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入傳統文化及個人修身養性
字體    

千億富翁背后的真實妻子
千億富翁背后的真實妻子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實用心理學(微信號:isyxlx心理學丶讀心術丶微反應丶肢體語言,☞坦露 ☞舒緩 ☞減壓 ☞放松 ☞療傷 ☞凈化 ☞舒適 ☞治愈 ☞陽光

 

 

 

曹德旺1946年出生于福建福清,是福耀玻璃集團的創始人、董事長。1987年成立福耀玻璃集團,目前是中國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車玻璃制造商。他是不行賄的企業家,自稱沒“送過一盒月餅”,以人格做事;他是行善的佛教徒,從1983年第一次捐款至今,曹德旺累計個人捐款已達50億元,認為財施不過是“小善”。2009年5月30日,曹德旺獲得安永全球企業家大獎。

 

 

 

 

 

我現在的老婆就是結發夫妻,她沒有讀過書,叫陳鳳英,人很好,幾十年來,煮飯,幫我管小孩,連電話都不接,她覺得自己普通話講不好,所以不接,怕人家會笑她,她穿的衣服鞋子都是我幫她買的,家里的東西也都是我買的,她不會買東西。

 

 

 

 

但是,我這個家現在所有財產都記在她的名下,我的控股公司也是她在當董事長,都是她的,不是我的,人家說這個公司是曹德旺的,但實際上從法律關系上說是我太太的。

 

 

 

 

我為什么要做這樣的安排呢?這是因為在我還沒有富起來的時候,我曾經對婚姻徘徊過。

 

 

 

 

我今年57歲了,從23歲結婚算到現在,也過了幾十年,俗話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席”,意思就是說要彼此珍惜,不要輕易去改變。這里面的道理也是我后來慢慢悟到的。

 

 

 

 

 


 

 

我的老婆嫁給我的時候,還是一個少女,我們的結合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結婚前兩個人連面都沒有見過,僅僅看過一張很小的黑白照片,所以我們沒有經歷過談戀愛的過程。

那一年是1969年,我們非常窮,生活很苦,母親又生病了,所以家里人就希望我先結婚,找個老婆照顧我母親。我答應了,就是這樣。

 

 

我們剛一結婚,我就把她的嫁妝全部賣掉了。她一句怨言也沒有,她認為嫁給你了,你就說了算。我們30幾年的婚姻生活,她一直是這樣的,再苦再難也不會抱怨。

 

 

她有1/4的馬來血統,非常純樸。新婚,嫁妝賣光,錢全給我拿去做本錢,她在家里伺候我生病的母親,我在外面跑生意,一年到頭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很少,這就是我們的“新婚燕爾”,談不上浪漫,“貧賤夫妻百事哀”,有些事情經歷了才知道里面的甘苦,所以說我們是患難夫妻。

 

 

 

 

我賣掉她的嫁妝之后就有了一點錢,這些錢就是我做生意最初的本錢。然后我就開始種白木耳,再拿到江西去賣,來回一趟可以賺七、八百元錢。這樣跑來跑去,沒有想到,才跑到第四趟,貨就被人家扣了,不但本錢賠了進去,還欠了村里人1000多元,這要是別的女人又會怎樣哭鬧?

 

 

 

 

當時很多人來向我要債,家里能賣的東西全都賣掉了,最后只剩下一小間房子,我對那些上門要債的人說:“你們要是能夠拿,也拿去。”

 

 

 

 

這個時候生產隊上又來人找我,他們說我跑去做生意,欠了做水庫的義務工,大概20幾個工日,如果不去做,要按照一個工一天三塊五交錢,我一算又是100多塊錢了。我想我在家里也沒有事做,去做一個工一天還能賺到三塊五,還不如去做工。

 

 

 

 

 

 

結果沒有想到,原來整個生產隊都沒人愿意去做,這樣就我一個人去做,等于是我去替別人出工,做了工以后按照一天三塊五的價錢賣給他們。

 

 

 

 

 

 

工地很遠,我走之前,送我老婆去她的娘家。她一個女人帶一個孩子,丈夫又不在身邊,家里一貧如洗。所以我就對她說:“我現在一無所有,只余下一個人,如果實在不行,你可以再嫁人。”我丈母娘說:“你胡說八道,你這么聰明,困難一定會渡過的,你放心回去吧,你老婆孩子我給你帶著。”

 

 

我和我老婆就是這樣的感情,平平淡淡,無論你好無論你壞,她都相信你,她從來不跟我吵架。

 

 

 

 

在我年輕的時候,我曾經遇到過另一個不同的女人,那是一個讓我想把家都扔掉的女人。

 

 

那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在明溪遇到的。當時我寫信給我的太太,她不認識字,所以信是我妹妹讀給她聽的。

 

 

后來等我回到家,她見了我也只是說:“我知道我配不上你,知道你是會走掉的,你要是真走了,那么把房子和三個孩子留下來給我。”我聽了以后非常傷心,我覺得自己非常對不起我的太太。我那個時候非常痛苦,當時我們的生活已經有了很大好轉,不像剛結婚時那樣拮據。

不過,雖然我做推銷賺到一些錢,但只是一個富裕起來的農民而已,還沒有像現在這樣有能被稱得上是事業的企業。

 

 

就在那個時候,我愛上了一個女人,她是我的女朋友,那是真正的相愛。她為了幫助我,給我做了很多事情,當時她很年輕,大約二十四、五歲,已經結婚,有兩個孩子,我們都很投入,彼此覺得找到了一生的知音。

 

 

 

 

可是,那是什么年代啊?80年代初,尤其是在福清這樣的地方,她的壓力有多大是可想而知的。

 

 

可是她很勇敢,我和她的事情被她的一些好姐妹知道了,那些姐妹就勸她,說:“你怎么這樣,什么人不好找,找一個農民,瘦瘦的,黑黑的。”她就跟那些姐妹說:“我們談得來,我相信他是一個非凡的人,他將來一定會有成就,會飛黃騰達的。”

 

 

我面臨著一個選擇。一面是我的結發妻子,她為我默默地奉獻了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苦,純樸善良,永遠無條件地信任我;另一面是我的紅顏知己,我們有刻骨銘心的感情,有共同語言。我真的很苦悶,不知道以后的路應該怎樣走。

 

 

 

后來我就去做調查,去了解別人的生活。我選了100對有代表性的夫妻,有工人,醫生,干部,有做老師的,也有老板,我發現并不是我一個人對自己的家庭不滿意,而是這100對夫妻中沒有1對夫妻對自己的家庭是滿意的。

 

 

 

 

 

 

給我感觸比較深的是福州水表廠的一個朋友,他和太太兩個人,一個是科長,一個是團干部,郎才女貌,是談了3年戀愛才結婚的,在我看來,他們應該幸福得不得了。

 

 

  沒有想到,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在我跟他們成了很好的朋友以后,有幾次,喝酒聊天說深了,才知道他們雙方都對家庭不太滿意,兩個人互相指責起來,一點不比我的少。

 

 

 

  當時是1980年。我對我能搜集到的婚姻樣本進行統計分析比較,得出的結論是:沒有一個家庭是絕對幸福的家庭。

 

 

 

 

 

 

 

 

  于是我開始思考,為什么會是這樣?

 

 

 

  后來我想通了——兩個人,來自不同的家庭,有著不同的教育,這樣就會形成各自不同的觀念,談戀愛的時候,可能是求同存異,一旦真正生活到一起,就會有很多問題。

 

 

 

  所以我覺得,幸福這東西講起來都是大同小異的,就是有吃有喝,子孫滿堂這些東西,可是如果往深層去想,世界上有絕對的幸福嗎?沒有,所以也不會有絕對幸福的家庭,絕對完美的婚姻,既然是這樣,我認為我是不需要再去考慮什么換家庭的事情了,再換換,就是換1000個照樣也沒有用啊。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那個女人已經當奶奶了。

 

 

 

  不過,說起這段往事,我依然會感到非常傷感,人生總是有很多傷感的事情,怎么努力都是不能避免的。經歷得多了,心就會堅強起來,人也會豐富起來。

 

 

 

  有的時候,聽到有人說“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個女人在支持他”,我就會很有感觸,我和我那個女朋友雖然最后沒有走到一起,但是我如今的成功和她有一定的關系。

 

 

 

  我一生最重大的轉變在明溪,我在那里遇到了她,又在那里放棄了她,但是當時我在心里暗暗發誓,這輩子一定要為她爭一口氣,讓她的姐妹們說起她的時候,能夠說她愛的是一個像樣的人,一個值得愛的人。

 

 

 

 

  這樣我就回到家鄉專心去辦我的玻璃廠,也許因為有這種心情,因此我把我所有的精力都貢獻在這個事業上了。

 

 

 

  現在社會上有一種流行的說法,叫“男人有錢會變壞,女人變壞會有錢”,我覺得這不是絕對的,這是人的心地問題。

 

 

 

  我童年的生活很苦,三年自然災害的時候,我媽就是快要餓死掉了,也沒有變壞,她原來也是一個大家閨秀,人長得也很漂亮啊。

 

 

 

  至于男人,一個男人要是心地好,對家有責任感,用我們老家的話說“就是四個腳都被別人吃掉了,心還是在家里的”,這一點是肯定的。

 

 

 

  對于我來說,我覺得家庭是一個避風的港灣。兩個人素昧平生然后成為一家人,同在一個屋檐下,這是緣分,應該好好珍惜和睦相處,有困難的時候同舟共濟,這就可以了。

 

 

 

  我有一個看法,就是男女之間還是要有真的感情,像我和我的妻子,雖然直到現在我們也很少有時間交流感情,可是她和我是患難夫妻,我們一起經過多少事情!

 

  這就是感情,在我被人家追債追到連房子都要賣掉的時候,她還是信任我,跟著我,現在我發達了,她不管我有多少錢,也不勢利,你有多少錢怎么花我也不管,反正我相信你。這是一種始終如一的感情。

 

  很多感情不是真的感情,是因為沒有建立在一個牢固的基礎上。

 

  我的女兒剛結婚,我怕人家是因為她有我這個有錢的爸爸而娶她,所以不同意。我跟我女兒說:他是廈門大學畢業的,人又很帥,父親還是一個省教委主任,人家這么好的條件會娶你?你又不是本科畢業。

 

 

 

  現在他們夫妻為了證明我這句話是錯的,兩個人在澳大利亞自食其力,邊打工邊開店。

 

 

 

  其實我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弄清楚那個男孩子娶我女兒的目的,我給他們施加壓力是對他們好。雖然按照我們這邊的習俗,女兒是嫁出去的,是男人當家,但我的財產沒有因為她是女兒而不給她一份,有她一份。

 

 

 

  我現在年紀大了,過幾年不做企業了就去周游世界。我想也許有一天我會把我這一生的經驗體會都寫出來,寫成一本書,給后人一些借鑒。

 

 

 

  中國有兩句話,好像是孔子的一位弟子說過的,“百善孝為先,論心不論跡,論跡貧家無孝道;萬惡淫為首,論跡不論心,論跡世上無完人”,什么意思呢?

 

 

 

  第一句講的是“孝道”,說看一個人是不是符合“孝道”,不是看他有沒有給老人貴重的東西,而是要看他心里有沒有老人,如果論財富,窮人家難道就沒有孝道可言了?

 

 

 

  第二句說的就是“性情”,只要是人,就不會對異性沒有感覺,但是有感覺是一回事,是在心里的。

 

 

 

  “論心世上無完人”說的就是不能以“心里有沒有感覺”作為依據,如果以這一點做依據,世界上就沒有好人了。

 

 

 

  一想到她嫁給我的時候是那樣一個純樸的少女,這么多年,無論什么樣的事情發生,都始終如一地聽從我的安排,我就覺得有義務要盡到自己的責任。

 

 

 

  所以我的所有財產,我的公司都是她的名字,我要讓她覺得安心,這輩子有依靠。我們雖然沒有那些激情如火的海誓山盟,但是我們畢竟是從年輕到白發,中間所有的悲傷和快樂都是連在一起的,這是一種血脈相連的感情,沒有經歷過的人體會不到。

 

 

 

許多人為了做事業,經常要處理家庭和工作的矛盾,可是對于我來說,這個矛盾根本不存在。

 

 

 

  我的老婆從來不會要求我這個要求我那個,她不需要我去哄她,現在想一想,這種安靜本分的感情難道不是一個專心做事的人最需要的感情嗎?

 

2014-07-19 12: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