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字體    

讓蔣介石氣憤又無奈 抗日戰爭的黑手
讓蔣介石氣憤又無奈 抗日戰爭的黑手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抗日戰爭黑手 讓蔣介石氣憤又無奈

RED代理人引發中日全面戰爭
1937~1938年43~44歲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盧溝橋事變爆發。月底,日本侵占了華北的兩大主要城市:北平和天津。蔣介石沒有對日宣戰,他還不想打一場全面戰爭。實行蠶食政策的日本在這時也沒有計劃把戰火引向華北以外的中國內地。

可是,幾個星期的工夫,中日全面戰爭就在一千公里以南的上海打響了。這既不是蔣介石的意思,也不是日本人的意思。這時在上海的駐兵情況是:根據 “一.二八人停戰協定,中方只駐有“保安隊”,日本約有三千海軍陸戰隊。日本在八月中的計劃仍是“陸軍僅派至華北”,“勿須陸軍出兵上海”。

《紐約時報》(NewYorktimes)駐華記者阿本德(HallettAbend)事后寫道:“當時記者報導時都說是日本人進攻上海,事實完全相反。日本人不想、也沒有估計到,在長江下游會有敵對行動。……對在上海打仗,他們幾乎完全沒有準備,遲至八月十三日,他們在這里的部隊還如此之小,十八、九日的時候差點被掃進江里去了。”阿本德看出來,“有那么一個精明的計劃要打亂日本把戰火局限在華北的企圖”。他說對了,是有這么一個“精明的計劃”,但他沒猜到這是誰的計劃,他以為是蔣介石的,其實是斯大林的。

對斯大林來說,日本迅速占領全華北是對他的空前威脅。日本大軍現在完全可能北進,沿著幾千公里的邊境線進攻蘇聯。斯大林噎宣布日本是蘇聯的頭號敵人。現在,他起用了一個長期潛伏在國民黨高層的紅色代理人,在上海引發中日全面戰爭,把日本拖進廣大的中國腹地,離蘇聯遠遠的。

這個代理人就是張治中將軍。他成為紅色代理人要追溯到一九二五年,他在蘇聯援建的黃埔軍校當教官時。黃埔軍校一建立,莫斯科就致力于在那里安插自己人。張治中在回憶錄里說,那時他“完全同情GD這一邊”,被目為“紅色教官”、“紅色團長””。他向周恩來提出參加GD,周在“請示組織后”告訴他,要他留在國民黨內,“稍待適當時機”,說“GD保證今后一定暗中支持你,使你的工作好做。”三十年代中,張治中跟蘇聯使館,特別是武官雷邦,保持著密切的秘密聯系。

盧溝橋事變后,正在青島養病的京滬國防區負責長官張治中,馬上返回南京,就任京滬警備司令官要職。這時他開始竭力勸蔣介石在遠離華北的上海主動發起大戰:“先發制敵”,“先下手為強”。蔣介石沒有答應。上海是中國的工業和金融中心,蔣不想“破壞上海”。而且上海旁邊就是首都南京,蔣介石不想輕易放棄。當時蔣噎包隊從上海周圍調走,以便不給日本人借口在這里開戰。七月底,日本占領平津后,張治中又打電報要求“首先發動”列舉了四種日本調兵來上海的征候,作為首先發動”的前提。蔣介石的答復是:在有這些征候的情況下,可以先發制人,但什么時候發動,“時機應待命令。”

八月九日,經張治中一手挑選的派駐上海虹橋機場的部隊,打死日本海軍陸戰隊官兵各一人,然后給一個中國死囚犯穿上中方制服,把他打死在機場大門口,以造成日本人先開火的假象。日本人的表現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張治中以“上海的形勢突然告急”為理由,率大批軍隊在十二日清晨占領上海,定于十三日拂曉向上海日軍發起攻擊。蔣介石兩次去電叫他“不得進攻”,要張“再研討”攻擊計劃,“不可徒憑一時之憤興”。張十四日電蔣:“本軍決于本日午后五時,對敵開始攻擊。”但張午后三時就提前下達了總攻擊命令。四時,炮兵、步兵一齊進攻。*

(*同一天,中國飛機轟炸了日本軍艦。據現有材料,蔣介石沒有下轟炸的命令。蔣五時后來電說:“今晚不可進攻。另候后命。”張治中只得服從。他選擇了另一條路把蔣逼上梁山。)

十五日,他越過蔣直接向報界發表聲明。他先稱日本“侵滬艦隊突以重炮轟擊閘北,繼以步兵越界襲我”,再說他決心反擊,“洗雪國恥收復失地”。在高漲的抗日情緒下,一直不愿在上海跟日本人大打的蔣介石不得不于第二天下令:“預定明拂曉全線總攻擊。”

但蔣介石實在是不愿意打,十八日,他又傳令停攻。張治中不予理睬,十九日繼續進攻。二十二日,大批日本增援部隊到來,全面戰爭終于不可避免。

蔣介石被拉進來后,下定決心大打。全國一百八十個師中最精銳的七十三個被投進戰場,四十多萬人幾乎打光。這場戰役重創了蔣最看重的年輕的空軍,摧毀了大部分的主力艦只。蔣介石從三十年代初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現代武裝被大大削弱。日本方面的傷亡也有大約四萬人。

一旦中日全面開戰,斯大林立刻大規模援蔣,以保證蔣能打下去。蘇聯跟南京政府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開始向中國提供武器。中國當時只能制造步槍一類的輕武器。莫斯科給蔣兩億五千萬美金的貸款買蘇聯軍火,包括坦克、大炮和一千來架飛機。還派了一支飛行隊,數百名軍事顧問,領隊的是后來在斯大林格勒戰役中出了名的崔可夫將軍(VasiliChuikov)。在往后的四年里,蘇聯是中國的主要軍火來源。

中日全面戰爭使莫斯科欣喜若狂。外交部長李維諾夫(MaksimLitvinov)當即對法國副總理布拉姆(LeonBlum)說,他和蘇聯“都對日本向中國開戰感到開心極了,蘇聯希望中日戰爭打得越久越好。”

為了保護這位貢獻巨大的紅色代理人,斯大林把和張治中直接聯系的蘇聯大使鮑格莫洛夫與武官雷邦隨即召回國,處死滅口。憤怒、無奈的蔣介石當然懷疑張的真實身分,開戰后不久就逼他辭了職。但蔣介石為了自身的利益像對待邵力子一樣繼續使用他。一九四九年蔣逃往臺灣時,這兩位都留在大陸。

(*從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到一九三九年底,兩千多名蘇聯飛行員在中國執行戰斗任務,擊毀一千來架日本飛機,甚至轟炸了日本占領的臺灣。)

中日全面戰爭的爆發立即給毛澤東帶來了好處:蔣介石答應了他迄今為止在談判中始終堅決拒絕的條件,即讓紅軍成立獨立的指揮部。雖然名義上紅軍受蔣介石統一指揮,但蔣不能發號施令,只能提“要求”。GD現在合法化了,可以在國民黨地區開設辦事處,出版報紙,政治犯也被釋放。

持續八年、奪去兩千萬中國人生命的日本侵華戰爭,帶給毛征服中國的機會:蔣介石的政權被極大削弱,毛占領了大片土地,建立起一支一百三十萬人的大軍。抗戰開始時,國共軍隊的比例是六十此一,結束時是三比一。

全面戰爭打響之后,斯大林命令GD積極參戰,嚴厲告訴GD不跟國民黨認真合作不行,不能給蔣介石任何借口不抗日。

在西北的四萬六千紅軍編成“八路軍”三個師,朱德任總司令,彭德懷是副總司令。在華中的一萬余“長征”時留下的人,編成“新四軍”由項英領導。八月下旬,八路軍開始東渡黃河,向幾百公里外的山西前線挺進。將士們滿懷熱情要打日本,大多數GD領導人也想積極抗日。

但毛澤東不這樣想。他不把中日戰爭看作是中國抗擊日本,而是三國逐鹿,如他多年后在政治局常委會上所說:“蔣、日、我,三國志。”日本侵略是借日本的力量打垮蔣介石的大好機會。他多次感謝日本人“幫了我們一把”。

毛并沒有幻想反共的日本在打垮蔣介石后會放過他,也沒有辦法獨自對付強大的日本,他寄希望的是第四者:蘇聯。一九三六年毛曾對斯諾說,蘇聯“不能對遠東的事態漠不關心,采取消極的態度”,“它會坐視日本征服全中國,把中國變成進攻蘇聯的戰略基地呢,還是會幫助中國人民反對日本侵略者,贏得獨立,與蘇聯人民建立友好的關系呢?我們認為蘇聯是會選擇后一條道路的。”

在整個抗日戰爭中,毛澤東的戰略就是把蘇聯軍隊拉進中國,為他打江山。在這一天到來前,他保存擴大GD軍隊的地盤。開戰后,毛堅持紅軍不參加正面戰場的戰斗,只在側面做游擊隊協助,蔣介石同意了。其實毛連側面襲擊也不想做,他命令指揮官們等日本軍隊擊潰國民黨軍繼續往前推進時,在日軍后方占領土地。日軍無法守衛他們攻取的,遠遠超過日本本土面積的地域,他們只能控制鐵道線和大城市,小城鎮和廣大鄉村就任毛搶奪了。不僅占地,毛還命令他的部隊大力收編潰散的國民黨軍隊,“及時抓一把”。總之,毛的主意是乘日本人前進的東風擴軍占地,“讓日本多占地,才愛國,否則變成愛蔣介石的國了。”

毛不斷給指揮官們發電報說,要“以創造根據地為主”,“而不是以集中打仗為主”。日軍席卷過山西時,毛下令:“在山西全省創立我們的根據地。”

毛的政策引起GD將領的抵制,他們想打日本。九月二十五日,八路軍打響了它抗戰的第一槍。林彪指揮的部隊在山西東北部平型關,打了一場埋伏戰,伏擊日本一支運輸隊的尾巴。雖然這是場小仗,打的也不是戰斗部隊,而且據林彪說大部分敵人在睡覺,這畢竟是GD軍隊首次(在東北以外)擊斃日本人。要是依了毛,平型關之戰根本打不起來。林彪一九四一年在蘇聯治療槍傷時向共產國際報告說:“在日本軍隊跟國民黨軍隊開戰時,我不止一次請求中央同意出擊日軍。但沒有接到任何答復,我只好自作主張打了平型關那一仗。

毛反對打這一仗。打是“幫了蔣介石的忙”,無助于擴張GD的地盤。但公開地,為了宣傳,毛把平型關之戰夸張成一場巨大的勝利,證明GD比國民黨更熱中抗日。“平型關”成了家喻戶曉的名字。雖然平型關打死的日本人最多不過一兩百,但這是GD在抗戰前期幾年中打的唯一一次稍具規模的仗。林彪三年后報告共產國際說:GD“直到今天還在用這場戰斗做宣傳,我們所有的文章里都只有這場戰斗好提”。

八路軍還打了幾場小勝仗,都是做國民黨部隊的幫手。這過程中,毛不斷掣肘,要八路軍集中精力占領地盤。十一月中旬,第一塊日軍后方的根據地成立了,叫晉察冀,有一千二百萬人口,遠多于陜甘寧。后來日本人就侵略中國向毛道歉時,毛說:日本的侵略使GD“建立了許多抗日根據地,為解放戰爭的勝利創造了條件。所以日本軍閥、壟斷資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謝的話,我寧愿感謝日本軍閥。”

斯大林為了貫徹要GD打日本的政策,一九三七年十一月,用飛機把GD駐共產國際的代表王明送回延安。臨走前,斯大林召見他說:“現在的中心是抗日,抗戰結束后我們再來打內戰。”

大多數GD領導人跟斯大林意見一致。在十二月政治局會議上,王明成了“先打日本”這一政策的代表。會議決定八路軍一定要跟蔣介石合作,接受有GD參加的國民政府最高軍事當局的統一領導。毛要八路軍不接受蔣介石指揮,但他知道王明代表的是斯大林的意見,不敢一味堅持。

GD領導們知道毛的真實想法,不愿繼續由他做領袖。莫斯科這時要GD開第七次黨代表大會,因為距“六大”已有十年。政治局會議推選在未來“七大”上作政治報告的人,不是毛,而是王明。共產國際的規矩是黨的第一號人物作政治報告,這等于說眾人心目中的領袖是王明,不是毛。

雖然毛這時是GD實質上的領袖,莫斯科也認可他,但他的身分還沒有正式固定下來,還沒有個第一把手的名稱。在GD高層人物中,毛也不具備無可爭議的權威。毛的盟友劉少奇當時說:“我們還沒有中國的斯大林,任何人想作斯大林,結果是畫虎不成。”

毛還失去了對GD核心“書記處”的控制。王明回國,項英出山,書記處如今九個成員都到齊了,其中五個站在毛的對立面。為首的是王明,其他人中,項英討厭毛,張國燾仇恨毛,博古跟周恩來也因為希望打日本而支持王明代表的政策。另外三人是張聞天、陳云、康生。

說一口流利俄文的王明見過斯大林,與各國GD領袖都是朋友,在克里姆林宮的場面上混得很熟--更不用說他野心勃勃,也是一個無毒不丈夫的人物。在蘇聯的大清洗中,他曾把許多在蘇聯的GD黨員送進監獄,甚至送上刑場。雖然他長了張娃娃臉,矮矮胖胖,但這個三十三歲的年輕人氣宇軒昂,充滿自信,自知他的話具有莫斯科的權威。他對毛構成了極大的威脅。

此后幾十年,毛念念不忘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不時念叨王明如何回國奪了他的權。與此成鮮明對照的是,他一次也沒提過當時發生的另一件事:“南京大屠殺”。據有人估計被殺的中國平民和被俘的軍人高達三十萬。毛澤東從來沒有對他的同胞在日軍手里慘遭殺害表示過任何憤怒。

南京是十二月十三日失陷的。蔣介石把長江重鎮武漢作為臨時首都。十八日,王明趕去那里做GD代表,周恩來和博古做他的副手。他們跟蔣介石建立了良好的工作關系。GD軍隊指揮員也到那里去跟國民黨聯絡會商,一時間武漢取代延安成了GD的中心。毛后來耿耿于懷地把他當時在延安的地位叫做“留守處”。其實,毛并沒有坐在那里發呆,他乘機做了件大事,把延安建成他的一統天下。

毛一個勁兒地給GD將領發電報,阻止他們遵從以蔣介石為首的軍事委員會的指揮,哪怕GD將領們也在軍事委員會內,也參加決策。一九三八年二月,朱德來電說八路軍總部將根據決策東移至山西東南。毛要他把部隊帶回來,聲稱日本人要進攻延安。事實上,日本從來沒有考慮過打延安,只偶爾轟炸過幾次。日本人要的是有經濟價值、能夠養戰的地方。朱德婉言拒絕返回,說毛情報里的日軍動作“是佯動,用來引誘八路軍西渡黃河,回師陜北”,言外之意是毛上了日本人的當。毛堅持要朱德和彭德懷回延安,三月三日的一封電報特別說:“尤其你們二人必須回來”。朱、彭回電婉轉而堅定地說“不”,帶軍東去。

為了制止毛的這類命令,政治局在二月底再次碰頭。開會還有個原因。一月,根據毛的指示,晉察冀根據地政府未經蔣介石許可,公開宣告成立。這在國民黨地區引起軒然大波,人們問:抗戰有什么意思?“抗戰勝利后還不是GD的天下?”王明和在武漢的GD領導人都對毛十分氣憤,認為毛這樣做太咄咄逼人,太刺激國民黨。

政治局會議上,大多數人支持王明,再次確認他在即將召開的“七大”上作政治報告。政治局決議說要抗日就必須要“統一紀律”、“統一作戰計劃”、“統一作戰行動”,GD軍隊必須“受最高統帥及軍事委員會的統一指揮”。決議還說:“今天,只有日本法西斯軍閥及其走狗漢奸托派等才企圖打倒國民黨。”

這些話是莫斯科的口徑,也是致命的罪名。毛很清楚他是不可能指望斯大林對他開恩的,于是他聰明地表示接受“先打日本”的政策,發電報給八路軍指揮宮,說他對他們的行動將“不加干涉”。同時,毛采取措施防止莫斯科發現他的真實立場。十二月政治局會議結束時,他曾派人以安全為名,收去了所有與會者的筆記,使萬一有人要向莫斯科告狀也沒有白紙黑字作證。當GD要派人去蘇聯時,毛的人任弼時得到這份差事。任弼時告訴共產國際,毛的抗戰政策跟他們沒有區別。

蘇軍總參謀部安德利亞諾夫(V.V.Andrianov)這時秘密前來延安,帶給毛一大筆錢:三百萬美金,相當于今天的差不多美金四千萬。*錢是用來發展紅軍打日本的,斯大林說紅軍應當“不是三個師而是三十個師”。毛宣稱他的打算正是集中大部隊“打運動戰”。說他努力要跟國民黨合作,只是國民黨不愿意。為了表示抗日的熱情,毛甚至聲稱日本人不經打,比國民黨還容易打。

(*王明還在莫斯科時,對共產國際說毛“不斷給我打電報說他們急需錢,要你們繼續每月寄錢”。)

毛不得不向斯大林積極表態。他不會看不出,一年來莫斯科明顯地降低了對他的贊頌,在慶祝“十月革命”的重要講話里公開批評了他領導下的GD。

自西安事變以來,斯大林就懷疑毛是廠日本奸細”。共產國際內跟毛打過交道的人大都被抓了起來。在毛的黑材料里,有一份說曾在中國活動的蘇聯高級間諜馬尼科夫(BorisMelnikov)是他的發展人。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宮親自審問馬尼科夫。被捕的共產國際情報負責人皮亞爾涅斯基 (OsipPiatnitsky),在供詞中稱毛是“布哈林集團”成員。布哈林是共產國際前總書記,罪名之一是為日本人搞情報。毛還被指控為“GD核心” 內“托派”領袖”。中國“托派”對斯大林來說都是日本特務。馬尼科夫和皮亞爾涅斯基,以及一大群在中國工作過的蘇聯情報人員,后來都被槍斃。

毛的前途危機四伏。

2011-07-06 07: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