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字體    

臺灣之行之(十) 時尚香港
臺灣之行之(十) 時尚香港
昔日南中國的邊陲,今日繁華大都會。如夢如幻之際,暢想盛世之時的錦繡河山。家國天下,觀覽傳奇的書卷繪畫,思接千載,常懷書生意氣的故情徜徉。
小樂     阅读简体中文版

8.jpg

臺北到香港的票價也還是便宜的,航空公司各種的服務也更加的完善。比如這個“娛樂中心”平板,各種項目進行嘗試,玩得不亦樂乎。有電影、電視、音樂、兒童世界、游戲、飛行地圖、電子刊物、旅行信息、關于我們。只是航程太短,只能匆匆概覽,而且中間經常畫面與聲音中斷,播報航班飛行信息(其實聲音大多聽不清楚)。飛行地圖還是挺有意思的,可以了解航班路線,看到目前飛機的所在地,有沒偏離方向導致“失聯”啥的。


飛近香港上空,藍天白云下面,映現出一片又一片的高樓大廈。下望大海,波光粼粼,船行點點,籠罩在和熙的陽光下。不知為何,有“江山漂渺”的感覺,難道是因為此地已接近中國最南端,歷史上著名的“崖山之戰”所在地已不遠。


以下摘自百度百科:


崖山,其位置在廣東省岡州,即今新會,距新會城南約50多公里,銀洲湖水由此出海,也是潮汐漲退的出入口。東有崖山,西有瓶山,兩山之脈向南延伸入海,如門束住水口,故稱崖門。


1279年2月6日晚,人類古代史上最為慘烈的一場大規模海戰畫上了句號。當日,風雨交加,宋元兩軍在珠江口西面的崖門銀洲湖海面上進行了最后的存亡決戰,海面被鮮血染紅。南宋戰敗,就此亡國。近20萬南宋軍民或戰死、或投海,壯烈殉國。南宋被俘丞相文天祥在元軍艦船上親眼目睹了這一切,悲憤不已。據《宋史》記載,7日之后,海上浮尸近10萬具。


宋朝滅亡于此,乃是時勢所向。“多方史料表明,張世杰當時乃是孤注一擲,做出了死的打算。他認為與其終日流亡,不如為南宋尋求一個轟轟烈烈的結局。”綜觀當時形勢,的確如此。宋朝有著數百年軍事上消極防御的傳統,當時南宋江山幾乎已全部被占領,陸地分支軍事力量也是損失殆盡,縱然海戰打贏,復國希望亦是渺茫。


“與其終日流亡生,不如轟轟烈烈死”,哎,真的值得么?退,可守海南、臺灣、呂宋、越南等等,或許在他們看來,當時那些蠻夷之所,非華夏之地吧。也可能,宋人重于精神甚至生命不想茍且偷生,也為幾百年宋人的消極退守感到慚愧。張世杰他們或許是獲得了一時孤憤的壯美結局,但是要負上中華文明整體覆滅的歷史責任。或許,這也是歷史的劫數吧,南明最后的皇帝逃到緬甸,不還是被漢奸抓回來。


…………


在香港,孫中山見識了西方發達的現代政治經濟文明。1883年,17歲的孫中山來到位于香港上環東邊街的拔萃書室求學。百多年過去,那里仍是一所學校———創校10年的般咸道官立小學,現在的校方亦以辛亥激勵學子,大門上的紅底對聯題寫著“十年樹木般咸璀璨,百載辛亥天下為公”。1923年春天,名滿天下的孫中山在陸佑堂作《革命思想之誕生》的演講。他開場便道,“我此行真仿如游子歸家,因香港及香港大學,乃我知識之誕生地也……從前人人問我,你的革命思想從何而來?我今直答之:革命思想正乃從香港而來”。


1879年(光緒五年),孫中山十三歲,隨母親離鄉到檀香山,“始見輪舟之奇,滄海之闊,自是有慕西學之心,窮天地之想”。


在香港期間,孫中山見到當地市街秩序整齊,建筑宏美,社會進步,與故鄉情形迥異,自念兩地相距僅五十余里,何以成為兩個世界?他問自己:“外人能在七八十年間在一荒島上成此偉績,中國以四千年之文明,乃無一地如香港者,其故安在?”


…………


上海跟臺北,走出機艙,都是機場有架橋走通道直進機場檢入處。香港估計是航班太多了,走樓梯下飛機,坐上一輛巴士去檢入處。(呵呵,笑話我這個鄉巴佬之前沒坐過飛機。)一樣的繁體中文,一樣的細致周到,不一樣的是,比臺北少了許多歡樂氣息,多了很多國際化的意味。


香港,金庸武俠,港劇TVB,股場商戰,警匪對戰?其實,大多都是想象,如果日常生活都是那樣,那不必拍了,每天見到的有什么好拍上電視特意看的?


香港,英國殖民百年,從一窮困潦倒的海邊蠻夷,建設成為國際大都市,曾被譽為英國女王皇冠上的明珠。那是,大英帝國先進的思想理念,搭配勤勉敬業進取的華人,在這片自由的天地,不創造奇跡才怪。


為打開對華貿易的大門,1793年(乾隆五十八年),馬戛爾尼一行人覲見乾隆皇帝,提出要在中國開辟新貿易港口、租借島嶼、派遣常駐使節等。乾隆皇帝一口拒絕,讓他們盡快回國。這一年,乾隆已經82歲高齡。這個自詡文治武功超邁古今的“十全老人”,要說一點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技不如人,也不盡然,特別是當看到英船之高大,航行之迅捷,且又是在中國人所不熟悉的海面上高速航行時,他大為吃驚。打發使團離京后,乾隆連發諭旨,反復叮囑手下官員要嚴防英國人報復:“今悉英吉利居西洋各國之首”,“較為強悍”。表面上,乾隆當然維持“天朝上國”的威儀與浮華,但是內心已然感受到恐懼,可怕的是其實他也毫無辦法,只能掩耳盜鈴。英國人得出的結論是:這是一個“停滯的帝國”,除了戰爭,再也沒有別的辦法可以讓它睜眼看世界——換句話說,40多年后的鴉片戰爭以及隨之而來的王朝雪崩,已在此刻埋下了伏筆。根據大國崛起的觀點而言,戰勝了中國,使得英國在實際與名義上,都成為了世界第一強國。


這個情形,就像當年蘋果喬布斯iPhone橫空出世,諾基亞高層內心恐慌,但是表面上不屑,實際上也是因為束手無策。因為兩難,采納新的理念造手機,終究不敵蘋果,且影響原有機型的利潤。若維持舊有的標準,則市場份額一日不如一日。新的技術體系,形成了對舊世界的摧枯拉朽之勢。先發優勢已然形成,蘋果的藝術風格介面已為典型。又如微軟,推倒Windows Mobile智能系統,研發Windows Phone"Metro"風格的新系統,雖說當時獨樹一幟,倒也開一時風氣之先,已難挽回局勢。這一切,很多都是先天的理念與基因使然,比爾蓋茨說最羨慕喬布斯的是他的品味"taste",這個是很難學得來的。不過微軟的系統科技感較強,注重生產力,可以獲得一些技術行業的人員歡迎。喬布斯曾有一句名言:Design is not just what it looks like and feels like, design is how it works. – Steve Jobs,意即設計不僅是外形和感覺,設計關乎如何運作。好的藝術家復制,偉大的藝術家偷竊。當年,喬布斯從施樂的研發中主“盜取”圖形化操作界面及鼠標設計,然后比爾又參考蘋果的Mac機的界面設計研發Windows。喬布斯出走又回歸復興蘋果,比爾蓋茨熱衷公益。花開兩朵,一時瑜亮的情節,在兩條相似但卻理念不同的道路上前行,最終也還是能言和。


又扯遠了。


遵循英國傳統,香港的道路上,車輛靠左行駛,英國還真是習慣特立獨行啊。在很多思想上,英國開全球風氣之先,很多律法的設計獨到有遠見,當年的日不落帝國至今余暉尚存。車都開得很快,巴士外面,景色快速閃過,看來司機的車技也都不錯。所以像歐洲的很多國家一樣,道路雖小,但卻不會堵車,主要是因為禮讓遵守交規,依靠民眾素質。


臨近香港市區,看到馬路旁邊的一些“政治”相關的橫幅,像是“立法會議員討論違法抗爭”、“爭取多年,終見,總站搬前,最快于2015年初落實”等等,涉及社會群體,涉及民生。政治是應該允許大家討論的,像大陸這樣把“搞政治”宣傳成別有用心甚至是個人企圖不道德,才是不像話。


香港的地鐵車站電梯,看到大幅大幅的廣告,像一個三星的“Samsung GALAXY Note Edge,Do you Note?”新手機,倒是相當奪人眼球。柔性屏幕目前還難普及,但是彎屏倒是看來已然做到可以量產。


可以感覺到,地鐵的很多細節設計相對內地更加具有智慧,難以一一列舉。車廂屏幕上放著“新聞直線”,討論各種政治民生話題,風氣自然是相對包容開放。“百度或注資美國召喚的士軟件Uber”,讓我有一些奇異的感覺,與內地緊密的聯系,國人品牌嶄露頭角影響世界?


“切勿縱容,濫用公屋”,是指“廉租房”。在寸土寸金的香港,這個確實應當做好甄別的工作。更理想上,應當讓民眾有素質與理念,那才是最強大的文化。


行人匆匆,途中經過好幾次的太子站“Prince Edward”,在這彌敦道邊。


在前一天的夜晚,臺北地鐵,預訂香港的住宿。不知為何,當時一門心思,想訂“銅鑼灣”的旅店,甚至感覺耳邊有聲音回響說訂“銅鑼灣”好。不過時已晚了,實在訂不到了作罷,好不容易訂了旺角的一家。


本來我確實也有想看一下“占一中”的壯況,據我了解,清一場大概已在進行甚至結束也未可知。回來后我了解到,“銅鑼灣”是公一民一抗一命最后的留守地,就在那兩天最后也被清一場。警方的效率很高,大部分地方像是中環等地,已經看不大到抗一爭的痕跡,一些隔離欄等也早已被拆除。只有一些零星的殘留,是留下來的賬棚等?可以依稀想象當時的盛況。


一些展板上也還有占一中問題的討論等等,估計一般游客是不會注意到的。過了些天,上網看新聞(通過“科學”的方式),說是最后一批占中人士及物品,是在銅鑼灣,在我到的那兩天,被清一場。其實據我了解,游一行這種事情,在香港是常有的,特別是七一、國慶,以及每年人數創新高的維多利亞一燭一光一紀念一晚會,甚至有的還會打出中華一民國的旗幟。政府在這里雖然不像臺灣是民選的,但也沒有能力干預百姓,基本上也只能各行其事。


民主一地區果然神奇,處處都有自由意志的散發。猶其在香港,看到了更為有趣的事情。“反”一共人士和“親”一共人士同側而立,對路人進行宣傳,一方親切解說真一相,另一方動用高音喇叭來爭取民意。看起來還是很和諧嘛,就像肯德基和麥當勞在很多城市都是面對面營業。當然,不和諧的時候也是有的,反“占一中”時,警一匪黑社會啥的出動,這真是情何以堪啊。


香港“寸土寸金”的情況固然有心理準備,但看在它有“商務酒店”之名,以為稍微像樣些。其實到了實地一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只是一間較大的公寓攔格而成,電梯之小巧,令人驚奇。


在這樣的地方,芝麻點大的公寓改造的旅館,也敢自稱商務酒店。聽說在香港,隨便注冊個公司,都可以自由起名,叫做某某國際集團,所以有很多大陸廠家注冊這個來忽悠內地人民。


不得不贊嘆一下Agoda,在港臺或者海外訂旅館,在這家新加坡公司Agoda的網站上預訂還是不錯的,服務也到位。因為這家“商務酒店”自身系統出錯,導致預訂取消,Agoda提供了雙倍返還現金或者提供備用高級酒店的選擇。因手機無信號,到晚才知道這個消息,但都那個時候了,然后去了一家真正的酒店,整幢樓都是啊,氣派多了。


網上有文本介紹:在亞太地區,Agoda憑借領先的在線酒店預訂服務,致力于提供全球最低的酒店折扣價格,融合先進的技術和人性化的服務是Agoda的獨特之處。


旺角維景酒店,地板很是亮眼,干凈時尚,服務周到,當然想要寬敞什么的,在香港還是不用想了。


根據指南,準備前往太平山,居高臨下看維大利亞港灣。先坐地鐵到中環,高架旁邊的圣誕樹,已經是非常壯觀了。街頭售票處等地方,服務員都行事匆匆,不像臺灣各地慢條斯理、熱情洋溢的態度,而是感覺上對大陸游客,說話言簡意賅。必須打交道,說起來是同胞,沒法拒絕大陸人到香港,但又不怎么想認親。有些香港人,大概就是這么種心態吧。


香港的公交車都是兩層的,在狹小的路道中穿梭,有時真担心會不會翻下去。一路看到幾個游客在交談,其中一位應當是港人作導游,了解了一些香港當地的狀況。車沿著崎嶇的環山公路前行,繞過一個又一個的大彎,最終來到山頂廣場,又是一家豪華的商場,上面一個大大的糖果盒。


在商場的最頂端,需要購票進入,可以看到維多利亞最美的風景。貌似就是無邊無際的高樓,金融商業之國際大都市,遠望去,蒼茫天際,海角天涯。再往上還有山頂花園,在山的高峰,有很多人大概準備通宵,直到拍攝日出。


下來,坐山頂纜車“The Peak Tram”。這個纜車的歷史應當是很悠久了,畢竟太平山也是香港歷來非常著名的景點。排老長的隊,看到前面一位游客,一直在認真看“反一動“的,即”對內地一當局進行政治、經濟、宗教、文化全方位一批判“的報紙。其實在現實的社會中生存,大部分人都是只要“開心就好啦”(TVB的名言?),但是總有少數人,會想探究歷史、憂國憂民。


第二天逛了些街,準備回歸大陸,前往深圳。在香港路邊,還看到”加入警隊,實踐抱負“的廣告,以及”嘻哈風格、街頭奔放、張揚音樂“的宣傳畫。


因為大陸有淘寶水貨的存在,香港的數碼產品的價格優勢沒那么明顯,不過有些日本原廠產的數碼產品,只是感覺這邊香港買的質量高些。至于香水、化妝品這種容易造假的東西,怕買錯,這邊免稅正品的價格優勢就很明顯了。


談起“雙一普一選”,這個2014年的大熱門,甚至引發風云一時的“占一中”運動的話題。當然,不管怎么說,公一民一直一選還是很有意義的,李嘉誠也認為推動直一選還是進步的,有利香港繁榮。至于年輕人的抗一爭,在于提一名一權,意即參一選一人的資格問題,是由功能一組別一小圈子以方便當一局甚至大陸一控制,還是由民間一提名呼應草根。在我看來,在很多民主一國家,是由左右兩派的政黨一輪流一執政的,其有“自動糾偏”的選舉機制。


那么在香港,民主一制度顯然還不成熟。雖然法制完善,也有各種議會、議員,但是畢竟地方小,政黨難以發展。那么,本來應該是社會的兩派相爭,相互吸取經驗,變成了現在的市民與政府相一爭,這個現象是不對的。從這個角度,香港的民主一制度建設與政治文化還遠不能跟臺灣相比。當然,比起大陸的一言堂,萬馬齊喑,領導一句頂一萬句,乃至各種暴力一強拆,還是要好許多。民主一社會跟法治社會有區別,法治社會跟法制社會有區別,法制社會跟叢林社會有區別,此之謂也。


香港年年都有的維多利亞“燭一光”晚會,有相當多的港人,是從大陸逃過去的,對于大陸的政經對于祖國的發展是相當關心的。港人能呼吸相對的自由空氣,自然更加要求民一主。


回到深圳站,就像從大都市回到了小城鎮,總感覺一切有點土。不過好消息是,手機終于有信號了,內地互聯網公司的服務也都一個個接軌了,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車站一個墻壁上的文字,構畫的還不錯:“美是唯一的真實,生活那么美,走那么急,要去哪里?放慢腳步,欣賞生活的顏色。”


如潮的過關人群,其中應該有不少是水客吧。來到深圳火車站,一番買票等候。上車后,看到不遠處紅白相間的列車,一排又一排的鐵軌,交錯縱橫的電線,真有馳騁中國大地的感覺。


接著又來到廣州,地鐵站里“禮敬”的儒家文化宣傳,還是讓人頗感暖意。恰逢廣州燈光節,橋上燈火輝煌,五顏六色,河水繽紛如彩虹。新造的廣州汽車南站非常壯觀,規模之大堪比機場。在廣州買票坐高鐵去杭州,又是一番折騰。


八個小時的行程,縱跨半個中國,此高鐵途中只在長沙與南昌兩站作停留。車上有快餐提供,價格偏貴味道一般,不過對于旅途中的人,也還行了。據觀察,最高時速大概在310km/h左右。


沿途風光,大多黃土綠樹林,以及一些城市邊緣的建筑。自然而然,有生出“大中國”的豪邁感,贊嘆中國之大。不過青山綠水,看起來大都病怏怏的,沒有臺灣的樹木那么有靈性,不知是因為缺水,還是被霧霾的灰覆蓋了厚厚的一層。


來到杭州火車站,杭州的裝飾風格,流暢明亮水靈的氣息,但缺少了臺北的歡樂氣息。每個城市,都有每個城市的歷史軌跡,以及沉淀下來的獨特韻味。像香港,時尚與國際范十足,像蘇州,則是濃厚的古典樸實味。客觀世界,也還真是人心的返照啊


至于往后,坐地鐵來到客運中心,再出發,若干小時的旅途。這跟歷經這么多天的長途奔波,以及漫長的高鐵路程相比,已經是不值一提的了。


歷經港臺,接受各種地域文化與觀念的沖擊,時空有點錯亂,思緒很難理清,整理照片等都相當費勁。本著做事要有始有終的原則以及略微嚴重的強迫癥,倒是堅持了下來,而且途中反復折騰加了幾次量。沒辦法,內容要充實,就得反復錘煉。不過,各個細節的完善,實在沒有太多的心力了,也意義不大。好在行筆(敲鍵盤)至此,快可以說是告一段落了。


其間,特意將與具體景點無關,而是從歷史和思潮來考慮的想法提取出來,再加上以前的閱讀積累,總結出了第一篇的《臺灣之行 家國山河夢 文藝與小清新的天堂》。此文梳理歷史脈絡,暢想未來圖景,還是比較有價值的。


幾年前,網絡名人當年明月寫《明朝那些事兒》引起轟動,到位的心理描寫和趣味歷史調侃吸引大批明礬。重寫明史當然不容易,不過他最終堅持寫完明朝結束。雖然北京城破就止筆,有匆匆結尾的感覺,晚明沒有寫,甚至清兵入關也沒寫。可以想見,寫到明朝后期,雖說痛并快樂著,但作者內心的焦燥與忍耐,到了什么樣的程度。


昔日南中國的邊陲,今日之繁華大都會。回望華夏大地,高樓遍布,卻又分明滿目瘡痍、百廢待興。如夢如幻之際,暢想盛世之時的錦繡河山。家國天下,書生意氣,常懷故情徜徉。觀覽一幅又一幅的繪畫,審閱傳奇的書卷,思接千載,或可臻永恒之境。


機上娛樂系統

變形金剛 殲滅世紀

航班路線

海天一線

江山飄渺


入境檢查

機場走道

機場內部

機場公交車站

飛逝的景色

萬洲國際

港灣

立法會議員

三星廣告 Samsung Galaxy Note Edge

地鐵廣告

百度或注資美國召喚的士軟件Uber

切勿縱容 濫用公屋

香港站

周生生

太子站

香港街頭

旺角維景酒店

酒店走廊

酒店地板


中環

圣誕樹

二層公交車

中環高架1

中環高架2

中環高架3

中環高架4

可能是占中未拆完的吧

山頂廣場

山頂商店

山頂公路

山頂花園

維多利亞港灣

山頂纜車1

山頂纜車入口

纜車裝飾1

纜車裝飾2

加入警隊 實踐抱負

地鐵裝飾1

地鐵裝飾2

九塘斛

深圳站歡迎您

美是唯一的真實

一帆風順

深圳鐵路

廣州地鐵 禮敬

廣州地鐵

廣州燈光節1

廣州燈光節2

海印繽繽廣場

廣州南站

高鐵客運

速度310km/h

沿途風光1

沿途風光2

杭州客運中心

2015-05-16 15:3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