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臺灣人的公民素質從哪里來?

人文精神  >>>  民初精神探源

臺灣知名政治與文化評論人、現任臺灣《新新聞周刊》副總編輯張鐵志,近日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認為,被來臺灣的大陸朋友所稱贊的臺灣美好及臺灣人優良的公民素質,這是二十多年來臺灣民主化的產物,民主確實是個好東西。

文章稱,常聽到來臺灣的大陸朋友說,臺灣城市干凈、排隊秩序井然、人們彼此斯文有禮、樂用環保餐具并認真回收垃圾。在開放臺灣自由行后,大陸朋友可以在阿里山和日月潭的小巷弄中,在更一般市民的生活中,發現這些美好。

對許多大陸人來說,臺灣體現了中國文化或傳統道德美好的一面,而他們痛恨這些美好的東西被自身所處的制度環境所磨滅或摧毀。

張鐵志在文章中稱,常常大陸人把臺灣說得好到他都不好意思。因為臺灣人也常常對生活充滿了不滿與厭惡,也仍然不時覺得這個城市丑陋而臟亂,并偶爾也會遇到惡意以對的路人或試圖詐騙的商家。

不過,他認為,臺灣也確實和以前不太一樣了。臺灣人這些優良的公民素質是從哪里來的呢?這當然與經濟社會現代化程度有關,但或許,這更是二十多年來臺灣民主化的產物。

文章稱,民主作為一種制度,確實隱含了以某種公民美德作為這個制度的底蘊。例如理性、溫和,以及更重要的,對人的尊重。民主的根本價值,說到底,就是以人為本,尊重每個人的個體價值,確保每個人的基本權利。

張鐵志在文章中舉例稱,過去臺灣民眾去公務機關辦事,官僚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態,甚至柜臺都是高不可攀。但上世紀90年代中期,首任民選臺北市長上任后便開始大力改革這個文化,降低民眾洽公柜臺的高度,且必須為民眾奉茶,真正做到“為人民服務”。

文章認為,在民主社會中,國家和公民之間、公民彼此之間有比較高的社會信任度。相對的,在一個專制社會中,因為社會充滿著意識形態與謊言,且規范社會秩序的規則不透明,所以社會信任度很低。社會信任度低當然無法建立良好的公民素質。

民主社會也可能讓公民更遵守某種公共秩序,因為這種秩序是基于自愿服從的原則,而不是強制性的。民主社會中的公民會更主動參與公共事務,比如臺灣的社區運動就是開始于民主化后的上世紀90年代初期,許多基層社區區民開始一起關心社區的歷史、文化與風貌改造。

文章說,民主制度也使得人們有渠道表達不同意見機會。他可以打電話投訴官員,可以寫文章批評政府,可以組織人上街頭抗議,可以找議員幫忙,因此可以減少社會的暴戾之氣,減少被壓抑而隨時等待爆發的憤怒。

文章最后說,當自由行的大陸朋友踏上臺灣的土地,被這個地方的美好人情與公民素質感動時,請記住,民主確實是個好東西。當然,臺灣還有許多缺陷,距離民主的終極理想還有不小的距離,但畢竟還在努力。


網載 2011-07-19 21:23:08

[新一篇] 回憶四位老人——季羨林 王元化 謝希德 黃裳

[舊一篇] 胡耀邦:對好心主人感激不盡的奴隸是無恥之徒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