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字體    

看了這篇影評 所有人都說自己沒看懂《后會無期》
看了這篇影評 所有人都說自己沒看懂《后會無期》
江河浩漢和馬達都死了,胡生回到東極島。東極島還是繁榮了,但與江河浩漢無關。周沫、蘇米、劉鶯鶯、阿呂各自走在各自的平凡之路上。所有人一經分別,后會無期。
錢江晚報     阅读简体中文版

6.png

江河浩漢和馬達都死了,胡生回到東極島。東極島還是繁榮了,但與江河浩漢無關。周沫、蘇米、劉鶯鶯、阿呂各自走在各自的平凡之路上。所有人一經分別,后會無期。

【胡生】

胡生這站,叫鄉情。

如果你以為傻子就只是傻子,那你就錯了。

胡生其實很明白,自己根本不適合外面的世界。在周沫工作的那個影視基地,你可以看出他對外面世界的巨大陌生與疏離。所以他騙了江河浩漢,說是去抽煙,個人覺得更有可能是他自己思考了許久,見江河浩漢已走,便自己回了東極島。

依據是,浩漢打電話問賓館前臺,賓館前臺就沒看到過“抽煙”的這個人。當然你會反駁,前臺根本懶得理他們。但是按出發前江河給胡生的指示,“無論你在哪公 里走丟,只要回到原地等就可以,至于其他的,我都安排好了”。所以如果胡生在原地等,賓館、電臺是一定會找到他的。

比較有意思的是這樣一句話,“大家都說我腦子有問題,他們(江河浩漢)說我是正常的。”原因很簡單。江河沒觀過世界,有著老師一樣平等待人的善良。而浩漢則是因為,胡生是東極島上唯一說他“很堅強”并且“很欣賞”他的人,所以作為本能回饋,說他腦子沒問題。

然而事實是,當胡生丟了的時候,江河浩漢根本就沒回頭找他。只是在電臺廣播登了一條尋人啟事。然而事實是,當尋人電臺反問浩漢所尋之人是智障否的時候,浩 漢沒怎么猶豫就回復了“啊,對”。然而事實是,甚至在江河的幻想中,鄰居周沫姐姐成名了,兄弟出書衣錦還鄉了,根本就忘了有他胡生這么個人。至于為什么是 江河的幻想,后面說江河的時候再解釋。

胡生跑回島上,等了他們所有人3年。從島歌時的破敗荒蕪到最后的開滿煙花,都沒能再見到家鄉曾經的朋友。胡生自離開東極島的第一天晚上私自跑回家鄉,他熟悉的,沒有第二個人的東極島,找回屬于自己的平凡之路,和所有人,后會無期。

或許胡生的結局,是所有人里最好的。


【周沫】

周沫這站,叫友情。她有點像《1988》里的孟孟,但卻不是。

你身邊一定有一個叫周沫的人,她兒時同你一起成長。后來,你們分開,但是,你們都沒忘了彼此,偶爾聯系一定會說,有機會一定一起吃個飯,或者是,要常聚常聯系啊。

而她卻已不是當年的她:“大城市就跟這個片場差不多,沒什么意思”,“往上爬,得靠人際關系,家庭勢力”。雖然自己只是個替身,不過依然樂觀。因為她堅信,“背井離鄉就得要出人頭地”。

其實哪有公平呢,當他們走在影視基地里時,一旁的群演三五成群的聚成一堆,替身從空中吊著威亞落地,藍色衣服的八路、綠色衣服的偽軍、黑色衣服的國軍打成 一片,或許在鏡頭之外,許多正演在那邊補妝吃飯,而很多想演群眾演員的路人正在門外等待。他們之中有多少人只是為了混口飯吃,而又有多少人是真的有懷有一 個演員夢。片場里,一行人穿過影視基地,其實是穿過了太多人的人生和喜怒哀樂。

在江河意淫的結局里,她紅了,結尾船上的電視里,她成為萬千人的偶像。或許她真的紅了,因為她有一天摸透了這個行業真正的規則;或許她依舊只是個小演員,在為自己的前途努力打拼。

然而在真實的場景里,周沫騙了浩漢。

她先是試探的問了浩漢關于鶯鶯的情況。浩漢說自己“混得一般,留個念想”。看到浩漢依然對鶯鶯念念不忘,她自己找了個臺階:“幸虧我10歲的時候,就及時 不喜歡你了”。或許周沫10歲那年,浩漢的父親離開了浩漢,或許周沫10歲那年,浩漢開始與鶯鶯通信,從此心中只有鶯鶯。

然而喜歡就是喜歡。不然怎么會那么努力,去找浩漢喜歡的明星要簽名照?不然在分別時,怎么有那么深情的一個回眸?

然而,粉轉路人,以及,浩漢心不在焉,這才是事實。

浩漢說粉轉路人的時候,周沫的臉上,先是笑臉,然后僵住疑惑,接著是自嘲似的淡笑,最后是巨大的失落。自信滿滿希望能讓對方喜歡,卻換來一個殘損的回應,浩漢啊浩漢,你哪怕是安慰我一下也好,為什么就那么忍心傷害一個喜歡著你的人?

因為對戀人,我們習慣說假話,對朋友,我們習慣說真話。所以周沫和浩漢,只能是朋友。

然后浩漢繼續補刀,說周沫“這身衣服沒剛才那件好看”,周沫終于從對浩漢的幻想中走出,“這衣服也不合身,頭發還是假的,你以為我有的選啊”。

你。以。為。我。有。的。選。啊。周沫的悲劇就在,她沒得選。喜歡的角色沒得選,喜歡的人也沒得選,一切都是因為,走上的路讓她沒得選。

完美時不真實,真實時不完美。你看我完美時,我不過是替身。你看我不是替身時,我卻只能穿上不合身的衣服,帶上假的頭發。

浩漢說兩人從小一起長大,但卻說不算青梅竹馬,希望兩人時常見面。周沫此時的臉上,洋溢著巨大的喜悅。沒關系,你記得我們一起長大就好,沒關系,你希望時常見我就好。

她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用真實的完美的站在兒時喜歡的浩漢面前。就像是他們在電影里第一次相見時那樣,浩漢和他就這么互相凝望對方到出神。

她不想去接浩漢送她的花,我猜不是因為“不好拿”,而是她怕那束花侵占了擁抱浩漢的空間。她是多么希望和自己哪怕是曾經喜歡的人在可能是訣別的那次分別前互相擁抱。

然而只能是,朋友。所以,什么都沒發生。周沫說去下一部戲,浩漢說去下一個地方。周沫的下一部戲,是被槍殺,是終結,是死亡,或許,也是釋然。浩漢的下一 個地方,據胡生的交待,是鶯鶯,是浩漢從未見過的lover,是希望,是新生,是浩漢在外10年的支柱和動力。然而事實是,殊途同歸。

“幸虧我10歲的時候,就及時不喜歡你了”。在說這話之前,周沫用手把浩漢英俊的臉扭向自己。這個小動作像極了情侶之間信誓旦旦前的準備活動,然而周沫說 出口的不是“你知道嗎,從10歲那年我就一直喜歡你”,而是她知道,只能是朋友,不然連這樣輕松逗弄你的機會,都沒有了。

“記得啊,要是你們以后還混得不好,可以來找我”,“混得好,你們就不會來找我了”。這話雖說是“你們”,但卻是對浩漢一個人說的。潛臺詞是“浩漢,如果 你落魄,我會一直等你”“浩漢,如果你成功,就去給你愛的人幸福,那個人,一定不是我”。周沫說這話時云淡風輕,就像是對自己說一樣。

我沒有一個字說我愛你,但我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動作都在說我愛你。因為你粉轉路人,因為你心不在我。所以,你。以。為。我。有。的。選。啊?我能做什么?我只能默默地,凝望你,祝福你。

這份情感,像極了鶯鶯口中的“但愛,就是克制”。這克制,在片場你望我的時候,在路上我逗你的時候,在橋頭你傷我的時候,在路上我離開的時候。

周沫留下的那個美極了的回眸消失在浩漢繼續前行的路上,眼神里,是對浩漢單純而熾烈的情感,或許你的視線里早已沒有我,但我知道,你肯定會在那個方向,轉身離開。所以在你消失的那一刻,我依然可以,掛著幸福的笑。

一聲槍響,在替身小演員的平凡之路上,周沫和所有人,后會無期。

然而你是這世界上最好看的姑娘。



【蘇米】

蘇米這站,叫愛情。他有點像《1988》里的娜娜,但也不是。

蘇米也是個騙子,不折不扣的,正義的,組團來的,騙子。

同江河的相遇,就像是江河給那個賓館下的定義一樣:“順路又便宜有緣分吧”,于是此等便宜且順路的“好事”,攤給了江河。

仙人跳的過程從一開始就埋好了伏筆,此時故事雙線開展。浩漢注意到的那輛滿身泥點的黑色轎車,這便是三叔團伙的線索。

然后,電影是一段復制《1988》的開房經歷:保安裹著軍大衣背對著路睡在迎客松的招牌下的沙發上?前臺的服務員不知去向。我叫了一聲服務員,保安緩緩伸出手,把軍大衣往空中一撩,放下的時候那里已經半坐著一個女服務員。服務員邊整理頭發邊夢游一樣到了前臺后面。

于是轉角遇到愛。蘇米出場。

蘇 米接到了三叔發來的暗號,就是那首《Que Sera Sera》。江河當著蘇米朗誦歌詞中文版的時候,我想不只是蘇米動了心。一個滿臉滄桑,一本正經卻浪漫文藝的“大叔”放在任何女生面前,都具有足夠的殺傷 力。就著辣醬面包的文藝大叔,讓蘇米認識到,這世上竟有在如此誘惑下依然淡然于此享受音樂美食的特立獨行的可愛之人。江河順手遞給蘇米他的黑暗料理,打斷 了蘇米想要說的話。這時舒緩的鋼琴曲蓋過《QSS》,江河的單純引發了蘇米對兒時美好的思索,側臉上,浮現了與行騙相悖的美好的笑。

這一刻,不管你時妓女也好,騙子也罷。都會瘋狂對這個廚師產生莫大的好感,因為他烹飪出了,你心里懷念的味道。

他們的相愛。一個是裝狠,一個是真純。

然后是分屬不同次元的二人光怪陸離的對話。

——老師,你喜歡腳啊?

——當你赤腳踩在地板上時,就不會有靜電了。

這樣的對話一出,便預示著二人便再無可能在一起了。最后船上的鏡頭,不過是《旅行者》里的鏡像罷了。

“江 老師,我不是你的學生,你不用對每個過客負責,也別去教路人該走那條路。”,“從小到大我都是優,你叫我怎么從良?”潛臺詞是:我怎么生活你管不著,你我 不過路人。蘇米是個有故事的人,這樣的姑娘其實很難找到能說話的人。因為說出口的每句話都話中有話,可到最后你發現她通通是說給自己在聽。好像肯跟著你去 到天涯海角,真要離開的時候無所牽掛。

蘇米雖然是個騙子,但本性依然有善的一方面。比如對肚子里孩子的絕對呵護。她關心面包里是否有防腐 劑,她要賺錢在國外生孩子。她的價值觀是:嫖客是錯的,去賺犯錯人的錢就是沒錯。看上去似乎有那么一點“以邪制邪”的正義。然而在三叔眼里,她和江河浩漢 還都是孩子,因為“小朋友愛分對錯”。

她想把自己的故事都將給江河聽,這故事一定很坎坷,但無非如此:當我還是一個小女孩的時候,我問我的媽媽,我將來會成什么樣呢?我會變美麗嗎?我會變富有嗎?她是這么的告訴我的——568包鐘,868包夜。

于是在猶豫之后,她還是離開了江河。江河是男人,是男人就有成為負心漢王八蛋的可能。所以她最后還是踏上了三叔的車,帶著江河給予她泯然前的掙扎,走上平凡之路,與所有人,后會無期。


【鶯鶯】

鶯鶯這站,叫親情。

同樣的,也是騙子,騙了浩漢19年。

在一開始,她是我們生命中最愛的那個姑娘,而她所在的地方,叫做遠方。鶯鶯對于浩漢,在胡生一開始介紹形成的英文字幕里,就是“dream lover”。

浩漢緊張而又專注的望著鶯鶯老練的換著電燈泡,而后劉鶯鶯回頭,浩漢擠出了一絲微笑,而劉鶯鶯卻像見一個老朋友般,大大方方伸出了自己的手,自信的說出來自己的名字,浩漢伸手,卻被兩人中間硬隔著一個臺球桌阻擋了。

橫在兩個人中間的,是隱藏了19年的巨大騙局。

浩漢為了掩飾尷尬提出了來一局臺球,自信滿滿的浩漢認為拿下鶯鶯志在必得,不僅是球桌上的拿下。于是開球的他上來沒有什么策略,就是“大力出奇跡”,即使鶯鶯把巧克粉放在浩漢旁邊,示意讓他做好準備在出桿,浩漢也絲毫不為所動。

結果自然是換鶯鶯上手。“你先聽我說完,別問問題”第一顆球打進。

現在告訴你可能不早不晚,雖然我們認識時間久,但見面時間短。第二、三顆球打進。

19年前,9417號臺風,你父親離開了你。第四顆球打進。

你視父親為偶像,你認為他死得其所。第五顆球打進。

其實他沒死,而是來找了我和我媽。第六顆球打進。

他來換欠我們母女的債,而你也長大了。第七顆球打進。

天底下不是所有債都能還,而他對你則欠下了新債,他很想知道你的消息。第八顆球打進。

于是我們就“偶然的”認識了,我們通信,是你父親想知道你的消息。臺面上只剩最后一顆球。

然而鶯鶯打不下去了,收桿。因為,父親死了,真的是真死了。鶯鶯一直都在說,你父親。卻從沒說,咱爸。

當一場浩大的騙局在你面前被坦白的時候,你會怎么做呢。憤怒,失落,委屈,還是悲傷。浩漢拿著臺球桿在一旁聽完了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他一言不發看著鶯鶯一個一個打進臺面上的球,就像一層一層揭開少年時的疤。

鶯鶯把球半輕半重地塞入球網,一切塵埃落定,開門離開,“你消化一下吧”。

諷刺的是,浩漢眼中神話一般的父親,不是死在搏擊風浪中,而是喝了酒,抽了煙,點了房子,燒死了。

“每一封信都是我寫的,”所以鶯鶯在乎浩漢;“只不過后來,只剩我一個人讀了。”所以鶯鶯在乎父親。

然而2013年,鶯鶯只在這個小鎮,開了一家小臺球廳。所以她留不住弟弟浩漢。浩漢在外打拼了10年,卻只有一部車,又要送江河入職。所以浩漢載不走愛人鶯鶯。

“喜歡就會放肆,但愛就是克制”,浩漢臨走前劉鶯鶯沙啞著喉嚨告訴他這個道理。我想,浩漢對鶯鶯是放肆,而鶯鶯對浩漢,則是深沉的愛。既有男女之愛,也有姐弟之愛。

騙一個人19年,浩漢難過,鶯鶯又何嘗好受。騙人的人永遠比被騙的人痛苦,在她根本不想欺騙的前提下。命運可笑地將他們聯系在了一起,用一種以為是偶然,但是其實是必然的方式。

“你有我的一切聯系方式,走吧。”。潛臺詞是,“我等著你回來,在任何你想回來的時候。”。

于是浩漢上路,他甚至還沒決定選擇哪種情緒接受這個現實。那個注定要錯過的好姑娘,轉身離開,在新的一桌臺球里,踏上釋懷之后的平凡之路,同所有人,后會無期。


【阿呂】

阿呂這站,叫無情。

他用高超的騙術,印證了歌詞里那句“當一部車消失天際,當一個人成了謎,你不知道,他們為何離去,就像你不知道這竟是結局。”。回頭再看,你仍然不知道他那句是真,那句是假。

我寧愿相信,他說的話都是真的。

你永遠猜不到自己會在什么時候遇見阿呂。一個計劃之中的轉彎,一次計劃之外的停泊,每一個轉角都有可能遇見未知的旅人,但又未必就是他。

阿呂,是我們每個人生命中或早或晚,遲早要出現的那個人。

他幽默,豁達,身上背負著千山萬水的情懷。他行程十幾萬公里,心中有著不為外人所知的遺憾。他生里來,死里去,看著最親愛的人離開自己,又用自我的方式將她銘記——即便那不是真的。

阿呂像一個悖論,你希望成為他,但又抗拒成為他。他說,小伙子,你應該多出來走走的。江河下意識地反抗,可是我的世界觀和你的不一樣。于是他笑了,你連世界都沒有觀過,哪兒來的世界觀。江河無從反駁。

終 究無法抗拒阿呂的魅力,于是你信任了這樣的一個人。你覺得他可交,甚至愿意和他一起上路。你滿心期待,準備轉身告訴他這可能是你一生中最重大的決定——接 著你看到了他的背影。你不確定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只能站在原地傻傻等待,心中懷有最后的歡喜。直到他放下了所有你的行李,也卸下了你所有的期望,你到那時 才相信,他給你上了一課,卻無情地收了高額學費。

或許他死了,和可笑的nt3m5p衛星一樣沒升空就炸了,因為在高溫環境下,汽油車是吃不起柴油的。或許他沒死,和旅行者1號一樣沖破太陽系,運氣好駕著騙來的車,回到東莞賣車買摩托娶個懂他的新老婆。

他到底叫呂洞賓,還是叫呂行者?總之,在放下馬達的那一刻他驅車飛馳消失,走上荒涼的平凡之路,同所有人,后會無期。


【江河】

江河這站,叫兄弟情。

胡生對江河老師的評價是:“他人很怪”。連胡生都覺得他怪,東極島民自然覺得他更怪。

自 帶“說教”光環和“全知”光環。書本上的東西,他全都懂,而且有個“我教你”的口頭禪——“這是比例尺,我教你啊”,“我教你啊,面包和辣醬……” 面包夾辣椒,工作靠分配,不喜往上爬,從事小教12年。周沫說他不思進取。如果你跳出電影看這么個男人,估計哪個女的都不愿意跟他,窩囊。

然而就像阿呂說的,“有時你想證明給一萬個人看,最后發現,只有一個人懂,這就夠了”,對于浩漢,那個人是胡生,而對于江河,那個人是蘇米。

三 叔那條線,原計劃該是“警察”查房,然后捉奸,敲一筆竹杠。一向正氣浩然的江河表現出了一種少有的霸氣,鎖上門,踹開窗,帶著蘇米和浩漢開溜。這一切都是 為了蘇米那句“你要保我”,然而在全過程中,這種霸氣只是一種看似冷靜的霸氣。因為他完全可以讓警察進來,說這是我朋友和我妻子,這樣或許胡生也就不會消 失。在蘇米“你要保我”的催化下,江河激發出的是強烈的個人英雄主義情懷,為了這個一見鐘情的女子,一改以往“動口不動手”的儒士風范,做了帶她一起上路 的沖動決定。于是根本來不及思索,奪窗而逃。但這逃也是非常有趣的,來看看在“身敗名裂”的危機關頭江河的整套下意識動作:先送蘇米出,再給蘇米鞋,指了 奶色的車,扔出行李,再掩護隊友離開,隨后自己跳窗,拉上心愛的女生,沖上車,并一度在驚嚇中駕駛不肯讓出方向盤。這套動作考慮全面幾近完美,如果不是逃 跑這個目的,那簡直可算作《如何成為一個女生心中的男神》的教科書范例。在這樣有情有義的男子面前,我想沒有哪個女生不會對他產生好感。

此時鏡頭不斷切換優雅的蘇米,緊張的江河,腿麻而龜爬的浩漢,背景音樂重復蘇米敲門進入時的誘惑音樂——于蘇米這只是一個排演了不知多少遍的局,于江河浩漢則關乎“身敗名裂”。這樣的對比沖突加上背景音樂的烘托正搔到觀眾的G點,舒服的不行。

“我決定的事,不會被改變。”。江河認真了,或者,還沒回過神。但無論如何,他單純的可愛。

談 談即將分別的時候。阿呂開走了浩漢的車,兩兄弟在經歷了一路和諧之后,終于在最后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情緒,產生了強烈的矛盾。江河覺得他一定有苦衷,情有 可原。浩漢覺得事實放在眼前,何必用那種話安慰自己。轉而產生了彼此價值觀的矛盾和沖突,誰都勸說不了誰,于是一場沒有結果的爭斗在一望無垠的道路上展開 了。這場鬧劇越發強烈——直到nt3m5p轟然升空,緩緩上揚,又忽然爆炸。

在江河心中,他被阿呂“你連世界都沒觀過”的話刺痛,因為說到自己痛處,所以他相信阿呂沒有說謊,有苦衷。然而看到連阿呂的夢“破碎”了,還沒邁出第一步的自己,又去和浩漢爭論什么呢?

在這一刻,我相信不止我一個人想到《秒速5厘米》的那個片段。吐個槽,兩人打得很出戲,即視感全無,根本不像是動手打人,這是我唯一找出的兩個男主演的不好的地方。

在火箭殘骸旁,兩人最終告別。此時江河已經發生改變,他從一開始關注“入職”到關注“橫穿整個中國”。改變他的,是阿呂,而浩漢與之剛剛相反,他的回復是“那有什么意義呢?”。此時浩漢也已發生改變,他從關注“橫穿整個中國”到關注“意義”。改變他的,也是阿呂。

馬達一定會選擇江河,因為狗比人清楚,在沒水,沒車,沒朋友的境況下,浩漢原路折返,能不能活著走出這戈壁,都是問題。這是馬達設定的第一個必要。

馬達設定的第二個必要,就是印證江河之死。一會再說這個問題。

說說讓人覺得甚至有些生硬的“后來”。

一周目的時候,覺得這結局簡直草率。直到四周目的時候,我似乎看明白了點。

江河回到東極島時,下著大雨。然而東極島的柴伯公雕像,就是那個自由男神,居然舉著燃燒的火炬!

大雨和火,在東極島之歌的尾聲出現過短短一瞬,毫無疑問,火燃燒了一剎那,就熄滅了。然而在結尾,大雨之中火炬居然熊熊燃燒在天際。

然后是幽靈導游的出現。全場景,只有江河一個人在山上走。

接 著是無厘頭的“80集電視劇”和“觀影狂潮”,以及超越《繼承者》。這里又有個很大的矛盾,電視連續劇怎么能用“觀影”呢?而且,這樣天馬行空的介紹甚至 扯到韓國收視,未免也太天馬行空了吧?最后導游的話是,“要買紀念品的朋友請往這邊走”,整組畫面依然是江河和山頭。莫非是平行時空里天上的街市?

是否能這樣大膽猜測,唯一解釋的是,“后來”不過是江河《旅行者》里的鏡像。也就是把小說里的象征性描寫語言以畫面的形式展示。柴伯公的火代表理想自由與探索之火,在現實的滂沱大雨面前依然熊熊燃燒。幽靈導游則是反映了東極島被建設的十分繁華。

于是后面的情節也順暢了起來。在《旅行者》這部書里,江河依舊沒忘記自己鐘愛的教育事業,東極島又有了學校,于是你看到了孩子們滿街跑。船上電視里放著火了 的周沫,那個理解他,告訴他人各有志的女子(浩漢則一直對江河小教12年表示不屑)。跟他之前向浩漢所承諾過的那樣(當時兩個人在沒有擋風玻璃的車里,最 后還飄來一張報紙砸在浩漢頭上),他沒有給浩漢一個結局,而是把最后留給了蘇米。船上,蘇米依偎在他的肩頭。

這是《旅行者》的結局,不是《后會無期》的結局。蘇米要出國生孩子,江河在西藏支教,同時丟失了蘇米的卡片。如果最后的“后來”是真正的結局,那么兩人相遇的概率是多少?這部電影還會叫《后會無期》么?

這或許就是江河的一場夢吧,《旅行者》中,江河的幻想的鏡像。

江河篇的最后,說說江河之死。

一開始,我以為江河不會死,他會安靜的在西藏寫字,教書。然后一個細節讓我改變了這個想法。

沒錯,就是【貓狗人】。電影里一個出現了2次的npc。摘錄貓狗人原話如下:

“我在這個城市生活6年了,可是一直沒什么朋友。我養了4只貓,可是大家都說應該養狗誒,男的嘛,我覺得狗啊,是一種需要陪伴的動物,我是很喜歡狗的,但是我沒有勇氣養,可是在夜晚來臨的時候,我就看著窗外的車流,我覺得這個世上這么多人,可是沒有人想聽我說話。”

然后節目到點,貓狗人的話被停掉。

“你好主持人,我今天終于邁出了這一步,我把那4只貓送給朋友了。我養了1條狗。”

“那我可以再邁出一步嗎?我們現在在天臺上。”

這就是兩個故事:4貓換1狗+抱狗自殺。

這 說的不就是江河么:怪,所以沒朋友。4只貓,蘇米、胡生、浩漢、阿呂,換1只狗,馬達。這不就是這條無期之路么?到了西藏,他算是邁出了一步,那我可以再 邁出一步么?那個地方,除了馬達,以他的怪異,似乎叫不到朋友,而且那個地方,有幾個人能通他在一個水平線上交流?寫完了《旅行者》,他便沒有什么期望 了,蘇米不知何處,而他又是個“等著分配”“不會爭取”“不喜歡往上爬”的人,在沒有什么動機,讓他上路。

于是這個不喜歡往上爬的人選擇下落。

“那我可以再邁出一步么?”“當然可以。”“我們現在在天臺上。”

我們是江河、馬達,當然,還有他緊握著的《旅行者》里的浩漢、阿呂、胡生、周沫、鶯鶯。以及靠在他肩頭的,他再也找不到的,蘇米。

導演把自己要說的故事的主線、表達的思想弱化,把段子調侃強化,一種反其道而行之。明明是一個悲劇,卻弄成一個喜劇。各種反諷。如果初看,你也許笑笑了 事,但也有一種悲感,卻悟不出在哪里。反復思考,才能發現原來那么精彩,各種前后呼應,就如同現實給人的假象,其實這就是現實,如此的可笑可悲,卻又不得不經歷。


編輯:小妮子

來源:網絡

2015-05-13 19: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