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夜夜難以入睡,令人恐懼的中國一把手的恐懼 圖
夜夜難以入睡,令人恐懼的中國一把手的恐懼 圖
老愚     阅读简体中文版

這是瀕臨絕望的狀態,比“熱鍋上的螞蟻”更甚,或許可以稱之為“末日焦慮”:審判總要到來,不管誰是審判者,貪贓枉法的官員都自認是罪人。善意的理解,他們仿佛也一直期待終結的時刻,——在泥潭里固然恣意快活,但于欲望極度滿足的背后卻也隱藏著極度的不安——因為一場戲總要落幕,如此胡作非為無法無天的權力狂歡,一定會受到應有的懲罚。他們明白,盡管整個權力監管系統失效,但天譴還在。

“夜夜難以入睡,幾乎天天半夜驚出一身冷汗,醒來就再也睡不著,總想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開會,怕在會場被帶走;上班時怕回不了家;上級領導約去談工作,也怕是借題下菜。開會時在臺上坐著,往往心不在焉,只得強打精神撐著;一個人時,唉聲嘆氣,多次用拳頭敲打自己的腦袋,發泄胸中壓力。”這是原濟南市委書記王敏寫在《懺悔書》里的句子,非常形象地為我們描繪出一幅現任官員的生存圖景。

這是瀕臨絕望的狀態,比“熱鍋上的螞蟻”更甚,或許可以稱之為“末日焦慮”:審判總要到來,不管誰是審判者,貪贓枉法的官員都自認是罪人。善意的理解,他們仿佛也一直期待終結的時刻,——在泥潭里固然恣意快活,但于欲望極度滿足的背后卻也隱藏著極度的不安——因為一場戲總要落幕,如此胡作非為無法無天的權力狂歡,一定會受到應有的懲罚。他們明白,盡管整個權力監管系統失效,但天譴還在。

只不過,在審判降臨之前,他們大多懷有僥幸心理,總覺得自己不會是那個倒霉蛋。基于絕對權力而來的自負,讓他們陷入某種愚蠢而狂妄的狀態:誰也不可能知道我的作為,大家都是如此行事,只要不得罪權力授予者,其強大的庇護絕對能擊敗敵人;我們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一亡俱亡,除非日月翻轉,可怕的系統性崩盤才會發生。

在此之前,我們能感受到官員的焦慮和不安,但沒料到他們已處于如此惶恐、近乎神經質的地步。可憐么?可憐,但活該。

一個官員怎樣才能將自己置于這種境地呢?

不言而喻,他做了許多見不得人的事情,斂財獵色到了相當瘋狂的程度。一般的貪官小吏也担驚受怕,也會恐懼,但絕不會到達如此程度。大恐懼出于大放縱,一個貪腐高官擁有的權力,是官場之外的人所無法想象的:他在一人之下(名義上往往是一個神圣的組織)、萬人之上,他所擁有的權力讓他可以做出任何事情。我們可以想象一個有如此權力的人的作為,在他所管轄的領域,他就是王。他一言九鼎,他說一不二,他生殺予奪。轄區內的一切生靈、田野、道路、天空都是他的。當他坐在權力寶座上的時候,他豈能不顧盼自雄不搖曳生姿!每時每刻,他都在享受人生的高潮。

在東窗事發之前,他們往往竊喜于一己之高智商,將自己視為此種社會制度下最善生存的生物。這讓其高估了能力和關系,低估了正在聚集的風險,系統性風險讓他們措手不及。權力就是律令,他們是無規則社會的最大受益者,同時也是最可悲的受害者。

這位書記的自白,或許隱含著許多水分,因為他會刻意夸大自己的恐懼,企求獲得態度誠懇的認可,既能博得審查者的同情,也能獲得國人的諒解。這大約是一種事后的自我分析,而分析往往都是以極端的方式出現的。人們會想,身心處于如此緊張、焦慮的狀態,人生還有什么意思?又如何可以一天天熬下來呢?被擒拿之前,盡管也焦灼難捱,但他們擁有頤指氣使囊括天下萬物的高峰體驗,那是常人所無法體會的樂趣,所以,他們寧愿誠惶誠恐地高踞權力之位,而不會決然歇手回頭是岸。

但他們的害怕是真實的。在握有生殺大權的欽差大臣面前,他們幾乎處于無保護的地步,弱小無助,苦衷又無法向外人道也,只有自個兒明白自己做了多少淫邪之事,他們知道自己將會隨時被執,自此身敗名裂,他們面前只有一條通向地獄的道路。但還是害怕,在落馬之前,巨大的無法違拂的陰影籠罩著他們,出于生理本能的恐懼油然而生。

一個絕望的官員,他的人生還能有別的出路么?僥幸,是他唯一能抓住的最后一把稻草。

一個敢死的官員一定被巨大的恐懼攝住了靈魂,他不愿意看到自己苦心經營的局面坍塌,知道會,但不愿意面對或承受——雙規,審查,樹倒猢猻散,建立在貪腐惡政之上的帝國轟然瓦解。他寧愿活在幻覺里,而死亡讓他們保留了這個美好的記憶。一個個獨立王國的崩潰,已經不能讓沉默的百姓產生更多的快感了,他們早就放棄了對公平正義的奢望,轉而以幸災樂禍的心態議論這一切。城頭變幻大王旗,無官不貪的現實讓人們心灰意冷:換一個還不得去貪?沒有選票,他們只能充當看客,而看客唯一的武器是冷嘲熱諷。

前赴后繼的貪官,以其言行書寫著人性淪喪的悲劇,他們人格分裂,良知泯滅,非人非鬼,因為他們一直在做自己反對的一切事情。或許會有人問,難道是制度撕裂了人性,使得每一個進入這個體制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蛻變為人格分裂者?

官員們似乎夾緊了尾巴,他們都在賭一口氣,看誰倒霉;如果連我都出事了,那就沒有官員可以幸免了。不作為其實是最明智的策略,有所作為必然開罪于人,被視為靶子,而誰屁股下面又是干凈的呢?

盡管如此,不時有官員縱身一跳了斷自己,這讓人們感到某種透徹骨髓的寒意。跳樓,是精神的崩裂,接二連三地赴死,正在造成空前的恐懼。這恐怕會讓中國的局面更加不可捉摸。若不承認極權制度造就普遍貪腐的事實,反而以高滔的道德和鋒利的刀刃逼官吏馴順,他們的出路只有兩條:自首或自盡。到最后,會不會出現魚死網破的慘況呢?

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政府壟斷了反腐,不許民間置喙。廣州區伯的最新遭遇即是明證。平心而論,湖南警方試圖以嫖娼惡名污化反腐人士,只不過是延續當局的高壓策略,他們厲聲警告人們:只有當你沒有道德瑕疵時,才不會因監督政府而招惹麻煩。公權力在持續打壓民間力量,似乎造成了順從的態勢;大小官吏掙扎在刀光劍影之下,懶于作為。民間和社會懾于專政淫威,被迫收斂自己的鋒芒。剩下的是什么?國家的空轉……這難道不是最壞的局面么?

2015-04-08 12: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