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話題討論 >>> 新編網絡文學
字體    

劍花室詩集-清-連橫
劍花室詩集-清-連橫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2-劍花室詩集-清-連橫

首頁 > 08集藏-1467部 > 01四庫別集-572部 > 68-劍花室詩集-清-連橫 > 2-劍花室詩集-清-連橫

開天偉力辟鯤溟。卅年賜姓心存漢,再世降王痛絕明。兩度北征功半挫,誰從滄海覓神鯨!

   昆侖山勢走中華,禹域畇畇大足家。每恨平原馴虎豹,幾時大陸起龍蛇?宙間痛折驚天柱,海上空懸貫月槎。故國沈淪無限感,秋堤衰柳盡寒鴉。

   如何丑虜肆天驕,黷武窮文禍水迢。三世主權久烜赫,皕年民氣悉摧焦。杜鵑淚血啼前蜀,跖犬狺聲吠帝堯。粉飾升平事偷息,內訌外亂已喧囂。

   安樂君臣美睡濃,深宵忽警自由鐘。三軍慷慨吞朝羯,六國縱橫殺祖龍。傳檄粵西馳露布,揭竿湖北應云從。請提十萬新磨劍,誓復中原耀漢宗。

   金陵形勢亦岐豐,明社初墟繼有洪。半壁山河爭逐鹿,八旗子弟化沙蟲。可憐鑄錯終成鐵,未遂銘功竟折銅。太息天亡非戰罪,項王雖敗總英雄。

   釋經執銳出曾胡,功自邀天種自屠。暴虎猖狂倀有鬼,爛羊資格士甘奴。事秦詎得如王猛,滅楚居然是子胥。試問羅山諸講學,春秋大義果明乎?

   內亂雖平外侮侵,禁煙疏自則徐林。虎門水漲通洋急,雞嶼云封伴陸沈。有客■〈句攵〉 關伸國力,幾回割地長戎心。西方彼美東來嫁,我欲因之溉釜鬵。

   瓜分慘禍痛波蘭,猶太非洲一例看。黃種崛強箸可借,黑奴壓制網難寬。和戎鑄約金錢涸,滅國新潮鐵血寒。眼看列強心逐逐,同胞無告盡南冠。

   滾滾妖氛滿市閭,九重忽下攘夷書。義和有術能驅鬼,剛毅何知擁立儲。八國旌旗張鷲幟,六宮粉黛走鸞輿。圓明一炬灰猶熱,再見烽煙迫帝居。

   幾回搔首望燕云,國事紛紜豈忍論。變法果能如趙武,維新直是假周文。獨夫性命囚南海,六士頭顱哭北門。不信圣人今未死,尚從丹穴苦求君。

   極東殺氣夜傳烽,中立難全鴨綠江。龍虎壯圖爭密約,風云悲劇唱新腔。無端局外金甌缺,可有筵前玉斗撞。痛絕民權招國恥,誰言多難足興邦?

   乘虬披發叩天閽,欲遣巫陽吊國魂。時勢未生華盛頓,英雄幾見拿坡侖。朝綱顛倒君王醉,生計貧窮士女喧。立憲是真還是假,蚩蚩歌舞說皇恩。

   東鄰有日國安全,北望俄羅亂已然。廿紀豈余專制地,五洲將入大同天。學堂造就虛無黨,報界昌言自主權。吳樾、鄒容俱人杰,先驅后繼好揚鞭。

   大呼革命起湘人,又見江西義旅伸。黃帝有靈民不死,神州克復國方新。群龍見首飛東土,萬馬喧聲拱北辰。自古南公曾示語,楚雖三戶足亡秦。

   深宵激憤看吳鉤,多少男兒死不休。東望崖山文信國,南征瀘水武鄉侯。匈奴未滅時沖發,俠少雖生肯斷頭。龍虎風云欣際會,鳴鐃伐鼓渡遼州。

   飛龍夭矯漢旗黃,十萬雄師耀四方。卷土重來仇可復,移山自信力非常。共和主義敷民德,尚武精神慰國殤。旭日中天輝大地,高歌冠劍抖軒皇。

   ○卻隱

   天下雖興亡,匹夫與有責。墨子不突黔,仲尼不暖席。人生社會間,當為國家役。何堪放義務,只身貪安逸。吾聞古圣賢,自任為世式。伊尹畊有莘,相湯沃明辟。武侯隱南陽,佐漢討國賊。上以格君心,下以布民澤。如何為國民,沈淪在泉石。理亂置不聞,政教亦不識。同袍哀嗷嗷,袖手任沒溺。旁觀實足恥,敗群失公德。國所重在民,無民何有國?滅種慘為奴,何地堪遯跡!昔有首陽山,今無陶潛宅。種柳學采薇,亦為強者斥。君居在中原,燎原火正赫。外力日擴張,覆亡僅頃刻。危幕燕難巢,沸釜魚必赤。內有客帝居,祖宗遭痛擊。君仇尚未報,胡可偷旦夕?君身非女兒,胡以甘巾幗?為君進一言,愿君志竹帛。君觀班定遠,投筆去沙磧。又觀陶士行,衙齋習運甓。人生處世間,白駒急過隙。況又炎炎中,物競參天擇。速速棄衡門,出身立功績。毋為巢與由,當為禹與稷。行義以達道,大哉剛柔克。

   ○招俠

   吾生愛大俠,慷慨報國仇。國仇今未報,男兒死不休。荊軻挾匕首,只身虎狼投。子房潛博浪,誓殺祖龍頭。曹沫聶政輩,大勇亦足儔。片言相契合,便請肝膽酬。俠風日鼓吹,義氣薄九州島。及至東西漢,士節尚剛遒。朱云請長劍,季布怒橫矛。誅奸絕君惡,征虜出邊陬。黃金何足貴,談笑輕王侯。此時國亦強,綱紀尚飭修。如何千年后,俠風渺悠悠。君威愈專制,民權愈馴柔。國權愈削弱,志士愈難求。朝廷不知小,衣冠坐沐猴。國民不知恥,淪隱狎沙鷗。痛哭黃帝子,嗷嗷盡楚囚。俠風今未泯,請君一展眸。君看東海上,尊攘遍道周。烈烈武士道,櫻花鑄吳鉤。又觀鄂羅士,虛無黨難收。飲刃殪民賊,流血求自由。君居中華國,豈無大俠游?黃河日東下,烽煙迫斗牛。胡不棄卻慮,從我上酒樓。四顧風云急,蒼茫天地秋。莫說江山好,有國無人謀。贈君一神劍,為君一狂謳。愿君學大俠,慷慨報國仇。

   ○激雷

   黑云激怒勃雷公,去向深山裂老榕。若有欲騷天下意,不如驚起南陽龍。

   ○驟雨

   潑墨奔云繞嶺腰,忽為飛雨逐歸樵。詞人亦有窮途苦,新漲盈沼沒小橋。

   ○題畫

   風馳電掣勢尤雄,古壁云生咫尺中。千古丹青見靈活,堪稱妙筆奪天工(題畫龍)。

   深山虎嘯竹生風,炯炯雙瞳照幅中。只為咆哮聲不聞,猶難逸筆補天工(題畫虎)。

   噞喁本是化龍身,眼似明珠金作鱗。一夜長風吹浪起,禹門飛躍不迷津(題畫鯉)。

   老干凌云翠蓋濃,風霜不損一株松。清陰郁郁棲雙鶴,時作龍吟傲徑東(題畫松)。 

   ○銀河

   畫樓人靜四更天,漠漠銀河淡似煙。笑問牛郎離恨否,一年幾會鵲橋仙?

   ○同餞五溪兄歸北

   八載迢迢別恨濃,春風一笑酒邊逢。君如潮水來還去(八年前,君留別詩有我如潮水去還來句),芳草天涯怨懊儂。

   淡江春水綠溶溶,此去相思隔幾重。今日送君同餞別,何時再聽斐亭鐘?

   ○臺南竹枝詞

   詠臺南竹枝者多矣,然皆數十百年之事,與今日風致大相懸殊。雨窗無事,撫景閑吟。其間半雜方言,仆雖略知一二,而疏漏亦多,個中情景,尤欲質之司空見慣者。

   歌舞樓臺狹道斜,鞭絲帽影斗豪華。明朝日曜相攜手,好向城西去看花。

   西門外南勢、南河等街,半為青樓之地,逢日曜日,游人如織,競逐買春。日曜日即西洋所謂禮拜日也。

   散步閑吟萬葉歌,翩翩裙履任婆娑。美人樓畔推窗看,拍手相呼喚艷多。

   萬葉集,古和歌名。臺語呼美少年曰緣投,一作黃脰,鳥也,性善斗;艷多,音相似。

   橫匾明燈貸座敷,屏前團坐月明初。桐家柳屋都看遍,別有高砂大女閭。

   貸座敷,即青樓也;桐家、柳屋、亦青樓之名也。高砂亭系貸座敷組合之代表者。

   執杖揚揚眼飽看,買春相逐語翻讕。今宵不惜纏頭錦,昨日新升判任官。

   判任官,文官也,計有十等。

   亦有江東意氣豪,無錢游興兩三遭。偶然痛飲街頭醉,打鴨驚鴛解佩刀。

   無錢游興,法律中語,而新聞亦慣用之。

   手抱三弦上綺樓,低聲小語謝纏頭。一時姊妹皆微笑,擊鼓傳花迭唱酬。

   業歌舞者曰藝妓,受金時則小語曰多謝。三弦、樂器也,以牙板撥之;或時擊鼓,淵淵作金石聲。

   花茵重迭席寬舒,長踞伸腰斂翠裙。酩酒御茶親料理,為言貴下樂何如。

   坐皆席地,以足承尻后,禮也。酒曰酩酒,酩名也。茶曰御茶,敬詞也。酒樓曰料理店。貴下猶言貴君也。

   擊掌傳呼迭迭催,魚腥雞臠進前來。軍中御用葡萄酒,一盞親斟說看杯。

   呼人以手不以口,則應者來。葡萄酒有軍中御用者,上品也。

   柳燧荷囊勝小壺,座中親餉淡巴菰。一枝銅管刻三寸,吸取煙云醉味腴。

   呼煙曰淡巴菰,芝峰類謂出自日人,然西語亦如是稱,疑為小呂宋之語也。客至,出小筐置火壚于中及菰餉之。柳燧、自來火之別名也。

   ■〈衤相〉裙六尺石榴紅,纖裊腰肢對舞工。偶覺中單花樣露,小開卿莫罵春風。

   女子不著褲,圍有紅裙,深藏不露,即禮所謂中單也。按說文,褲、脛衣也,實為今制。古今注曰:褲蓋古之裳,周武王以布為之曰褶,敬王以繪為之曰褲,俱不縫口;縫口之褲,始于漢代也。

   鐘聲十二鎖云房,子夜清歌引鳳凰。最是信州好蕎麥,情郎顏色恰相當。

   古曲有「信州好蕎麥、情郎好顏色、不食麥狄可、遲郎愁故我」之句,蓋男女贈答之詞也。信州產面,色白。日語謂面曰蕎麥。凡貸座敷入夜鐘鳴十二下,即閉門休息。

   琵琶偷抱到巫陽,十五羞為夜度娘。白帽無端來剝喙,被他驚起兩鴛鴦。

   日法:女子年未十八者為藝妓,不得賣淫;其或男女好說而相親昵者,為警察所知,罚鍰罪之。白帽者,即警察所戴也。

   浴池五尺郁迷離,絕好羅衫對解時。一水盈盈遮不斷,春寒背面洗凝脂。

   男女同池而浴,相去僅咫尺,而習俗成風,渾無愧色;然端莊不狎,猶古風也。

   輕拢寶髻重盤云,尺五腰圍織錦紋。素手親攜蝙蝠傘,艷陽天氣好游春。

   婦女鬢分兩翼如鴉,髻如蜂腰,或作盤蛇。未及笄者,丫鬟雙垂,尤可人意。而耳不環、手不釧、髻不花、足不弓鞋,妙致天然。帶寬咫尺,圍腰兩三匝,倒卷而直垂之。衣袖尺許,襟廣微露。出則攜蝙蝠傘,舉止無羞澀之態。

   屧韻丁東響畫廊,凌波羅襪步生香。翱翔盡有驚鴻態,裙底鴛鴦比翼藏。

   婦女皆著屧,其形如梁,作人字形,以布練或紈蒲系于頭,兩指夾之而行,故亦分兩歧。「虛閣雜俎」載楊太真作鴛鴦并頭蓮錦襪,又按古樂府有「黃桑柘屐蒲子履,中央有絲兩頭系」之句,則中國古制亦如是也。凌波羅襪,勝于金蓮裹足多矣。

   娉婷鏡影艷留痕,底事桃花笑不言?莫怪別離人不見,寫真相對亦消魂。

   寫真,則照相也。其法始于西人,以熱蘭炯熏玻璃面,用琉璜水涅之,對人而照,使其影透入鏡中,然后以銀硝紙承影,日光隙入,痕留淡墨,神態如生。凡男女相悅者各以寫真贈答,示不忘也。

   燈光射照鼓聲嗔,翎箭親將控繡弦。左右射來皆中的,歡呼笑拍子南肩。

   射所畫彩為鵠,雛姬環侍,中則鳴鼓報之,互拍其肩為樂。其場曰揚弓店,或曰射的場。

   鐵板敲殘錦幕開,一時歌舞上春臺。偶然灑落癡情淚,為看芝居不忍回。

   芝居者,戲也;因舊演于興福寺生芝地,故名。每一駒止,則張幕護之,板亂敲,撤幕復出。亦演古來事,惟妙惟肖,觀者或為之淚下。

   投票喧傳住姓名,別翻花樣出嵌城。袖中一卷花千種,李艷張嬌細品評。

   好事者投票于新聞,品評妓女,以多點者為佳。又有刊花千種者,其書悉載臺南妓女姓名住所。

   ○送林拱辰赴鹿港

   鹿津舊夢半迢迢,堤柳青青慰寂寥。約汝春江花月夜,玉樓同度可憐宵。

   ○五溪社兄壽令尊翁七秩

   蓬萊從古萃神仙,瓊島飛來結慧緣。今日稱觴泛東海,添籌老叟記年年。

   有酒如淮且學仙,得山水處便怡然。人間自有長生術,造化逍遙不計年。

   七十遐齡世所稀,東來紫氣故依依。兒孫開燕承歡日,還向萱堂舞彩衣。

   濃山晴雪久親陪,春日櫻花映酒杯。仙境瀛州齊奏樂,一時介壽白川來。

   而翁矍鑠竟殊人,瀟灑襟懷獨出塵。有子能詩又宗俠,擁書萬卷不稱貧。

   瓣香遙祝在南天,曉日凝暉畫閣前。待到杖朝親上壽,蟠桃再熟餉華筵。

   ○王郎

   十五王郎擅少年,舞衫歌扇舊因緣。誰知淪落江南后,芳草萋萋日暮天。

   ○讀西史有感

   歷山事業照千秋,該撒威棱遍五州。今日幾人能繼武,雄風吹過海東頭。

   釋迦滅度耶穌死,猶太沈淪印度亡。不信偉人難救國,宗風反化兩重洋。

   難磨已試三燒玉,不屈方為百煉鋼。生死關頭無恐怖,芒芒劍影即天堂。

   扁舟辟地科倫布,信口開河勵節夫。一樣艱難天下事,必然之力在吾徒。

   共和已造新羅馬,專制爭誅小祖龍。南美紛紛皆獨立,深宵誰續自由鐘。

   天堂非遠任登探,魔界聞風舍退三。試看摩西親冒險,眼前樂土即迦南。

   楊墨從來派不群,又聞洛蜀黨徒分。為爭宗教開奇禍,畢世猶興十字軍。

   飽死侏儒大可哀,謾將閥閾數人材。奢華豈是豪門子,天助偏從自助來。

   茫茫大地猶嫌小,勺水丸泥占領頻。別有掞天抒妙術,欲將星界殖斯民。

   西阻東侵拓霸材,驚聞北陸走風雷。汽車直下鮮卑里,百二雄關一旦開。

   滿天風雪阻山河,百萬雄師盡曳戈。從此鄂羅無勁敵,有誰立馬莫斯科?

   叱咤群雄握主盟,東西爭戰孕文明。莫言一敗終難復,海島談兵氣尚橫。

   會稽終報勾吳怨,曹沫能歸魯國田。一戰法人心膽破,千秋又見老維廉。

   隊隊長征試馬蹄,昆侖山勢界天西。前狼后虎猖狂甚,一棒當頭喝睡獅。

   麥西古跡供探討,挨及文風久不聞。塔影橫空江水碧,夕陽長吊帝王墳。

   瓜分慘禍痛波蘭,一劫風云國破殘。弱肉固應強者食,有人北望泣南冠。

   環球競鼓弭兵風,玉帛冠裳萬國同。壇坫門開牛耳執,沉沉黑幕有人熊。

   糾糾干城憤法狼,戰書捧讀氣飛揚。舉杯互祝從軍樂,立我功名發國光。

   聯俄破法畫謀奇,魯水君臣盛一時。鐵血飛騰公法晦,強權世界好男兒。

   上相威權執太阿,內謀吞并外平和。桓文功業尋常事,神圣同盟動力多。

   一卷藍書紀女皇,東西南北國旗揚。英倫三島彈丸地,薄海皆稱撤遜強。

   熏蕕自昔難同器,冰炭于今置一卮。莫說國中雙政府,墺匈從此必分離。

   拳拳力守門羅訓,烈烈爭揚帝國光。廿紀風潮喧大地,乘茲飛躍太平洋。

   英齊德晉競雌雄,別有俄秦善戰攻。多少中山宋魯衛,可憐誰是古周東。

   茫茫西海沸鯨波,滅國新潮昔昔多。禍水早生巴爾干,誰知泛濫入支那。

   禁煙一疏驚天下,戰禍先開粵海東。灼灼芙蓉生毒焰,神州涌起火蓮紅。

   景尊已死微言絕,信教誰爭自主權。我愛馬丁真健者,雄談痛褫法王冠。

   詩學誰能入上乘,鄂謨樸伯各觀興。莫言西海文潮異,也有詞人杜少陵。

   幾回革命幾回傾,多少頭顱誓不生。百里巴黎花世界,盡教流血造文明。

   峨峨鷲首向西東,獨立高峰顧盼雄。彼得遺謀今尚在,俄沙鼓吹大王風。

   左提長劍右神旗,起逐英師助法師。俠女遺風齊下拜,舍身救國愧男兒。

   驅除異族葛蘇士,拯救同胞馬志尼。國自少年吾已老,英風長布海之湄。

   趙盾殺君原愛國,武侯討賊為安民。畫工畫我當真我,功罪千秋付史臣。

   金錢勢力肆狼吞,商戰場中勁一軍。奴視陶朱婢倚頓,有誰豪富等摩根。

   烈烈丹心滅國仇,夭夭玉貌怒橫眸。一身殉汝知無憾,莫信他人假自由。

   天地不仁聞戰禍,人民何罪陷瘡痍。是真淑女真慈母,萬國齊升十字旗。

   登天早信非難事,縮地于今亦有方。一自殺蛙生電后,上天下地任翱翔。

   ○悼李蓮卿校書

   李蓮卿,北里之翹楚也。豐姿妙曼,秀外慧中,余一見而悲其遇。客秋,余開赤城花榜,拔女冠軍,頓覺名噪一時。人為女幸,而女則自悲不已,蓋狂且之肆辱由是而起。余至是而為之恨矣。本年七月朔,女以病歿,年十有六;人為之吊,余則為之賀也。嗚呼!天何此醉,我見猶憐。歌唇含雨,珍伊手底馨香;掬水青波,墜此懷中明月。樽前之紅淚半枯,江上之青衫未浣。余雖懺斷情魔,亦安能已于言者耶!

   一朵蓮花墜劫塵,紅樓半現女兒身。秋風昨夜吹裙帶,好向西天證夙因。

   花榜開時費品評,劍花熱血亦柔情。為花請命憐花瘦,爭奈花神喚不譍。

   寶蓋銀幡好護持,一泓春水漲瑤池。采蓮隊里歌聲好,翻作東山薤露詞。

   愛河十笏阻昆侖,燈灺香銷拭淚癡。遲爾荷花生日后,沉沉風雨慘離魂。

   藕斷絲連恨未消,莫愁湖畔月無聊。十分金粉飛蝴蝶,覓爾香魂剪紙招。

   涉江荷葉水田田,悔向蓮臺作散仙。懺爾癡情心一片,他生莫墜有情天。

   生既漂零死又遲,早春花事蝶先知。分明瓜字人如玉,憔悴埋香淚暗垂。

   冷雨敲窗不忍聽,茫茫孽海夢難醒。從今凈土埋春骨,萬樹梅花葬小青。

   依依柳色黯錢塘,曉月棲鴉葉底藏。欲問五陵舊年少,孤墳誰為筑鴛鴦?

   薜荔紅墻月上時,落花滿地夢迷離。芙蓉鏡底人何處?天外塵間兩不知。

   ○詠史

   一篇民約論,革命涌全球。專制余威死,西歐熱血流(魯索)。

   自由今不死,假名好成名。十尺斷頭上,凄凄風雨聲(馬利儂)。

   國破君亡日,纖纖一女兒。麾旗呼健卒,威武懾英師(若安)。

   全球歸節制,戰斗孕文明。海島幽囚日,談兵氣尚橫(拿波侖)。

   敗績君囚虜,要盟國破殘。一場新演說,流淚憶師丹(爹亞)。

   英雄多好色,富貴等泥沙。旅館傾談日,迷離百合花(麥馬韓)。

   世界無公理,唯知鐵血強。乃公真詭譎,咄哉佛狼王(俾士麥)。

   少年意大利,結會運新機。再造新羅馬,孤軍戰四圍(瑪志尼)。

   弒君冒不韙,愛國抱孤忠。畫我當真我,圖形笑畫工(克林威爾)。

   吾生不識畏,雷雨豈能迷。何物奇男子,威名著海西(納爾遜)。

   萬國尊公法,名儒發性天。誰知今世界,交際在強權(虎奇)。

   塵塵人物界,天演日開張。優劣無分別,吾生貴自強(赫胥黎)。

   競爭循進化,人治戰天行。近世強民族,權輿此論評(達爾文)。

   區區窶人子,信口可開河。鑿破三洲路,帆檣日夕過(勵節夫)。

   國權今墜地,民力欲回天。讀史傷埃及,文明付野煙(亞剌飛)。

   威武不能屈,雄談折法皇。歐州掃云霧,耶教日當陽(馬丁路德)。

   立馬天山上,兵威震亞州。黃人須尚武,大勇服全球(成吉思汗)。

   鐵騎行歐陸,暗呼白種驚。至今說黃禍,西海懾威棱(拔都)。

   陽守門羅訓,陰揚帝國光。乘茲新世紀,飛躍太平洋(麥荊來)。

   三圣結同盟,霸權吾獨攬。壯哉自由神,大聲破肝膽(梅特■〈揑,氵代扌〉)。

   黑奴慘鞭樸,女子發慈心。文字收功日,平權福至今(五月花)。

   七歲如花女,編成獨立軍。提筐慰兵士,大將感名言(雅麗)。

   姍姍弱女流,雄膽大于斗。袖底爆彈飛,親屠專制虎(蘇菲亞)。

   梅村一女子,愛國作犧牲。愿庇法軍死,寧從普將生(梅村女子)。

   天地胡不仁,人類為芻狗。淑女發慈悲,舍身救戰苦(格盧麥丁)。

   嗚呼史臣碑,百世聞風起。糾糾大和魂,奮身為國死(楠正成)。

   人奴取將相,百戰服群雄。兩度征韓役,軍威震海東(豐臣秀吉)。

   天莫空勾踐,時非無范蠡。櫻花春爛熳,倚劍讀題詞(兒島高德)。

   元兵蔽海至,舉國盡驚惶。碎書又斬使,御侮安扶桑(北條時宗)。

   功罪由人論,臣心愛國多。秋風麑島役,銅像獨巍峨(西鄉隆盛)。

   秦王避胡患,萬里筑長城。胡患宮中出,亡秦禍早成(秦王政)。

   東海觀朝日,西疆拓遠天。老來雄略盡,宮里望神仙(漢武帝)。

   昔斬婉兒頭,今想玉環面。前后同心腹,剛柔自深淺(唐玄宗)。

   君父行殘忍,忠奸失鑒衡。乞和甘事虜,穢德辱中興(宋高宗)。

   漢祖原無賴,唐宗出庶民。鳳陽天子貴,提劍掃胡塵(明太祖)。

   變法從胡服,強兵右武功。中原今病弱,愿振大王風(趙武靈王)。

   管子天下才,霸齊猶其小。尊王又攘夷,功利國之要(管仲)。

   嬴秦毒黔首,上蔡罪之魁。為相逢君惡,遭刑好自哀(李斯)。

   竊符成救趙,巾幗善酬恩。公子愁無策,侯生重一言(如姬)。

   醉遣晉公子,懷安實敗名。封侯夫婿重,送別豈無情(齊姜)?

   沛公薄兒女,父子且無情;呂雉忘夫婦,鋤劉亦勺羹(呂后)。

   修史傳千古,威儀化漢宮。于今興女學,莫愧大家風(曹大家)。

   女子修才德,尤宜體氣雄。試看漢宮事,婕妤勇當熊(班婕妤)。

   銅雀羅聲伎,曹瞞欲望饞。兒家好夫婿,威武鎮江南(一一喬)。

   劍影橫綃帳,燈光掩畫樓。吳宮深似海,夜夜夢荊州(孫夫人)。

   尚留青冢在,遺恨入琵琶。空對胡天月,難忘漢苑花(王昭君)。

   黃天蕩遙遙,匝地鼓聲震。婦人在軍中,兵氣為之振(梁夫人)。

   秦風今未泯,女子亦從戎。飲馬長城窟,征袍戰血紅(花木蘭)。

   侯門深似海,巨眼識英雄。旅店傾談日,虬髯拜下風(紅拂)。

   詠絮才飄逸,清談善解圍。王郎何負負,妃匹怨空闈(謝道韞)。

   馬上取天下,三章約法仁。如何成帝業,專制繼嬴秦(漢高祖)。

   天亡非戰罪,末路困英雄。氣盡虞同死,司晨笑沛公(項羽)。

   五百人從死,亟頭入漢廷。封王何足貴,北面恥韓彭(田橫)。

   漢威宣外域,博望乘槎通。進取堪模范,誰人繼鑿空(張騫)。

   傭書徒碌碌,投筆覓封侯。斷得匈奴臂,凄涼絕塞秋(班超)。

   七雄爭戰世,游說各西東。我獨行仁義,民權演大同(孟軻)。

   小儒談天下,專制長君威。試看嬴秦毒,焚書此禍機(荀卿)。

   以身殉立法,法重即身輕。國法長存日,吾身死亦生(商鞅)。

   辟佛非知佛,尊儒乃外儒。文章自千古,原道可刪除(韓愈)。

   龍門大手筆○著史識窮通。眼底無余子,紛紛檜下風(司馬遷)。

   漢晉同宗老,興亡各異途。五千言道德,致用在吾徒(老子)。

   孫子明兵法,吳宮教美人。十三篇尚在,智勇信廉仁(孫武)。

   孟荀皆說性,善惡各師宗。告子言流水,持衡在執中(告不害)。

   孤臣放逐地,香草美人情。王死終難悟,沈羅怨未明(屈原)。

   匹夫負勇氣,義俠報人仇。提劍沖階上,呼聲斬相頭(聶政)。

   興吳自滅楚,功罪詎能償。既短宗邦祚,還令敵國狂(伍員)。

   秦庭七日哭,袍澤與君同。復楚償前志,孤臣愛國忠(申包胥)。

   義重身何惜,呼天仰劍亡。頭顱入幽谷,怒目視秦王(樊于期)。

   志士重肝膽,夷門話別時。魂隨公子去,一劍報相知(侯嬴)。

   屠狗有奇士,鼓刀出魏城。奪軍椎晉鄙,效命答侯嬴(朱亥)。

   孟嘗稱愛客,狗盜目奇材。獨有馮諼拙,焚券市義來(田文)。

   濁世佳公子,猶傳得士名。竊符能救趙,醇酒送殘生(魏無忌)。

   蹈海身甘死,平生不帝秦。昏昏爭戰世,扶義賴斯人(魯連)。

   易水風蕭瑟,輕身赴虎狼。誰云疏劍術,氣已懾秦王(荊軻)。

   燕趙多奇士,悲歌起市中。聲聲游俠淚,擊筑挾秋風(高漸離)。

   兼愛風天下,宗言在寢兵。率徒馳宋難,游俠此先聲(墨翟)。

   一毛非不拔,權利我須持。痛惜衰亡者,遺權失利時(楊朱)。

   年少負奇氣,前席策治安。太息長沙謫,離憂吊屈原(賈誼)。

   千金求力士,博浪椎秦王。惜乎擊不中,俠氣凌秋霜(張良)。

   馬革裹我尸,男兒好死時。天南銅柱折,誰耀漢家威(馬援)。

   一掬新亭淚,山河舉目殊。今當事王室,江左有夷吾(王導)。

   五胡亂天下,烈士恥家居。他日簪纓貴,今朝且絕裾(溫嶠)。

   中原今未復,擊楫嘆中流。慷慨吞胡羯,誰能步豫州(祖逖)。

   魏晉時昏墊,逃名隱醉鄉。竹林多逸士,之子獨徉狂(劉伶)。

   詩酒明心性,悠然遠俗塵。折腰何不屑,恥作易朝臣(陶潛)。

   講學尊尼父,西游策太平。隋亡唐已作,門下集群英(王通)。

   大局如棋局,楸枰一著輸。中原有天子,雄略正扶余(張仲堅)。

   石晉最不肯,奴顏父契丹。燕云何日返,義士怒沖冠(石敬瑭)。

   功成即帝王,亂世無天子。試撫鐵槍痕,何知為賊死(王彥章)。

   宋臣自滅宗,立石紀功勛。媚外屠同種,豺狼不與群(張宏范)。

   擊鼓罵曹瞞,聲聲落肝膽。座客半驚逃,布衣真勇敢(禰衡)。

   聽史論成敗,平生服漢高。丈夫宜磊落,曹馬竊人豪(石勒)。

   捫虱談時務,雄才世鮮儔。事秦誰得主,伐晉不遺謀(王猛)。

   單騎見回紇,軍中盡失驚。令公真健者,力戰復唐京(郭子儀)。

   賓王討武曌,大義發文章。裴相稱知士,觀衡失短長(駱賓王)。

   崖山悲宋祚,燕市嘆朝腥。自古誰無死,丹心照汗青(文天祥)。

   故國流離日,扶桑去乞師。滿腔民賊恨,握筆著明夷(黃宗羲)。

   禹城胡塵滿,扁舟泛日東。浪浪亡國淚,化作海潮紅(朱之瑜)。

   洪楊末造時,舉國皆豎子。難得忠王忠,百戰照青史(李秀成)。

   翼王亦人杰,孤旅入川中。虎斗龍驤劇,凄涼哭北風(石達開)。

   款日和非拙,聯俄策未迂。釀成東亞禍,一幅滿洲圖(李鴻章)。

   霸越功還罪,亡吳策獨奇。黃金重鑄像,我欲鑄蛾眉(西施)。

   犵鳥蠻花地,光風霽月天。登高望滄海,不見虎賁船(陳棱)。

   潛龍人不見,善德化遼東。亂世身終隱,清操卻上公(管寗)。

   南渡君臣醉,江山半壁孤。朝廷今已小,何處好騎驢(韓世忠)?

   宋奸賈似道,亡命竄彰州。快絕虎臣劍,飛騰斬佞頭(鄭虎臣)。

   禹域胡塵滿,何山是首陽。故人莫相問,事虜恥行藏(謝枋得)。

   丑虜識天驕,星軺萬里遙。西南諸島國,冠劍拜中朝(鄭和)。

   清兵已渡江,帳下猶歌舞。湖水本無愁,美人自千古(福王由榔)。

   聞說揚州破,南都半壁殘。梅花臺下路,何處葬衣冠(史可法)。

   一疏請移宮,臣心稟至忠。奸珰如鬼蜮,構陷道終兇(左光斗)。

   椒山負正氣,抗疏論奸徒。天上詎明圣,臣罪詎當誅(楊繼盛)。

   文酒風流會,儒臣飲恨多。黃公抱忠孝,慧眼顧橫波(黃道周)。

   拒清存漢族,辟地逐和蘭。吊古生余恨,東寧落日寒(鄭成功)。

   艱辛避海外,留發見高皇。千古誰爭烈,吁嗟北地王(朱術桂)。

   魁斗山邊路,萋萋草亦香。王孫歸不返,環佩冷斜陽(五妃)。

   杖策談時局,軍門禮數寬。兵農輔文教,遺愛在臺灣(陳永華)。

   幾年任監國,巨禍起蕭墻。夫死婦從死,君亡明乃亡(鄭克■〈臧上土下〉)。

   扁舟東海去,文獻啟臺灣。詩禮傳荒服,番黎拜杏壇(沈光文)。

   梅花香似雪,蝶夢正酣時。吊古尋遺跡,高風在海湄(李茂春)。

   明亡三十載,海國有田單。飼鴨宵中起,威儀復漢官(朱一貴)。

   七星旗盡黑,八卦火猶紅。一死酬君國,泱泱掛劍風(吳彭年)。

   市中呼袒臂,自主局粗成。十日遺民去,當年枉請纓(唐景崧)。

   變法身甘死,高歌喚國魏。提刀向天笑,肝膽兩昆侖(譚嗣同。前二句一作「救世編仁學,捐軀喚國魂」)。

   三湘暗云霧,突兀現龍頭。一度玄黃血,長江水不流(唐才常)。

   郎君齡十七,冒險發榴彈。氣振青年界,相呼殺漢奸(史堅如)。

   國權不自由,人生不如死。一死酬同胞,眾生實可恥(馮夏威)。

   年少膽如斗,編成革命軍。神州須克復,大義策同群(鄒容)。

   一彈雖細微,足破五臣膽。蠢爾小朝廷,豈不曰勇敢(吳樾)。

   學界風潮急,森川水自流。迷波公莫渡,一棒猛回頭(陳天華)。

   ○春日寄吾廬小集

   十笏騷壇共策勛,誰盟牛耳冠三軍?一天花雨供吟料,半榻茶煙繞枕紋。小集清幽來劍佩,論交淡薄在詩文。敲殘銅缽聲聲壯,頻向江東憶暮云(五溪山人約來不果,故及)。

   ○題陳瞻含飴弄孫圖

   老樹郁蒼蘢,孫枝更秀美。天然好圖畫,采入翁家里。階下植寧馨,休言吾老矣。他日菽水歡,色笑供甘旨。借問翁所居,介在箕山與穎水。詩酒自風流,東坡老居士。含餌弄幼孫,但得佳孫如肖子。君不見歲寒松柏獨后雕,老干成龍凌絳霄。

   ○春日游臺中公園

   吊古尋詩上大墩,芙蓉朵朵簇朝暾。煙花色繞將軍像,鼙鼓聲沈戰士魂。莽莽春城鬧鶯燕,離離塵海聚琴樽。我來別有興亡感,獨對河山倚北門。

   ○瑞軒夜宴,即呈席上諸子

   瑞軒三宿夜鏖詩,雅會何時復見之?座有元龍皆氣壯,人能夢蝶豈言卮(陳槐亭自鹿港來會,中報記者莊云送時亦過從)。當筵侑酒歌桃葉,倚檻聽歌唱柳枝。如此風流天也羨,大墩山月故遲遲。

   ○婦病

   懨懨瘦卻幾分余,半榻棲遲倦起居。柳葉眉痕愁銷后,桃花顏色熱生初。香奩寶匣絲成繭,玉杵元霜藥搗蜍。秋雨茂陵消受慣,而今病到女相如。

   亂頭松鬢對寒檠,膽弱長防夢里驚。姊妹名花煩汝問,君臣良藥倩儂烹。慣依抱日嬌郎體,默禱慈云大士聲。午汗已回身尚熱,分涼奉倩總癡情。

   ○贈愛卿,次蕉綠軒主韻

   十載歌場顧盼雄,狂生合拜美人風。未修鶴鳥三年約,到底靈犀一點通。文字新交金粉地,姓名舊注綺羅叢。看花我亦傷心者,欲補情天奪化工。

   當場歌舞管弦清,福慧修來笑幾生。半榻燈光釵影亂,一鞭春色曲塵輕。迷離楊柳藏蘇小,管領芙蓉比曼卿。紅袖青衫知已淚,天涯淪落兩心傾。

   底事紅稀綠暗時,卷簾無語客來遲。如花美眷憐君艷,似水流波顧我癡。閑課侍兒鈔樂府,早知好色誦風詩。未曾真個消魂否,漂渺巫山化幾疑。

   千里追風附驥蠅,鞭搖金縷我非能。尋春杜牧遲三月,賣賦長門病茂陵。兒女情長花解語,英雄氣短劍飛騰。劇憐羅隱評春慣,聲價從茲十倍增。

   ○次陳菊譜題周金鳳傳后韻

   英雄兒女一腔愁,釵影迷離劍氣秋。盡說單寒生翠袖,誰知義俠出青樓。歡場作客憐鴉髻,香國封侯笑虎頭。湖海元龍心未老,為他紅粉洗嬌羞。

   萍梗遭逢亦夙因,看花無那此情真。文章有淚窮才子,金粉多愁嘆美人。但使過江同白傅,如何盡室作巫臣。恨天未補媧皇石,不怨蹉跎怨不仁。

   ○遣懷

   為儒務其全,讀書求其理。靜坐斗室中,天下事尺咫。縱橫五大洲,上下廿四史。國政紛如絲,哲學非一揆。立憲與專制,有時相角抵。樂天與悲世,亦復相訾毀。甲言此方非,乙謂彼方是。我欲提其綱,必先竟其委。博古而昧今,頑然徒林兕。尊今而薄古,蠢如遼東豕。曰古有唐虞,曰今有歐美。唐虞典籍存,國粹長不死。歐美思想新,民權日興起。世界入大同,進化循其軌。如日光中天,如泉流不止。萬派本同源,道在人驅使。譬如用兵家,知彼又知己。又如奏樂時,宮商兼角征。太上比太羹,其次得其旨;其次食其余,其次舐其滓。造化生斯人,博愛無彼此。顱圓而趾方,耳目其聽視。如何賢者賢,或又鄙者鄙。貧富若不均,貴賤竟難比。謂同父母仁,厚薄萬千里。或地有肥磽,否則種良否。如何虞舜德,其弟乃有庳。又如漢惠慈,其母乃呂雉。我心頗懷疑,天演大奇詭。冥冥高在上,人類為儡傀。我欲破其牢,我自鞭其捶。我生東海東,風云處廿紀。我年未三十,前途大莫擬。郅治追羲皇,教化參孔李。禮樂周姬公,文章漢太史。既登故人堂,復入今人壘。文明兩大流,亞歐同一水。希臘科學生,印度佛風靡。耶穌宗教興,一呼而百唯。黨徒愛天國,救世無遠邇。洎今有英倫,憲政尤文斐。德法亦富強,俄民權不齒。革命勢沸騰,貴族未可恃。哀哀古支那,漢族為奴婢。政教久紛紜,變法長已矣。西力日東漸,一的集萬矢。和戎涸金錢,割地踞關市。故國大可傷,同胞亦可恥。人生非鳥獸,胡得聊爾爾?物競炎炎中,天擇存有幾。易稱窮通變,書言天顧諟。合群力則強,尚武長其技。橫覽員輿上,夢見偉人偉。左揖馬志尼,右挈葛蘇士。華那亞歷山,峨峨坐一幾。岳王發沖冠,延平憤撫髀。誓復四百州,濁世掃糠紕。萬邦登春臺,昊天降福祉。談笑仰北斗,黃河清可俟。賦詩問靈魂,大言天縱子。

   ○哭曾九皋

   老蒼絕人種,殄滅亂如麻。山嵐瘴氣大風起,百千萬劫數河沙。死亡相繼不聞哭,我為君哭哀焭獨。母老兒幼苦零丁,進退狼狽實維谷。嗚呼!老蒼絕人種,殄滅亂如麻,天遣兇禍到君家。二十四年一噩夢,誄君應為讀南華。

   ○吊曾九皋

   哭君披發涕滂沱,知在山阿語女蘿。小劫便隨瘴癘沒,老成不解夭傷多。生勞未必死安否,母老將如子幼何!幾輩故人皆宿草,踏青休向北邙過。

   ○題謝頌臣先生科山生壙

   宇宙干戈里,空山草自春。海隅無凈土,地下有奇人。死傍要離冢,生為蒼葛民。放懷千載上,獨泣問麒麟。

   鼎窩山上望,佳氣郁蒼蒼。古樹摩崖直,奇花繞澗香。銅碑銘鳥篆,石柱煥龍光。下馬徘徊處,吟詩愛夕陽。

   旗鼓當前立,觀兵當將臺。揮戈難返日,傳箭早驚雷。馬革違初志,牛皮付劫灰。相將攜斗酒,醉喝墓門開。

   生死原無定,彭殤亦等觀。埋頭詩界好,放眼酒場寬。招隱思叢桂,遺芳采沚蘭。乍聞山鬼嘯,春夢破邯鄲。

   莽莽塵寰內,滄桑一剎那。先生真曠達,此地足婆娑。傍祖全純孝,偕妻誓靡他。年年松柏長,落葉滿巖阿。

   憶昔登高日,秋風寫畫圖。狂吟佳士集,沈醉美人扶。壽域生青草,情天種白榆。祗今留翰墨,題詠滿東都。

   恥作趨時客,甘求壽世文。胸中有邱壑,眼底小風云。日月忽其逝,功名何足論。東山桃李發,絲竹尚紛紛。

   曉日升東海,芙蓉萬朵紅。招魂呼屈子,生祭醉陶公。游戲仙原俠,輪囷鬼亦雄。百年誰不死,談笑陋沙蟲。

   ○讀史偶成

   漢高、唐太皆無賴,陳涉、張堅亦足豪。成敗論人心不忍,紛紛國史等牛毛。

   豎儒幾敗而公事,孺子居然帝者師。一例滅秦亡六國,留侯何有復韓時!

   ○埔里社

   凄絕萬山中,紆回一水通。崖危難勒馬,秋盡不聞鴻。鼓角驚防險,風云看鑿空。舉頭天外望,獵火四圍紅。

   孤城如斗大,辛苦駐防軍。互市來降虜,和戎息戰氛。溪聲長吼月,山勢半侵云。旅況難消遣,悲笳入夜聞。

   聞說開山使,提兵此地過。平時思戰伐,吊古對山河。驛路晨傳柝,軍門夜枕戈。有苗終格服,耕稼滿巖阿。

   蕭蕭新隘路,落落幾番家。傍石茅為屋,當門竹映沙。馘頭夸出草,黥面比簪花。今夜關山月,婆娑醉舞斜。

   ○宿內國姓莊(是劉武平屯田處,泐碑猶在)

   探險搜奇得得行,秋風匹馬大埔城(大埔城即埔里社)。書生挾策來談史,上將麾戈此屯兵。星斗滿天浮夜氣,河山終古屬延平。蛟龍關銷何時去(蛟龍關鎖去之玄,劉武平碑中語也),怕聽荒雞下五更。
  

 劍花室外集之二(自癸酉至乙亥)

   臺南連橫雅堂撰

   茶

   關中紀游詩

   ○茶(二十二首)

   山水之間見性靈,平生愛好是茶經。眾中陸羽今何在,把臂同來辨渭涇。

   若深小盞孟臣壺,更有哥盤仔細鋪。破得工夫來瀹茗,一杯風味勝醍醐。

   紙窗竹屋絕纖塵,自瀹清泉瀉供春。難得素心人對語,晚來妻子共沾唇。

   陽羨名陶取次求,大彬而后幾人收。潘家別具甄埏手,□□□□□□□。

   四家名器世同稱,別有奇壺署發僧。君德逸公何足數,古香古色獨飛騰。

   新茶色淡舊茶濃,綠茗味清紅茗秾。何似武夷奇種好,春秋同挹慢亭峰。

   武夷多奇種,而慢亭峰尤杰出。烹瀹之時,須以春秋兩季之茶合泡,色味方勻。

   安溪競說鐵觀音,露葉疑傳紫竹林。一種清芬忘不得,參禪同證木犀心。

   北臺佳茗說烏龍,花氣氤氳茉莉濃。飯后一杯堪解渴,若論風味在中庸。

   松風謖謖瓦鐺鳴,火候還看蟹眼生。細檢相思燒作炭,泥爐竹扇□雙清。

   故園花木擁寧南,祖澤汪洋兩井甘。劫后重尋游釣地,祗余古月印寒潭。

   岡山寺外兩泉奇,曾侍先嚴禮大悲。曉起瀹茶親供養,慈云甘露至今垂。

   瑞軒風景最清華,汨汨新泉涌水花。竹簠蘆簾詩味永,客來更與試奇茶。

   □□□□□□□,獨有高人葉水心。揀得奇茶頻就我,清談不覺夜鐘沈。

   余居臺北十二年,與葉友石先生交最篤。先生精醫術,能詩,能書,能飲,又嗜茶。每得奇茗,輒就余煎吃,據榻清談,夜闌始去。

   初秋曾到淡江邊,萬綠叢中嘒一蟬。邀得詩人洪逸雅,旗槍相對試山泉。

   淡水水道發源之地,距市數里,樹木蒼茂,水由石罅而出,為世界第三名泉,以其水質極佳也。□□初秋,曾與洪逸雅煮茶于此。

   回首津門坐月明,清談難遣美人情。一壺秋圃今猶在,桑海浮沈歲幾更。

   羊膏美酒醉顏酡,冠蓋京華意氣豪。南柳巷頭春寂寂,烹茶我自讀離騷。

   醉鄉沕漠睡鄉幽,大種粗豪小種柔。花雨半簾春欲去,一甌真足蕩奇愁。

   卻暑何能浣熱腸,時人競作飲冰狂。新泉活火親煎吃,一碗翛然竟體涼。

   坡仙風格本清奇,試院煎茶自賦詩。不用撐腸五千卷,一甌常及日高時。

   東坡試院煎茶詩:不用撐腸文字五千卷,但愿一甌常及睡足日高時。

   爐篆瓶花小閣幽,客來細與試釵頭。盧同俗物安知味,七碗何殊飲渴牛。

   塵寰擾□□□□,濁世何能判醉醒。我與三儂同□□,酒星摘去換茶星。

   清初汪三儂自序有「我欲上奏天帝廷,摘去酒星換茶星」之語,余亦有此懷抱。

   ○關中紀游詩

   漢唐舊跡已無城,虎視龍興幾戰爭。試上鐘樓南北望,秦山渭水擁西京。

   今長安城建于明代,僅有唐城九分之一,鐘樓在城之中央,形勢雄偉。

   豐鎬遺京尚可尋,靈臺靈沼已銷沈。周家制作今猶昔,我欲西歸報好音。

   豐鎬二京,遺趾尚存。文武成康諸陵,歷代修理,今猶完好,曾往展謁。

   蓬萊宮闕水空茫,采藥難求不死方。蓋世英雄徒復爾,驪山一角吊斜陽。

   驪山吊秦始皇陵

   驅車城外訪阿房,舞殿歌臺跡渺茫。六國自亡秦亦滅,楚人一炬太猖狂。

   茂陵一土勢嶙峋,廢苑荒涼草不春。俯視功臣陪葬地,野花來薦李夫人。

   茂陵在興平縣,右為李夫人冢,其左則衛青、霍光、霍去病、公孫宏之墓也。

   漢朝武德冠西東,攘臂爭談衛、霍功。今日匈奴猶未滅,棱棱石馬欲嘶風。

   霍去病墓前石刻尚多,內有石馬足踏匈奴,尤為巨制。

   高資大俠付秋云,甲第園庭蕩夕曛。誰似長卿多病日,春風鬢影對文君?

   漢時茂陵移民萬家,高資大俠,錯處其間。今則一片荒原,并無水木。人事之變,伺其亟耶!高清丘詩:相如居茂陵,白石青苔冷;彈琴看文君,春風吹鬢影。

   建章長樂草蒼蒼,古木昏鴉噪夕陽。此地尚存天祿閣,漢家文物已凄涼。

   天祿閣在未央宮之后,現為劉中壘祠,其左右則建章、長樂也。

   終賈才華出漢庭,觥觥中壘善談經。儒宗競說江都相,門揭猶書下馬陵。

   訪董仲舒墓。墓在長安孔廟之南,近由西京籌備會重修門揭,大書「漢下馬陵」四字,為張溥泉先生手筆。

   括目滄溟戰氣催,一時鷹犬盡登臺。書生但作凌云賦,不及南山射虎來。

   側身天地數奇才,又向昆明覓劫灰。漢月秦云隨夢去,河岳岳色入詩來。

   訪昆明池舊址。

   戰罷歸來血尚紅,東西馳騁逐群雄。昭陵六駿今亡二,片石猶銘討伐功。

   昭陵六駿:曰特勒驃,曰青騅,曰白蹄烏,曰什伐赤,曰颯露紫,曰拳毛■〈馬瓜〉,為唐代石刻之瑰寶。十年前,某軍閥盜賣外人,陜人士聞之,中途截回,已亡其二。現在四石在西京圖書館。

   塔影橫空夕照殘,鐘聲迢遞度林巒。輕沙細草城南路,古寺停車看牡丹。

   慈恩寺在曲江近附,為玄奘法師譯經處。其內一塔,則歷史上著名之雁塔也。院中牡丹方開。

   苑柳宮花取次荒,美人脂粉尚留香。頻年落拓塵襟黦,來試華清第一湯。

   華清溫泉現有八湯,而貴妃池尤勝,色澄無臭。

   美人終不易江山,傾國傾城豈等閑。太液芙蓉未央柳,僅留詩句在人間。

   太液池已淤,未央宮故址尚存。美人黃土,渺不可見,千古多情人應為一哭。

   雷雨空山氣渺冥,歌聲浩蕩感精靈,家亡國破兵戈里,憔悴詩人杜少陵。

   少陵訪杜子美故宅,今稱塔院。

   樊川風景似江南,細柳新荷水蔚藍。占得名山分一席,千秋香火供詩盦。

   杜工部祠堂在故宅,明時移建牛頭寺旁。今由張溥泉、居覺生諸人重建,俯視樊川,水木清華,風景殊勝。

   韋杜城南尺五天,游驄且系酒家前。百錢買得村醪醉,聽說題詩李謫仙。

   韋曲村醪味甘而酸,為長安名釀,聞太白嗜此,所謂斗酒詩百篇者也。

   曲江春水久停流,錦纜牙檣何處求?宮殿已蕪花木盡,行人猶說曲江頭。

   曲江為唐時名勝,今已淤廢,讀老杜哀江頭一詩,為之凄愴。

   白馬馱經萬里歸,慈恩功德古來稀。塔鈴自語禪林靜,法相宗風已式微。

   興教寺謁玄奘法師塔。

   灞橋柳色蕩詩魂,惘惘征途日欲昏。閑倚車窗望天末,棲鴉流水野人村。

   灞橋為長安出入大道,柳色依然。

   古柏森森夾泮池,棠梨落盡日長時。先生飯后無他事,獨向碑林讀古碑。

   碑林在長安孔廟之后,內藏漢、唐、宋、明碑碣甚多。又有唐咸通石刻十三經,尤為瑰寶。

   上相軍威震朔方,天戈遙指定新疆。潼關大道垂垂柳,遺愛猶稱召伯棠。

   左文襄平定新疆時,自潼關至迪化,開辟大道,兩旁植柳數萬株。民國以來,砍伐殆盡。今潼關路上猶有存者,人稱左柳。

   將軍大樹久飄零,革命公園剩一亭。鐵馬金戈何處去,油油但見麥苗青。

   革命公園地占數百畝,僅筑一亭,麥秀油油,別饒風景。

   黃壤膏腴上上田,芙蓉花發滿秦川。荒畦破屋無人過,軍令森嚴課懶捐。

   陜中軍閥勒種阿片,每畝征稅十金,其不種者亦課懶捐十金,歲收三千萬圓,為養兵自肥之計。民安得不窮且死哉!

   篝燈永夜聽秦腔,慷慨悲歌氣未降。駟驖小戎如可作,關中再起夏聲龐。

   易俗社聽秦腔。

   秦中自古帝王州,裘馬輕肥事勝游。劫后河山多破碎,五陵佳氣已無留。
  
 詞(附)

   如此江山

   念奴嬌(天津留別香禪)

   水龍吟

   念奴嬌(個人)

   ○如此江山(將去吉林,楊怡山囑題寫真冊子,倚此志別)

   青山一發憐憔悴,傷春賦詩何處?離恨天中,澆愁海上,多少英雄兒女。年華如許,便把盡滄桑,畫圖收取。蜨夢鵑魂,相逢莫作凄涼語。多君激昂慷慨,祗一簫一劍,自來自去。走馬風流,屠龍身手,莫怨天涯遲暮。征驂且住,為君且高歌,為君起舞,為問他年鬢絲如舊否?

   ○念奴嬌(天津留別香禪)

   武公歸矣,正滿天風雪,箏琶聲起。老我關山歸夢遠,一日夢飛千里。孤館吹簫,長空看劍,此意知誰是。青衫淚濕,滿瀉幽恨如水。爭奈烈士蹉跎、美人遲暮,分手情難已。幾度相逢拋不得,更有青山青史。聽雨懷人、拈花證佛,且莫傷蕉萃;江南春暖,扁舟同訪西子(香禪有同游西湖之約)。

   ○水龍吟(菽莊既成,來征題詠,用元人張野夫湖山勝概亭韻)

   一杭海外歸來,鮫人清淚珠千頃。不堪回首,釣游舊地,板橋佳勝。賴有此間,蛤田可種,燕樓可并。好驚魂收拾佯狂舒嘯,對一井海如鏡。閑時自開三徑,且高歌秋風莼艇。南天易醉,愁生滿座,不知誰醒。畫燭千行、酒船萬里,主人遙領。更回看簾外故鄉涼月,度纖纖影。

   ○念奴嬌(個人)

   漂渺蓬山,有何人長住,五云樓閣?聞說美人顏色好,奈天寒衣薄。明月前身,梅花小影,愁緒都無著。畫屏繡戶,卷簾灼自蕭索。遙憶青鳥書來,海棠月上,莫負黃昏約。真個消魂難解脫,慰我相思寂寞。花畔并肩、鏡中窺面,兩意微波托。情天不老,春風歲歲如昨。

2015-04-10 14: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