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美國精神自由思想—精彩影視選
字體    

“愛情的貧困”和“貧困的愛情”——影片《被愛情遺忘的角落》評析
“愛情的貧困”和“貧困的愛情”——影片《被愛情遺忘的角落》評析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電影《被愛情遺忘的角落》根據張弦同名小說改編,以荒妹對于愛情的認識為主線,用現實主義的手法展現了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一個貧窮落后的鄉村圍繞愛情引發的悲劇,認真剖析了悲劇產生的根源,表現了中國農村在20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所走的曲折道路,歌頌了社會主義新人的萌生。該片具有濃郁的民族特色,情節對比強烈,富有戲劇性,片中演員表演真實、自然,充分體現出角色所蘊涵的悲劇性、歷史性和現實意義。

在一個偏僻貧窮的山村里,精神生活極度貧乏的山村青年們只能把自己的歡愉寄托在一副破爛的撲克牌上。沈山旺的大女兒存妮長成了19 歲的美麗姑娘。她和同村的小豹子在勞動間歇時的一場嘻鬧, 引發了帶上原始本能色彩的愛情。即使是這種愛情,在這個封建意識極濃;極左路線猖獗的角落,也是決不允許的。悲劇不可避免地發生了。他倆雙雙被捉,存妮含冤自殺,小豹子則因“強奸致死人命”被捕入獄。在押送途中,小豹子不顧一切地撲在存妮墳上哀慟地呼喚。

存妮投河自盡時,將一件母親給她穿的毛線衣脫下掛在樹上,留給了妹妹。她的不幸給荒妹的心靈留下了無法擺脫的恥辱和恐懼,造成了她孤僻的性格。她同情存妮的死,但又感到姐姐他們的相愛是一種羞恥,因而對所有的男青年都產生了“戒心”,冷淡地躲避著男性,當她到了姐姐的年齡,童年時代的伙伴許榮樹從部隊復員回來了。榮樹是個有見識;有理想的青年。他決心改變家鄉的落后面貌,與舊習慣勢力斗爭。他的見識、熱情、朝氣給荒妹帶來新的轉變, 激起了荒妹心靈的波瀾并萌發了隱蔽的愛情。但她一想到姐姐連死了都洗刷不掉的丑事, 陰影又籠罩了她的心。這時本村青年英娣和二槐的愛情遭到她娘和大隊黨支部書記長斌的破壞,不得不同一個素不相識的男子結了婚,生活很不幸。這使荒妹的心情十分矛盾。
不久,荒妹的母親菱花為了要償還曾收下的存妮的彩禮,準備將荒妹嫁出去。當二舅母給她送來定親聘物——一件天藍色的毛線衣時,荒妹把毛衣扔向母親,憤憤地責備母親把女兒當東西出賣。這句話深深地震動了菱花。原來, 當年菱花曾大膽反抗“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的封建婚姻,公然與土改積極分子、長工沈山旺熱烈相愛,在新中國婚姻法的保護下,掙脫了封建買賣婚姻的枷鎖。菱花茫然地仰望天空,問道:“怎么日子又回頭了呢? ”

荒妹雖然敢于激烈地反對母親給她安排的買賣婚煙,但為了她的姐妹們,為了解救家庭的困危,在母親的哀求下,還是屈服了,甘愿作出犧牲。然而“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春風,終于吹到了這偏僻的角落。榮樹帶來了社會正在發生巨變的消息,使荒妹看到了農村富裕和文明的希望,給了她爭取愛情自由的勇氣。她和榮樹決心勇敢沖破束縛,去追求純真的愛情和美好的未來。愛情鮮花絢麗盛開的日子不會太遠了。[

“愛情的貧困”和“貧困的愛情”——影片《被愛情遺忘的角落》評析
被愛情遺忘的角落

  被愛情遺忘的角落

黑格爾曾經說過:愛情描寫的美學價值,在于它具有廣泛的包容和反映客觀世界的可能性。《被愛情遺忘的角落》正是具有這種美學價值的作品。
《被愛情遺忘的角落》編導的立意所在就是要通過菱花、存妮、荒妹母女三人的情愛經歷,提示人們對嚴峻的社會生活的深入思索。藝術家努力把時代的印記深深銘刻在主人公心靈上,把社會矛盾凝聚于人物的獨特命運中,由此給人以啟迪。
影片沒有人為地減輕歷史的重負,而是真實地把長期“左”的反復折騰,尤其是十年動亂,在經濟、生活、精神上給一個偏僻的山村帶來的嚴重災難,尖銳地展現在我們面前。經濟上的極端貧困,在這個“角落”里造成了深重的“精神的貧困”。這種“精神的貧困”必然帶來“愛情的貧困”和“貧困的愛情”。存妮和小豹子的“畸戀”,正形象地說明了這一點。影片中的小豹子并不是一個道德敗壞的人,而是一個十分樸實憨厚的農村青年。但是他四肢發達,頭腦卻十分簡單,甚至認為:“識字有什么用?只要認得‘男女’兩個字,上城不走錯廁所就行!”這段性格化的語言十分清楚地表明小豹子的文化知識是多么匾乏。而他精力的過剩和精神的貧困,正是造成他情愛過失的直接原因。“谷倉”一場戲,影片描述了小豹子始而沖動、魯莽,繼而震驚、羞愧的心理過程,表現了他和存妮做愛后,隨著人的原始沖動宣泄,傳統的、封建的潛意識再次抬頭的精神狀態。存妮打了小豹子,小豹子更加悔恨;存妮住手了,小豹子卻痛打自己。看到這些畫面,觀眾一方面感到這對少男少女的魯莽和唐突,另一方面卻又對他們產生深深的憐憫和同情。顯然,產生小豹子和存妮的愛情悲劇,有其主觀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客觀因素:他們生存的環境。影片描述的靠山莊這個“角落”,就是整個地處于精神文化和物質生活的嚴重貧困之中。這里的人們有著濃重的封建意識,一方面許多人把自由戀愛視為“丑事”,大逆不道;另一方面卻把許多年輕人,甚至親生兒女的青春,像商品一樣買賣,葬送了許多青年的幸福乃至生命。最可悲的是,他們絲毫未意識到自己的這種行為所帶來的災難性后果,還自認為是出于關心小輩命云,并把它看作是“天經地義”的道德準則,于是不斷促成了這些悲劇的發生。它表明,靠山莊這個從物質到文化極其貧困的的生活環境,正是產生這種愛情悲劇的本源。
藝術家運用強烈對比的手法,表現人物悲劇和提出社會迫問。我們看到影片貫穿始終的是人物前后判若兩人的性格對比,人物與人物之間的性格對比,以及看似重復的事件對比,例如:菱花在年輕時,是一個敢于反抗父母之命,自己選擇嫁到“角落”里的人物,但20年過后,她卻重蹈父母把兒女當東西出賣的覆轍;荒妹過去和小伙伴們曾經一起翻山越嶺去看火車,卻和他們保持三尺距離;英娣曾經欣喜地接過二槐送的絲線,本該有幸福的歸宿,結果卻離開戀人,去忍受無愛的婚姻。同樣是貧困人家的女兒,存妮與荒妹的命運為何大不一樣?同樣是“角落”里的男人,為何小豹子含冤下獄,榮樹卻能為“角落”帶來春來的信息?這些必然激起觀眾對生活、對歷史的反思。
影片遵循現實主義的美學原則,非常注意發掘深含意蘊的生活細節,這也跟影片的一個重要的藝術特色,其中突破的是那件紅毛衣的設計,它猶如一根隊絲線貫穿影片的始終。這件紅毛衣的除一次出現,是由沈山旺作為結婚禮物除給敢于擺脫封建家庭束縛爭取婚姻自主的菱花的,在它薔薇色的經緯中,編織著主人對幸福生活的無限憧憬。當紅毛衣穿在存妮身上時,盡管已斑駁變色,但在那個動亂的年代所造成的極端貧困的角落里,卻依然是一個姑娘不可多得的心愛之物。同時,“谷倉敘衷腸”那場戲,毛衣又成了一根引線,拉響了小豹子和存妮愛情悲劇的雷管。蒙昧、荒蕪的生活造成了他們情愛的悲劇。姐姐留下的這件紅毛衣雖然給荒妹帶來了一絲暖意,卻形成了對一顆純真、稚嫩的心的扭曲,使她該愛的不敢愛,該想的不敢想。荒妹恨這件紅毛衣,捶它打它;但又愛這件紅毛衣,因為它畢竟是死去的姐姐僅存的唯一紀念物。當到三中全會的春風吹綠了人們心上的荒原時,荒妹終于穿上了那件紅毛衣奔向她仰慕已久的心馳神往的愛情圣地,再現了紅毛衣所象征的愛情真諦。紅毛衣這一動人的細節聯系著母女任的不同命運,令人潸然淚下,真正發揮了細節描寫的藝術力量。
《被愛情遺忘的角落》導演對電影諸種表現手段的運用同樣樸實自然;頗見功力。以存妮自殺前后為例:存妮披頭散發沖進家門,導演將六個不同角度的荒妹的近景和特寫,交切于六個她的主觀鏡頭之中;變幻的光影,嘈雜的人聲,高節奏的蒙太奇處理,把存妮之事對荒妹心靈的撞擊展示得淋漓盡致。爾后,存妮跳塘自盡,在一組短促的快切畫面和菱花的號陶之后,攝影機悄悄地追循著存妮和小豹子昔日在谷倉相戲的蹤跡,從樓下到樓上搖升——樓空人去,萬籟無聲。鏡頭的低節奏運動及無聲的畫面,與前面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給人以震撼。
對于這個“角落”里發生的愛情故事,我們的藝術家沒有隨波逐流地滿足于愛情表面的追求,而是透過它去探索歷史、抒發哲理。這一切,又以充滿感染力的藝術手法給人以美的享受。
2014-07-10 15:4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