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一路開花:犀鳥的愛情
一路開花:犀鳥的愛情
一路開花     阅读简体中文版

今年仲夏,我去了一次西雙版納。清早,我被一陣鳥鳴聲吵醒。我拉窗簾,只見一只長約120厘米的大鳥從我窗前的樹林飛快地穿過,落在了對面不遠的一棵高樹上。安靜下來,我能夠清楚地看到它嘴里銜著東西,不停地往樹洞里面送。我當時有些茫然,為什么它要把辛辛苦苦找尋來的食物放到樹洞里面去呢?

站在樹下,我能夠清楚地看到這鳥有著一張巨型的嘴巴。寬扁的爪子牢牢地抓著樹干,靠身體不停地擺動把食物送到樹洞里。此時我終于看到這個昏暗的樹洞里,還有一只與它一樣的大鳥,時不時地將它粗闊的大嘴從樹洞里伸出來,迎接美味的食物。

旅館的老板向我介紹了一些這種鳥的生活習性。原來,這種鳥叫犀鳥。就是因為它的頭上長了一個類似于犀牛角有盔突,輕巧而堅硬。在外面整日飛翔著,穿松越林的是雄鳥,在樹洞中哺育孩子的是雌鳥。它們會在雌鳥產卵前期尋找合適的樹洞,雄鳥銜回泥土,雌鳥就從胃里吐出大量的黏液,摻進泥土中,連同樹枝、草葉等,混成非常黏稠的材料,用它把樹洞封起來,僅留下一個能使自己伸出嘴尖的小洞,以此來預防哺育期間,蛇、猴子等天敵的外來侵害。

最后,旅館的老板告訴我,哺育期間最辛苦的并非是雌鳥,而是雄鳥。一般在小鳥出世之后,雄鳥的體重都會因為疲勞大減。

一場瓢潑大雨連接下了三天,此后便失去了那鳥的蹤影。我由開始担心它轉移到担心它的妻兒,它們是否會被餓死?

我買來了干果,想爬上樹去,將干果從樹洞里扔進去,先保住這些可憐的小生命。可我這一舉動被旅店的老板制止了。

“沒用的。”他沉靜地說道。

“為什么?”我有些奇怪。

“它們就是這樣,雄鳥不回來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在外面死掉了。而雌鳥等不到雄鳥歸來,也將會和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守在洞中,絕食直至死亡。”

我忽然被這種幾近殘忍的等待感動了。

后來,我翻閱了許多的書來找尋關于犀鳥的介紹。原來這種鳥,終生只有一個配偶,倘若這個配偶不幸死去,那么另外一只也會用絕食的方式來了卻自己燦若夏花的生命。

我一直都認為活著比死亡更需要勇氣,可在這一刻,我卻被這種原始的“殉情”方式打動了,這樣的死亡,不是身體的消亡,而是連帶所有與你有關的東西,包括你的愛情結晶,還有那些甜美的記憶,都一并在等待死亡的過程中消失了。愛情,在犀鳥的世界里,就單純地代表著至死不渝,而人有時卻做不到!

(小南摘自《做人與處世》)

2015-01-22 14: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