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碼農們要做“西方的微信”?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硅谷碼農們要做“西方的微信”?

文/杰羅姆

剛才讀到了一篇一個美國博客新鮮出爐(11月28日)的博文,標題為《賽跑:成為西方的微信》(The Race to Become the WeChat of the West)。微信給咱中國人長臉。你很難就此就說,C2C(Copy 2 China)時代結束了。但這的確是中國時代開始的信號,讀完本文,你自己再下結論。

先來看看這個美國博客怎么說的吧。

一個來自阿里巴巴的工程師向這位美國博客推薦了WeChat,微信海外版。開始,在他的辦公室里,他們只是一般地談談中國的互聯網上正在發生些什么。阿里工程師說的并沒有給他留下什么印象。但是,一會兒之后,那個阿里人把他拉到一邊,給他看自己的手機,手機上顯示的是 WeChat。這個美國人用過 WeChat,沒什么新奇的,阿里人切換到漢語版微信,非常自信地說:“你再看這個!”

這個美國博客看到了什么?讓他自己說吧:

“這個APP看起來大了好多倍。現在,我可以在上面加我的信用卡,我可以找到數不勝數的游戲,我可以叫出租車,我可以在上面找吃的訂外賣,甚至我還可以在上面進行抵押貸款申請,或者,進行投資!這哪里是什么聊天工具,這是基于聊天的平臺!”

這個美國博客當然是個聰敏人,阿里人對他一點就通。(我覺得奇怪了,阿里人怎么個個都象馬云,那么能忽悠人,而且忽悠的不僅是阿里自己的產品,恰恰是其最大的對手,騰訊的產品?贊一下阿里人,你們和騰訊一樣給中國人長臉)他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毛頭小伙。他叫泰德·利文斯通(Ted Livingston),KIK的創始人、CEO 。如果你不知道KiK,百度一下。

利文斯通的感概與發現很多,我沒有興趣一句一句來翻譯。打動我來寫這篇文章的是下面這句話:

“微信就是網絡!問題來了,在西方世界會發生些什么?如果你和我談,或者和Snapchat的埃文·斯皮格爾(Evan Spiegel)談,我們將會說同一件事情:我們要做西方的微信!”

注意,這是直接引語,是他的原話。不是我加油添醋編派的。這些話語,你在紐約時報,在赫芬頓郵報或者BUZZFEED上暫時是看不到的。呵呵,許多人不愿意看到這樣的說法。他們不愿意寫這些。(不信,你找找看,這條博文最初發在什么地方,在哪里可以找到。找到了告訴我。)西風東漸在呈現明顯的逆轉趨勢之前,沒有人愿意把它當回事兒。但是,變化的確是在發生。Snapchat的埃文·斯皮格爾和KIK的泰德·利文斯通的觀點最終會影響人們,更加認真地關注中國的互聯網實踐。

事實上,關于微信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他們兩人的觀點。

利文斯通在博文中寫道,如果你和硅谷的人談這些,你很可能遭遇我們早就耳熟能詳的老生常談:比如,微信模式永遠不可能在西方奏效,西方的消費者與中國的消費者不一樣。他們的理由可能很充分,但是,硅谷的人可能錯過的理由只有一條,就在這里:年輕人。西方的年輕消費者和東方的年輕消費者是一樣的。他們還沒有決定去哪家銀行開戶,到哪家商店購物,或者玩什么游戲。但是,他們都在CHAT!

呵呵,他的意思是,此前的東方與西方的消費者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話,現在或者說未來的年輕消費者沒有什么不同。他們的消費與行為模式會漸趨一致!

我不知道利文斯通說的對不對,也沒有興趣了解這個東方模式是否一定適合西方。但是,習慣了只有用中國的亞馬遜,中國的赫芬頓郵報,中國的PayPal,中國的推特,中國的臉書,只有用這樣明顯缺乏自信與底氣的類比,才能說清楚自己商業模式的中國IT人,看到有人要用“西方的微信”,來說明白自己定位的時候,是不是挺提氣的?

“西方的微信”賽跑開始暗示了什么?這個暗示,KiK的利文斯通用非常直白的語言說了。可不是我說的噢:“西方的微信”將只可能來自“黑客路1號”以外的某個地方。而微信、Snapchat 和 Kik 已經表明了,Ta 可能根本就不來自硅谷。

至于,阿里巴巴的工程師與泰德·利文斯通討論微信之外,還討論了什么,以及為什么這位工程師要和他討論這些,我們就不得而知了。泰德·利文斯通不經意的或者是有意的一篇長篇博文,究竟暗示了什么,那就使勁猜吧。


鈦媒體(北京) 2015-01-16 13:05:47

[新一篇] 《一步之遙》露骨的暗示:姜文到底想說什么?圖

[舊一篇] 《我在硅谷做碼農》系列之千萬富翁的孤獨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