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對話《后會無期》導演韓寒 "我賣身不賣藝,人可以出臺,作品不能"
對話《后會無期》導演韓寒 "我賣身不賣藝,人可以出臺,作品不能"
Mtime時光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后會無期》導演韓寒對話時光網,談自己的電影觀、價值觀,以及對這個數字繁榮電影市場的冷靜思考。在首部導演作品熱映期,這位新導演向時光網透露,他已開始打算下一部導演作品——玩兒科幻。

↓時光網視頻對話《后會無期》導演韓寒↓

       時光網特稿 《后會無期》劇組的導演行政統籌于夢還記得,四年前的一個冬天,臨近春節,他和幾個電影行業的朋友同時接到了韓寒的邀請,到他上海的住宅見面。所為何事?韓寒的說法是:有驚喜。

       見了面后,他們打了游戲、唱了KTV、吃了夜宵,逛了韓寒的家鄉亭林鎮,還見到了還是嬰兒的韓寒女兒韓小野。即使如此,韓寒籌劃的此次上海之行,對于夢來說,依然不明就里。

       直到第三天晚上,這群朋友被韓寒領到了他的地下室,韓寒拿起一張紙,給大家念了一個故事,并宣布自己的第一部電影將于3月1日開機,“你們都給我空出時間來”。

       2011年3月1日,韓寒的第一部電影——當然沒有開機。于夢對此并不驚訝。

       另一邊,韓寒的一位老朋友,《觀音山》的制片人方勵則回憶起,“2011年這一整年,我跟韓寒多次碰面,聊的內容都是關于他正在構思的電影故事“,方勵是最早建議韓寒創作劇本的人,后來,他成為了韓寒導演處女作《后會無期》的制片人,不過,在2013年年中那會兒,那個故事還叫做《東極島少年往事》。

       2013年6月,于夢再次接到了韓寒的電話:”后面半年有空的話把時間留著,我要拍電影了。“那時候,距離兩人上次聯系,已經過了三年。

       這三年間,中國電影市場發生著飛速的變化,電影類型化發展、銀幕數增多直接帶來的票房井噴,以及對于新導演韓寒最重要的——跨界導演成了電影行業新興的票房靈藥。

       從2013年7月開始,對于制片人方勵來說,進入了一段很難熬的“催稿期”,他必須不停提醒和催促貪玩的韓寒,該交劇本了。5個月之后,方勵終于拿到了第一稿分場劇本。至于為什么一位玩筆桿子的作家,會產出如此低效,韓寒的說法是——寫劇本太無趣。在寫文章中,每一頁都要玩兒出花來的韓寒,第一次面對一板一眼,像說明書一樣的劇本寫作方式,他不太習慣。  

       但最終,韓寒交出的劇本,滿是他的烙印。公路片、冷幽默、文藝范兒。馬達就此啟動,2014年2月10日,上海遠郊的片場,《后會無期》開始行在路上。

       作家、賽車手韓寒是如何速成導演?這對于每一個參與《后會無期》制作的主創來說,都像是一個謎。至少他們都表示,沒有在拍攝現場看到韓寒用功的時刻,韓寒的朋友,同時也是《后會無期》主演之一的王珞丹覺得,每個人的成功,都有他的道理,沒有不用功的人。雖然韓寒習慣性地對于這些幕后成長避重就輕,但他說:“這個世界沒有毫無道理的橫空出世”。

       4個月的拍攝,1個月的后期。2014年7月10日,《后會無期》誕生了。此時,距離它登陸大銀幕,與全國觀眾見面的7月24日,只有短短兩周時間。

       在這兩周里,韓寒帶著他的第一部導演作品,接受了電影行業人士、媒體及影評人的檢閱。在接受時光網記者專訪時,新導演韓寒的身上,依然不時回放著當年那個鋒芒畢露的少年作家。他的創作意圖、電影觀、以及對于這個數字繁榮電影行業的認識,并不像個初出茅廬的新導演。

       而當所有觀眾還在津津樂道于《后會無期》里的金句,與《小時代3》的票房爭奪戰時,新導演韓寒一面現身各大城市,與觀眾互動宣傳影片,一面已早早地步入了下一部的導演作品計劃:玩科幻片,“我特別希望兩三年以后,我們又這樣面對面地坐著,討論這一部電影”,說這話的韓寒,那一刻很像他當年寫過的一本書的名字——像少年啦飛馳。

談影片:韓式金句段子搶奪敘事?
“這是個人風格,至少我沒有用網絡現成品”

Mtime:電影放映后,大V們一片好評,但外圍也有一些其他的聲音。比如,議論最多的,韓寒風格的金句和段子搶奪了敘事,你自己覺得呢?

韓寒:還好,我在把這些語言,所有的一切融合在一起的時候,其實是照顧著情節跟敘事結構發展的。包括所有人物的一些編排、音樂的走向,但比起真正意義上的故事或者敘事來講,它(段子)的確是要強過這個故事本身的。因為這可能就是個人的風格,也沒有辦法。

 

影片中類似“聽過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這樣的金句俯拾皆是

 

 

但所有的一切都沒有用網絡上已知的可以見到的(段子),你們所有能夠看到的聽到的都是第一次。唯獨有個地方很遺憾,我們在這一路上會插入一些電臺的聲音。其中有個人在電臺里說,“我覺得我在這個城市非常孤獨,我想養狗但是我卻養了四只貓。因為狗需要陪伴,我也沒有時間陪伴它。”到影片結尾時,這個人又給那個電臺打電話,說“主持人我今天終于邁出了這一步,我養了一條狗,我把四只貓送給朋友了。”然后主持人說很好,這是你做出的一小步,但也是你人生的一大步。然后他說我可以再邁一步嗎,主持人說可以呀,然后那個人說“但我現在在天臺上。”他其實表達他非常絕望的那種情緒,已經走到了最低點,要跳樓的那種。結果世界杯了以后,大家都去天臺跳樓了。


Mtime:你不是號稱加入了處女座,還能忍受這個bug,沒有去做出修改?

韓寒:我們已經沒有辦法修改了,因為我們的聲音已經混在里面了。我一度想把這一段拿掉,這個在五月份的時候就做了,也不知道為什么“上天臺”忽然之間這么流行。我本來想要的是那種悲情色彩。結果電影院里大家一聽到在天臺上都笑了,這不是我們要的結果。這里不是要喜劇的,所以這可能是一個小小的意外。

Mtime:你在電影里,還是與小說里一樣,表達了年輕人的無根感,鄉土情懷、家園流失,為什么在電影里重復這種表達?

韓寒:這不是最核心的表達,包括家園流失,因為你可以發現,這只是前面的一個影子,后面基本上沒有關于這方面的。

Mtime:對,那你為什么前面要做這樣無謂的鋪墊?

韓寒:我是希望增加主人公的無根感,否則觀眾很容易就去追問一些對導演來說特別不好回答的問題。我把這個無根感、他們的情緒以及每個人的際遇做夠了以后,觀眾才能夠去回避這些問題。如果不讓觀眾處在這種敘事風格中,他們肯定會問,為什么這一路連一輛對面的車都沒有?中國的路況有這么好嗎,當然我也希望中國路況這么好了。

為什么他們的車被騙走了以后沒有報警?很高興的是觀眾沒有提出這方面的疑問,那就說明在電影的情緒讓觀眾忽略了這些。一些片子在情感上沒做足時,會面臨一個問題:觀眾會覺得這個地方不合理、那個地方不合理。《阿凡達》細想也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但觀眾出了電影院,不會在第一時間想到那些不合理,這就是在電影的一個成功。

Mtime:因為金句太多或者說段子太多,大家都只顧著笑了,會不會覺得自己的一些表達被辜負了?

韓寒:還好,因為對我本人來講,我也有非常深情的一些部分藏在里面。我從小在寫文章時,就害怕一樣東西不能吸引人。所以我希望讀者在閱讀時能產生快感,就像在觀影的時候產生快感一樣。另外一方面,我覺得(段子和金句)是一種輔助傳播,可以讓你想表達的東西傳播得更遠。看的人更多以后,能夠體會到你那層意義的人也會更多。否則就會曲高和寡。第三就是我歷來寫小說就是這樣的風格,它延伸到了電影里。

價值:站在時代對立面的韓寒哪兒去了
“政治、體制的隱射,并不能代表社會責任感,只是小兒科”

Mtime:其實在2011年的時候,就聽說你的小說《他的國》要拍成電影,結果沒有過審。

韓寒:對,是外部的原因。要不然的話,我2007前后我就從事這項工作了。但拍電影不是寫小說,你自己寫完了不出就不出沒損失,大不了過一段時間再出。電影你要對投資方、對參加一些工作的人負責,你不能讓他們五年拍不了電影吧?

Mtime:所以這次拍《后會無期》你就決定不去碰敏感地帶?

 

 

《后會無期》并不尖銳,是一部標準的文藝青年電影

 

韓寒:我找了個不需要突出那些地方的故事,我有三四個故事準備去拍,《后會無期》更注重的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那種際遇,它不會牽扯到敏感問題。假如你開車開在路上,看到一個政府大樓造得特別腐敗,再評論幾句,這才是真正影響敘事。現在電影里的金句是在推動著情節的。它不會突然之間看到一個大樓評價幾句,看到一個掛著軍牌的車在那評幾句。那些才會讓你你跳戲。可能讓人感覺好犀利,批評政府怎么樣,但電影還是要按情節和情感的流向走,這是第一位。

  這種東西有時候運氣也有一定的原因,你真要說審查的話,任何的片子都能找出很多的問題來。我相信這方面會隨著電影行業和社會的發展,(審查)會越來越寬松。我認為推動社會進步有幾個東西:一個就是文化本身的進步,文化人的努力;另外就是科技跟商業也會把這個社會往前推動得很遠的,所以肯定會越來越好。


Mtime:但你的讀者可能覺得,你應該有一些更尖銳的批判性的作品,或者說政治隱喻。

韓寒:你不覺得一部電影中夾著很多的政治隱語,是一件很無趣的事情嗎?現在微博大家都玩兒得這么豐富,還在企圖玩一些政治隱喻放在自己的電影里,太過時了。這個片子里面加了很多政治的隱喻,并不能代表社會責任感,只能代表三個字“小兒科”。

下一頁
 “滲透與灌輸就是獨裁,藝術會退得非常遠“
“我賣身不賣藝,人可以出臺,作品不能”

 

電影觀:如何用導筒與世界對話
“滲透與灌輸就是獨裁,藝術會退得非常遠“ 

Mtime:在用小說、雜文、博客與世界對話之后,你換了一種媒介,接下來想用電影繼續表達一些什么?

韓寒:更多是細膩的情感,而非一些粗暴的世界觀、價值觀的灌輸。我們總覺得,得有自己的觀點,然后把觀點灌輸給你。用灌輸兩個字本身就是錯的。當你想把你的觀點灌輸給別人的時候,你就是獨裁的些許體現。很多時候,這個世界的觀點跟看法都是非常開放的,你覺得你是普世的,他們還覺得他們是普世的呢。在彼此之間觀點的滲透跟灌輸當中,藝術會退得非常遠。我還是個文藝青年,從第一本小說,包括一些散文、雜文也看得出來,我更希望電影還是偏藝術氣質的表達。

Mtime:情懷?

韓寒:對,情懷上的一些表達,這也是我個人所喜歡和擅長的。

 

韓寒在之前的新導演推介會上曾笑言看多了中國爛片,長了拍片自信

Mtime:你之前在新導演推介會上說,因為看了很多國產爛片,所以更有底氣來拍電影了,我不覺得你是因為這個對電影失去了敬畏心。

韓寒:只是說有時候,你真覺得沒信心時,突然發現,我去,這么爛呀,但這并不能構成你的信心的基本來源和做事情的基本動力,要不然就太兒戲了。因為別人做得差你才去做,這只是玩笑話,歸根到底還是因為自己的喜歡,以及一些準備。

Mtime:以前你會寫一些影評,你本身也很愛看電影,有沒有一些特別喜歡的電影類型或者導演?

韓寒:我還是比較偏向于喜歡...這么跟你形容吧,臺灣電影我也很喜歡,但是臺灣電影我經常不能一口氣看完。

Mtime:覺得悶?

韓寒:有點太慢、太悶。但那種悶其實又非常的奇怪,就是你覺得它沒有高潮吧,當你的氣質對路了以后,你哪怕在火車上面一回頭都變成高潮。香港電影的節奏處理比較好,因為它的環境所限,有時候這種環境促成了那樣的風格,但看多了,就是突破會比較少。相反我覺得這兩年內地,倒是有不一樣的風格和電影的誕生,可能就是市場或者地方都廣闊一些。我還是很喜歡好萊塢大片,有大片上我都是去看零點場的。

Mtime:你有特別喜歡的導演嗎?

韓寒:基本上還是那幾個,詹姆斯·卡梅隆克里斯托弗·諾蘭阿方索·卡隆,基本上是兼具著人文情懷和商業價值的這些導演。我覺得不能粗暴地去說,這是個藝術片,那是個商業片。

商業性:導演韓寒才是電影最商業的部分
“我賣身不賣藝,人可以出臺,作品不能” 

Mtime:《后會無期》電影本身有文藝氣質,但“你”是這個片子里最商業的地方,從拍攝到宣傳都是你。

韓寒:對,但我自己也沒有辦法,我覺得這是一種職責。一個導演如果想讓你的片子變得更加的想描述你自己的東西,只能把自己變得更商業,參與得更多,這樣才能有更多的(自由)。如果我什么都不管,營銷、宣傳、預告片都不插手,拍完就拍完了。很有可能投資方要求你加這個女演員,加那個男演員,加這個情節,加這個廣告植入,這樣更不好。

Mtime:你是希望后讓自己接下來的話語權更大?

韓寒:這樣你才能在之后的片子,在自我風格以及故事敘事上達成平衡。這也是為什么,無論是前期拍攝和后期宣發我會參與這么多,甚至我還會去路演七八個城市。我出版小說時從來沒有這么做過。

Mtime:很多人沒想到你參與配合度會這么高。

 

 

韓寒把控了從預告片到主題曲等宣發的各個環節

 

韓寒:因為我希望所有參與其中的人都能有好的回報,無論是從演員剪輯、配樂師、攝影師,大家都能因為這個電影獲得更多的益處。他們去跑這些城市對宣傳沒有意義,只有我做是有意義。他們已在電影制作中很好地完成了工作。

我希望自己再多努力些,包括那種無論是從預告片、主題歌,那些人都是我自己去找,自己去把控...我也不能說到底他能獲益什么,反正希望他們能更好,所有合作的人不要吃虧。第二個希望,在以后的電影上,有更多的一些自主的權力,在電影內容上面。

Mtime:這個行業很殘酷,并不會因為你韓寒是新導演,就會受到優待。很多人是拿放大鏡來看,韓寒的第一部電影到底怎么樣,你自己有沒有自信?

韓寒:這個不重要,我只做到一點,就是我賣身不賣藝。我自己可以去做很多的比如無論是宣傳,都可以。但是在我的電影作品里,我希望保持住想要表達的那一份純粹,我的人可以去出臺,但我的作品不能出臺。

 

拼票房:會輸給粉絲基數龐大的《小時代3》
“如果只想著比票房,那太low了,也不能走得更遠”

Mtime:《后會無期》在檔期上跟《小時代3》很接近,你也預料到,大家會拿這兩部作品進行比較,你會不會因為票房的比較,而陷入一種“被綁架”?

韓寒:票房只是電影的一個部分,我相信這部電影票房肯定不會差,從投資回報來看一定是沒有問題的。只是說,無論這部電影的票房多好,我都不會去標榜票房。這對中國電影不一定會有利,每天自己去宣布今天多少票房,這并不是特別好的電影的態度。我這么說,可能你可能覺得我是在給自己找退路,哪怕我這部電影的票房很好,我依然覺得票房不能衡量一切。把票房拔到一個特別高的位置上,只能傷害到中國電影。以前很多優秀的中國電影,特別是在世界上拿得出手的,就是沒有考慮太多跟票房有關的東西,才能在世界電影史上留下足跡。

現在我們有很多高票房電影,但中國電影在世界電影的價值上是下降了的,這點蠻傷心的。我不覺得中國人拍不好電影,我們有這么多的題材,這么多的故事,這么獨特的風土人情,一定有跟世界優秀電影相媲美的。以前有過好作品,比如張藝謀、陳凱歌這些做得沒以前好的導演,可能受到突出票房重要性的傷害。

 

《后會無期》與《小時代3》的票房爭奪戰成為今夏備受矚目的電影事件

Mtime:有一種說法認為,《后會無期》是在貼著《小時代3》在做一些宣傳,這種說法會讓你覺得不舒服嗎,比如你和郭敬明兩個人不停地捆綁在一起?

韓寒:這個電影無論是從氣質上風格上,跟其他暑期電影類型非常不一樣的。之所以選這個時間,一來是的確是要放在暑期,暑期一定是比較適合這樣的電影;那放在暑期的話,可能發行方博納有自己的考量,他們八月份《白發魔女傳之明月天國》,我們沒法往后面放了,加上我們的后期又趕得出來,所以就選擇了這樣的一個時間。從我本人來講,都不把這些列入考量的范圍里面。至于老放在一塊比較或者怎么樣,這也不是我個人能夠控制的,我回答媒體問題時,我個人也不會去特別回避這些,因為我覺得也沒有什么可回避的,但是我自己的確不是那么愿意。

Mtime:很多人會覺得,《小時代3》的粉絲龐大,而韓寒的粉絲并不具備那么強的票房生產力。這次如果是在票房上低于《小時代3》的話,你個人會覺得遺憾嗎?

韓寒:沒有什么遺憾的,一切都是正常的。比其它電影票房高,比其它電影票房低,如果一個導演拍一部電影,他的內心世界只想著要跟別的電影比票房的話,那他的心里也太low了,也不能夠走得更遠。這次跟《小時代3》恰巧時間上會比較接近而已,反正我都沒有考慮到這些。 

下一部:科幻片這塊難啃的骨頭
“技術上肯定要揚長避短,更重故事”

Mtime:《后會無期》最開始的海報和預告片,讓人誤以為是科幻片,你對科幻片有沒有興趣?

韓寒:第二部電影就是科幻片。

Mtime:會用到很多特效?

韓寒:它不一定是真正意義上的硬科幻,這方面是沒辦法跟美國人去拼的,你在這方面跟人家拼,也只是說拿自己的短處去拼人家的長處。科幻也有很多的做法,除了用CG特效外,還有很多東西。像《普羅米修斯》大量場景也都是搭出來的,它是科幻的一種。我覺得要揚長避短,我要拍科幻故事會很重要。我有一個非常優秀的,我自己很喜歡的一個故事。

Mtime:也是一個你的原創故事?

韓寒:對的。它其實并不那么科幻,是基于一件真事改編而成,它不會給你虛擬出一個明日帝國來,但有科幻因素在里面。

Mtime:那其實還是一個科幻外衣的,類似軟科幻?

韓寒:也不能說軟科幻,因為軟科幻最“軟”的就是《這個男人來自地球》。等真要做時,大家就會明白。我希望兩三年以后,我們又這樣面對面地坐著再討論這一部電影。

Mtime:這部科幻片投資會很大嗎?

韓寒:不會說大到那種程度,它并非未來世界,你把它完成當成一個故事片也沒問題。

 

韓寒的下一部電影將是一部科幻片

Mtime:科幻片,不是一塊好啃的骨頭。

韓寒:對。在國內說科幻片,肯定大家首先就是先笑掉兩顆大牙,然后從地上撿起來裝嘴里,繼續跟你說這有多么的不現實。如果你真的要照著好萊塢這種程度做的話,首先得有近一億美元的投資,你才能做出視覺上像樣的東西來。有時候也不單純是投資,《阿凡達》花了兩三億美元賴皮,你給一個國內優秀導演同樣的錢,他也不一定能拍出《阿凡達》,哪怕劇本給他一模一樣的。因為人家在這方面的工業流程太成熟了。我們還有一個學習的過程,所以肯定要揚長避短,更重故事。

Mtime:怎么沒有想到去買一個,本身就已經有讀者基礎的科幻作品來拍?

韓寒:沒怎么特別的想過,以后如果還要做電影的話,有可能我會去買其他作家的劇本,也可能去找我喜歡的編劇,然后根據自己的風格重新編個劇本。可能我自己的風格化太強烈,如果別人的東西可跟我的風格調和的話,說不定會產生更優秀的作品。

Mtime:科幻片會什么時候開始啟動?

韓寒:那不一定,只是說一說而已(笑)。

Mtime:不會成為“一代失蹤”的作品吧?

韓寒:再怎么都比“一代失蹤”(《一代宗師》)花得時間要短。我是那種決定做一件事情就緊鑼密鼓,希望中間不要太耽擱。有時候,一旦涼了就涼了,跟感情一樣。

編輯:Aska

 

2014-07-25 21: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