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軟弱會讓他們得寸進尺 (鞠欣航的日志)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辦公室里一同事,讓我幫她去一個地方買晚餐,我答應后,她給我一個笨重的飯盒。她說你能不能幫我用這個打飯?如果我答應了,需要下班時把這個飯盒拿回家,然后第二天帶到買飯的餐廳,然后再輾轉回到辦公室把飯給她,幫她省了兩毛錢新幣的打包餐盒費。我看著她,笑著說,不可能啊。然后她說哎呀這樣啊。那個時候,我想罵她得寸進尺。

一個朋友,我每次回國的時候都會找機會見她,給她帶些小禮物。實際上我跟這個所謂的朋友,也不是非常的好,只不過從小到現在一直聯系著,我覺得是一種同學間純潔的感情和緣分。不過一次我回到了國內,她讓我男朋友請她去一個她形容小貴的地方吃飯,到了那里后,我看見一個三文治都要200多的菜單。從那以后,我很少再聯系她。

我主持節目的時候,老板對我的上鏡造型不滿意,然后我的造型師,堅持我應該剪短發才好看。我剪過短發,每天的掙扎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我本想留著長發一直到我的婚禮慶典的,但是她每次見我都重復之前的話,逼我去剪頭。后來,我幽幽的告訴她,我要結婚了,我得留長發。她看著我也沒有再說什么。她40多歲,單身。非常強勢。

乍眼一看,你可能覺得我小氣,但我還要繼續講述我的經歷。

我在新加坡上高中時,一個國內的同學也在新加坡,我回國的時候他的媽媽要見我問問他的情況,我熱心的去了。臨走之前,她媽媽問我能不能給她兒子帶幾件衣服,我欣然答應,畢竟是母親的一片愛心。臨走那天,她媽媽給我一個包裹,凈重15公斤,我的行李頂限,也僅僅有20公斤。我不得不從箱子里拿出我媽媽給我帶的食物和衣服,默默流眼淚,再把他的東西裝到我的箱子里。帶回了新加坡后,她的兒子讓我把東西給他送過去,連一句謝謝都沒有說。后來這個同學的媽媽給我打電話,說她兒子欠了高利貸,能不能讓我陪他去一起還。我說不行。她兒子后來還接二連三的跟我借錢,我在朋友的勸說下終于堅定決心,沒有借。

小學的時候,我逃課在外面做板報。并不是我要逃課,是因為和我一起的另一個同學不想上課,然后說服我也一起不上課。我一邊在外面畫著一邊心里著急。最后我的功課落下了,那個同學卻一點也無所謂。我當時是班干部,后來被老師說哭了,憋了一肚子的委屈。

在理發店做頭發的時候,我總會遇上推銷產品和發型的理發師。遇上好的也就算了,但是我遇上的一般都是不好的。結果剪頭的時候軟了下來,剪完頭以后我開始后悔為什么要聽他們的。后來我才悟出一個道理,他們要求的,不一定是適合我的,但一定是他們會剪的發型。然后我頂著我自己極其討厭的發型,默默度過三四個月,每次都想,自己為什么要那么軟弱。

謙讓、善良、熱心和同情,都是有底線的。

有些時候,你幫助的人并不會因為你幫助他們而領情。就好像我國內的同學,要我男朋友請吃飯不說,還選一個全市最貴的地方一樣。她珍惜的不是你的友誼,是珍惜你能給她什么。這個社會上總是有一些人,他們歷經很多,最后變得強勢、頑固、得寸進尺的要占便宜。你一旦覺得想要善良,想要謙讓,想要熱心腸的幫他們,他們就會變本加厲。

經歷了這么多的委屈了利用,人都會成長,開始學會挑選身邊的朋友和伴侶。你身邊可能也有這些人,你對他好,但是永遠不會得到回報。這個時候,簡單一句,Forget about them, move on。


鞠欣航的日志 2015-04-17 10:28:58

[新一篇] 教育不再說教 更何況是講“性”

[舊一篇] 戀愛談到什麼時候結婚合適【一篇很經典的文章】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