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另一個畢福劍”
“另一個畢福劍”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成名多年的央視主持人畢福劍或許怎么也不會想到,昨日會以如此猝不及防的方式被曝光且被熱議。

  先看看那段視頻吧。昨日,一則錄制于宴席間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被大量轉發,只見,臉泛紅光的老畢慵懶地靠在椅背上,對著在座的與會者,以邊唱邊評的方式,重新演繹了一遍京劇智取威虎山的中選段《我們是工農子弟兵》。

  一分余鐘的說唱,迅速被整理成文:

  唱:我們是,工農子弟兵——評:哦,當兵的!

  唱:來打深山——評:來深山干哈呀?

  唱:要消滅反對派——評:能打過人家嗎?

  唱:改天換地,幾十年鬧革命南北轉戰——評:噢,夠辛苦的啊!

  唱:共產黨毛主席——評:啊,可別提那個老biang養的了,可把我們害苦了!

  唱:指引我們向前,一顆紅星頭上戴,革命的紅旗插兩邊——評:這啥打扮啊?

  唱:紅旗指處烏云散,解決區人民斗倒地主把身翻——評:嗨!地主招你惹你了?

  唱:人民的軍隊,與人民共患難,到這里為的是掃平威虎山!——評:吹牛逼吧!

  其中,引爆輿論的關鍵一句,正是粗口點評中共創始人:“可別提那個老biang養的了,可把我們害苦了。”

  作為今晨唯一一家白紙黑字就此發表評論的媒體,環球時報也沒好意思直接引用那個粗俗詞匯,而只是截取了后半段:“對毛澤東使用了羞辱性詞匯,稱他‘把我們害苦了’等等。網上輿論因此大嘩。”

  的確是嘩然,尤其,趕在清明時節。

  認證為“作家導演”的@劉毅然,昨日午后幾乎是拍案而起,直接將畢姥爺定義為叛徒:“清明剛過,全國人民還沉浸在對抗戰先烈民族英雄的緬懷之中,央視主持人畢福劍卻借唱樣板戲辱罵開國領袖、調侃中國共產黨和人民軍隊,令人震驚!畢是共產黨員,轉業軍人,如此露骨地背叛自己的信仰,又發人深醒!今年是抗戰勝利70周年,回首歷史,世界各國人民最痛恨的就是叛徒。”

  老畢的央視主持人身份,也與出格言行有違和,所以,才有@陸天明之質疑,“…如果這是真的,我要問,哪個畢福劍是真的?在央視當主持時的是真,還是這個私宴中的是真?再問,為什么央視不斷會培養出這樣的骨干,把反體制的內心深藏著,或私下或一旦離開央視后顯露的仇視便比誰都狠。這樣的媒體人豈止央視有啊。”

  毛澤東,中共,軍隊,各個都是敏感詞匯,偏偏,畢福劍卻各個予以嘲諷。

  三面樹敵,疲于招架。@李牧緊抓住畢福劍曾服過役一點,對他“拿解放軍領章徽開涮”大為不滿:“…此人當過兵,據我所知,一個退役軍人,最珍視自己的軍旅時光,從軍裝到戰友,神圣不可侵犯。我真的想知道,畢福劍的袍澤們看了這段視頻怎么想…一個正常人有榮譽感,他/她不能允許侮辱自己的同儕、侮辱自己的價值取向。可以批評,可以有不同意見,甚至可以有很激烈的爭執,嘲笑謾罵卻是不可理解的——你畢福劍既然對林海雪原的英雄們如此不屑一顧,你為何投身英雄們的事業?今天中國選擇機會如此少嗎?”

  是的,單仁平也抓住了林海雪原這一點,這也是環球時報一擊必中所在:“值得一提的是,智取威虎山是關于中國革命時代最著名的故事之一。由于解放軍在林海雪原里打的是土匪,而非傳統意義上的‘內戰’,近年的意識形態之爭也沒敢碰它。那個故事的可歌可泣和喜聞樂見幾經洗禮,新版電影《智取威虎山》大獲票房成功,是公眾對它價值肯定的最新證明…視頻中畢福劍的唱評即使只是為了逗樂,也不能不說是低俗的。他當時身處的那個小環境以歪曲、貶損英雄故事為樂,并且看來得到他的迎合,這對公眾蠻意外的。如果說畢的真實價值觀就是那段唱評所體現的那樣,那么公眾的失望應當說是正常的。”

  這篇今日獲搜狐、網易以及鳳凰三家門戶網站首頁推薦之論認為,“這段視頻讓人看到與熒屏上不同的‘另一個畢福劍’,從而打擊了畢以往的形象,甚至可能產生某些后續影響,這些都是畢需要承當的,他沒什么值得抱怨”:“互聯網時代,輿論對名人的窺探無孔不入,這大大提高了名人謹言慎行的必要性。各種社會名流的私下言行被曝光到互聯網上,在全世界都已屢見不鮮,這種時候畢這樣的名人還在飯桌上眉飛色舞戲謔智取威虎山的解放軍,對毛澤東說嚴重不敬之語,導致轟動性視頻流到網上,他自己應負很大責任。”

  文末,單仁平留有余地,把那一段送給不滿者:“最后我們要說,在不經本人同意的情況下把一個名人私下有爭議的言論發到網上,這一做法不應受到鼓勵,不管它的實際流行度有多高,也不管遭曝光的名人自己對此負有多少責任。”

  一個私密飯局的發言,堂而皇之地出在網絡上,這樣的流傳路徑,是讓不少人細思恐極。

  作為畢福劍的央視同事,@王志安即有憤怒需宣泄:“誰沒在飯局上發過一些牢騷,吐槽過自己的單位和老板?如果這些話都被公開,誰還能安然處世?飯局屬于私人聚會,飯局上的言論,未經本人許可隨意散布,輕則違背道德,重則侵犯隱私權。這是底線。將飯局言論公開以達到整倒對方的目的,這是下三濫。凡是為這種行為點贊的,也是下三濫。”

  “酒局和互聯網都成為扳機”,@石扉客2014以一個形象鮮明的比喻,將現代鴻門宴的蓋頭緩緩掀開:“在互聯網時代特別是社交媒體時代,陌生人社會和熟人社會之間還有個危機四伏的半熟人社會。在人員混雜的酒桌之上尤其得小心,酒酣耳熱之際,確實很容易放松警惕,忽略這個半熟人社會潛伏的危險。”

  不過,根據流傳的視頻來看,畢福劍在唱評結束之際,手一抬說了一句,“你錄這個…”,雖無法得知下半句所說為何,但這表明應該并非偷拍,當然,從拍攝的角度來看,這又與老畢所指方向有異,所以,目前仍無法斷定流傳的視頻版本,是否源自席間所偷拍而成。

  在@仙人指路010看來,這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是誰這么缺德?這干的是人事嗎?…不見得是席間損友存心告密,有覺得好玩的,發給了朋友圈,一傳十、十傳百,情形就不好控制了”:“看視頻中,席間有孫小梅,有史國良,想必來的都是關系比較親密的好朋友。好朋友聚餐喝酒,不必端著裝著,心情放松,酒到高潮,即興模仿一段自己看的二人轉,就此惹禍,實數意外。”

  同樣也是看視頻,@薄衫降溫2015也發現了兩個人:“大家一個勁地譴責畢福劍,但大家有沒有譴責這兩個又叫好又鼓掌的?據說鼓掌的叫劉大為、禿子叫史國良。使我驚訝的是既是黨員,又是軍人,更是政協委員的劉大為,聽完恥毛、反黨、侮辱人民軍隊的言行,不但連聲叫好,還猛烈鼓掌,我想問:我們的黨,我們的國家,我們的社會,怎么了?!”

  有此鋪墊,才有@吳法天之担憂,“…在座者吃飯的非富即貴,他們代表了上流階層,都對畢某人的言論予以掌聲鼓勵,某種程度上說明權貴的反人民性。這正是改革和法治需要深化的原因。”

  甚至,@思想火炬所轉之論還認為,“畢福劍事件是一場精心設計、試探底線的陽謀”:“通過私人聚會和調侃的方式試探底線,目的是推墻。如有人追責,則以私下調侃搪塞;如能蒙混過去不受懲罚,后面將會赤膊上陣,變本加厲。所以,這次必須從嚴處理,以儆效尤。”

  從評價毛澤東角度切入,助老畢金蟬脫殼難度太大;以非公開場合言行為由頭,還可替畢姥爺多說上幾句。是的,把私人場合發言,拿到公共場所傳播,哪怕對方是央視主持人,自由主義知識分子也是心生厭惡。

  @Zhanglicool即有不忿:“把一個人在朋友聚會時私底下的言行公之于眾,并作為揭發的材料和攻擊的對象,猶如回到了文革抑或喬治奧威爾的1984,人們道路以目,無時不刻警惕身邊的親人、朋友、同事。這并非是一個正常社會的產物,這種告密行為對社會肌理的傷害是無以復加的。”

  同樣,@憂國憂民王全杰也認為,“時代變了,已經不是設置文字獄和語言獄,鼓勵朋友‘告密’、夫妻‘告密’的時代。朋友間和夫妻間私下講的戲謔性的語言不應作為整人依據。或者干脆說:今后我國不再因語言整人了。”

  一向與公共知識分子流行觀點多有齟齬的@燒傷超人阿寶、@韓東言,也對“不聲不響錄下來放到網上”表達了不屑:“…如果老畢這段話是在被窩里,被他老婆偷錄的,然后發在網上,各位有何感想?真的不要上綱上線人整人了,私下里的言論,理應受到誠信私密的保護,我們不該鼓勵告密者,莫要人與人之間嚴防,我們都要做坦蕩蕩的君子,恪守正派準則。”

  那么,需分辨公務員與主持人嗎?

  他們之間應區別對待嗎?

  @吹牛不在行想起一樁往事,有不解要詢問方家:“孤山子鎮黨委書記梁文勇酒桌上罵了一句老百姓給臉不要臉,被撤職。央視《新聞1+1》深入報道,從頭到尾沒有譴責過一句偷拍者,反復強調梁文勇說‘藏著內心里的真心話’‘骨子里頭的真實想法’!怎么被偷拍的是大褲衩主持人馬上就變調了呢?就這么做黨的喉舌的?”

  有意思的是,在@tinyfool懷疑“這應該不是他創作的”之后,@共和國裁縫即表示:“你們太脫離基層了,我20年前就聽過了”,予以附和的@他回精神病院了,也稱這是“九十年代的段子”。

  有人粉轉黑,也有人黑轉粉,一如@楊佩昌所說:“看過畢福劍的視頻,突然對央視心生歉意。以前提起央視,不由自主會聯想到女主持人、情人、二奶和三奶等詞匯。沒想到央視還有這么一個思想獨立的漢子,失敬失敬!”

  還有諸如@北疆追夢者之滿腔憤懣:“著名主持人畢福劍說了別人不敢說的,比現在的名人強多了,很多人自私的連發言都要深思熟慮,就像狗一樣訓練好了才敢亂吠!有良心的朋友們都應該善待他、支持他!某種意義上他是一個探路者,面對如今不敢言不讓言的社會,終于有一個敢說話的,請別跟著亂噴了,也許是我們奴性太深重了,該哭的人是我們。”

  @孫炳軍Baron提出四點看法:“首先,@畢福劍 的言論不合適,需要道歉;其次,這不是他的職務行為,只能代表他自己,與央視無關;再次,我不同意他享受體制的好處,可以離開體制再罵這種說法,否則就意味著體制內的人不是為人民服務了。想煽動體制外的人造反嗎?最后,他的言論沒有違法,不應該受法律制裁。”

  不應受法律制裁,那會受如山字底、草剛好,央視臺長胡占凡今日正式退休,原廣電總局副局長聶辰席接任。

  查到央視投訴熱線后,@無風即風以行動表明態度:“4000002288,我已致電實名投訴,進入菜單后按0人工接聽:作為一個公眾人物,一個國家與政府頻道的著名主持人,我認為畢福劍先生飯桌上的玩笑開得太過傷害民眾感情,應該就此道歉。接線員小姐說已登記并將反饋到主管部門,我追問何處可看到受理情況,例如網站、郵箱?彼答:沒有,具體請留意本臺公告。”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楊佩昌所說:“看過畢福劍的視頻,突然對央視心生歉意。以前提起央視,不由自主會聯想到女主持人、情人、二奶和三奶等詞匯。沒想到央視還有這么一個思想獨立的漢子,失敬失敬!愛你

2015-04-09 09:3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