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俄媒炒作“返還中國領土”意欲何為?
俄媒炒作“返還中國領土”意欲何為?
環球新軍事     阅读简体中文版

  俄羅斯之聲電臺網站10月26日刊登題為《前俄高官:俄一旦戰敗,國土將四分五裂》一文。文章稱,莫斯科一名前克里姆林宮高級官員認為,烏克蘭危機最壞的發展方向將是俄羅斯喪失大片領土,被迫向鄰國返還西伯利亞、“南千島群島”(日本稱“北方四島”)、加里寧格勒等地區。此番言論引起批評。

  10月26日,俄羅斯之聲中文網援引俄羅斯總統普京前經濟顧問伊拉利奧諾夫的話說,烏克蘭危機的一個可能發展將是由“冷戰”轉變成為造成大規模人員傷亡的“熱戰”。在俄羅斯同周圍世界,主要是同西方的沖突中,由于力量懸殊,對手的實力遠遠超過俄羅斯,戰爭肯定將以俄羅斯慘敗結束。

伊拉利奧諾夫認為,戰爭失敗將導致俄羅斯被占領,俄羅斯百萬人口將面臨疾病和饑荒,缺水和停電的命運。到那時俄羅斯將不得不向周邊鄰國返還歷史上本應屬于這些國家,但被俄羅斯吞并的土地。這些國家公開和暗中都對這些土地有領土要求。他逐一列出了俄羅斯將向周邊鄰國返還的土地,其中,西伯利亞和遠東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將還給中國。

  俄媒披露普京前高級助手的一番話,道出了俄羅斯當前面臨的嚴峻現實。由于烏克蘭危機繼續發酵,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打壓或愈演愈烈,這必將加快俄羅斯的衰退。特別是由于中國國力的增長,俄羅斯不但在前蘇聯地區感到中國競爭,而且感到遠東和西伯利亞的經濟發展也看不到希望。

  由于俄羅斯與中國實力此消彼長,俄羅斯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至少在經濟上將成為中國的附庸。正如一位俄羅斯評論家近日在俄《生意人報》發表的文章稱,俄羅斯2014年如損失GDP的4.8%,明年還有可能下滑,俄羅斯將真正進入經濟衰退期。俄中的實力的巨大變化,可能導致俄羅斯以某種形式喪失亞洲領土,兩國未來可能以烏拉爾山脈重新劃定邊界。

其實,翻開近代史,我們會看到,在亞洲國家中,中國是領土丟失最多的國家。根據中國歷史教科書,沙俄帝國利用滿清王朝內憂外患、國力衰退,同清王朝簽署了《璦琿條約》和《北京條約》等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從滿清帝國手中取得了遠東和西伯利亞多達20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

  也就是說,俄羅斯是受益最多的國家,而付出代價卻是最少的。在分割中國領土時,俄羅斯以靜制動,僅采用守株待兔的方式,就先后把中國的大部分土地非法占有或分割。

  歷史上,中國吃了沙皇俄國的大虧,新中國成立以后,前蘇聯給過中國一些實質性的幫助,但很長時間里北方還是壓得中國喘不過氣來。關鍵是,中國更不敢向蘇聯提出任何歸還領土的要求。上世紀六十年代,中蘇關系緊張時,曾在中蘇邊境發生了珍寶島事件。

  至到目前,中俄民間都還有部分針對對方揮之不去的不信任感。普京今年8月在莫斯科對記者說,將俄羅斯當局部分機構遷至西伯利亞,將部分聯邦、中央機構遷至遠東和西伯利亞是可行且正確的做法。因為這里是俄羅斯地理上的中心位置,它離符拉迪沃斯托克(中國稱:海參崴)和莫斯科的距離相近。

  看起來這是俄羅斯領導人情緒化的一種表現。想想看,俄羅斯如果將部分政府機構遷移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其目的是要加強對這一地區的管控。同時向中國傳達一個信號:俄羅斯很看重這一地區。在俄羅斯人眼里,中國正“窺探”俄羅斯的資源。俄羅斯把大公司和政府機構的總部從莫斯科搬到遠東和西伯利亞,能幫助俄羅斯守住遠東,以抗衡日益強大的中國。

   俄羅斯媒體將“返還中國領土”進行熱炒,究竟要表明什么樣的意思呢?我們不得而知。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種炒作是俄羅斯人混淆視聽的策略。因為俄羅斯“返還中國領土”的說法不僅得不到落實,而且強硬的普京會重現當年沙皇俄國或者前蘇聯的影子,從而導致中國新的地緣政治噩夢。

  這種担心并非無中生有。俄羅斯是對遠東和西伯利亞實際的占領者,改變現狀,中國并沒有辦法。在中俄領土爭端上,俄羅斯仍會處于強勢,而中國則一直處于被動。

  實際上,俄羅斯人清楚得很,中國今后相當長一段時間,最大戰略壓力來自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力量。這種壓力既是地緣政治上的,也在相當程度上被擴散到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層面。這是一種無處不在的不確定性,也是中國21世紀的核心問題。這些都遠遠大于中國向俄羅斯“索要”遠東和西伯利亞的可能變數。

  據美國媒體報道,一名前克里姆林宮高級官員認為,烏克蘭危機最壞的發展方向將是俄羅斯喪失大片領土,被迫向中國、日本和其他鄰國返還西伯利亞、北方四島、加里寧格勒等地區。此番言論引起批評。

  冷戰變熱戰 向中國返還遠東西伯利亞

  普京總統的前經濟顧問伊拉利奧諾夫最近表示,烏克蘭危機的一個可能發展將是由“冷戰”轉變成為造成大規模人員傷亡的“熱戰”。

  在俄羅斯同周圍世界,主要是同西方的沖突中,由于力量懸殊,對手的實力遠遠超過俄羅斯,戰爭肯定將以俄羅斯慘敗結束。

  俄羅斯總統普京

  這位目前激烈批評普京政府的前高級官員說,戰爭失敗將導致俄羅斯被占領,俄羅斯百萬人口將面臨疾病和饑荒,缺水和停電的命運。

  西伯利亞和遠東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將還給中國

  到那時俄羅斯將不得不向周邊鄰國返還歷史上本應屬于這些國家,但被俄羅斯吞并的土地。這些國家公開和暗中都對這些土地有領土要求。

  伊拉利奧諾夫逐一列出了俄羅斯將向周邊鄰國返還的土地:西伯利亞和遠東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將還給中國。千島群島,也就是北方四島和薩哈林將還給日本。

  俄羅斯總理普京曾對媒體表示:“中國領導人不可能忘記遠東地區。鄧小平對時任蘇聯外長謝瓦爾德納澤明確表示:三四百萬平方公里地領土屬于中國,遠東地區領土問題是歷史遺留問題,中國人遲早要回屬于我們的領土。子孫后代會解決這個問題的。”

 普京進一步補充道:“在中國歷史教科書上,符拉迪沃斯托克仍叫做海參崴。西伯利亞與遠東地區仍被稱為俄占領區。盡管10年簽署的《俄中睦鄰友好條約》中國沒提及這一主權訴求,但并不代表中國忘記了遠東。這個條約僅符合當今現實需要。”

這倒是蠻有意思的。歷史上曾經是侵略國的領導人會主動提及這件事,個中緣由值得深思。普京提到《中俄睦鄰友好條約》符合當今現實需要,無疑是給俄羅斯人民敲響警鐘,地緣政治需要中俄友好,但并不代表兩國沒有利益摩擦。

鄧小平對時任蘇聯外長謝瓦爾德納澤明確表示:三四百萬平方公里地領土屬于中國

事實證明,條約的簽訂與履行,雖然使兩國綿延4200多公里的邊境出現罕有的寧靜局面。但條約第9條說,一旦出現一方認為涉及其安全利益的局勢,簽約國將進行磋商以消除所出現的威脅。

  俄羅斯在南海紛爭中與越南軍持續軍售

  談到磋商,磋商僅僅是外交辭令,實質上的意義并不大。這樣條約不能解決今天和未來可能出現的所有麻煩。中俄互懷戒心,仍是不爭的事實:譬如上合組織,俄千方百計拉印度入伙,中國只給其觀察員身份;而中國希望巴基斯坦正式加盟,也遭到俄方抵制。

  再譬如,俄羅斯在南海紛爭中與越南軍持續軍售,且在越占領區開采很多公司,用心可見一斑;再再譬如,2008年俄格沖突,美國把軍艦派到黑海,可中國一直保持沉默,聽之任之。想必,中國與東南亞國家或日本的沖突激化,北京也未必指望對方伸出援手;

   再再譬如,烏克蘭、白俄羅斯不顧俄方反對,與中國軍事合作親密且充滿陽光。

  俄格戰爭,中國沒有提供任何口頭支持

  歷史也證明,俄羅斯是個根本靠不住的鄰居。出賣盟友,損人利己之事,俄羅斯沒少干過。如今自蘇聯解體后,兩國力量對比就發生了劇烈變化。俄羅斯不得不接受中國變成2 1世紀世界性強國的事實,畢竟俄羅斯的現代化速度遠遠落后于中國。

 中俄領土爭端,中國迅速確定了邊界線,(黑匣子島一國一半,等),

  雖然被罵賣國過,但是,如果不接受現在的邊界方案,有更好的方法去爭取更多的領土嗎?除非發動戰爭,但是現階段戰爭明顯搞不過毛俄。

  劃定邊界的結果就是:1.集中精力同日本、越南、菲律賓、印度爭領土,畢竟同毛俄爭領土會造成中國樹敵過多,而且毛子是個勁敵;

  2.永遠失去另外一半的領土;

  3.日俄大戰的時候,毛子戰敗,中國否認現在的邊界線,拿回以前的領土。

  反觀日本,不接受俄羅斯所提歸還日俄爭端領土北方四島(俄方稱南千葉群島)其中兩個島嶼的方案。

  這樣這四個島嶼就永遠存在爭議,看似是個活結,實則拿回來機會渺茫。

  結果可能就是:1.日本永遠失去這些島嶼;2.日俄再次大戰,日本獲勝拿回島嶼。

  盡可能拿回更多的領土的最佳時機在葉利欽的休克療法后的俄羅斯時期,可惜那時候中國自己也不行,沒有現如今的實力。

  再次通過非戰爭手段拿回領土的機會,只有等俄羅斯經濟崩盤同時加一個弱的領導人了。通過經濟和外交手段拿回來。

  中國人說舍得,有舍才有得。

  而且,真的給你幾十萬平方公里,今后百年,千年,中國就滿足了嗎?看到西伯利亞,澳大利亞,加那大那種地盤不流口水?

  看到中東,非洲的石油礦產,不流口水?

  土地方面最是貪婪的霸秦還幾次嘗試主動出讓土地來收買盟友呢。舍不得媳婦怎么抓得住流氓。現有領土爭議就算全部成功拿來也照樣喂不飽中國巨大的資源消耗。

  20世紀90年代至今,大眾傳媒及許多專家一直彈撥俄羅斯聯邦遠東邊界上來自中國的現實和臆造的威脅論調,經常提到的遠東俄中關系存在的問題和威脅包括:

  1。大量中國人(對人數說法不一,據稱現已達200萬人)移民遠東,在當地事實上建立自己的飛地;

   2。政治局勢按科索沃模式發展,即聚集起來的中國居民提出政治自決的要求,導致俄羅斯失去遠東南部地區,也就是回到19世紀中期的情況;

  3。悄悄地侵占經濟和不動產及土地,實際上變遠東為中國的殖民地;

  4。變俄羅斯遠東為中國的原料殖民地,在經濟方面使這一地區實際上徹底脫離俄羅斯;

  5。這一地區經濟與中國市場過分對接,意味著俄羅斯實際上與日本、東盟等亞洲其他國家以及美國、加拿大(在經濟方面)隔絕開來,并將遠東經濟與中國的再生產和行情周期緊緊捆綁在一起;

  在俄羅斯人看來,中國在遠東地區的建設成了對俄羅斯領土的蠶食,這顯然有失公允

  6。用資金來占有(收購)這一地區的主要原料儲量(中國在經濟上感興趣的),使這一地區和俄羅斯失去支配和使用自己的自然資源潛力的大部分自主權;

  7。這一地區業已形成的經濟結構和外貿商品結構如果長期固定下來,將意味著經濟租金和商業租金的再分配對中國越來越有利;

  8。考慮到中國在世界經濟和政治中的影響力擴大,南阿穆爾河沿岸地區和濱海邊疆區的一些地方將按強力模式回歸中國版圖。

  上述威脅和問題包含將來可能發生的事件,這些事件到來和實現的可能性是多種多樣的。

  第一,恢復中國對南阿穆爾河沿岸地區和濱海邊疆區主權的強力模式發生的可能性看來相當低,這不僅是因為軍事殖民占領的時代早已終結,當今世界存在許多防止類似模式的機制,而且在原則上可以排除核大國之間爆發任何大規模軍事沖突的可能。

   第二,中國居民向阿穆爾河沿岸地區和濱海邊疆區大規模遷移模式的實現在其他同等條件下取決于俄羅斯調節移民形勢的有效性和目標。

  類似的遷移在一定條件下對這一地區的發展可能是一個積極因素,前提是這樣的發展將沿著單邊上行軌道進行,同時就業人數的實際增長是基本增長因素,也就是說,重點將放在勞動密集型產業的發展上。

  考慮到有關遠東社會經濟發展前景的各種文件中已公布和正在擬訂的宣言和意向,類似的假設未必是現實的。即使中國人大規模遷移的威脅已經變為現實,也是完全可控的。

  第三,即使在俄羅斯允許從中國大規模合法移民卻沒有及時采取嚴格措施,以保證來到的中國居民完全被同化或者與其他民族公民在政治和文化上保持完全同一性的情況下,由內部激發的軍事—政治轉折(科索沃模式)而改變政治制度的威脅也明顯只是假設地存在。 

科索沃模式的實現在更大程度上取決于俄羅斯自己的行為或不作為,而不取決于中國和俄遠東潛在的中國移民。

  然而確實存在著不能掉以輕心的現實問題甚至威脅。

  第一,現實的威脅是無法建立起對遠東生意和不動產的監督。

  普京突然性的遠東軍事演習顯然不是什么友好的舉動,其赤裸裸地表現出對中國的敵意,北京有足夠理由對這個所謂的盟友提高警惕。

  最大的問題是對微型的、小型的和中型的生意進行監督,而不是對容易監督的大項目和大企業的監督。

  第二,非常現實的威脅是俄遠東經濟轉變為中國市場的一部分,確切地說,遠東變成一個原料基地。

  第三,在過境貨物運輸領域,中國正在成為俄羅斯最強有力的競爭者。

  當然,現實的威脅是應當考慮的,但也要意識到,與其說這是威脅,不如說是與一個強大的和有活力的鄰國相互聯系的客觀條件,這種相互聯系不僅是遠東地區,也是整個俄羅斯積極發展的重要因素。

  老實講,這些條件會成為威脅也只是在下面兩種情況之下:一是它們未被充分予以考慮;二是我們把鄰國的利益視作一種異己的同時也是敵對的文化表現。

  將來,俄羅斯的發展成功與否不取決于其與其他文化隔絕的能力,更不在于是否戰勝了他們,而取決于我們是否準備好去組織與這些文化有效的協同動作,同時一定要保持自身的同一性。

  真正的任務是要先認識到,然后行動起來,必須遵循這樣的信念和認識俄羅斯的使命和對其而言在東亞進行建設性合作的唯一機會,是保持文化多樣性,努力在遠東這個世界交匯點使各種文化綜合起來。

  烏媒稱,中國軍隊長時間依靠蘇聯上世紀50-60年代初提供的武器裝備。但是在和西方關系升溫后,中國得到一些美國和歐洲裝備。

  從80年代末開始,中國先后從蘇聯和俄羅斯引進最新技術,在多種武器裝備方面實現了向前一代的跨越式發展。而且,中國總是有特殊能力“竊取”先進技術。80年代,中國情報機關甚至從美國成功搞到“三叉戟-2”潛射彈道導彈最新型戰斗部W-88的圖紙。至于普通技術,更是數不勝數。

  比如,根本不清楚俄羅斯是否曾向中國出售“龍卷風”多管火箭炮系統或者其生產許可證技術,但是中國軍隊先是出現了酷似“龍卷風”的A-100火箭炮,然后是其完全復制品PHL-03。

  88式(PLZ- 05)自行火炮酷似俄未曾售華的“姆斯塔”。俄也從未向中國出售過S-300防空導彈系統的生產許可證技術,但這并不妨礙中國復制品“紅旗-9”的出現。法國同樣如此,比如“響尾蛇”防空導彈系統、“飛魚”反艦導彈、M68型艦炮等。

   中國國防工業通過綜合國外技術,結合國產技術,開始制造出相當高水平的原創性的武器樣品,比如95式(PGZ-04)彈炮合一防空武器系統、PLL-05和PTL-02式自行火炮、ZBD-05步兵戰車等。

   如上所述,總體上,俄羅斯幾乎在所有類型常規武器方面的質量優勢基本上都還停留在過去,而中國在某些方面甚至已經超越了俄羅斯,比如無人機和輕小武器。中國在蘇俄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以及西方步槍(FA MAS、L85)基礎上,逐步將其發展、演變成最新式國產槍族。

 一些專家認為,中國在技術上仍舊依賴俄羅斯這個主要武器供應商,因此不可能攻擊俄羅斯,這純粹是無稽之談。中國從俄羅斯得到的武器裝備僅用于對臺灣和美國作戰,北京目前在認真籌劃奪島戰役。

  很明顯,中俄海戰基本上不可能,雙方都沒有必要。中俄如果爆發戰爭,將具有地面性質,中國將主要動用陸軍部隊。在此不得不說,中國并沒有為陸軍引進俄羅斯任何先進裝備。

  即使是在空軍方面,中國也已擺脫對俄羅斯的依賴。中國購買的蘇-27殲擊機數量有限,總共76架,其中還有40架蘇-27UB。從戰斗機和作戰訓練機的這種獨特比例來看,中國引進俄制蘇-27顯然是為了培訓飛行人員。

  眾所周知,中國隨后拒絕使用俄羅斯組件繼續許可生產蘇-27,只組裝了原計劃200架中的 105架。與此同時,中國開始以殲-11B的名稱私自仿制這種殲擊機,裝配國產發動機、武器和航空電子設備。如果說上世紀60年代中國復制的蘇聯產品還比較落后的話,那么從現有數據來看,殲-11B幾乎絲毫不遜于蘇-27。

   烏媒稱,可以說,近期中俄軍事技術合作很不樂觀。部分原因是俄國防工業迅速滑坡,已經沒有能力提供中國需要的武器和裝備。另外還可能是因為,中國正在認真考慮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對俄軍展開作戰行動的可能性。

   由于殲-11B在戰術技術性能上與蘇-27幾乎不相上下,而在以色列“幼獅”戰機基礎上研制而成,綜合使用俄羅斯和國產技術的殲-10,完全可以和米格 -29媲美,從而使俄軍在空中不再具有任何優勢。

  數量優勢肯定在中國這邊,尤其是在俄防空系統,首先是遠東地區的防空系統,幾乎可能完全崩潰的情況下。在蘇-30方面,中國的優勢幾乎是壓倒性的。中國已經擁有120多架蘇-30,俄空軍只有4架。中國空軍的主要缺陷是缺少標準的強擊機和攻擊直升機,但是這對中國來說不會成為大麻煩,因為俄軍地面部隊的情況更加糟糕。

  中國最好的坦克96式和99式(即98改式),基本上絲毫不遜于俄羅斯最好的坦克T-72B、T-80U和T-90。它們其實都是“近親”,因此戰術技術性能非常相似。但是,俄國防部基本上已經撤銷了坦克部隊,坦克數量應當保持在2000輛的水平上,和中國現在擁有的現代化坦克數量差不多。

  然而中國還有無數以T-54為基礎的舊坦克,從59式到80式,應有盡有,至少有6000輛。它們在對付步兵戰車和裝甲運兵車方面,以及創造數量效應方面,相當有效,它們很可能是解放軍指揮層動用的第一波次打擊武器。

  無論如何它們都能對俄軍造成損失,最重要的是,能吸引俄軍反坦克兵器,待其消耗殆盡,防御削弱之后,再使用現代化坦克完成致命打擊。順便說一下,老舊的殲-7和殲-8殲擊機也能在空中創造類似“數量效應”。

   總之,在現代化武器裝備方面,在質量和數量上,中俄軍隊現在基本上旗鼓相當。但是,相關優勢正在確信無疑地,而且不是很緩慢地轉向中國軍隊這邊。中國擁有大量雖然老舊卻還不錯的武器,非常適宜消耗俄軍部隊的防御潛力,在戰斗中報廢幾千輛落伍的坦克裝甲車輛應該不是什么問題。

   中國七大軍區中有兩個軍區的轄區與俄羅斯邊境相鄰,現在北京和沈陽軍區的實力相當強大,已經超過從加里寧格勒到堪察加的俄軍所有部隊的總和。在潛在戰場 (外貝加爾、遠東)上,雙方力量根本無法相提并論。

 中國的優勢不是數倍,而是十倍。在這種情況下,一旦爆發實戰,俄軍幾乎不可能從西部地區調派部隊,因為中國能確保同時在全線許多路段破壞西伯利亞大鐵路。俄在東部地區沒有其他交通運輸干線,空運只能投送人員,無法投送重型裝備。在作戰訓練上,尤其是裝備水平極其先進部隊和兵團上,中國軍隊早已超過俄軍。

  比如,北京軍區第38集團軍的炮兵實現了全自動化,其實力僅次于美軍,早已超過俄軍。38軍一周之內的進攻速度可達1000公里,每天150公里。

  因此,在常規戰爭中,俄軍沒有任何機會。不幸的是,核武器也無法保證挽救俄羅斯,因為中國同樣擁有核武器。確實,俄軍在戰略核力量上暫時還有優勢,但是這種優勢正在迅速縮小。

  另外,俄軍沒有中程彈道導彈,中國不僅有,而且數量不少,基本上能夠抵消自己在洲際彈道導彈方面落后的劣勢,況且這種劣勢也在縮小。中俄在戰術核武器方面的對比數字不太清楚。

   但是必須明白,這種武器將被迫用在俄羅斯領土上。至于在互相實施戰略核力量打擊方面,中國的潛力足以摧毀俄羅斯在歐洲地區的大城市。在清楚了解這些情況之后,克里姆林宮未必還會決定使用核武器。因此,俄對中國的核威懾,如同中國在技術上依賴俄羅斯一樣,只是無稽之談。

   或許,中國根本不需要動用自己的軍事力量,只需仿效普京在克里米亞的做法,派出數十萬名手拿竹棒的“綠衣人”就可以了,因為即便如此,俄羅斯都無法抵抗。俄羅斯唯一能做的或許就是密切融入歐洲和北約。

 





















2014-11-06 2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