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車慘案應成為終止人禍輪回的關鍵轉折點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任何人禍,有一次都多,遑論第二次第三次。但不能不承認,有一次都多在我們這里實在陳義太高。礦難多少次?橋斷多少次?樓塌多少次?惡性醫療事故致死惡性食品中毒致死多少次?幾乎可以說,在我們眼里,所有的人禍都已經了無新意,從起因,到發生,到發展,到善后,都是完全程式化的、老套的結構。仿佛一個模子倒出來的,仿佛都出自一個創造力、想象力早已經枯竭的編導之手。

人禍不斷重復,簡直已經成了輪回。我們就困在這輪回的圍城之中,仿佛玻璃屋中的蝴蝶,掙扎著到處尋找出口,但總是碰壁,總是碰壁。焦慮,恐懼,漸漸筋疲力盡……

這就是我們生存狀態的寫照。這也可以解釋為什么,723動車慘案會引爆普遍的憤怒。尤其因為動車是高度系統化運營的,任何問題,因此都必然屬于系統問題;任何風險,因此都必然屬于系統風險。這會讓每一個動車和高鐵的乘坐者,想起來都不免不寒而栗。

人禍有一次都多,不僅基于生命的不可替代性,所以不應當多;更是基于,人類有足夠的智慧和手段,一方面防患于未然,另一方面亡羊補牢,所以人禍也不可能多。

這應該屬于人類的自我防衛本能。沒這種本能,人類也不可能歷經劫難,一路走到今天,走到現代文明。而現代文明之可貴,又尤其因史上最強之自我防衛機制,即以恢恢天網防范、遏止乃至消滅系統性風險的機制。一次已多,決不養癰遺患,決不在同一個地點第二次摔倒,這樣的自我防衛在現代文明條件下已發展到極致。

正是在這點上,不能不承認,我們跟現代文明相距過遠。人禍的周而復始,無休無止,在我們這里幾乎就成了日常生活的常態,人類的普遍規律似乎偏偏就到我們這里止步。面對此起彼伏的人禍,我們似乎已經束手無策,既無智慧亦無手段,只能讓人禍牽著鼻子走。

這才是我們最大的悲劇,也才是我們最大的危機。我們的問題已經不是人禍,而是人禍的輪回,而是由人禍的輪回所印證的,我們似乎已經喪失人類普遍具有的自我防衛本能。

把人命當學費,這該是世上最殘忍的事。但更殘忍的是,這學費交了也白交,什么也學不到,一切如舊,一切都會從頭再來,仿佛冥冥中有頭怪獸,讓我們周期性地,以自己同胞的生命作為貢品上貢。

夠了,我們真的受夠了。發展當然是硬道理,但在它之上,還有一個更高更大的硬道理,那就是生命至尊。沒有任何發展,可以要求生命讓路。如果生命都可以犧牲,還有什么不可以犧牲?那種連生命都可以犧牲的發展,對生命來說,又有何意義?要奮斗就會有犧牲,這樣冷酷的戰爭邏輯,在和平時代是早該徹底退出了。任何一個文明的社會,都不可能給這樣冷酷的戰爭邏輯以空間,讓它居然可以主導整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

723動車慘案,正好就應該成為這關鍵的轉折點。如果連系統性人禍,連直接威脅到幾乎每個出行者的達摩克利斯劍,都不能夠引爆我們的系統性的反思,都不能讓我們認識我們自身最大的悲劇和最大的危機,都不能觸底反彈,那么就不得不承認,我們實際上已經沒有底了,我們實際上已經喪失了反彈能力了,因此人禍可以無限下行。

但,真的是這樣嗎?決不!聽聽互聯網上尤其微博上那些驚濤駭浪,那些不斷翻涌的聲音:那些沉痛的聲音,那些悲傷的聲音,那些憤怒的聲音。所有那些聲音只說明一個,那就是人心不死。不甘心,不死心,所以才會哭,才會喊,才會譴責和批判。

那么,珍惜那些哭,珍惜那些喊,珍惜那些譴責和批判吧;總之,珍惜那份熱血吧。熱血在,希望就在。最可怕的不是沸騰的聲音,最可怕的是鴉雀無聲,及無聲背后的人心的死寂。那些沸騰的聲音無非顯示,國人并未真的徹底喪失自我防衛的本能。即,這點上國人并未自外于人類。

誠然,我們都是玻璃屋中的蝴蝶,但我們卻不是軟弱的蝴蝶,孤單的蝴蝶。我們有現代文明的照耀,我們有光,即現代文明之光,譬如生命至尊的底線共識,譬如天賜般的互聯網和市場經濟,譬如因天賜般的互聯網和市場經濟而逐漸成長、逐漸凝聚起來的公民社會,我們就會有力量,我們的翅膀就可以掀起風暴,解脫人禍輪回的死結,打開大門,打開天窗。

那一天的確遠,很遠,但我們等得到。只要我們堅持,只要我們相信,只要我們從不停止我們的飛翔。


笑蜀 2011-07-28 20:46:35

[新一篇] 對天朝現狀之最精辟概括

[舊一篇] 我親愛的祖國 請你不要繼續墮落了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