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開花:犀鳥的愛情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今年仲夏,我去了一次西雙版納。清早,我被一陣鳥鳴聲吵醒。我拉窗簾,只見一只長約120厘米的大鳥從我窗前的樹林飛快地穿過,落在了對面不遠的一棵高樹上。安靜下來,我能夠清楚地看到它嘴里銜著東西,不停地往樹洞里面送。我當時有些茫然,為什么它要把辛辛苦苦找尋來的食物放到樹洞里面去呢?

站在樹下,我能夠清楚地看到這鳥有著一張巨型的嘴巴。寬扁的爪子牢牢地抓著樹干,靠身體不停地擺動把食物送到樹洞里。此時我終于看到這個昏暗的樹洞里,還有一只與它一樣的大鳥,時不時地將它粗闊的大嘴從樹洞里伸出來,迎接美味的食物。

旅館的老板向我介紹了一些這種鳥的生活習性。原來,這種鳥叫犀鳥。就是因為它的頭上長了一個類似于犀牛角有盔突,輕巧而堅硬。在外面整日飛翔著,穿松越林的是雄鳥,在樹洞中哺育孩子的是雌鳥。它們會在雌鳥產卵前期尋找合適的樹洞,雄鳥銜回泥土,雌鳥就從胃里吐出大量的黏液,摻進泥土中,連同樹枝、草葉等,混成非常黏稠的材料,用它把樹洞封起來,僅留下一個能使自己伸出嘴尖的小洞,以此來預防哺育期間,蛇、猴子等天敵的外來侵害。

最后,旅館的老板告訴我,哺育期間最辛苦的并非是雌鳥,而是雄鳥。一般在小鳥出世之后,雄鳥的體重都會因為疲勞大減。

一場瓢潑大雨連接下了三天,此后便失去了那鳥的蹤影。我由開始担心它轉移到担心它的妻兒,它們是否會被餓死?

我買來了干果,想爬上樹去,將干果從樹洞里扔進去,先保住這些可憐的小生命。可我這一舉動被旅店的老板制止了。

“沒用的。”他沉靜地說道。

“為什么?”我有些奇怪。

“它們就是這樣,雄鳥不回來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在外面死掉了。而雌鳥等不到雄鳥歸來,也將會和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守在洞中,絕食直至死亡。”

我忽然被這種幾近殘忍的等待感動了。

后來,我翻閱了許多的書來找尋關于犀鳥的介紹。原來這種鳥,終生只有一個配偶,倘若這個配偶不幸死去,那么另外一只也會用絕食的方式來了卻自己燦若夏花的生命。

我一直都認為活著比死亡更需要勇氣,可在這一刻,我卻被這種原始的“殉情”方式打動了,這樣的死亡,不是身體的消亡,而是連帶所有與你有關的東西,包括你的愛情結晶,還有那些甜美的記憶,都一并在等待死亡的過程中消失了。愛情,在犀鳥的世界里,就單純地代表著至死不渝,而人有時卻做不到!

(小南摘自《做人與處世》)


一路開花 2015-01-22 14:05:11

[新一篇] [美] 詹姆斯·林奇:孤獨是致命的毒藥

[舊一篇] 蘇北:傅斯年改校名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