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 不再光耀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 不再光耀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文/新浪專欄 觀察家 媒體札記 詹萬承

  李光耀又死了?這一次是真的!

  今日凌晨4點16分,新華社發布快訊:“據新加坡總理公署23日公告,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因病于當天凌晨3時18分點去世,享年91歲。”

  “建國總理李光耀先生,請您安息吧!”今晨,鳳凰網首頁推送鳳凰衛視視頻,帶來李顯龍總理的電視廣播講話:“今天,我們失去了一位敬愛的領袖,建國總理李光耀先生。李先生在我們心目中的地位是無可替代的,他與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深受人民的愛戴。在李先生住院期間,各階層人士通過不同的方式表達了大家的關懷和慰問。這給了李先生和我家人很大的安慰。我謹代表家屬向大家致以最衷心的感謝。”

  為父親,也為國父,李顯龍以生硬的華語,在講話中數度哽咽:“由始至終,李先生最關心的就是新加坡的存亡。他把一生奉獻給新加坡,致力團結全國人民,激發大家自力更生。在他的領導下,我國成功從第三世界晉升第一世界,成為一個讓人民引以為豪的家園。”

  無一字直接提及兩人關系,只以“他的離去對新加坡和我家人是個巨大的損失”帶過:“在這悲痛的時刻,我們要把李先生的貢獻銘記在心。悼念他最好的方式就是繼續發揚他的愛國精神,團結一致,讓這個他付出畢生精力建立的新加坡,繼續繁榮穩定。”

  病危的消息,以總理公署公告的方式,近期接二連三地放出后,李光耀的離去,也不再遽然。

  補上一刀的微信公眾號“刺猬公社”,今晨以《李光耀走了,門戶網站這次沒犯錯》為門戶作結,鳳凰的專題《光落獅城》、網易的頁面《一個時代的終結》,在鬧烏龍那晚曝光后,未改標題又推了出來。

  上午八時許,中國外交部的哀悼及時到來,“李光耀先生是具有獨特影響力的亞洲政治家,也是兼具東方價值觀和國際視野的戰略家。”

  稍后,政要們的致哀,被采擷歸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唁電中表示,李光耀先生是新加坡共和國的締造者,也是廣受國際社會尊重的戰略家和政治家。李光耀先生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是中新關系的奠基人、開拓者、推動者”;“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形容李光耀是‘亞洲的傳奇人物,因為他極強的領導能力和治國才能而倍受尊敬’”;“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悼文中稱李光耀是‘歷史真正的巨人’”;“臺灣領導人馬英九表示李光耀先生一生高瞻遠矚、為政清廉、處事明快、勤政愛民,將新加坡打造成世界一流的國家,是一位足令世人懷念的卓越領袖”…

  在中國內地風靡一時的新加坡女歌手@孫燕姿,今晨上午十時許也在個人新浪微博送上哀思:“今天早晨我們失去了一個巨人,新加坡人民都在哀思。謝謝李光耀先生,您走好。”

  《曾與五代中國領導人會面》、《贊習近平“曼德拉級”人物》、《李光耀對華“雙面”外交》、《一生30余次訪華》、《與妻恩愛情深不懼色誘,一生只哭過兩次》,門戶網站的首頁上,輪番滾動著這些早已備好的消息…

  作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五岳散人 記起,“他的兩句話讓人印象深刻”:“‘新加坡成功的關鍵,是英國人留下的法治制度,而不是什么儒家文化”、‘二十一世紀后半葉,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系是中美關系。’前者回顧歷史,總結的精辟;后者展望未來,正在逐步實現。好的政治家正是這種能認清歷史與未來的人吧。”

  與此同時,各種李光耀語錄,也在四處傳播:“中國的問題不是有一個皇帝的問題,而是有一窩皇帝的問題”、“我來到這個世上,并不是為了探索什么生命的意義,更不會對這個深奧的問題發表長篇大論,我的生命的意義就是我做到了我想做的事情,而且我一直是盡力而為,所以我很滿足,沒有遺憾”、“如果我們現在控制的國家權力不是被用來讓人民生活富裕起來,而是被統治集團中的一些人用來發不義之財,那么可以確定我們都會死得很慘”…

  不過,也總歸有些不同的聲音,@冉氏藝文志即有揶揄:“看到那么多人悼念威權主義政客李光耀,我估計不少人的想法是:自己的爹很壞,找個鄰居不那么壞的爹來悼念一下,以轉移自己不能得到安慰的劇痛。國人的自我麻醉與自欺功夫的確高明,看來五行缺爹的確是個群體性的病癥。”

  同樣,“不太明白中國人對李光耀的情感從何而來”,也是@楊樾楊樾 的困惑,于是嘆息“我們有些同胞的情感缺乏歷史常識的支撐,顯得有點無厘頭。”

  好評,@鄭維 早已預料,這位曾任新加坡聯合早報網主編一職的資深媒體人,早幾日即有過點評:“有朋友問我,會不會感到很唏噓。我真覺得沒有。李光耀愛著他最愛的女人,親手建設了他最愛的城市,干掉了他最欽佩的對手,馳騁縱橫國際舞臺數十年,贏得掌聲無數也惹來非議許多。男人的一生至此,夫復何求…在我的記憶里的李光耀,越來越多是這些圖景…強悍、充滿斗志甚至偏執的他。強人時代遠去,我們站在偉人的肩膀上,心有懷念卻別無選擇,只能前行。”

  壞評,這位現任香港南華早報中文網總編輯也有準備:“長頸鹿不會在乎螞蟻對它的評價,因為大家的視野不一樣。所以我一直說,對于李光耀,大家隨便評價,偏執而強悍的他才不在乎。當年我與他爭論方言政策近一小時,他搬出各種語言學習和社會學研究成果,惡狠狠將我擊敗。我雖然悻悻而返,但不得不服。”

  是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鄭維 的老東家聯合早報在今晨趕制的社論中,借用美國外交家基辛格的評價斷定,“顯然是英雄造時勢”。

  社論一一歷數“小國巨人”李光耀留下的政治遺產:“領導層的自我更新是突出的貢獻之一”、“李光耀的治國理念,并沒有遵循任何教條,而是通過實踐而來”、“在制度設計方面,李光耀致力于建設廉潔的政治與官僚體系,對貪污采取零容忍的立場”、“李光耀也通過社會運動及嚴刑峻法,提高國人的素質,這包括清潔運動及禮貌運動等等”。

  文末,哀婉之意,躍然紙上,“前人種樹,后人乘涼。今年是新加坡獨立50周年,國人在享有安全、富足與尊嚴的情況下,昂首邁入建國的另一階段,這與國人在獨立初期的忐忑不安,形成強烈的對比。新加坡在短短的幾十年內,從第三世界晉升為第一世界,李光耀居功至偉。對李光耀個人而言,他走完了一個充實又意義非凡的人生。對新加坡而言,他留下的政治遺產,彌足珍貴。新的一代將在他奠定的基礎上,承先啟后,再創輝煌。李光耀是當之無愧的建國之父,其功績將為后人銘記并久遠傳誦。”

  是的,這也是財經網在《李光耀:一個政治強人的背影》一開頭所唏噓感慨之處,“本來,再過五個月他將迎來人生最輝煌的時刻:在新加坡獨立五十周年之際,無數榮耀和祝福將獻給這位91歲的老人。但是,他最終沒有等到那一天。”

  雜志主筆馬國川對李光耀的生平顯然有過一番了解,駕輕就熟的筆觸,將其事跡娓娓道來,“李光耀無疑是新加坡奇跡的締造者”:“從20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香港、新加坡、韓國和臺灣都就像坐上了‘一輛通往繁榮的快速電梯’,在短時間內實現了經濟的騰飛,一躍成為發達富裕的地區…‘亞洲四小龍’的成就世界矚目,新加坡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新加坡政府穩定而清廉,不僅關注推動經濟發展,而且投資于公共住房,興辦令人羨慕的社會服務體系,以及高度發達的教育事業。這一切讓幾乎所有的新加坡人在經濟上都有保障。”

  隨后馬主筆筆鋒一轉,帶出由來已久的爭議。

  所謂成也體制敗也體制,大約可套在新加坡頭上,“在許多研究者看來,‘亞洲四小龍’的騰飛與流行于東亞的威權主義政治體制密切相關。這種體制處于民主政體和極權政體之間,其特點是嚴格遵從政府的權威,而政府常運用壓制性手段,用來維持和執行社會控制,從而有效地提高效率”:“新加坡顯然就是其中的典型。在這個治理的井井有條的國家里,街頭示威屬于違法,違法者將被捕。未經警方許可,五個人以上的集會可能構成‘非法集會’。在過去的五十年里,這個國家一直由人民行動黨一黨執政,而且這個黨一直控制在精力旺盛的李光耀手中…曾任駐亞洲外交官聯合會主席的美國歷史學家羅茲·墨菲在《亞洲史》一書里說,新加坡‘長期在李光耀總理家長式統治下’,‘他容不得反對意見或批評,實行新聞審查,按照自己的觀點厲行他的法治和秩序。在這個由單一政黨——即人民行動黨——而實際上由他一個人統治的國家,不存在值得注意的反對派。’”

  沒錯,今晨,騰訊首頁所推南方人物周刊舊稿,標題正是“李光耀被指隔代傳位,打擊政敵民眾無自由”:“李光耀在新加坡創立了民主制度。但一直以來,他對待反對派的手法總令人無法釋懷。膽敢反對他的人,很快就遭到報復。與專制獨裁者不一樣,他不是采用暗殺、綁架等非人道方式,而是‘正大光明’地使用司法訴訟。他會毫不客氣把反對他的人以‘毀譽’侵權為名,告上法庭。政治異見分子也會經常發現自己遭到‘威脅國家安全’的刑事指控。”

  “馬基雅維利的信徒”、“往日輝煌難再”、“還不是裸退”,這是文章的三個小標題,以此為統攝,可見立意所在:“人們分析李光耀治國術,常常歸類為精英主義、功績制度、實用主義、民主及法治。但分析家說,以實用主義哲學為價值取舍的治國方略,卻全在服務于建立一個高效的威權統治體系。在這個體系下,重刑化的司法政策,使輕微越軌的人都有可能遭受鞭刑這樣的重刑。”

  那么,“李光耀是專制社會的獨裁者嗎?”這是鳳凰網今日所邀之論追問的方向。

  身為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學院亞洲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想必作者王江雨對中國與新加坡都有不淺的理解。看上去,王主任的意見,與流行的反對意見,有不同也有相似——大相徑庭的地方在于:“新加坡不是專制社會,而是不折不扣的民主國家”、“新加坡反對黨不是‘參政議政’的花瓶,而是貨真價實的反對黨”、“李光耀一直認為政客不應該討好選民”,殊途同歸之處在于:“李光耀采取了相當不民主手段對付政治反對者”、“李光耀治下的新加坡,媒體自由受到很大限制”。

  所以,王江雨的結論,反倒并不鮮明,“總的來說,無論是將新加坡政治體制歸為西式民主還是東方專制都失之簡單,或者可以說根本就是不正確的”:“新加坡有著民主體制的基本框架,它的政府確實是選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但執政黨在李光耀領導下的風格一般是,選前既不以空洞的承諾討好選民,當選后也不以選民的‘公意’為根據制定和實施政策,而是采取一種異常強勢的姿態,堅持制定和推行行動黨(某種程度上也就是李光耀)自己認為正確的政策。證之以新加坡巨大的成功,也許可以說李光耀在大多數情況下是對的。李光耀之后的政治領導人能否延續這種風格,實在是一個未知數。實際上,在筆者看來,這種可能性很小,雖然以后的政府還要在李光耀制定的制度框架內運作很長時間。”

  王江雨之論,與@吳鉤不謀而合,在后者看來,“對李光耀的政治遺產作簡單鮮明的點贊與反對,都是粗暴的”:“李光耀締造的新加坡體制,既有一人一票的民主,也有精于計算的選區劃分伎倆,既有英國式的法治體系,也有儒家傳統的價值觀,甚至有法家式的嚴刑峻法,既是威權統治,又保護基本自由,既強調政府管治,又推行市場經濟。”

  與此同時,@吳鉤 還提出,“有意思的是,李光耀設想過一種可以超越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年過四旬、有家庭的人每人手中握有兩票,因為這個年齡段的人要比不到30歲的人要謹慎,投票時會考慮子女的需求。但是,人過65歲時,可能會有問題。因此,40歲與60歲之間應是最為理想的選民。到了60歲,就應該回歸到一人一票。’你怎么看?”

  邊總結邊感嘆,@眉中王 如此評價:“李光耀走了,世上少了一個縱橫捭闔者。他從不相信什么新聞自由,卻建立西方民主;他在中美歐三個雞蛋上跳舞,卻能夠牟利套現;他依靠中國市場發展經濟,卻挑動遏制中國;他宣稱臺海兩岸終將統一,卻刻意加深分歧。新加坡民主假而自由無,雖獲西方認同實不宜嫁接。城邦可以亂中漁利,大國豈能依附他人?”

  自問自答的@王沖 ,也在苦苦思索中:“李光耀是個獨裁者嗎?是,是個守法的獨裁者。不過,我覺得,他實質是新加坡.INC的董事長,按照規則讓公司上市并保持利潤。”

  這就是新加坡模式的魔力所在,也是爭議所在。

  看到滿屏的李光耀,@鳳凰衛視 楊舒已有些視覺疲勞,令她突然眼睛一亮是這一句:“‘我并不喜歡李光耀。但是不可否認他非常出色,獨裁而不貪腐,專制而謙虛。’”

  超脫于臧否個人的評價模式,@王爍 的答案一如既往簡約而不簡單:“李光耀是真正的現實主義者。需要說什么做什么,就說就做,不為過往已說已做所累。李光耀不僅做到了績效合法性,向更正常體制轉型的基礎也在。新加坡體制有民主、法治、李氏這三張皮,將來終會脫掉李氏這層皮。”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2015-04-09 10: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