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的天空 溫和的思緒
字體    

記一次手游創業歷程(11)折騰的2個月
記一次手游創業歷程(11)折騰的2個月
程序員小T     阅读简体中文版

// 好久沒來了,現在又開始忙了,希望大家莫怪
// 還是那個申明,公司、游戲、人名全匿,經歷絕對真實,大家不用再問游戲是什么了
// 不過,可以告訴大家,是一個網游,重度的那種
//
// 接著看吧,這集自認為很精彩!
//


創業路途艱辛,但一想到VC,你就已經輸了
——筆者我



上一篇寫了關于一個失敗的決定如何產生的,導致了我們3個小伙伴持續2個月的折騰,這一篇里面,就寫寫關于這2個月發生的事情,可能有些亂,但絕對精彩,絕對爆尿。有點長,需要點耐心。


【另一個棲身之所】

我們通過大山的好朋友關系,找到了一個新的棲身之所,作為暫時的據點,我們僅僅是借用他們的辦公工位而已,而且只待了2周不到。具體公司匿了,是一家和企鵝有合作的公司,老大很有背景,他們的一個技術高管是大山的朋友。其實一開始決定了是待不長的,對方主要目的是收團隊,而我們想要找的是一筆投資款項,而不是打工。后來我想,在他們老板看來,他老氣橫秋幾十年,整了這么一大灘,才從企鵝那里搞到2KW投資,我們就仨人,門兒都沒有。

他們公司有兩層,樓下一層是和企鵝合作之后新租的場地,我們就呆在里面的門口的3個辦公位上。我們進去的時候,浩蕩的幾百平米辦公區已經有2個部落團體在里面了,一個10人左右,一個5人左右,雖然人還是蠻多的,但從地上殘留的網線,剛裝的地插來看,完全能夠感覺到這一層辦公室不久前也是空蕩蕩的。我們本身不在編制內,不用打卡上下班,主要也是討論去哪里忽悠投資等等,大部分時間都在聆聽他們兩個團隊的商業機密,沒辦法,耳朵不像眼睛,是被動技能。

具體說些什么都記不得了,兩個團隊都是在做卡牌,卡牌+X的模式,自從《我叫MT》火了之后,我覺得對中國的游戲開發環境是一種不好的影響,因為之前所有的資本和人力都會分散,大家去探索創新一些新式的玩法,但是之后則集中精力做類似于《我叫MT》的一些游戲,再上面做出一些改進,2代卡牌,3代卡牌,甚至最近火的不行《刀塔傳奇》也自稱為“動作卡牌”,幾乎整個行業都跳不出這個卡牌的緊箍咒。反倒是像我們這些無依無靠的小團隊,其中有些固執的策劃或者領導者,才會做一些沒人要,沒人投資的新類型的游戲吧。阿強一開始聯系過的一個投資大老,他本身只玩到紅白機的《坦克大戰》,手里數個項目全是跟投,在最后一次接觸表明我的意圖之后,大老通過阿強反饋說,“我們只投卡牌,你的游戲我們不感興趣”,懂了吧?沒有一點拗勁,怎么可能去創新?


【小公司吸收小團隊】

大山的另一個朋友,聯系到我們,說要見團隊,我們屁顛屁顛的跑過去,一聊,就發現不對勁,對產品完全不感興趣,對我們人非常感興趣,這種感覺在之后的折騰過程中一直有。舉個例子,你立馬明白。加入你是一個女生,計算機專業剛畢業,去應聘,對方不問技術問題,一直在問,“你老家那里的?”,“個子有多高啊?”,“家里有兄弟姐妹么?”,“對加班有什么看法?”,“對工作崗位的調換抵觸么?”,問著問著,你就會感覺到哪里不對勁,怎么不問我學的東西?不問我薪資要求?懂了吧?

這哥們兒是一個10人不到小公司的老板,公司兩層復式樓,樓上研發人員熱火朝天,樓下老板和助理,老板辦公室占地整個辦公室近四分之一,也就是樓下的一半,會客廳、茶道具、綠化等等一應俱全,樓上8人左右都是研發。他人說話慢條斯理,具體說什么我都忘了,因為我只要感覺不對勁,接下來就會健忘。結果當然是沒成了,他比我們僅僅多了一個投資,能夠給樓上幾個哥們兒發點工資而已,沒有產品,依然很苦逼。而我們想要真正的投資,他根本給不了,即便是我們加入他們了,也僅僅是在樓上的8個人中間再加3個工位而已。

談話期間,我只有一個印象深刻的記憶,就是關于《Flappy Bird》的炒作理論,我第一次聽到這個火到不行的游戲是由一個專業推廣團隊炒起來的,并非通過游戲本身。這個是這位小老板用來扼殺我們這種*****愣頭青想一炮而紅的說辭,“你們不用繼續搞了,到最后沒有推廣什么都沒有,你們根本找不到用戶,賺不到錢!”,這尼瑪,假設我要是相信他了,就是晴天霹靂,我們寄希望的爆發永遠不可能實現;如果不相信他,就是煞筆,被別人炒作推廣的人牽著鼻子走。

后來我不斷的從開發者或者推廣朋友那里聽到關于《Flappy Bird》背后專業團隊炒作的事情,甚至有人推斷蘋果是最大的后臺,我至今都無法判斷這個是炒作還是真的是偶然,兩者的理由和依據都有很多。但是作為想我這樣的煞筆,不管是炒作還是運氣,都與我無關,我僅僅是一個游戲開發者而已,開發出來不一樣的東西,給玩家呈現不一樣的體驗,就足夠了。


【大公司吸收小團隊】

大山的朋友的朋友,聯系上的這個大公司,公司名匿了,雖然沒有大到企鵝的程度,但是是目前非常大的一家國內手游公司。不過吧,說很大,其實出名的產品只有一款(是不是想到有很多這樣的手游公司?),公司創始人為了不再像以前創業那樣艱苦地、心驚膽戰地、毫無目標地找用戶的G點,除了不斷的研發這個主要產品的2代、3代之外,就是代理別人(國外)產品,轉型成為發行公司,為啥?必須嚴防用戶入口,不能讓其他曾經的“我”這樣的公司冒出來,即便想要冒出來,我也要分幾杯羹。

當然了,還有另外一個辦法,就是吸收新的血液,說白了,就是收團隊。作為大公司,收納小團隊小公司,無可否非,雙方都有好處。可是這次也是怪怪的。我和大山小勝通過他們的接頭人(大公司人就是多,見個管事的人的面,都得過好幾道下人的坎),來到一個看似老大的辦公室里,里面還坐著一個女的,后來才知道這位女同志,是制作人。這位老大呢,一直把臉藏在一個碩大的顯示器后面,露出一只眼睛半睜半閉,慢悠悠的說著話,我敢保證,當他見到自己公司真正老大的時候,據對不是這樣子。

進門打完招呼,我們靠墻坐在鐵質簡易折疊椅上,正式審問開始。

為啥說審問呢?和上一個小公司不同,他們首先介紹公司月收入過億,研發產品多少多少,接下來要花多少多少千萬,找多少多少個IP(IP:游戲跨領域版權,比如《我叫M-T》游戲的IP就是《我叫M-T》動畫和魔獸世界),這些IP要產生多少多少收入等等,然后說著說著——我估計也是他的習慣——就扯到什么公司發展,上市募資什么的了,聽得我們一愣一愣的。心里一直在說,cao,你幾個億和我毛關系,到底投不投。

“你們這個規模,基本上不可能找到投資的。我們也不會考慮”
……

“你們的工資需求是什么你和xxx談”(指著那位女制作人說)
……

隨著談話的深入,我們就失去了主動。最后隨著他們的的問話,談到了技能水平,談到了福利待遇,談到了項目分成,談到了加不加班……我勒個去,最后還叫一個技術總監把我們帶到另一間屋子開始技術面試了,照例這還不是高潮,高潮是我們把自己在原來的公司的工資加個20%說出來的時候,這位自稱有幾個億收入的老大竟然說,“你們這種初創團隊,這個工資要的有點高”,如果這次談話機會是我自己找的話,我當時就甩門出去了。

這次是我第一次發現,其實,當一個創業團隊沒做成的時候,尤其最后被吸收的時候,整體價值,是要小于個體價值之和的。這也是我在之前預想的最壞的結果中,順序錯了的一個地方。其實是優先大家分頭去找工作,然后才是團隊一起跳,而不是之前想的反過來。

那位帶我們出去的技術總監二丈和尚摸不到腦袋,好在溝通過后了然了,閑扯了一下蛋,就叫之前的接頭人放我們出去了,出去的時候,總有一種回歸自由的感覺,我們6目相對,心照不宣,在回去的公交車上,我就用手機企鵝給那個街頭人發了一句話:

“我們考慮之后還是想自己折騰一把,謝謝你們的賞識,順祝商祺!(笑臉)”


【劉總】

還是大山通過關系找到,大山的關系真是多,一個美術除了畫畫得好之外,沒想到有這么關系。他通過美術群里面的一個人找到了位劉總,這個人在*****上說要幫我們賺錢。我們找地點,坐地鐵,坐公交,還走了近1公里,找到了約定的一棟看似民居板樓的寫字樓里面的劉總——素個胖紙,第一印象不太好,后來聊了聊,人還蠻隨和,思維也還夠清晰,跟我們說,如果我跟他們合作,游戲需要改,最后掛廣告盈利。

我們一見面首先是介紹各就各位,然后是大山和那個美術聊家常,把那些他們的共同好友都扯上(那些共同好友,可能只說過不到10句話),“小明去那家公司了吧?”,“小紅你認識么?他畫的蠻不錯的啊”,“小剛你知道之后有沒有把游戲賣掉?”,諸如此類的……5分鐘之后,開始讓我們介紹團隊人員之間的歷史和關系還有這次創業的最初的目的,這里說說大山一直說起那個經典的開場白:

“小T是我見過最主動的程序員,他在公司做項目的時候,發現操作不舒服,底層代碼不夠清晰,模塊不夠獨立的時候,總是會要求重寫,上次那個背包模塊在很多界面都復用,小T就說,‘我來做一個模塊,大家一起用’,然后在加班加點弄出來……”

大山對我的這個“抬杠”評價,我聽他說過N次了,因為之前在上家公司老大起義,帶團出去賣拐的時候,被他經常用來維護團隊團結的手法之一,不過那個時候一般都會在說這段話之前,會指著我說,“這個團隊里面,我最看好的就是小T了”。后來久了,在他說的時候,我都已經能夠臉不紅心不跳,并且在他講完之后,一副不懈的樣子說,“你又抬我杠”。

跑題了。

劉總聽完我們的團隊故事之后——很明顯,他不關心——就告訴我們,如果想要賺錢,先把AppStore的發行權利簽給他,然后游戲得改,還得加上各家的廣告,約莫有5、6家吧。他還回答了我們提出的一些問題,并展示了一些他曾經推廣過的游戲,很多很多,大概20款左右,都是和別的小團隊簽協議,拿過來的,當我們問他那款收入最多的產品是怎么曝光的,他說他也不知道,稀里糊涂的就上榜,囧rz。

焦點明白了,他想給我們掛廣告。

按照一般的流程,談完之后,照例是要搓一頓的,當然是他們的地盤,得他們掏腰包,但我已經不耐煩了,走出辦公室來到飯館在點菜的時候,直接打斷他們說,

“劉總,我們這邊還有點急事,先走了,你把你說的需要更改的東西列出一個方案給我們看看,我們需要花多少時間,看我們能否撐到那個時候吧,還有,我們回去也把你說的你曾經代理發行過的游戲下下來看看……合同草案也給我們發一下……”

之后,我們就在他們一臉不解的面前走了,回家的路上我們發生了分歧,等等就說。其實這個劉總的關系時間挺長的,后來我們收到了他的詳細更改列表,估摸了一下,需要1-2個月的工作量,而且有80%也是我們自己想改的。同時還看了他說的那幾款游戲,其中有一個被我們稱之為病毒,瘋狂彈廣告,另一款和我們很像,是Unity3D做的一個休閑類游戲,沒怎么彈廣告,不過這款游戲的制作團隊在后來也認識了解了,他們告訴我們,劉總很坑爹,哎,世界好小啊。

懂了吧?一個人,名下有一個發行公司,發行過20+款游戲,你隨便打開幾款,廣告瘋彈,彈出的廣告都會定位到目前最流行的幾款游戲中,什么《我叫MT》、《刀塔傳奇》等等。你的游戲成為了別人游戲入口,發行公司成為了廣告商的推銷中介。

這種事情,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同意的。


【分歧】

在這個棲身之所待了兩個星期之后,我們就走了,去哪了后面再說。期間,一次吃午飯的時候,我們3個人之間發生了一些矛盾。由于已經快一個月沒有寫代碼了,我有點撐不住,于是提出大家直接團隊*****去打工吧,只要有合適的工資拿,而且能夠在一起繼續做事情,就成了。此處可見我這SB帶團的有多么悲觀壯烈了吧?當時,小伙伴們投來異樣的眼光,然后嘆氣說,這樣不又是打工了么?這樣不又要成天跟一幫SB制作人后面瞎折騰么?很顯然,不同意。其實吧,根本原因我也無法得之,或許是不想再以打工者的身份搞項目了,也或許一旦傍大腿,之前6個月勞動付諸流水,不值,還不如找找機會賣掉拿錢比較好吧。

這是分歧之一。

跟劉總談完,回去的公交上,我詢問兩個小伙伴的意見,大山很是愿意合作,他的依據是,“劉總是目前我們惟一想通過我們產品賺錢的人”,小勝則是打醬油,后來我才知道為什么小勝打醬油了,因為他壓根就沒有意識到為啥我們會停止開發,還想去出去賣拐。

再后來,跟劉總繼續溝通的過程中,我也問過大山一些意見,最后一次,大山煩了,心中有無比的怒火,面上還是笑著跟我說(帶著這種表情說話,正常人都能感覺出來):

“你要是決定了,就不要問我們了,合作就合作,不合作就拉倒,我們都可以接受!”

這或許是后面大山離開的根本的原因吧,煩了。他給我介紹的這么多關系,我都一一否決,而且沒有給大家帶來眼前的好處,還想去打工,沒有主心骨。

這是分歧之二。

哎,我45度角仰望星空,為啥我出生在中國呢?這個人口第一大國,無數團隊,無數投資者,靠譜的人有,不靠譜的更多,你或許根本等不到找到靠譜的人的時候,就已經嗝屁了,說白了,人口基數大,反而在創意產業上面成了最負面的因素,如果羅胖說的互聯網社群,互聯網部落時代已經到來,為何我見不到?那些坑爹的小團隊,都死哪里去了呢?難道只是利用碎片時間組織起來的一些幻象?


-------------------------------割,喝口水,太長了-------------------------------

【移動版權】

直接說了吧,不要對可以鉆空子的事情抱有僥幸,運氣不是通過鉆空子得來的。

有些公司,他們的每個人看似分工明確,但事實上都是兼職,通過買辦中國移動公司的游戲基地的游戲中的計費代碼,進行交易。一開始買到一個游戲,然后以一個注冊公司提交給移動公司,移動公司通過之后,接上移動公司的工具代碼包,提交再審核,通過之后,將其整套代碼賣給其他非游戲公司,從中賺取差價,其他非游戲公司拿到代碼后,使用其他的方式賺取用戶的錢,比如暗扣……其中的門道我第一次聽到,根本不能完全了解。

我們在決定買掉游戲和團隊的時候,很早就接觸到一家這樣的公司,他們有打電話聯系砍價的人,有直接接頭的人,有幫操辦合同的人,雖然看似很正規,但是——最后我們一分錢也沒有拿到。前前后后,從簽完合同到最后他們說沒辦法打款,也就1個多月,雖然我沒有把他們的事情放到心上,但是最后他們違約的時候,我還是失望的很。

中國目前就不是一個契約社會,而僅僅只是一個利益社會。

他們違約不打款的原因是他們無法找到新的下家,賣不出去(當然這是他們的說辭),從而也不會給我們支付合同上規定的款項。沒懂?我兩簽好協定,我為你工作1個月,做出一個板凳,你賣出去,咱兩分錢,最后茶幾做出來了,你卻說沒錢,不給。

還好我不是木匠,而且我們的代碼沒有給他們,服務器的控制權也在我的手上,而且我只為他們工作了幾天時間,就當我買了一個教訓吧。從此之后,我就變成一個絕對的老油條,如果不是熟人,沒有相處過,那么我只有不見鬼子……不造雷了。導致后來接觸的人,別人剛出大公司,激情澎湃,熱血沸騰,就一臉撞到我的冷屁股上了——不給一坨錢,不干。我就是這樣一步步,從一個青春少女,變成一個只看錢財的老娼妓。

【凡哥】

最后是凡哥終結了我們這種沒有目的的狀態,說實話,你在走下坡路的時候,沒有人會雪中送炭的。凡哥只是一個美術,不是投資商,正是這點,我們現在還在一起,他現在就坐在我旁邊挖鼻屎呢。

還是大山介紹的凡哥,當我們去見凡哥的時候,是因為凡哥朋友有一個項目,是關于3D的,但是不知道咋做,大山說我們這邊有一個NB程序,可能會懂。在去見凡哥的路上,我問對方什么背景——我記得很清楚,大山說:

就是一SB。

接下來說說這個SB來終結這篇又臭又長又尿的文章吧。凡哥八零年的,比我大3歲,比我多工作3年,湖南人,老鄉的說。至于職業生涯的起步,照他自己的話來說,他一開始是在廠子里裝撲克的工人。啊,工人,好久沒聽到這個詞匯了。之后硬著頭皮給人做網站,學PS,最后做了一個每天給人畫畫的美術人員。這尼瑪好傳奇的說。凡哥孩子3歲,活潑可愛,老婆在一家知名日本游戲公司做美術,在北京有一套房子,據他說,是吃軟飯獲得。不過這貨姿色也不賴,個子不算太高,眼睛小小的,留著山羊胡,喜歡各種球類運動,特結實的那種,他說他自己是虛的,不過也是,每天檳榔、香煙、咖啡神馬的都不斷,不虛才怪。

至于專業水品,稍次于大山,但是性格較為抗造,不想大山那樣火爆,我見到凡哥的時候,他剛剛創業失敗,說是被程序坑了,不過一見到我,還是想拉我一起和他的幾個小伙伴去創業,你說傻不傻?

之后再說他的傻事,這篇就到這里了。寫的累死我了,先睡個覺去了。

 

2015-03-09 10: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