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字體    

我在白宮門前散步,給奧巴馬提意見
我在白宮門前散步,給奧巴馬提意見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奧巴馬總統,你好。

利用這次到華盛頓出差的機會,給你帶來了我最近在中國大陸出版的兩本時政評論集:《家國天下——民主離我們有多遠》與《黑眼睛看世界——一個民主小販眼里的世界》。離開北京前,我已經托人把這兩本書帶進中南海,現在既然到了華盛頓,自然也要送兩本到白宮。雖然你們都是最高統治者,但讀讀我的書,沒有什么壞處。
我的書記錄了一位普通的中國網民對民主政治的認識,以及對中國問題、中美關系的一些看法,希望能對你進一步了解中國、制定正確的決策有裨益。當然,我也乘此機會借你的風水寶地給俺這兩本書打一個廣告,希望你別太介意,更不要以維穩的名義把我從白宮門前驅趕哦。
送你這兩本書還有一個原因,在書中,我引用了大量美國的故事作為例子——包括你當選美國總統這件人類民主史上里程碑似的事件——向中國讀者介紹美國、介紹民主與普世價值。我想,作為美國總統,你應該為此感到自豪。
但我下面要講的事,你卻不會感到自豪。多年來,我很自私地把美國的好經驗以各中方式介紹給中國讀者,希望借他山之石幫助中國人過上更好的日子,今天,在美國旅游三天后,我也想無私奉獻一次——我將扮演一次批評你和你的政府的角色,對美國與美國人民做出些微的貢獻……

民主的疲軟,民主的傲慢

第一件事發生在我七月五日抵達華盛頓達拉斯國際機場的時候。飛了十三個小時,總算到達了目的地,那心情真不亞于百年前來自地球各個角落,乘船進入紐約的移民突然看到曼哈頓的自由女神像時的興奮。可是,接下來的事,讓我感到今非昔比。
八點下的飛機,之后我和幾百位世界各地的旅客在移民局柜臺前等了整整一個小時又四十五分鐘,創下了我過去五年走遍世界多個國家(包括歐洲最發達的國家與亞洲最落后的國家)等候入關時間最長的記錄。長長的柜臺,只開了四個柜臺,你的公務員們不緊不慢。我問一位在旁邊悠閑的官員為什么要等這么久,他說,有飛機晚點,擠到一起來了。可據我后來的了解,根本不是這樣,華盛頓的移民局大廳常常大排長龍。
這種長龍對于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并不陌生,尤其對于來自中國的我,二十年前,當我開始頻繁出入國境的時候,常常被中國海關前的隊伍弄得怒火中燒。牢騷、質疑與抗議成為排隊時的常態,可是,這些年下來,中國移民局前的隊伍逐漸縮短,柜臺增多,入關效率也有所提高,排隊超過一個半小時的情況鮮少碰上。而以我對世界其它國家的觀察,也大抵如此。而且,偶爾碰上中國或者其它國家的移民局前的隊伍過長,總有本國人或者好打抱不平的美國人站出來鼓噪,結果當地政府(包括中國)往往就從善如流了。可在華盛頓呢,美國公民們很快地通過移民局,而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卻被攔起來,出現了這種以前只在第三世界國家才有的特殊景觀。
更讓人受不了的還不在于排隊本身,而在于當你對美國移民與海關官員提出詢問和質疑時,他們那種表情,那是一種:我是老大,這就是我們的做法,你能如何?當然,我也驚訝的看到,這些來到美國的各國人,雖然也抱怨,但絕大多數都很安靜,沒有幾個認為這樣的長龍(并非電腦等出了技術問題造成的)是不合理的,沒有人敢質疑世界上最富有與效率最高的美國政府為什么這樣對待來自全球各地的旅客。
這當然只是美國政府官僚作風的冰山一角,過去三天里,我就強烈感覺到部分美國官員骨子里也有這樣的想法:我們已經擁有了世界上最不壞的制度,你們還能有什么比我們做得好?這種制度,成了美國政府甚至美國人一些傲慢行為的擋箭牌。基于這種觀察,我漸漸地發現,美國的官僚作風盛行、借助反恐對世界各國旅客實行肆無忌憚的檢查,甚至侵犯人權的事也常有發生,對自己的民主與自由變成了對他人的傲慢與無理。
奧巴馬先生,千萬別以為我是小題大做,當我看到民主國家的民眾的忍耐力如此之大的時候,我對民主制度刮目相看,更對生活在民主制度之下的民眾肅然起敬。如果在第三世界的移民局排隊如此之長,我們一定會義憤填膺,控訴獨裁或者不民主制度的邪惡,可這事發生在華盛頓得達拉斯機場,那些官員對旅客的詢問與質疑置若罔聞、漫不經心,他們對來自各地的旅客們展現了美國的傲慢,也自然會被認為是最強大的民主國家的傲慢,民主的傲慢……
奧巴馬總統,讀一下我的書吧,讓民主煥發青春的辦法之一是不單對自己的國民民主與友善,也對其它國家的國民如此。你當選總統而給美國民主帶來的榮光,正被美國政府在世界各地的傲慢做法,以及現在在美國本土對世界各地人的傲慢對待抵消。

消費,還是浪費?

如果你覺得上面的事件微不足道,有些小題大做,甚至只是我個人過激的感受與“泄憤”,那么下面的一個觀察,則和我個人無關,而是攸關整個地球的“安危”。
在抵達華盛頓后的三天里,我開車走了兩個州,還到了風景如畫的Outer Bank,在華盛頓達拉斯機場的不快也被沖淡:藍田白云、陽光沙灘、山清水秀、一望無際的高速公路、和藹可親的民眾……很多時候,我星夜兼程,也讓我觀察到一個早就存在的現象:在沒有幾個人的高速公路休息站,在已經沉睡的小鎮子,在早就關門休息的購物廣場,無數只高瓦數的燈泡大放異彩,把夜晚照得如同白晝……
這種現象我當然早就知道,也是我20多年前第一次到美國時被深深吸引住的景象之一。記得有一次從飛機上向下看,我嚇了一跳,美國大地到處都是燈火通明,有些地區竟如火山般噴出熊熊烈焰……可是這個“美景”在今天的我看來,卻讓我很不自在。也許是我剛剛“走遍中國”從河南西部直接來到美國的緣故。要知道,那里的一個縣城最熱鬧的夜市,還有民眾在用蠟燭照明自己的攤鋪,而這兩天我經過的任何一個路邊消費站,那巨大的燈光大概足足可以照明中國西部的大半個縣城;當然,也許還因為這些年我的環保意識增強了,總之,讓人方便、舒服的美國燈光這次給我帶來的是不舒服的感覺。
總統先生曾經在澳洲說過這樣一段話:如果10多億中國人口也過上與美國和澳大利亞同樣的生活,那將是人類的悲劇和災難,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將陷入非常悲慘的境地。美國并不想限制中國的發展,但中國在發展的時候要承担起國際上的責任。中國人要富裕起來可以,但中國領導人應該想出一個新模式,不要讓地球無法承担。
這句讓中國人震驚的話并沒有錯,錯的是,奧巴馬不希望中國人像美國人那樣消費,卻沒有想到為什么美國人一定要繼續那樣消費。總統在倡導、引領地球村上的村民們節約能源、互相合作,在希望中國改變發展模式的時候,怎么沒有想到對美國人這種明顯的浪費地球的消費模式進行檢討,收縮收斂甚至改弦更張?
我沒有要干涉美國人消費習慣的意思,更沒有要打富濟貧,只是以這個典型的事例告訴總統先生,在美國,類似的浪費而不是消費比比皆是。美國要想在全球能源與環境上繼續引導人類,必需從自己做起,否則,沒有任何說服力。

不要以民主的名義來阻擾民主……

總統先生,真不好意思,才來三天,就開始對貴國政府說三道四,可如果你讀過我的書,或者像我的讀者一樣對民主有很深的理解,就會知道,這正是民主的精華所在。正如我在中國時很少批評美國,而是以批評中國來效勞中國一樣,既然來到美國,我也得為美國與美國人民做點力所能及的貢獻。我始終認為一名知識分子能做的,就是善意卻一針見血的批評。所以,我還得向你提第三條意見,不管你高興與否。
如果你認為我上面的兩點觀察有些老生常談,而且干涉了貴國的內政,那么,下面我和美國華人華僑座談中感受到的一件事,就不是干涉內政,而涉及到中國內政了。
我知道總統夫人曾經把毛主席的畫像掛在白宮的圣誕樹上,這當然不是一時失誤,而是在內心深處,遭受過歧視的你們,也一度把毛澤東當成了公平與公正的化身,這事我就不多討論了,請你們有機會讀讀我的書,補一些有關中國歷史的基本知識。但有一件事不能不說,美國國內某些打著公正公平的名義推行的政策,正在破壞中國或者其它國家的公平與公正;美國一些因為民主理念而生出的事業,又恰恰損害了中國的民主事業,其中就包括美國以自由、民主與法治的理念對大量從中國奔到美國的貪官污吏提供的庇護與保護,對轉移到美國的大量非法之財的不聞不問與聽之任之。
我當然知道,235年美國的歷史,每一天都為來自世界各地的難民提供庇護,讓無家可歸者尋得新的家園,讓他們免受獨裁者的追殺與迫害,可是現在情況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一些國家的統治者,以不正當的手段攫取民脂民膏,再以自由貿易與遷徙自由的名義轉移資產、移民美國——這也許都不為過,過分的是,他們在有了美國這個“退路”后,不思改邪歸正、放下屠刀,反而在自己的國家變本加厲的壓制民眾,巧取豪奪。
就拿中國來說,幾千年的歷史告訴人們,也正告奴役人民的人,只要你還生活在這塊土地上,只要你繼續作惡,出來混的,總有一天是要還的。正因為這樣,再邪惡的獨裁者也有所忌憚,不至于喪盡天良。可是,現在不同了,有了美國等西方國家以個人自由與公民權力鋪就的“退路”,他們不但不想把西方先進的東西引進中國、造福民眾,反而更加肆無忌憚地用特色愚弄、殘害蕓蕓眾生!
親愛的奧巴馬總統先生,我只能提議你改善政府的官僚作風,我也沒有權力要求美國人改變他們的消費方式,但我卻認為自己有權力與責任呼請美國等西方政府,是時候正視某些不民主國家的官員一邊向西方移民讓自己的家屬與子女先民主,轉移資產讓自己的家人先享受資本主義腐朽文化,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名校留學,一邊卻在自己國家對他人的子女竭盡洗腦之能事,壓制民主、制造不公與普遍的貧困。
總統先生,如果你能連任的話,希望你在這方面給世人一個說法,不要再對非民主國家的權貴勾勾搭搭,對獨裁者獻上媚笑,不要為裸官與轉移資產者大開綠燈。我能體會美國的民主理念博大精深,但你們以民主與自由的名義保護了一些人,卻以這種方式,客觀上損害甚至阻擾了世界上人數最多的國家的民主與自由的到來。
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已經行動起來了,他們對中東一些獨裁者官員發出了全球通緝令,限制他們出國,凍結他們的海外資產。我只是希望,美國也許在給某些國家貪官污吏的子女簽證的時候慎重一點,想一下被他們剝奪了教育機會、限制了自由的那些民眾。我還希望,美國人能夠對那些從不民主國家轉移過來資產有跟蹤登記,等到那些國家的人民真正當家作主的時候,能夠物歸原主。到時,我會前往白宮門前為美國政府獻花唱贊歌,創造白宮門前迄今為止只有抗議、散步而無歌頌民眾的歷史記錄!
我只來了三天,暫時只有這點想法,如果你想知道更多,還是那句話:讀我的書吧,雖然你貴為最大民主國家的總統,但對民主的知識與認識,多多益善。當然,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正如我的書不一定能帶進中南海,也不一定會被白宮的保安放行到你橢圓形辦公室里,所以,我在你的住處附近走了一圈,算是“散步”、“打醬油”和“做俯臥撐”……不懂這幾個詞是啥意思?還是那句廣告詞:看我的書吧!

楊恒均 2011-7-10 華盛頓

2011-07-18 16: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