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中國式眾籌:虛火與轉型
中國式眾籌:虛火與轉型
21世紀網-《21世紀經濟報道》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本報記者黃鍇上海報道

  最近,張毅的不少 IT 界朋友都想創業做眾籌網站,但他往往是給對方澆上一盆冷水:“如果你此前沒有相關的資源或圈子,最好別碰這個行業。”

  張毅是廣東一家眾籌網站“VCHello”的投資人。在他眼里,眾籌是一個“混圈子”的行業,哪個平臺能吸引到優質項目與富有經驗的投資人,哪個平臺就能夠脫穎而出。而這一切,與創始人長期的線下積累分不開。換言之,如果沒有足夠資源而貿然進入這個行業,很可能鎩羽而歸。

  張毅的担心不無道理。眼下,這個起源于美國的模式在進入中國三年后,正潛藏著巨大的市場風險。

  據了解,國內眼下已經出現了數十家眾籌網站,從最初的實物眾籌演化為股權眾籌、債務眾籌等多種形式。小項目、小資金、高風險、高回報是它的主要特點。但另一廂,股權和債務眾籌尚處于法律的灰色地帶,此外,不斷降低的融資門檻、項目實施的風險與眾籌模式本身的不完善,一一考驗著這個稚嫩的行業。

  在喧囂的行業表象下,眾籌模式如何才能更加規范和井然有序,是當下所有參與者心中的疑問。

  如火如荼

  最近,李群林忙著為股權眾籌網站“大家投”上線 2.0 版本的頁面。這家 2012 年底才成立的初創公司,一兩周后會推出更加完整的“投后管理”模塊。

  眼下,在“大家投”上完成融資目標的創業團隊,會與項目投資人建立一個微信群,隨時溝通項目進展。新版上線后,“大家投”打算推出更加規范的跟蹤機制,包括季報、年報的披露,財務狀況的審計,以及網絡會議的溝通等。“假使項目發起人在創業過程中遇到困難,我們將來也會派專人進行對接協調,幫助其克服困難。”李群林稱。

  據悉,大家投的業務模式,是初創企業將需要融資項目發布在網站上,若能吸引一定數量的投資人并募得所需資金,投資人就按照各自出資比例成立有限合伙公司(領投人任普通合伙人,跟投人任有限合伙人),再以該有限合伙公司法人身份入股項目發起公司,持有該公司出讓的股份。

  “由于我們網站上的都是早期項目,平均單筆投資額大約在 5 萬。”李群林透露。網站上線以來,有 20% 的項目融資成功。在成功募得資金的項目中,“大家投”可抽取項目融資額的5% 作為傭金。

  李群林還在“大家投”平臺上為“大家投”本身進行眾籌。到目前為止,他已成功籌得兩筆天使投資,分別為 100 萬和 200 萬元人民幣。深圳創新谷是第一個投資者,也是唯一一個機構投資人。之后,“大家投”又成功吸引了 11 個跟投人。據了解,加上創新谷,12 位投資人分別來自全國八個城市,其中有 4 個人甚至在完全沒有接觸項目的情況下,決定投資。

  "大家投’平臺上的投資人大多還是以小老板和職業經理人居多。”李群林告訴記者,由于項目大多在種子期,目前還沒有成功退出的案例。“這原本就是個高風險、高回報的行業,大家還在慢慢摸索。”

  李群林只是國內眾籌創業大潮中的一員。在他之前,國內第一家眾籌網站“點名時間”于 2011 年 5 月上線。緊接著,包括“大家投”在內,眾籌網、天使匯、追夢網、淘夢網等一批眾籌網站崛起。

  進入 2014 年后,這個炙手可熱的模式開始進入大型互聯網公司的視野。今年 7 月 1 日,京東金融眾籌業務“湊份子”上線,宣稱用戶可以參與眾籌項目的生產和定價環節。在京東首批上線的 12 個項目中,有 7 個智能硬件項目,5 個流行文化項目,這些項目瞄準的是熱衷于 3C 與 IT 產業的消費者。

  海外玩家同樣對中國的眾籌市場虎視眈眈。如今,澳洲眾籌網站 Pozible 已推出中文版,想在中國市場大展拳腳;眾籌業明星 KickStarter 也已成為不少中國創業團隊的首選—不難理解,如果能在 KickStarter 上走紅,創業者完全可以滿足傳播營銷、獲取忠實用戶的需求,還能為將來開啟海外市場做準備。

  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的監測數據,2013 年全球眾籌融資平臺達到 889 個,較 2012 年增長 38.7%。預計到 2025 年,全球眾籌規模將達到 960 億美元;其中,中國眾籌規模將達到 460 億美元-500 億美元。

  創新與風險

  從表面上看,眾籌模式的進入門檻極低,風險不大,充滿了社會化創新的理想色彩。眾籌網站似乎只是一個介于出資人和創業團隊間的撮合者,但真實情況卻并非如此。

  事實上,眾籌模式進入中國后,面臨著一系列“水土不服”的狀況。首當其沖的便是創新力的不足。眼下,許多國內創業者做出的產品是模仿和追隨國外的,其本身的思維靈活性和創造力還未被完全釋放。而國外眾籌項目的發起人往往有了完整的創新想法和執行方案,只是缺乏資金。如此一來,國內那些拷貝的產品自然難以獲得足夠支持。

  更為重要的是,在眾籌領域,國內的相關法律法規還是一片空白。自誕生起,它便與非法集資糾纏不清,許多公眾至今還沒弄清楚,眾籌與 P2P 的區別在哪里。

  “其實,相關的法律法規已經在醞釀中,只是目前還沒有出臺。”李群林表示,“管理部門原則上是鼓勵和支持這種創新的。”

  除了交易的合法性外,投資者權益保護是左右眾籌行業的另一個難題。眼下,國內的信用體系還未完全建立起來,陌生人之間的信任度較低,人們對眾籌平臺本身的信任度也不高。更多人依然愿意相信大企業和權威人士,不愿在早期項目上冒風險。

  “應該說,這一點與中外的收入水平差異不無關系。”眾籌網市場部總監馬偉強告訴記者,“一些發達地區的人們愿意支持一些公益類項目,或是具有創意的點子。但國內的大眾仍然希望投出去的錢能夠有所回報。”

  在他眼里,這種信任關系與商業模式還需要時間去培育,“現階段的眾籌有點像早期的阿里巴巴”。

  事實上,眾籌項目的完成情況確實也不理想。即便在 Kickstarter 上,很多項目籌資成功后依然難以完成,相比之下,國內創業團隊的經驗積累就更少了。

  “有時候,項目發起人本身存在欺詐行為,將資金挪作他用。另一種情況是,創業團隊的能力和資金實力不強,通過眾籌網站募集到的款項也不多,使得產品最終沒有做出來。”張毅指出。這些因素都會導致國內愿意支持眾籌的用戶較少,很多項目無法實現融資目標。

  從這個角度看,從普通用戶那里籌集資金、集腋成裘只是眾籌網站要做的第一步。如何篩選項目,并跟蹤、監督、扶持項目的進展,是眾籌平臺接下來面臨的重要挑戰。

  就“大家投”而言,公司在融資項目上線前會綜合考察項目的各個方面,包括團隊簡歷、產品、財務狀況、融資額等。據李群林稱,審批通過上線的項目不超過創業者提交的項目的 10%。

  而眾籌網目前扮演的更多仍是“信息中介平臺”的角色。假使項目發起人募集到資金后“跑路”,眾籌網會協助投資人督促項目發起人,讓其返回資金。但這種協助和督促究竟能起多大作用,眾籌網本身也沒有把握。因為就目前來看,平臺上還沒有出現過這種案例。

  在張毅看來,眾籌說到底是一個拼資源的行業。以股權眾籌為例,它的本質就是“合投”,這在 VC 領域并不新鮮。關鍵是,當網站上的各種項目令人眼花繚亂之時,由誰來把關、篩選和過濾項目?誰來后續跟進項目,給創業者提供支持,使項目保持一定的成長性?

  “這也是為什么有些股權眾籌平臺上將投資人分為領投和跟投者。”張毅稱,“目前的融資項目非常多,但好項目非常非常少。如果擁有好的投資人和項目庫,眾籌網站就不愁沒有生命力。”

  這一點在兩個月前上線的股權眾籌網站“天使客”上得到了充分體現。目前,天使客上一共有 5 個項目,4 個已經募集成功,還有一個尚在募資過程中。

  “現在網站上的 5 個項目,全都是我自己找來的。”天使客創始人石俊表示,“其他主動在網站上提交的項目,我們一個都沒有通過。”她直言,眼下的好項目實在太少了,天使客傾向于接納那些大公司高管的創業項目。

  在已經成功融到資的四個項目中,每個項目都有領投人和跟投人。據悉,天使客要求領投人的出資額必須占到項目融資額的 20% 以上,并且能夠為項目提供相應資源。舉例來說,項目前期的溝通、路演,以及后期的信息披露,都需要領投人去跟進和對接,并且發布在網站上。以天使客上的“百味聯盟”項目來說,其領投人就是北京的一位營養學博士。

  去眾籌化

  和其他新生事物一樣,眾籌模式在風行了一段時間后,給人們帶來的新鮮感和吸引力也逐漸減退。盡管一些網站曾經為某個項目融到很高的金額,但這種亮眼的成績實際難以為繼。

  另一方面,由于眾籌項目獲得的資金有限,眾籌網站從籌資額里獲得的分成也很有限。這種情況下,項目發起者不愿意再給平臺分成,不少眾籌平臺難以獲得可觀收入。無奈,早期的眾籌網站開始紛紛轉型。

  今年以來,“點名時間”正在慢慢淡化眾籌的概念,將自己定義為“智能硬件首發平臺”。在該公司 CEO 張佑看來,相比眾籌,首發平臺更“接地氣”。

  具體說來,創業團隊在點名時間官網上提交項目內容,經后者審核通過后,項目將在點名時間上首發亮相。產品上線后,點名時間將協助硬件團隊對接渠道、媒體、投資人及供應鏈等多方資源。在項目首發前,點名時間嚴禁創業者向其他媒體曝光,以確保平臺的效果。

  “點名時間”表示,公司并不會把眾籌的模式剔除掉,但它現在只是公司眾多鏈條上的一個環節。

  另一個不容忽視的細節是,點名時間的盈利模式也隨之改變。此前,如果有項目在點名時間上發布成功,點名時間會抽取 10% 左右的服務費用。但從去年 8 月起,這筆費用不再收取。對此,點名時間創始人張佑對媒體稱,“盈利模式不是公司目前關注的重點,不論是哪種互聯網公司,在形成規模之前都不能談盈利模式。”

  在張毅看來,那些實物類眾籌網站之所以轉型,是因為其資源、能力和服務對象間“并不是很吻合”。過去的一種常見情形是,創業團隊幾乎在每個眾籌網站上都發布了簡歷及項目介紹,因為單個平臺對他們來說,并不具備足夠吸引力。創業者將資源分散后,每個平臺的優勢相應減弱,加上好項目的稀缺,網站的融資能力普遍不高。換言之,“眾籌網站轉型的根本原因是項目源不夠好。”

  對于免費模式,張毅也不敢茍同。經常和投資人聊天的他發現,投資人注資這類網站,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在這個平臺上獲取更多的優質項目,對于眾籌網站本身,他們并不會進行大規模的燒錢。“因此,如何把服務做精,盡快形成盈利模式很重要。”

  在另一些業內人士看來,眾籌網站的轉型,和當下智能硬件的創業環境息息相關。通常,眾籌解決的是閑置資金與緊急需求間的匹配問題,但如今,國內外的資本大量涌入智能硬件領域,好項目倒十分稀缺。這種情況下,一旦創業團隊有好的產品、技術和人才,要想獲取投資并不難,眾籌的意義也就沒那么大了。因此,眾籌網站的功能會更多地集中于品牌傳播、團購預售等。

  不難發現,一些先知先覺的眾籌網站已開始轉換角色,走向泛眾籌、涉服務的道路。它們正試圖成為用戶、創業者、渠道、投資者、互聯網公司之間的紐帶。這種轉型能否成功,目前還不得而知。但需要指出的是,國內的大部分實物眾籌網站都將重心放在智能硬件領域。這意味著,假使智能硬件的創業熱潮退去,眾籌網站也很有可能面臨發展的瓶頸。

2014-07-14 15:3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