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古風悠悠—傳統政治與精神文明
字體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1、 現代人練功的易與難
  現代人練功,可以說比過去任何一個時代人都容易。這是因為現代社會交通發達,信息靈便,傳播面廣;各種武術氣功刊物,各個功法輔導站臺,加上廣播電視和功法錄像帶等到,幾乎可以足不出戶便能學會一門或幾門功法、甚至幾十門功門拳法、功法。
即使走出家門學功,也有汽車、火車、飛機等交通工具代步,十分便利。
然而現代人學功卻又十分難,難在何處?并不全難在物質條件上,而是難在生活節奏快,個人心情難靜止。在物欲橫流、人心浮躁的大環境中,在爭名奪利的心態中里,在卡拉OK的狂歌曼舞的刺激下,在“修長城“的麻將誘惑聲中,在企業不景氣、個人收受影響的長噓短嘆下。你能排除內外干擾,用頑強的毅力和百倍的信心練下支,并練出成果來嗎?實踐證明,這一道道來自內外的難關,使多少修練者敗下陳去,重返舊習,自甘平庸。
因此,現代人練功要想出成果,就必須要有三國時代關云長哪種“過五關,斬六將“的精神才行。
 所謂“過五關“,就是:第一,過思想關。只有在思想上充分認識到,習意拳氣功對治病健身、益智、防身自衛(我們的社會并不很太平)的重要性,才能不斷增強學練意拳氣功的自覺性。
第二,過方法關。
練意拳氣功有練意拳氣功的方法和要求,只有嚴格地按照意拳氣功的方法和要求去做,腳踏實地,一絲不茍,才能有收效。
第三,過時間關。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治病健身也好,防身自衛也好罷,并非十關半月便可達到;那種三天打魚二天曬網。練練停停者,是不會有收效的。只有數年、甚至幾十年如一日者,才會品嘗到練功的矩甜頭。
第四,過吃苦關。練功開始時,往往會感到很不習慣腰酸疼,站樁一分鐘,如同站了一個小時般漫長。……在這種情況下,練功者要有能吃苦的精神,頑強地堅持練下去,決下半途而廢。
第五,過困難關。練功過程中,時時會遇到各種困難,既有主觀上的干擾,也有客觀上的難關;練功者只有迎難而進,勇往直前,才能克服種種困難,到達勝利的彼岸。
所謂“斬六將”是:第一,斬“雜”字。練功貴在專一,然而有不少練功者貪多,雜七雜八地亂學了不少功法,結果非但沒有獲益,反而出了偏差,或收效甚微。
第二,斬:“疑”字。練功中出現“病灶”反應時,不要去心存疑慮,而應堅定不移地練下去。
第三,斬“急”字。當練功沒有出現功感,或練功不上功時(其實,這是練功正處在量變階段),不要焦急不安,而是循序漸進;到時,自然會水到渠成。
第四,斬“怕”字。只要你按照意拳氣功的方法和要求去練習,就用不著去怕這怕那,也肯定不會出現偏差。
第五,斬“滿”字。習練意拳氣功有了成效,不要固步自封,更不能驕傲自滿;而應謙虛謹慎,取長補短,力求不斷升華。
第六,斬“邪”字。不斷用科學的道理在解析氣功現象,決不搞封建迷信。
只要我們在習練意拳氣功的過程中,闖過“五關”,斬掉“六將”,就一定能在修練意拳氣功中獲得理想的效果。
2、 學意拳氣功還要不怕磨難
  前面談到了現代人練功的難與易,以及學練意拳氣功“過五關,斬六將”的問題。  
 在這里,筆者還要談一談學練意拳氣功會遇到磨難的問題。所謂磨難,無非是困難重創,厄運的襲擊,重病纏體等。
 有很多練功者在練功的過程中,由于經受不起大大小小的磨難,動搖了練功的信心,結果中途而停,前功盡棄。其實,按照佛家、道家的理論,在修道的過程中遇到磨難是不可避免的,所謂“艱難困苦,玉汝于成”。正如《西游記》中的唐僧師徒去西天取經一樣,就曾遇到“九九八十一難”,但由于他們有堅韌不撥,勇往直前的精神,最后終于取得了真經。常言道:好事多磨。修道練功也同樣如此。佛家有句話道:“無磨不成佛”。我們說,人們練功的目的,無非是通過性命雙修的方法和要求,去自我凈化身心,有效地調整生理機制,盡可能的順應自然法則,并做到天人合一,使我們的生命運動趨向于最佳優化狀態。
但要達到這個狀態,卻并非一件易事,由于人們長年沉溺于事俗的身心和被社會扭曲了的人格,就必然會出現許多難以自主的現象,諸如雜念紛呈,難以入靜;在練功入靜時,或被美女俊男引誘,或有惡鬼餓虎襲擊,使你驚心動魄;在練功的過程中家庭糾紛不斷,父母罵,老婆(或丈夫)吵,孩子叫,使你心煩意亂,甚難堅持;加上單位領導不理解,同事親朋挺奇怪,使你感到自己處于一個沒有善意的環境之中;練功后,不但舊病復發,而且還加劇了;真是禍不單行,新病(以前未發現的潛在疾病通過練功激發出來了,這應該說是好事)又接踵而至(自然界“春冬相爭“之時,天氣往往時好時壞,反復很大。所以,很多練功的慢性病患者也存在這個現象,病情時好時壞,反復不定;這是體內正氣與邪氣相斗的必然反應。隨著功感的不斷深入滲透,體內渾圓正氣越聚越多,并以燎原之勢而徹底壓倒逐步減少的邪氣,人就基本得以康復,生命之春又重現人體。……..不妨說,阻礙堅持練功的最大的磨難就是-疾病。由魔來削弱、動搖或是打消練功者的信心,這是練功者最難克服的最大磨難,真是“悠 悠磨難,唯此為大”。
按照佛家觀點來說,人類的疾病主要來源于“業報”(也就是現代醫學所講的,來源于人類 自己的情欲、不良言行和惡習),加上有些人體質較弱,先天的體感功能較強,比較容易受到別人的生物的干擾,常常得些莫名其妙的怪病,到醫院又檢查不出什么毛病。懂得這個道理,心胸坦蕩些,情緒樂觀些,也就不易生病了。
由于修道練功能夠調動、培聚身心機制的能量,提前激發病癥出現,故而即使修練有素的大氣功師、大武術家也不能保證完全無病,佛祖釋迦牟尼在得道之后還患過背痛;不少哮喘病患者通過長期的站樁習練,治愈了此頑癥;然而站欄功的創立者王薌齋先生的哮喘病卻始終未治愈;有些氣功師能治好別人的近視眼,但自己戴著的眼鏡卻老也去不掉。出可見,氣功并非萬能。。。。。。。。練功者通過修練行善,所潛伏的大病大災提前轉化為小病小災,這正是“除障消業”和增進功力的好現象。現代醫學界有人提出“以病治病”的理論,就是用人為的制造小病,來使大病得以控制。
筆者以為,練功者從練功的哪一天起,就應該抱著“不以病為累”的心情,超然物外,刻苦練功;有病不想病,努力“自造健康相”,想念自身的免疫力和練后的能量,可以徹底戰勝病魔,嬴得自身心之健康。
3、性命雙修不可偏廢
在修練意拳氣功的過程中,有的習練者盡管修練的時間長,但收效不大,似乎老在原地踏步;有的習練者盡管修練的時間短,卻突飛猛進,功效喜人。這是什么原因呢?筆者認為,除了練功刻苦的因素外,還必須承認人體個體存在著較大的差異。實踐證明,一千個人紅功,自有其各不相同的氣功效應;但毫無效應的情況,則可以是從未有過。只不過是效應的快與慢、大與小、強與弱、多與少而已。也就是說,修練者個人慧根和悟性,以為家庭狀況、修練場地等主觀因素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
道家有“性靠自悟,命要師傳的”之說,這就是所謂的“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之意。
性為何要悟,因為有迷才須去悟,它與身俱來,被人心所迷,如同烏云遮月,不易被人發覺。而人心非生來就有,它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對社會知識的獲取而逐步形成的思維體系。
當今飛速發展的現代商品社會,使爭名奪利的手段層出不窮,此為人民被迷惑而不知返(返者,返樸歸真也);心上生心而不知止(心多所亂,則所不歸神)。而人苦心濃于道,自然心淡于事;守其而不散亂,存其神而不昏沉。不散亂,不昏沉,才能悟透本源,明心見性。如果從心法上悟透了性字,那么,就可以超脫出滾滾紅塵的重重束縛,身心世界便洞然無礙了。修道練功時,就能很快進入靜的境界,才能于剎那間物我兩忘,內外脫然與虛空一體,真正達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之境。靜中出高功,這是從根本上去悟,也即從根本上去解決問題。
我們說,氣功的修練,重在性命雙修。性,指的是神經系統,所謂意念和精神;命,指的是人體。人體的健康程度取決于人體的渾圓之氣。因此,修命就是加強人體的渾圓之氣的逐步積累。性為主宰,命為基礎。性與命是矛盾的兩個方面,但二者之間又相互依存,有其統一點。老子曰:“求道之法,靜為其先”。靜之關鍵在于“松”,“松”而后才能“靜”。老子又曰:“萬法歸一,曰“靜”。意拳宗師王薌齋也曾言:“萬動不如一靜”。王安平老師在指導弟子們練功時,經常強調松與靜的重要性。可見修練者的松靜專一,乃養性修命的最基本要求。有人曾打比方說,人的身體如果是一盞油燈,那么,燈中之油就是命,燈中之光則為性;假如有無油,此燈不必發光,由此可知離開命不足以談性;而要是只保存燈中之油卻不去點亮它、讓它發揮光明的作用,仍將它放在黑暗之中,那么油燈的照明價值也就得不到體現。然而,很多練氣功者不明此理,他們尤其對偏重于性的特異功能特感興趣(有不少造詣深厚的氣功師在修練的過程中,反對使用異能,他們一致認為,異能的不斷使用,容易破壞人體能量的整體平衡,不利于修練境界的提高,筆者認為這種見解是可取的),聽說哪種方法能練出異能,就改換門庭,舍本求未,不要燈中之油而只求讓燈多發光;到頭來,只能是求而不得,或得而復失,損壽折命。
其實,日常事,皆為功(經常讓自己處于一種松靜自然、有意無意的氣功態中),平常心,就是法(不必去刻意追求奇法,更不能受有為法的束縛)。修練者如能真這樣照著去做,則不修而自修,不練而自練矣。
4、 意拳氣功的練髓化氣
在意拳氣功的“麻、熱、脹”三種功感中,以“熱”感功效為最佳。大家都知道,人類致命的癌細胞就怕熱(兇殘的癌細胞有個弱點,它比正常細胞更怕熱,在41-43度的高溫下容易死亡,于是治癌專家便用“高熱療法”來熱死癌細胞。這種療法已使相當數量的乳癌、膀胱癌、前列腺癌、眼癌、腦癌病人受益),風、寒、濕等病癥也怕熱。當練功者內視體內“熱”時,最高熱度可達攝氏39度、45度以上,盡管別人感覺異常之熱,但練者本人卻感到很正常。
  看過煉鋼的人都知道,煉鐵煉鋼,須在高溫下將鐵溶化成紅紅的鐵水才行。那么,人經過修練要想脫胎換骨,也必須有個高溫下的轉化過程,尤其是內視到第三層的“骨骼骨髓”層時(正如意拳氣功的創編者王安平在詩中所形容的那樣:“……..上下左右,內外皆通,骨骼骨髓,似火熔熔。……..),可意念體內的骨骼骨髓尤如燒紅的鐵棍一樣發熱發燙,使人體的骨骼骨髓產生質的變化。
  骨髓,是人體的造血機構,其造血功能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而變化。人體的造血功能主要依賴于紅骨髓,紅骨髓越多,造血功能就越強。而人在胎兒及幼兒時,其骨髓是紅色的,稱之為紅骨髓,故造血功能萬尤為旺盛。
  隨著年齡的增長,人體骨骼中的紅骨髓逐漸被脂肪組織代替,長成無造血功能的黃骨髓;到老年的以后,紅骨髓日益減少,造血功能便日趨衰竭。
  此外,骨髓之造血功能還受腎臟產生的紅激素及腎上腺皮質的影響。
  修練氣功,一般都可以促進腎臟多分泌紅激素和腎上腺皮質激素,使之維持或增長紅骨髓,從而便造血功能旺盛。
  意拳氣功則是在氣達三層后(指皮下肌肉,五臟六腑、肌骼骨髓都有了麻、熱、脹功感),就是將從一般氣功的練精化氣,轉至為練髓化氣,讓黃骨髓在“熱”感的不斷刺激下,最大限度地氣化為紅骨髓。這個“熱”,就是要在高溫下燒掉體內的雜質,以便凈化身體雖然練者的身體結構會有些變化(如瘦增重,胖減肥,矮增高等),但主要的變化是體內的分子細胞被高能量的物質代替了,也即我們俗稱的“脫胎換骨”了;從細胞分子到血液分子、以及到骨骼分子,都有會發生高能量的變化,從而為人體生命再生工程打下堅實牢固的基礎。
5、 如何理解既有意又無意?
  習練意拳氣功很強調“意”在練功當中的重要作用。當然,這種“意”是以“松靜”為前提的,失去“松”就難達“靜”,沒有“松靜”,“意”也難行。
  所以,松靜自如,萬念歸一,意氣相隨,養練結合,才能功效顯著。練功中,當感覺到氣產生了(指體內有了麻、熱、脹功感),此時一方面要輕輕的用意隨著它(如同放牛娃放牛一般),任其自然,勿忘勿,知而不守,意氣相隨。作到意在氣身中,身在氣中;這樣練下去,內氣就會有規律地在全身上下運行。
但是,練功如果達到一定的層次時,則意念應越淡越好,所謂清淡無為,若有若無;在有為中寓無為,在地為中寓有為。如修練的層次更高了,就連“意念”也不要了,也即所謂要進入功能態,超常功能必須在入定中、進入“無念無言狀態”(以達到全部開發人的右腦功能)。
在無意念的修練中,一個修練者入定的時間長短,是衡量其功力、功能的一個尺度。有的人一入定,就是幾小時,十幾小時;幾天,幾十天,甚至于幾年。“全真七子”之一的王玉陽面對大海站樁幾年,而入于大妙,道成大器,人稱“鐵腳先生”。入定的持續時間長,功力就強,功能就多;此即所謂的“定能生慧”。
人的入定,就是要讓一種節律持續下去,以達到“抱無守一”“萬法歸一”,“一即一切”的氣功顏色應。而人的雜念,裨上是一種多節律的混亂“雜波”(雜念多,干擾大),這種雜波是一種能量散亂的無謂消耗;可想而知,雜亂無序結果,只能是神昏意亂,體弱多病,所謂功力與功能,也就根本無從談起。
氣功的修練者從剛開始的混亂的雜念至意念專一(此時的意念,應若有若無,意氣相隨),以后又至意念全無,有個較長的修練過程,這個過程是在層次的不斷提高下而進入的一種嶄新境界。
在意拳氣功的修練過程中,氣功態效應是隨著練功者不斷深入的程度而自然產生的,并不是僅憑主觀愿望就能達到(如果真能如此,那么人人意念一動,個個都要成神仙大佛),功力與功能往往在不知不覺中逐步增長,切莫急于求成,盲目地去追求高級的氣功態效應。
6、 練功貴精不貴多
  練功貴在專一精進。不管練那種功法,其目的都是幫助人們達到身心健康,并調動人的潛能。
  因此,每門功法都好比是渡河的工具。當然,工具很多,差別也很大,有竹排、木排、皮伐子、還有船等。但,不管工具有多少種,它的功能只有一個,那就是幫助修練者從此岸渡到彼岸;一旦到達彼岸,就說明修練者已進入了較高層次的氣功境界;那么,各種外在形式的修練法門也就自然不需要了,所謂行站坐臥皆修行。
  從這個意義上說,無論選擇哪種功法入門都無關緊要,不必過于挑剔,所謂“攀山千條道,同仰一月高”,就是這個道理。那么,同時習練幾種功法行不行呢?俗話說“百川歸大海”,但是,如果你劃船每一條水路都下上一段又返回頭再換一條水路,可想而知,就是走上十年、百年也到不了大海。
況且,功法不同,要求也不一樣,硬要將方法相反的功法強行合在一塊練,反而容易出偏差。
請再想一想,渡河工具是幫助人渡河的,有一種就足夠了,如果你學了十來種功法,那不等于你要將十多種渡河工具連在一起渡河嗎?這樣一來,你將手忙腳亂,顧了東顧不西,搞不好還不免要掉進河里。
有一點須要說明,現在有不少流行功法,動作太多,意念太繁,這樣容易把人的神經意識搞亂。《周易》一書云:“大道至簡至易”。也就是說,簡單易學而又富有成效的功法,才符合大道之理。而氣功百花園中的意拳氣功,正是這樣一種古樸簡單、功效顯著的傳統功法。
7、 再說“拍打”之必要
  由于意拳氣功宗師王薌齋先生曾在《拳道中樞》一文中說過:“切莫學拍打,天然本能失,皮肉徒受苦,更無拳意義”(當然,薌老先生在這里主要是反對打沙袋的練習)。于是,有些人便將“拍打”的范圍擴大到連對自身的拍打也列入被“反對”的范疇了。
對這種教條主義的理解方式,人們只能回上句:實踐是檢真理的叭一標準。
我們說,站樁后的全身性自我拍打,不但能震蕩氣血,消除站樁中的氣淤滯,開通阻塞,使鼓蕩之氣逐步斂入骨髓;而且可使肌肉細胞各血管更具活力,并增強了血液循環,滋潤了皮膚的健康。
實踐證明,長期堅持習練全身性的拍打,不是一種治療藥石針劑不靈的多種慢性病的佳法(諸如慢性關節炎、胃炎、腸炎、神經衰弱、心臟早搏等)。有不少體弱多病的意拳氣功愛好者,經過長期的站樁與拍打習練,原本枯槁之軀,已肌肉豐厚,內力充沛,精神煥發,懷過去相比,判若二人。
故此,筆者在此再一次重申:站樁是重要的,拍打是必要的。
8、 意念抗擊之習練法
  過去,我們習練了拍打抗擊法。現在,下面要談的是意念抗擊法。
這種方法是在站樁與坐樁中(坐樁并非定要盤坐,有不少人盤坐一生,依然道行平平。所以,僅僅追求外表形式,無異于猴子水中撈月,執形而求,咫尺天涯。坐樁,可兩腳踏地坐于椅上,或雙手相疊放在小腹處,或雙手各撫在兩膝處;頭脊正直,雙眼微閉,自然安適,由松入靜,靜則氣至),于松靜狀態下的一種意念練習。這種方法,或站或坐,外表不動,而是練功者在意念刺激下的體內在“動”在發生變化。當人體接受意念刺激時,大腦皮層處在興奮狀態中,周身氣血充盈膨脹,形成人體渾厚的“內功”場,就能出現常人難及的異常功能,所謂“意之所至,堅硬若鐵”也。
練功者通過意念的強化訓練,形成本能的條件反射,借以調整肌肉的組織結構,提高肌肉的反彈性,就可以有放地增強抗擊素質。長期堅持習練,不但能承受訓練有素的拳師的重拳猛擊,而且還能在遭受突然襲擊的情況下,作擊本能的抗擊反應。
下面具體變談談如何習練(這里主要談站式法,坐樁的意念相同):
 一、習練者在站渾圓樁時,當氣已達三層(即皮肉、內臟、骨骼層都有了麻、熱、         脹的功感時),可先靜心凝神,爾后意念宇宙之氣從全身毛孔進入體內,自己的身體正在打氣的大輪胎一樣,內氣逐漸充盈,周身不斷膨脹,隨著身體的不斷催動膨脹,體內骨骼叭叭作響,似要爆炸。此時此刻的我,已漸漸撤離張成了頂天立地的巨人,氣勢逼人,無堅不摧。  
     然后意念(假借)半空中一根在鐵棍隨著一聲巨響,朝習練者的頭頂猛劈下來,習練者大無畏地發聲頂抗,用頭頂將大鐵棍彈崩出去。……..如此這般,可反復練習。
注意,習練者用頭頂抗擊彈崩“鐵棍”時,純屬意念假借,絕不可去真正繃緊頭肌,不要有絲毫緊張之處,全身肌肉放松,內氣順其自然。經常習練此法,不但能增強頭部的抗擊功力,時間長了,還會培養出浩然無畏的英雄氣勢。
二、意念同前,習練者假借自己站在大海中的碩大礁石上,大海波濤洶涌,遠連天邊。
習練者仍想像自己是頂天立地的巨人,爾后意念一根巨木從海上呼嘯而來,猛然撞擊習練者的胸腹鄣,習練者勇敢無畏,用胸腹將巨木崩彈回去。……如此這般,反復練習(每次五分鐘左右)。
爾后意念一根巨木從海上呼嘯而來,猛然撞擊習練者的腰背部,習練者用腰部將巨木崩彈回去。………….
爾后意念巨木撞擊習練者的左肋部。………..
爾后意念巨木撞擊習練者的右肋部。………..
注意,習練此法,旨在增強身體前后左右的抗擊力和壓倒敵手的氣勢。如長期堅持此法的訓練,當習練者假借胸腹部、腰背部、左右肋部承受巨木撞瞬間,各個部位均發出熱感,繼而會突然自動繃緊各部位的肌肉(此乃人體本能的自我調節),產生顫抖式的彈性抗勁。
三、習練者形體放松,神定氣閑,信步而行,但精神集中,警惕隨時隨處的突然襲擊。
可意念身前突然有人提棍朝我身上猛劈,我閃電般舉臂迎上,將鐵棍彈崩出去。……..如此這般,可一前一后練習。
可意念右邊突然一刀劈來,左邊突然一棍朝腿部掃來,我舉臂將刀彈崩出動,又將從下面猛然掃來的木棍用腿崩斷。……….如此這般,一上一下地反復練習。
注意,以上皆純屬意念訓練,習練者只可全身肌肉放松,形松意緊(意念肌肉膨脹),千萬不可使肌肉緊張,也不可在外形上真做出動作來。
需要說明的是,以上所有的意念訓練法,都屬于假借的內容,假借多了,,消耗也多;因為有意念有異常功能就勢必會有消耗。故而我們主張養練結合,養(意念清淡平和)占七分,方為最佳。
9、“天人合一”說樁功
  意拳宗師王薌齋先生曾言:“欲知拳真髓,首由站樁起”。為什么要從“站樁起”呢?因為“當代多失傳,荒唐無邊際,切志倡拳學,欲復故原始”。
那么,此論可有根據?王薌齋先生于是引證了我國古老的醫學經典名著《黃帝內經》中的一段話:“提挈天地,把握陰陽”,“獨立守神,肌肉若一”。筆者以為,這里的“天”與“地”,“陰”與“陽”,正是古代養生家們注重“天一合一”的最好證明。
漢字的“天”,其中的二橫(即“二”),代表著“天”與“地”,而“人”呢則立于“天”和“地”之間,故要注重“陰”與“陽”的平衡。渾圓樁的姿勢,就極像一個“天”字。
近年來,我國和日本的有關學者先后提出了“地震敏感點”及“穴位”之說,這就意味著中外科研人員,將地球看成類似于人體經絡之學說已得到人們的認可。國家地震局的李樹菁先生在“地球的經絡穴位系統”一文中曾言:“………..宋代地學名家賴文俊在《披肝露膽經》中指出:‘夫地理之術起自上古已有的在地穴位概念用于人體經絡系統的命名上。因此,不少人體穴位名稱來自地理名詞,如海、河、溪、溝、地、井、泉、池、澤、淵、渚、山、丘、陵、谷等。
科學證明,星球也和人體一樣是有壽命的,也有它的生老病死;一般來說,星球的質量越大,壽命越短;質量越小,壽命越長。
回到“樁功”的話題上來,當一個“獨立守神”的練功者又手抱“球”,立于天與地之間時,他(她)便開始了上半身采吸宇宙的能量信息(此為“陽”),下半身排泄體內病廢之氣并采吸大地能量信息(此為“陰”)的雙向調節運行,以求通過這種人體自然的雙向調節運行,去達到“把握陰陽”、“肌肉若一”的效應。
“天人合一”觀,實際上即順應自然觀,與天地同步感應,這是我們是中國人或者說東方人的思維方式。俗話說,人之不同,各如其面。正因為黃皮膚不同于白皮膚,黑眼睛不同于藍眼睛,故而東方人不同于西方人。最大的不同在于人的思維方式上,也即東西方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哲學體系。就科學而言,西方人傳播推廣的是實證主義科學,而我們中國人宣傳推廣的則是講整體、講聯系、講“天人合一”的大小宇宙觀,即象征主義的科學。
盡管這種象征主義和科學,往往給人一處類似于玄虛之感,但你不能否認這也是科學。當西方的實證主義科學感到走投無路,而轉向對東方象征主義的科學進行研究、探索的今天,更加印證了我們東方象征主義的科學是一們貨真價實的科學!
有人曾認真地作過統計,從本世紀六十年代以來,在聞名世界的十四項重大科學發現中,就有十二項直接源于中國傳統文化的經典——《周易》之理論,這是東方文化對世界科學的極其偉大的貢獻。!
氣功、武術界有“無樁不功”之說,而有人經過考證,認為《周易.艮》,乃是講站樁氣功修練的。盡管也有人認為此說較牽強附會,但筆者卻很以為然。因為古老樁功已有四千多年的歷史(1975年12月,在青海省樂都挖掘出的一個彩色陶器古壺的畫面上,就有我們四千年前的祖先站立練功的姿勢),從出土文物來看,人類修練的歷史與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相同。作為經過漫長歷史階段的群經之首的《周易》,作為部無所不包的百科全書,它是不會忽視為類站立修練這個事實,并從理論高度去加以論述的可能。
樁功的“天人合一”觀,排除了狹隘地僅將樁功的修練,視作毫無聯系的個體運動;或僅僅從力學、心理學等方面去加以解釋。樁功的修練,如不與大自然融為一體,“與大地和宇宙呼應”(王薌齋語),借以吸收大地和宇宙的巨流能量(因為人體內的能量畢竟有限),就難以激發出人體的潛能,玩進入不了上乘的功境。
我們都知道“萬物生長靠太陽”這個道理,但不要忘記,“萬物生長也靠月亮”;一陰一陽為之道。如果從采氣、發氣這個角度去看問題,那么,我們居住的這個地球的萬物,就是靠太陽發陽氣,月亮發陰氣,宇宙發渾圓之氣而得以生存的。前幾年,曾有國外科學家提出要炸毀月球的荒謬動議,理由是,月球對地球的壞作用大于好作用。此乃不懂陰陽之道的愚昧之見!
在習練意拳氣功的全過程中,始終要做到松靜自然,對一切反應和現象既不害怕也不追求;有我無我,無我有我,順其自然。按這種修練法去行事,就能較快地達到陰陽平衡,并把人體生物場和宇宙中的各種場有機結合起來,相互感應,利用天地大宇宙去調節人體小宇宙,從而達到“天人合一”的最佳境界。
盡管人體這個小宇宙,與浩瀚無際的大宇宙相比,顯得微不足道,但人體本身又是一個包羅萬象的大千世界,所謂“麻雀雖小,肝膽俱全。”因此,可以說人體是宇宙的一個微觀縮影,它蘊含著宇宙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一切信息。
現代科學已經證明:任何物質均有二種存在形式,一是物質本身,二是物質所激發的場。每個人都俱有自己的生物場,其場強弱因人而異。通過氣功修練,使人體生物場強大,才能更好地與宇宙中各種場進行交流,全息相通;在不知不覺中與天地大宇宙進行循環傳遞,迅速進入“天人合一”的最佳氣功態,并開發出人體潛在功能。總之,句話,人體科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可稱之為天人科學。
10、 如何正確對待前輩武林宗師?
 每當筆者以后輩學子的身份,拜讀意拳宗師五薌齋于本世紀四十年代答北平《實報》記者問時,常有讀北宋一代女詞人李清照的《詞論》之感慨。
我所敬佩的這位“生當為人杰,死亦為鬼雄”的易安居士,女中豪杰,在《詞論》中,面對北宋詞壇大家,并沒有跑下去高山仰止,而是毫不客氣地逐一給予了中肯的分析和客觀的評判,鋒芒所及,眾名家幾乎無一幸免。…….然而,我們今天在贊嘆李清照佳妙之詞的同時,不也對曾被她點評得一無是處的蘇軾、曼殊、秦觀、柳永、賀鑄等人的好詞同樣欣賞不已嗎!
當然,正像李清照的《詞論》一出,被時人指責“狂妄”一樣,王薌齋先生的答記者問一出,“武林狂人”的罪名也就正應成立了。
但我們今天如果不能門派自居,而是站百公正、客觀的立場去看問題,我們就不難發現,王薌齋的觀點,語雖偏激,但分析中肯,其中不乏真知灼見,發人深省。………
大家都知道,魯迅先生是可敬而又偉大的.在歷史上,曾被魯迅點名批評過、諷刺過的名人中,確有因雙方誤解而批錯的人,也有彼此因意氣用事而產生過激的現象。人無完人,金無足赤,即便是偉人也不分例外。因而,如何正確地對待前輩武林宗師的其人其書,也應持辯證科學的態度才行,既不去神化,也不貶低。
在1959年,王任重同志就“學習馬克思主義,超過馬達思主義者”這個問題去請教毛澤東時,毛說:“不如馬克思,不是馬克思主義者;等于馬克思,也不是馬克思主義者;只有超過馬克思,才是馬克思主義者”(在1958年上半年,由于思想不夠解放,總認為馬克思主義是高不可攀的;對馬克思主義的經典著作不敢“置一詞,贊一字”)。
毛澤東的話,含義深刻。也就是說,馬克思主義是科學,科學總是要隨著實踐的發展而發展的,發展就是超過。正如近代物理學的奠基人是大名鼎的牛頓一樣,而要是當代人還只是俱有牛頓那樣的物理知識,就稱不上是物理學家了。
每代武林宗師花畢生心血完成著作,都是我國傳統文化的寶貴遺產,都有必要很好地一代一代地繼承下去。但,這種繼承,并非是一字不改的照搬,而應該像藝術大量徐悲鴻先生說的那樣:“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絕者繼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筆者以為,為學之道,此乃正途。
歷史上,有了宗師,形成了門派,這是正常現象。但門派也并非始終如一,千古不變的。同是孔老夫子的弟子,就曾形成了八派;同是墨氏的門徒,也曾分成三家。正所謂八儒三墨,各顯其能。
縱觀歷史上的佛、道、儒、武、醫等,皆莫不如此。
今天,由王薌齋先生所創立的意拳(大成拳)修練法,已被許多功法和拳種所吸取(筆者從知情的香港友人處獲悉,截拳道的創立者李小龍先生,就曾隨王薌齋的再傳弟子梁子鵬學練過意拳,但李小龍在創立截拳道時,卻把站樁功給刪掉了)。因為實踐證明,這是一門正確而以科學,簡易面不繁雜的修練法。只要按法修練,無論求武功還是練氣功,都會出成效,出人才。
11、 學會用身體去聽
 誰能想到,一個雙目失明的新西蘭拳擊手喬治.穆里根,曾先后戰勝了24個對手,榮獲新西蘭“新布里茅斯市冠軍”稱號。這們綽號“雷達”的拳擊手認為,自己所以能夠登上冠軍的寶座,是等于助于超感覺力。
另據印尼某通訊社報道:一家名為白鴿的功夫會所,專門協助失明人士鍛煉和利用人的內在能力,使他們毋須眼睛,也能感應到身旁的各種事物。
這家功夫會所的教頭普活圖在記者會上說,當“內功”修成后,失明人士便可以發出一種肉眼看不見的“顫動能量”,使他們可以像普通人一樣閱讀,甚至辨別顏色。在這交記者會上,三位失明的“內功高手”當場表演溜旱冰,踩自行車,在移動中的障礙物之間左穿右插,完全沒有發生過碰撞。一位失明足球守門員,在試驗中,五十次射門,他竟可以救出四十六個球。
我們們中國,也有不少武功造詣高深的拳家,可以用厚布蒙信雙眼,與人(或一人、或多人)切磋,并戰而勝之的例子。
由此可崢,在技擊格斗中,除了發揮眼睛的重要作用外,還應注意挖掘人的另一種“超感覺力”的潛能。
據說,有一所夏天,大雨傾盆,八卦掌宗師董海川正閉目靜坐于屋內墻下,忽然此墻傾倒,在旁弟子見墻倒驚望董師,卻見他早已坐在別處的椅子上,身無半點灰塵。
形意拳大師李洛能有一次招待一位武友,正當李轉身沏茶之際,此人乘其不備,從身后欲將李舉起,不料剛一伸手,他自己的身體卻莫名其妙地騰空而起,頭顱觸入紙糊頂棚之內,塵落滿面,狼狽不堪。
此人驚疑不解,李卻實告說:“此并非邪術,拳功練至上乘,自然有不見不聞之覺,故神妙莫測。”
意拳宗師王薌齋生前曾說:“誰想打我最好不要告訴我,在我身后突然襲擊,持我如何反應。”一天,習練多年太極以來學樁功的要伯規,趁薌齋先生彎腰掃地之機,突然從身后將薌齋先生摟腰抱住,說時遲,那時快,就在他的手剛觸到薌齋先生的腰部之際,只見薌齋先生本能地全身攔動早已被彈抖而出去,仰面朝天地躺在床上。這大概就是薌齋先生所說的:“不假思索,不期然面然莫知其為而為,潛能觸覺之活力,一觸即發”的具體表現。
據圈內人士稱:薌齋先生可便“相向而立者產生微風拂面之感,細雨淋身之覺”,這正是內功高深的標志。
筆者認為,“有感即應”“一觸即發”的層次是高妙的,感者,物未近而有感應之謂也;觸者,物已近身而發動之謂也,二者之間,相互照應,合而為一。
“有感即應”,“一觸而發”這正是需要去仔細體會的。所謂體會,并非是用腦袋去想,而是在松靜之中,用自己的身體去直接領會,仿佛全身都像一個巨大的耳膜在振動一樣,仿佛全身就是一個大大的彈簧一樣;如此這般,去接受四周的信息,去感受四周的呼應,去彈抖來自四周的襲擊。一言以蔽之,用自己的身體去聽、去看,去發………..
在這樣一種特殊的感知氣功狀態下,你的身體的感觸功能將特別靈敏,你身體的反應功能也將特別強大。正如吾師王安平先生所言:“動手不思考。……….首先觀察自己內部,聽內臟變化。觸看到自己周身,才能看到外部,能聽到自身的變化,然后才能聽到外部的響動……….”。
筆者的一位師弟運用身體去聽的功能比較出色。每每與人較技,他都側岙站在對手的一米開外處,雙手抱球,兩眼似睜非睜,尤如打瞌睡一般(根本不看對手如何進擊),而一旦對手進擊,他卻突然如猛虎出山一般,有感即應,后發先到地戰勝對手。
有感即應,一觸即發,在技擊行動上就迅速得多,自由得多,在提前覺察對手進擊的意圖下,實際上已牢牢地將對手的舉動都控制住了,這種猶如貓戲老鼠的技擊狀態,可說是無往不勝的。
日本禪學大師鈴木認為:“當一個人受到最高程度的劍道訓練”之后,“他的心境就一面鏡子,對方心理的每一動靜都在其中反映出來,而他立刻就知道如何攻擊對方”。而且往往會“展現出一種幾乎可以稱之為超心理的功能。”為此,鈴木舉了一個很生動的例子來加以說明:
有一天,一個叫“柳生但馬守”的武士在他的花園里欣賞櫻花,當他正沉緬于忘我地默想之中時,忽然感到身后有一股殺氣。而錄他急轉身看時,除了身邊拿著劍跟隨著他的侍童之外其他什么也沒有。而這個侍童又非常老實,殺氣不可能從他那里發出,那會是從哪里來的呢?他悶悶不樂地回到房里,繼續思考著,并且將此事告訴了一個老仆人。很快,侍從們都知道了。那個拿劍的侍童聞聽后,忙到主人面前,承認他剛才在花園里生出一個怪念頭:“當我看到主人全心全意地欣賞櫻花時,我便起了這樣一個念頭,主人的劍術盡管再好,如果現在我從后面突然襲擊他,他恐怕還是不能防衛自己吧。可能就是我這個念頭,被主人察覺到了。”……..
我想,通過這個小故事,也許能給我們的武功修練者,帶來來無益處的啟示吧。
12、 如何對待幻覺?     
 一位在湖北襄樊市的學生名叫候哲,他來信向筆者敘述自己在習練意拳氣功過程中的奇特感受:
   1994年10月的一天中午,他在家中練臥樁,就在似睡非睡之際,眼前出現了一位慈眉善目的道姑,微笑地看著他。……….十幾秒后便消失了。
   1995年11月12日中午1點30分,他在工程工地處午休,錄時躺在床上練臥樁,約20分鐘后,全身突然猛地一緊,雙手跟著不住地顫動,如同有輕微的電流通過了全身,麻酥酥的,很舒服,緊接著在他眼前突然出現一對黑洞洞的眼睛,當時他是閉著眼睛練功的,所以對“看”到的這對老盯著自己的眼睛有點害怕。他盡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并努力想去看清“那人”的長像;然而,除了這對眼睛以餐,他只看到兩道濃眉。…….整個過程約持續了30秒鐘。
他在來信中說道:“說實話,這些現象要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很難相信是真的,但這些現象我又解釋不了………”類似這樣的信,筆者不收到不少,諸如有的學生看到如來佛、觀音菩薩、老道等等。
筆者認為,氣功修煉到了一定階段,凡入靜程度較好的,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幻覺。一般而言,幻覺了出現必須具備兩個條件,即人體“內環境”的放松入靜和練功者“外環境”的寧靜安謐;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練功者平時耳濡目染而殘留在深意識層里的“記憶痕跡”,便氣化閃現了出來。再就是,由練功者的祖先所攝取的佛、道、儒等信息,通過一代又一代的遺傳基因沉淀在你的潛意識層之中,一旦受到氣化而顯現出來。
當然,還有一種情況,即功能態的顯現,如透視、遙視以及預測等等。
但不管出于那種情況,既不害怕與不能追求。而是采取“來者不拒,去者不留”的順其自然的態度。如此這般,也就不會出現什么問題了。請記住佛家《金鋼經》里后首偈子:“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13、 戒煙戒酒戒生氣
  抽煙對人體危害,以及對環境的污染,是人皆盡知的。然而,“戒煙難”又是時下許多煙民的口頭禪。
  其實說難也不難,你如果能長年堅持氣功修煉,就用不著去采取強制性的、人為的戒煙法,而是隨著煉功的不斷深入,會自然對煙產生厭惡感,即便有時支持吸上兩口,也是淡而無味。于是“不抽也罷”的念頭便油然而生。
  至于“杯中之物”的酒,尤其高濃度的白酒,常喝多喝,只能損害身體,于已無利(科學家從大量實驗中得出結論,一個每天喝二兩左右的白酒有利于健康、舒筋活血;多則有害,過多就可能誘發肝癌胃癌、再多可能導致酒精中毒死亡。)筆者的師爺王斌魁先生(乃意拳宗師王薌齋的高徒),正因為長年杯不離手,酒不離口,喝酒過多,以致酒精中毒,使得老年半身不遂,損身折壽(享年79歲)實在可惜。
  由此可見,“酒是穿腸毒藥”,“酒是燒身硝焰”,氣功修煉者最好是少飲或不飲酒為妙。
  生氣有礙健康。美國科學家愛爾馬說:“人生氣耗費大量精力,其程度不亞于參加一次3000米的賽跑。生氣時的生理反應十分劇烈。因此,動輒生氣的人很難健康,很多人其實是氣死的。”
   氣大傷身,尤其對一人練功有素的人來說,更是如此。意拳宗師王薌齋先生壽78歲,按“人生七十古來稀”之老話去衡量,已經算是高壽了。
但按“度百歲而去”的標準,又畢竟沒有達標啊!
究其原因,一是薌齋先生平生打斗太多(而每打斗一次,實不下于發一次強功),耗能甚大,于養生不利;二是薌齋先生“脾氣暴躁”(見薌齋先生之外孫王松、王梅的文章—–《憶外祖父》)。有此兩點,可想而知,也就難以“度百歲而去了”。
從生理醫學角度來說,人的生氣發怒,往往會便精神進入緊張狀態,體內的腎上腺髓質所分泌的各種激素會增多,因而導致皮膚血管收縮,臉色變成青白,血壓上升,脈搏加快,這就是生氣發怒易導致腦溢血突發的重要原因;并且生氣發怒,會損傷肝臟,使陰氣上逆。由于經常生氣怪怒,會刺激神經系統和內分泌系統,所以也就使人易于疲勞和衰氣,并由此而引發疾病,使壽命縮短。
形意拳大師劉蘭奇先生的再傳弟子王繼武,年過百歲有作,然而卻心肺、血壓正常,消化系統良好,思維敏捷,眼睛明亮,心境平和,情緒樂觀。
他以形意拳的內功修煉法結合佛家的先天功法,加上個人的心得、經驗,通過加強先天的真陽之氣,祛病延年,增強功力。最重要的,乃是他能經常保持樂觀處世,排除主觀不利于健康的因素養,防止七情六欲的干擾,使自己心情舒暢。而恬靜舒心的情態乃是一帖天然的滋補劑,它能使人體的氣機維持正常。
戒煙戒酒戒生氣,這是一個氣功修煉者所應該做到的三點。
14、 也談素食與辟谷
    1994年4月,筆者陪同王安平先生去佛山,受邀參加“廣東省武協梅花樁拳研究會”的成立大會。
在宴會上,由于安平先生不得已多吃了葷食(餐桌上素養菜甚少),結果當晚回到住所后(筆者和他同住一室),安平先生去洗手間嘔吐了好幾次,并對我說:“以后再也不能參加任何宴會了!…………..”。
回想安平先生1987年第一次來昌時,還挺講究飲食營養,對牛肉、雞、魚之類的食品甚感興趣。但以后,他的飲食慢慢的有了變化,朝素養食、清淡化方面靠拢。當然,他的這種飲食變化,并非是出于什么宗教信仰的原因,而是一個氣功修煉者的生理發生了變化,他的體內蛋白質的來源有了新的渠道(氮,是蛋白質的主要元素。一切動植物的生長都離不開氮,而大氣層中所含有的氮氣有百分之八十三之多),不需要再通過肉食的補充去獲得,這種新的蛋白質補充渠道,遠比從肉類中去獲取更精致更好。
《黃帝內經.素問》卷中,有“精食氣,形食味”之說。人們通過練功,使內氣充盈,人體的分子結構產生了變化,就會慢慢厭惡肉食,逐漸喜好素食,這是人體生理調節的自然反應。素食的好處自不待言,英國倫敦衛生學院和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曾對5000名素食者和6000名肉食者進行了長達12年之久的跟蹤調查,結果表明,素食者死于癌癥的危險性要比肉食者低40%,而且素食者比肉食者的壽命要更長久。
1996年4月間,震動全世界的英國“瘋牛病”的出現,等于向廣大肉食者昭示了這樣一個道理:“人類要格外注重于我們和生態環境。為了生存,肉不可不吃,亦不可亂吃(即凡是動物之肉,都吃之無忌)。否則,病毒感染,牛會瘋,羊會瘋,豬會瘋,人也會瘋(人們發現瘋牛病有多種形式,它以前被稱之為牛海綿狀腦病,在貓、鹿、鼠、水貂等動物中發現過,作為克-雅氏病在人類中也發現過,它看上去像是一種嚴重的病毒感染。有克-雅氏病史家族的患者,在40多歲時就死去了。故而三名英國科學家一致同意,人們吃了受感染的牛肉,得克-雅氏病是非常可能的)!
國外科學家們,還曾在非洲新幾內亞山區的調查研究中發現,那里的一些土著人飲食非常簡單,每天僅汔一些山竽和蔬菜,最多加一些豆類和花生,每人每天的蛋白質攝入量僅二十克,只有世界衛生組織規定的最低標準的三分之一。然而那里的男女老少都很健康強壯。當然,對于一個想在武功上有所造詣的人(尤其是青少年)來說,在初級階段,合理地補充肉食是必要的。但,即便是青少年補充肉食也不要太多。葷素也應搭配好。因為,據最新醫學研究表明,大量吃肉食會降低機體的免疫力。而且,肉食者需多喝水,因為肉食者體內毒素多于素食者,而水有助于將互素從腎臟內排出體外。
有人會問:習武者完全不吃肉可不可以?回答是肯定的。因為從氨基酸的成份看雞蛋的營養已超過了肉,如果在飲食中,經常補充雞蛋、牛奶、花生、豆類等蛋白質,人也就不會缺少蛋白質了;素食者的蛋白質可以從牛奶或羊奶、花生、豆類之中攝取。
那么,不食人間煙火的辟谷者,又從何處攝取人體所必需的蛋白質呢?筆者在上面已談到了古人所言的“精食氣,形食味”,也就是說,煉功有素者,通過采吸空氣中的氮氣(現代科學證明,大氣層主要是由氧、氮、氬三者組成的,約占空氣總量的99.9%,其中氮占80%),當空氣中的氮氣被修煉者采吸入于體內后,便被結合為氨基酸,繼而在人體內合成蛋白質,以維持人體之需。再者,不少氣功修煉者往往由開始階段的治病健身,食欲增強而逐漸轉變為自然辟谷。這是由于長年累月的修煉,體內氣機旺盛,無握充足,便產生了“氣足不思食”的效應。因而,從通常的“民以食為天”,過渡到了“民以氣為天”(現實中,有短期辟谷的現象,敢也有少數長期辟谷的現象),這是一個超出常理的質的變化。
意拳氣功雖不提倡辟谷,但對在修煉過程中產生辟谷現象,持順其自然的態度。記得91年5月,曾有一位六十多歲的學員,出現了自然辟谷的現象,無論吃什么,肚子里都很不舒服(連水果也不例外),不吃,又有違“人是鐵,飯是鋼”的古訓,況且家里人也不理解,惶恐之下,便來問我,怎么辦?筆者答曰:不想吃就不吃!一切順其自然。但,可以適當補充一些水分,如此而已。
于是,這位老學員便心安而去,并前后幾次辟谷現象,每次7至8天,辟谷期間,體重減輕,大小便政黨正常,臉色紅潤,精神很好。……………
需要注意的是,在自然辟谷期間,應少動多靜,注重養氣種采氣,停止性生活,以便有利于促進能量轉換。
寫到這里,筆者興猶未盡,想再談幾句素食與“殺生”的問題。
如果從嚴格意義上來討論“殺生”問題,那么,普通的一碗凈水中,也有數不清的微生物;即便是素養食,也同樣是在殺生。因為最新科學研究證明,植物的葉子被昆蟲咀嚼時,植物身上發生的化學反應與動物身上抑制疼痛各創傷的神經激素反應幾乎一樣的,所以,熱愛多生物學家一致認為:植物也是一種生靈。
那么,人類尤其是不“殺生”的宗教人士將靠吃什么為生呢?如果人類具有辟谷功能,那當然甚好;但,顯能這是絕大多數人難以做到的(至少不可能長期不食人間煙火)。
故筆者認為,正如西藏的密宗修煉者也從人俗吃肉一樣,不“殺生”的宗教人士照樣還是去吃素。“鷹擊長空,魚關翔淺底”還是那名老話,一切順其自然。當然,保護我們的生態環境,愛護與人類為伴的動物,應該是我們每一個修煉者的義不容辭的神圣的職責。
15、 煉功是為了更好地生活
  時下,你如想問問一些氣功愛好者的練功目的是什么?幾乎有平地的人會回答,是為了治病健身,延年益壽;另半人的回答則是為了出武功異能。
  筆者以為,治病健身,延年益壽,固然是對;想出武功異能,也沒有錯。但更正確的回答,應該是:為了更好地生活!
  譬如吧,當你通過煉功,治好了病健康了時;想出武功異能,卻并不滿足,還想去學會一門或幾門外語,或者說是其他什么技能;由于此時的你,記憶力好,思維敏捷,身輕手巧,果然學起來并不費力。
如果你愛好書法繪畫,由于懂得松靜之理,加上意在筆先,意到氣到,結果學起來,比一般人進展要快,領會要深,運用得法,收效喜人。
如果你是一個科研人員、作家、詩人等等,你會懂得養生的要義而不致于中年早逝,在身康體健之際,你奇思妙想,創意不斷,匠心獨具,在有建樹;靈感泉涌,一近而就,健筆如飛,洛陽紙貴。碩果累累,世人矚目。
如果你是一個莊稼戶,你可以移花接木,改育品種;運用意念,抗病消災,調動氣場,增產高產。
假如你是一個領導者,你會每以靜氣對大事,更知熱事冷處理;心境高,看得遠,對得失,不計較,賞罚分明,令行禁止;寬以待人,政績卓著;有口皆碑,功成身退。
要是你是一個名演員,名運動員等等,你會既經得起鮮花與掌聲的輝煌,也經得起門前的車馬稀的冷落,花開花落兩由之,潮起潮退心自明,當好得意不忘形,冷淡失落現時不自卑;“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你會對這二句詩,有著非常深切的體會。
即便是普通而又平凡的人,遇到了挫折,碰上了困難,失了戀,破了財,離了婚,遭了災;你也應想到:權當會有此劫,何妨淡估處之;釋盡千愁萬恨,不染百病上身,一切從頭起,功到自然成。
總之,煉功,使得我們對祖國傳統文化更加鐘情。
煉功,使得我們待人以誠,行善積德。
煉功,使得我們平淡無奇的生活增添了一份不可言傳的樂趣。
2014-07-06 14:2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