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字體    

單機盡 古劍藏 —— 工長君離職燭龍艱難選擇的背后
單機盡 古劍藏 —— 工長君離職燭龍艱難選擇的背后
琴心劍魄今何在,永夜初晗凝碧天。9月19日中午,制作了“仙劍3”“仙劍4”“古劍奇譚”等系列游戲的策劃人張毅君(筆名工長君)發布長微博,宣布從自己一手創辦的上海燭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離職,辭去總經理一職,并卸任北京網元圣唐娛樂科技有限公司副總裁之職。
一絲blue     阅读简体中文版

17.jpg

琴心劍魄今何在,永夜初晗凝碧天。9月19日中午,制作了“仙劍3”“仙劍4”“古劍奇譚”等系列游戲的策劃人張毅君(筆名工長君)發布長微博,宣布從自己一手創辦的上海燭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離職,辭去總經理一職,并卸任北京網元圣唐娛樂科技有限公司副總裁之職。


一手打造“古劍”品牌的工長君

工長君微博全文如下
各位朋友、玩家:
本人已于2014年9月2日正式離開了上海燭龍,完成了所有的交接工作,不再担任上海燭龍總經理與Gamebar副總裁等任何與古劍奇譚有關之任何職務。很抱歉沒有在第一時間告知大家,因為我希望能給公司同事更多的適應時間。作為一名職業經理人,要離開服務多年的公司縱然不舍但也無悔!古劍奇譚品牌已成熟,我也沒什么放不下的了。
感謝所有玩家朋友的支持!沒有你們這么多年的熱情支持,我絕對不會堅持近20年的單機研發生涯。感謝燭龍所有的小伙伴們!從當初的十幾人到現在的百來人,大家一起見證了燭龍的成長,見證了古劍奇譚系列的誕生,難忘跟大家奮斗的每一天。
希望未來的日子能多看書、多玩游戲、多陪陪家人、多接觸自己感興趣的事。
再次感恩所有人的支持!
祝上海燭龍、古劍奇譚越走越好!
工長君


工長君發布離職微博

七年一輪回,工長君這一次又將去向何方?

工長君于2001年加入上海軟星,隸屬于臺灣大宇資訊旗下。從2001年到2007年,上海軟星先后推出《仙劍奇俠傳三》《仙劍奇俠傳三外傳·問情篇》和《仙劍奇俠傳四》三部作品,給日漸消沉的中國單機市場留下為數不多的鮮活印記。2007年《仙劍奇俠傳四》的發售使上海軟星的聲望達到了頂點,然而就在這時,上軟的領軍人工長君突然辭職,并在不久之后成立一家新的公司——上海燭龍。從軟星到燭龍,工長君經歷了七年時間。

創立燭龍之后,“仙劍”品牌自是不可能繼續沿用,于是工長君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品牌。自2007年燭龍成立以來,燭龍精心耕耘兩部作品《古劍奇譚:琴心劍魄今何在》與《古劍奇譚2:永夜初晗凝碧天》,通過兩部單機游戲,燭龍俘獲了一批忠實的“古粉”,讓“古劍”的品牌迅速上升為國產單機游戲的“第四把劍”。今年7月2日,《古劍奇譚》的同名電視劇開始在湖南臺開播,百度游戲高調宣布代理“古劍”同名網頁游戲。然而就在“古劍”電視劇即將迎來高潮之時,工長君卻拖著長長的背影宣布了離開的消息。這一次從燭龍離開,又是一個七年。


《古劍奇譚》同名電視劇在湖南臺熱播,有多少觀眾玩過游戲?
在微博中工長君并沒有透露自己離職的原因,但是從“古劍2”發售以來的種種動向中卻不難窺見一二。“古劍2”作為“古劍”系列的第二部單機,雖然發售之后深得古粉的擁戴,在銷量上也取得了新高,但總體上說并沒有達到投資方的預期,以單機養單機的嘗試基本已宣告失敗。在這樣的情況下,“古劍”品牌下一步的選擇已經不可能是繼續推出單機“古劍3”,擺在面前的選擇似乎只有一個:走向網游。

《古劍奇譚網絡版》的企劃早在“古劍1”上市之后就啟動,然而直到“古劍2”上市,網絡版依然云霧繚繞不見真章,直到今年早些時候第一段CG概念視頻的出現,才讓古粉們重新開始關注。今年3月,媒體對“古劍網絡版”的制作人李想進行了專訪,專訪中李想透露:“在2014年內有一部分幸運玩家應該可以先接觸到《古劍奇譚網絡版》,具體的時間還要關注官方的消息了。”從以上信息可以看到,“古劍網絡版”已經成為燭龍在“古劍2”之后的首要工作項目,對于燭龍的東家Gamebar而言,這款網游也是對“古劍”品牌價值的最終收獲。


《古劍奇譚2》從各方面都明顯帶有更大的野心,但結果未達預期
早在2011年接受媒體采訪時,Gamebar的CEO孟憲明便對他投資“古劍”做出了如下詮釋。當被問及做《古劍奇譚》是否虧錢的問題時,孟憲明這樣回答:“……肯定不虧錢,我做了30年的商人,我絕對不會做虧本生意,首先來看《古劍奇譚》,我做這個單機游戲花了3000萬人民幣,你告訴我,現在宣傳一款網游的成本起碼是1000多萬人民幣……我花了3000萬做了《古劍奇譚》,我樹立了這個品牌,《古劍奇譚OL》一旦上市,就有幾百萬的玩家會來嘗試,從網游宣傳成本上,我就節約了很多錢,更不要說這個品牌本身值多少錢,我不光沒有虧,我還賺了很多!”

從這段采訪中可以明顯地看到,“古劍”品牌的最大價值,最后是要通過網游來“收獲”的,單機游戲本身只是一個樹立品牌、建立“群眾基礎”的過程。也許在“古劍1”推出時投資方還有耐心讓工長君去證明單機本身可以通過自身的商業模式取得成功,“用單機養單機”,那么在“古劍2”推出之后,恐怕便不再有這樣的機會了。無情的事實擺在眼前,中國單機市場依然太小,無法滿足投資人的胃口,很可能“古劍”電視劇帶來的經濟效益都已經遠遠超過了游戲的發行。那么,接下大干快上網游項目便是毋庸置疑的公司戰略了。而工長君于網絡版制作的最關鍵時期選擇離開,似乎已經能讓人感覺到單機制作人背上的隱痛。

這一幕不由讓人想起工長君在2007年離開上軟時的情景。當時多家媒體對上軟解體的解讀都是因為大宇要上軟為“仙劍Online”的開發讓路。當年單機市場環境惡劣,一款單機的銷售收入只能勉強維持續作開發,當單機制作人還計劃更換引擎加大投入繼續開發游戲時,卻發現東家對網游寄予厚望,還指望單機收入為網游開發輸血,選擇離開也便是情理之中的事了。而七年之后的燭龍,又一次走到了這樣的十字路口,一邊是網游日進斗金的誘惑,一邊是單機制作人的追夢理想,兩相權衡,工長君又一次選擇了離開。事實上,今年離開燭龍的也并非工長君一人。如此前負責“古劍2”主體策劃的賈卓倫也于2014年離開燭龍,他的名字后來出現在游久時代收購上市的交易書中,新的負責項目可能是網游。所以,問題的關鍵并不是單機或者網游,而是制作人想做什么。

工長君的離開或許帶著遺憾,燭龍在當年單機環境如此惡劣的大環境下,依然堅持自己的理念一手打造出“古劍”這樣一個極具價值的單機品牌,某種意義上說已經是一個奇跡。而工長君的這種堅持的精神,也為身處在無數誘惑之下的單機制作人樹立信心,單機只要堅持去做,并非沒有機會。

工長君的下一步將會走向何方,現在我們還無從知曉,未來會不會再出現一個燭龍,再用七年打造一款“古劍”我們也難下定論。而“古劍網絡版”會不會步當年“仙劍OL”失敗的后塵,現在也還是未知數。看隔壁“仙劍”已經啟動了第6部作品的企劃,沒有工長君的“古劍3”會是什么模樣,或者還會不會有“古劍3”?也只有讓時間來回答這些問題了。

2015-05-13 22:2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