究工作。主席說好,卻未多往下說。
  主席隨即勸我出京到外地參觀訪問。他說:過去你不是在河南山東各地搞鄉村工作嗎?現在這些地方全都解放了,去看看有什么變化。還有東北各省解放在前,算老解放區,亦要去看看!我原有意要了解中共在地方上的政策措施,立即商定各處參觀計劃,其后并于4月初間成行。
  我對主席陳明我在川中辦學情況。主席指示勉仁文學院可交西南大區文教部接收,所有教職員工及學生各予適當安排。其中隨我工作多年的人亦可以令其來京仍隨我工作。當下主席對林老林伯渠囑咐:梁先生的這些人員到京之時,請林老決定安置。至如勉仁中學可以續辦一時期,以后再交出,全由國家統一辦理。其后勉仁文學院教職員工和學生多并入西南師范學院,其中副院長陳亞三則來京,以我的秘書名義安置在政協。勉仁中學最后亦交出,改為重慶第二十二中學。
  如上解決了我的一些問題,此外還有許多漫談,不覺到深夜12時。左右向主席請示開飯。我立即申明自己素食多年,請給我一二樣素菜。主席忽大聲說:不!全都要素菜!今天是統一戰線!
  開飯時,林老招江青入座,于是四人同席。飯后談話無可記者。我告辭,不敢勞主席相送,主席竟堅持送我到門外登車。然而看他詞色間似不愉快者。
  我回憶往年訪問延安,特別是1938年春那兩次通宵辯論后,我臨別出門猶覺舒服通暢之情懷,何以此次竟不可得。如其說那次交談是成功,這次便是失敗。
  尋思一時頓有會悟。原來十多年前延安深夜人靜辯論不休,彼此開懷曾不起意。辯論極易引起爭勝意氣,而此種意氣竟然不起者,則感應之間主席實居主動,我是在他的感召之下而勝心不起的。主席和我,此時庶幾乎所謂“廓然大公,物來順應”者。而這次相見卻不然。主席有意拉我入政府,我意存規避,彼此各懷有得失計較。這些都是私心雜念。一般人將謂彼此各為國家大局設想,怎說“私心雜念”?此則一般人不學之故。——此指孔門古人之學,大乘佛家之學。
  1950年9月23日的談話紀要
  在上次談話后,我即按照主席所囑計劃,和統戰部長李維漢、徐冰兩位洽商去各地參觀訪問事宜。我提出須帶秘書隨員三四人同行,并商訂秘書各人名資歷待遇問題。然后由中央統戰部分電預定訪問的各省當局知照,請他們招待參觀。4月9日我暨秘書李贗等人出發,其周歷各地情況另有記述。末后于9月16日從東北回京,23日晚9時應毛主席召,在頤年堂談話約一小時有余,茲記其大要如次。
  我首先談我在旅順大連曾聞見美蘇飛機在附近上空相遇沖突之事,我離東北前夕,沈陽已施行夜晚燈火管制,似乎戰事即將爆發,可惜東北工礦初恢復又將被毀。主席表示尚不至有戰爭。因為我們不想打仗;根據美方在其國內外布置的軍隊的情況來看,亦不像要打仗的樣子.我報告東北見聞中,提到工業方面馬恒昌小組及召開學習馬恒昌小組的會議各情況,工人們已覺悟到新國家之為工人當家作主的國家,實大為可喜現象。后來繼之有王崇倫等先進事跡,均見出工人們的階級覺悟。此種覺悟為我們立國之本,宜發展普及之,主席欣然色喜。
  末后,我將隨身帶來的中國文化研究所或稱世界文化比較研究所的草案請主席閱看。此事原在上次談過的,但主席看時皺眉不悅地說:研究是可以研究的,此時不必忙吧!我答言,不是我急于舉辦,而是日前(16日)在懷仁堂遇見周總理,總理囑我起草此件,交給他以便提出于政務院會議討論通過的。主席說:既然你們都商量好,那就去辦吧!且接連說兩次。我說不然,應當以主席意思為準,此事即行從緩再說。——此后我即將此事壓下不提,見到周公,他亦不問了。
  今天想來,此事幸而中止。強調階級斗爭是毛主席倡導的時下潮流,而認識老中國將是唱反調,必不容許的;到那時研究所被砸,不如此時不舉辦。
  在這里附帶一說的是此后不久——10月25日——卒有中國出兵抗美援朝之舉。中國援朝與美國打個平手,結束于停戰協定,奠定聲威于國際,列強遂不能不刮目相待。
  此時正是建國初期,土地改革即農村里分田運動,全國有不少地區尚在進行中,主席勸我去參觀學習。我以多日奔馳于關內關外,推辭不想再出去。并表示愿以半年來參觀所得和自己的意見感想寫記下來。主席點首說好。

2014-07-03 14:4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