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袁隆平大聲疾呼:中國最大的劫難已無法避免
袁隆平大聲疾呼:中國最大的劫難已無法避免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袁隆平:中國最大的劫難已無法避


一、沒有比人們的吃飯更大的事情。盡管中國的危機很多,比如政治危機、經濟危機、信仰危機、領土危機、社會危機等等,但只要軍隊穩定、老百姓還有飯吃,任何危機都可以克服,或者都在保持有序的情況下有辦法克服。但吃飯的危機是個例外。如果老百姓沒有飯吃了,或者食物短缺了,那么就天下大亂了,政治也好、道德也好、經濟也好、良心也好,一切、所謂一切,包括政府,都會在食物危機面前蕩然無存,不足掛齒。

 

二、中國不是新加坡,不是汶萊,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國,有13億人,這樣的國情就決定了,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可以養活中國,中國的吃飯問題只能夠靠自己解決。

 

三、同樣,食物的供應只能多,不能夠少,哪怕是剛好也不行,也會大亂,除非實行計劃經濟,憑票按人頭供應,但現在還可能嗎?

 

四、然而現實的情況是:中國的糧食自給率已經只有80%出頭,中國的食用油的80%以上都依賴進口原料加工。據網上資料,僅去年一年中國的進口黃豆就多達6000萬噸,按中國13億人計算,折合到每個人頭上是一年將近100斤,這是多么大的數字啊。這里還不說它是轉基因黃豆,更不說轉基因還對生育能力有害。

 

五、中國市場上的食物看起來還很豐富。但哪里來的?內行人都清楚,這不是自然生長的食物,是激素催大催長的食物。喂豬,正常喂養要一年,而市場上供應的基本上都是三個月長大的激素豬;喂雞,正常要半年,現在市場上的雞肉幾乎都是28天長大的激素雞。還有我們吃的蔬菜,也要靠激素化肥催大。這樣的東西毫無疑問,是對身體有害的,不是有很多兒童性早熟的報導嗎?三歲女孩就正常來月經了,乳房也豐滿了,為什么?吃了父母地里種植的草莓的緣故,而父母地里種植的草莓,都是用激素催大的。還能夠整治嗎?做做樣子安撫老百姓可以,認真可不行。只要認真,市場立馬蕭條,立馬大亂,立馬要餓死人,大規模的餓死人。為什么?很簡單,只要認真,市場將會無物可供,到哪里去找那么多的、天然健康無害的食物?

 

六、還有就是種子問題。現在農民手中已經很少有可以自然留種的種子了。以前種子都是在各家各戶的農民手中,農民年年留種,這家沒有那家有,是安全的。現在不是了,都是年年去種子公司購買,種子公司購買的種子只能夠種一季,是不能夠留種的,否則長出來的是草。種子公司的種子會出問題嗎?只有天知道。但真出問題了,農民哪怕有地也沒有種子下地了,多么恐怖!更何況,據報導,我們國家的種業公司一半以上都被控制在外資手里,或被控制在洋人手中。

 

七、在中國,現在已經是老老實實按自然規律生產食物不但發不了財,就連生存都很困難。比如蔬菜,老老實實按自然規律種植,要三個月,并且還不好看,生蟲子。但你多打激素,多打農藥,一個月就夠了,好看并且不生蟲子。更不要說喂雞、喂豬了,除非是自己吃。還有海鮮、鱔魚、王八、大閘蟹,幾乎都是人工飼養的,激素催大的。

 

八、農民更沒有積極性種糧了。為什么?是同樣的道理。老老實實種糧不但發不了財,連生存都很困難。所以,有的地方到處都是荒地,年輕力壯的都外出打工去了。以前,一斤稻谷的國家收購價格可以買4到5斤一般小蔬菜,現在多少?恐怕一斤對一斤也很難買了。今年國家稻谷的收購價格是每百斤120到140元,市場上的小蔬菜至少都是一元多一斤,更有好幾元一斤的。誰還種糧食?那是傻瓜。也只有中國還有那么一些老實本分的傻瓜農民,還在種點糧食自給,但不是為了賣錢。農藥、化肥、種子等農業生產資料翻著跟頭漲價,那么糧食價格能夠上去嗎?上不去,無解。為什么?很簡單,比如稻谷收購價漲到5元一斤(這是所值的下限),那么大米價格就至少要賣到7元一斤以上。城市里的人受得了嗎?不暴動才怪!所以,全國都在任意宰割弱勢的農民、吃農民、坑農民。俗話說: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泥沙!中國農民是生活在當今社會最低層的弱勢群體,是連小蝦米都能將其作為任意盡享的口中美味!但愿社會的現實不是如此!

 

九、那么國家糧庫里還有多少糧?我不知道,我不是統計局的。但我知道,這么多年來我們年年吃的都是新糧,我也知道就是農民家里也不留儲備糧了。因此合理的估計是,糧食的生產周期是一年,我們的糧庫里面,糧食也就最多是一年左右。也就是說,我們的糧食儲備,不具備任何抗風險的能力。

 

十、種子會出問題嗎?但愿不會,包括轉基因種子。國際市場會有源源不斷的低價安全糧食供應中國嗎?但愿一直都有。農藥激素的東西吃了對身體會無害嗎?但愿無害。

 

十一、然而,我看到了農村,只要不是色盲都會發現,農村里面很多小生命小生物都滅絕了,或者快要滅絕了。螺頭很少看到了,鱔魚也很少看到了,野生的魚蝦已經很少了,我家鄉的小米蝦已經滅絕了,就是池塘、水壩也是混黃的,已經不張水草了。就是以前一下雨打雷,就是漫坡的地皮菌,也在我家鄉滅絕了。為什么?只有天知道。  但我們吃的食物真的沒有出問題嗎?理性告訴我,已經出大問題了,并且很難逆轉了。那些滅絕的小生命、小生物,不也是和我們在同一環境下,吃食同樣環境下的生物食物嗎?他們出了問題,我們還會遠嗎?

 

十二、國家,我之國家;人民,我之人民;家園,我之家園。嗚呼!我只有一聲嘆息。我眼前浮現的分明是一片混亂、人相食、餓孵遍地、流離失所的情景,隨時都可以發生,并且已經不可避免。還有比這更大的危機嗎?沒有。位卑未敢忘憂國,但愿我是杞人憂天。

 轉載自袁隆平博客(中國水稻專家)

 

2014-07-15 10:3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