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務必要看!這文章昆明血案后極受歡迎(多圖)
務必要看!這文章昆明血案后極受歡迎(多圖)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77.jpg

誠信的維族漂亮小老板瑪爾哈巴。

今年元月初,回故鄉探親前,我去了一趟二道橋大巴扎,找到了一樓B-2號鋪面,給年輕漂亮的女老板瑪爾哈巴說明了我要購買物品的種類、規格和數量后,就舒舒服服坐在店中椅子上,一邊和她的妹妹瑪依拉、朋友努爾古麗“諞傳子”(聊天),一邊等著她給我跑上跑下地去照單兒拿東西——因為我要的有些商品,她這兒沒有。

沒過多一會兒,剛當新娘子才幾個月的瑪爾哈巴,風風火火地跑了回來,哈哈,一頂俄羅斯風格兒童小皮帽、一把小熱瓦甫琴、兩套維吾爾小男孩兒繡花衣、一條維吾爾愛德萊斯綢小連衣裙兒,一樣不差如數拿回,完全符合我的要求。我當即滿意付款——不用再多話,她拿回來的,我就知道是質最優良而價最合理的。

她和她妹妹瑪依拉,一直稱我為“大哥”,而她們的媽媽帕提古麗,也跟著稱我為“大哥”。她媽媽40多歲,她們姐妹,也就剛剛22——23歲。“大哥”已經不是“輩兒”和年齡上的稱呼,而成了一種尊敬的稱謂。

那么,我是怎么和她們一家子“混”得這樣熟了呢?

說來也簡單,頭一年(2008年)中國新年前,我想要買幾條維吾爾風格的圍巾帶回老家,送給女兒、妹妹們,但不太了解行情,心中沒底,就在巴扎里瞎轉。綽號“大眼睛”的瑪爾哈巴,熱情招呼我進她家鋪子看看。哦,一口流利的普通話,一雙真誠的大眼睛,鬼使神差地,也就應邀而進去了。沒想到的是,瑪爾哈巴一邊利利索索、忙忙活活地給我拿各色頭巾講解介紹,不厭其煩地給我示范:用火燒了后有臭味兒的是毛織的,有異味兒的是化纖的,一邊回答我的提問,告訴我說,去年,她本來夢想著考上中央民族大學的,但遺憾的是,只差幾分未被錄取,想了想,她索性不上那個錄取了她的大學了,接下老爸經營的鋪面,當起了小老板……

“哈哈,你要是上了大學,差不多會成為我的學生!”我樂了。

瑪爾哈巴的自然、坦誠和大方、熱情,使得我一下子感覺到與她的距離拉近,“似曾相識”了。而我買她的那些頭巾,都是她幫著一條條精心挑選的,質量可靠,價格又真是合理。從此再買維吾爾風格的頭巾衣物,一定就到她家鋪子;有朋友來新疆,也要帶到她家鋪子。而我每次逛到二道橋,哪怕不買東西,也一定要到她家鋪子里坐坐嘍!就這樣,我不但和她熟悉了,和她的妹妹、媽媽,很快也都熟悉了,再后來,還認識了她的丈夫、婆婆……

就這么簡單嗎?就這么簡單!我和B-2攤位的緣分,和這一家娘兒仨的一種默契的信任,就是這么簡單地建立、延續了下來。

你頭吃大了嗎——“無商不奸”呀!恐怕會有人這樣担心。

閣下,剛才說過,我和瑪爾哈巴“似曾相識”呀!你再聽聽我講幾個維吾爾巴扎的故事,也許,你就不會一概而論地評價巴扎上的維吾爾族人了!


66666.jpg

喀什的土陶店鋪。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件在別人心里可能很不起眼兒的記憶。

1991年11月初,我在南疆于田縣出差,聽說這里的干果,比如杏干、桃干,杏脯、桃脯,都挺不錯的。就請當地朋友帶路,想到巴扎上選購一些。可惜,沒趕上巴扎天,在街上買不到像樣的。而我朋友呢,讓司機一腳油門,我們索性闖到了那個維吾爾族村子里。

嚯,這家老鄉家可真是夠窮的了,屋里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地面上的虛土有一兩寸厚,房屋的“笆子墻”上裂著大縫子,透過去,能看到小院子里的幾只雞在啄食……

主人是一位60歲上下的白胡子老漢,非常和善地招呼我們進了家門。維吾爾司機向他說明來意后,老漢立刻從里間屋搬出幾個大口袋,讓我挑選。好了,爽快而慷慨的老漢“一口價”,每種都只要6毛錢一公斤——比在烏市便宜得不成比例!此時,我倒有些不好意思多買了,說好了總共買5公斤。于是老漢開始給我左一樣右一樣地裝袋。過秤的時候,我心里更加局促不安了,因為那簡直就是一個象征性的動作:秤桿兒根本沒打住,高高地挑到了頭,老漢趕緊用手按住,就“算”5公斤了!但,這還沒完呢——老漢把口袋放到了地上,低頭一看,我的那條面口袋,只裝到了一半兒多一點點兒。二話不說,老漢又左一捧、右一捧地把各種干果一個勁兒地往口袋里塞,直到口袋滿到只能用一根細繩勉強扎住口兒,才算不再硬塞了,卻依舊是只“算”5公斤,老漢說什么也不肯再多收一分錢!

唉,當初為什么不說買10公斤呢!

我已經在不同的場合,把這個故事講了快18年了,有多次講到動情時,眼淚止不住流下來!

那老漢家難道不需要錢嗎?他家是那么窮!我一個漢族人和這個維吾爾族老漢素昧平生,以后也再沒有見過他。可是,那老漢簡直等于是白送了我一大袋子干果呀,死活不肯再多要一分錢!他,圖的是個啥喲?……

好了,你可能會說,這不是巴扎上發生的事情,說明不了問題。那么,下面這個別人在巴扎的故事,你又該如何去理解呢?


25.jpg

趕巴扎去。

26.jpg

巴扎上的好小子!

“巴扎”,波斯語,一般都翻譯成“集市”、“農貿市場”,但是,經過有關民俗專家調查研究,“巴扎”一詞的確切語意應該是“大門外面的事情”,也就是說,巴扎,不僅僅是做買賣的地方。

曾有一個朋友,跟我發過這樣一個牢騷:有一次,他要帶隊到沙漠進行探險活動,得預先買上一麻袋黃蘿卜。哈哈,走到民豐縣一個鄉村的巴扎上,見到一位白胡子老漢的面前,正好擺著一袋兒。嗯,質量、價格都十分滿意,但是,老漢的回答,卻讓他立即傻啦——

“你不能全買走,你只可以買一些!”老漢口氣堅定。

“為啥?我全買了,你不就可以回家了嗎?”朋友一頭霧水。

“不行,這一袋子黃蘿卜,我是要賣一天的!”不容商量。

“哎,你還可以再回家里拿一袋子來呀!”朋友仍不死心。

“那不行!那樣子,我會很累的……”

我的這位可憐的朋友非常無奈地跟我說:“你瞧,放著現成的生意不肯做,非要在巴扎上磨嘰一天,你說,他圖了個啥?”

我回答:“不懂了吧?那是一種生活態度:在老漢心里,每周一次趕巴扎,掙錢是次要的,享受巴扎、享受生活,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呢——瞧瞧人家,多么灑脫的生活態度!閣下,那位可敬老漢的黃蘿卜,你買了沒有?你一定得買一些,那絕對是貨真價實的!”

沒錯,讓我們揣摩一下:那位白胡子老漢心中琢磨的應該是,巴扎上可能會遇到老朋友,會見到遠近親戚。哎——即便是見不到熟悉的人們,那么,巴扎上的那種繁鬧的氛圍,那種歡騰的情景,跟顧客說幾句話,和陌生人打個招呼,都是值得享受、耐人回味的呀!

你可以去想象一下,那位白胡子老漢下午回家的時候,他的黃蘿卜很可能并沒有賣出去多少,可是他依然樂呵呵地趕著毛驢車,哼著或者高聲唱著民歌小調,滿臉的自得和滿足……

這位白胡子老漢,應該是一位普通農民了,那么,巴扎上開店鋪的人們,又會是怎樣的呢?


28.jpg

維吾爾老醫生——阿塔米拉斯。

那是2007年5月的事兒了。我隨同“環塔拉力賽”的隊伍來到了于田縣。工作間隙,免不了逛逛自己喜愛的巴扎,因為無論在哪兒的巴扎上,你不管和誰目光相遇,至少都會收獲一個純樸而真誠的微笑。我信步走進了一家店名和人名都叫“阿塔米拉斯”的維吾爾老醫生開的藥店,中草藥、成藥,還有這位老醫生自己配制的玫瑰茶、藥茶和玫瑰醬,都引起了我極大的好奇心。看起來這位老醫生在當地是很有名氣的,店里熙熙攘攘的顧客,你來我往,好不熱鬧!老醫生察言觀色對癥開方,兒子和徒弟照單抓藥,然后塞到門外的粉碎機里,一按電門“轟隆隆”,一劑藥配制成功,買藥人滿意而去……

嘿嘿,有意思!我不免問起了行情。喲,無論哪種茶,都是6元錢一盒,而玫瑰醬,也是6元錢一瓶——價格合理!我興致勃勃的當即各買了一盒、一瓶。嗯,我的行軍壺里,又要有新茶啦!

不想回到賓館,幾個朋友湊上前來,紛紛打聽是在哪里買的,一聽價格,眼睛全都“綠”了,纏著我帶他們再去一趟——好唄!

更想不到的是,有兩個朋友分別要買一箱玫瑰醬、一箱玫瑰茶,而老醫生仍然“一口價”:每瓶(盒)——6元錢,不還價!

兩人據“理”力爭了半天,老醫生就是不肯讓步不還價。我在一旁可看得不耐煩了:“你倆買還是不買?買,把錢交了,走;不買,把貨放下,走!”倆人極不情愿地交了錢,各拎一箱出了店門還在嘟著嘴兒不高興。我呢,可又發話了:“你們倆呀,偷著樂去吧,在城市還上哪兒去找這樣講誠信的老商人喲!人家秉承的商業道德是:第一,我的商品貨真價實,就賣6元錢,一步也不讓;第二,我是一視同仁的,你買一盒或買一箱,我都給一種價格。哎,你們想想吧,如果人家把價格給你提到12、13塊錢一盒,你跟人家講了半天價,到了兒還得掏7、8塊錢才能買到一盒,到底哪個劃算?到底哪種人實在!”

呵呵,倆人臉上,頓時“多云轉晴”嘍!

恪守傳統商德的維吾爾店主和攤主,在各地巴扎上到處可見。

你在巴扎上,經常可以看到一排婦女,在賣同一種自家加工出來的酸奶子、小點心之類的飲料、小吃。我在庫車、新和、沙雅、拜城等地的巴扎上,都曾經從旁邊觀察過這樣的“娘子軍”。沒有顧客的時候,她們湊到一起吱吱喳喳很親熱地拉著家常,一旦有了顧客,她們依然氣定神閑,你問哪家的、你買哪家的,都無所謂。而她們的貨物,質量、價格都幾乎一樣,沒有誰動歪腦子去降價、加價讓別的“同行”尷尬,更沒有誰去“撬”別人的“行”搶生意。而顧客一旦離去,她們就又親親熱熱地聚在一起“吱吱喳喳”,如同姐妹。

東西賣不完咋辦?嗬,這還用問嗎——再拿回家去不就完了嘛!


29.jpg

巴扎上的美食小吃。

從前,你注意點兒觀察,很可能見到這種有趣的情景,一個或幾個維吾爾人,光著腳兒,而肩上各自背著一雙漂亮的皮靴,從鄉下走到鄉鎮或城里,去趕巴扎。進入巴扎前,他們會找個地方坐下來,拍干凈腳上的土,穿上皮靴,然后神氣活現地踱著方步,悠閑地逛來逛去,興致勃勃地看看這里的衣物、布料,瞧瞧那里的家具、工藝品……問問價錢,比比質量。再和認識的或不認識的游人、老鄉開心地說說話,點點頭兒打個招呼。接近中午時分,找一個賣涼粉的攤子,從容淡定坐下來,掏出懷里的馕,要上一碗涼粉,多灑些醋、辣子,有滋有味兒地吃上一頓。然后抹抹嘴,揚長而去。逛夠了走出巴扎,再悄悄地脫下靴子扛到肩上……就這樣,這些維吾爾漢子享受了一整天的趕巴扎樂趣,只吃了一碗涼粉,再什么也不賣,什么也沒買。

在他們心目中,巴扎,不只是買賣、交易的市場、區域,更是交友、溝通的平臺、場地。

維吾爾人往往遵守著一條祖傳的信條:自己的財產,有三分之一是屬于朋友的。在巴扎上,你真的就會經常享受到這樣的待遇:比如你買了一公斤桃子,攤主快快活活地把秤桿兒挑得高高的,然后再順手從袋子里掏出幾個給你加上。而你在購買之前,是完全可以挑一個先嘗嘗的——這么說吧,如果一個不自覺的人想占小便宜,光在各個攤子上“品嘗”,就可以把肚皮塞得個溝滿壕平了,沒有人會跟你說長道短計較的。

換句話說,不管你買不買、買多少,也不管你是哪個民族的,你已經被他視為心目中的朋友了!若你不滿意了,退貨、換貨,也還都好商量。

有一次,我在和田巴扎上,見一位端著茶碗喝茶的胖胖的維吾爾婦女,神情自怡而滿足。嗬——有意思!我滿頭大汗、興致勃勃地端起數碼相機,鏡頭對著她,而她卻跑出了我的取景框。原來這位女同胞沒發現有人在偷拍她,但卻看到了我滿頭大汗,于是立生惻隱之心,于是把她自己碗中的茶晃了又晃,倒在了地上,再從壺中又斟滿了茶,仔仔細細涮了好幾遍,又倒到了地上,最后再把茶斟滿,雙手捧著遞到了我手里——這個問題我已經問過了許許多多的人了:如果是你的話,你怎樣對待這碗熱茶?眾人的回答是一致的:喝!對呀,當時接過這碗滾燙的香茶,我道聲“勒合買提(謝謝)”之后,一飲而盡,哎喲,燙得我呀,是呲牙咧嘴!但是心里,一直暖到了今天!

只有自家人,才會用一個茶碗交替著喝茶。而那位胖胖的女同胞,只有一個茶碗,她,顯然沒拿咱這個漢族人當外人。

2008年9月初,我和3位湖南朋友路過阿拉爾市,在巴扎上吃午飯,順便在旁邊的烤羊肉攤子上要了幾串兒。不想咬了一口,幾個人全都“哎喲”了一聲,嘴大張、眼全閉啦!可能是這兒的四川人偏多,投其所好,烤羊肉也就多加了一道佐料——花椒粉。而這位攤主可能是,錯把那3個湖南人給當成四川人了吧?我們要的烤羊肉串兒居然也給撒了太多的花椒面兒!從來沒聽說烤羊肉要加“花椒面兒”的!我們被麻得愁眉苦臉兒。叫來了那位維吾爾攤主,機靈的小伙子一看表情,馬上明白了一切,立即厚道地告訴我們,非常抱歉,馬上給你們換不帶花椒粉的——二話沒有!

在各地的巴扎里,在維吾爾人群中,在他們的“大門里面”也好,“大門外面”也罷,迎面而來,吹拂到你心中的,往往都還是暖暖的鄉情,濃濃的友情,還有深深的——親情……

好嘍,巴扎故事還有很多,今天就說到這里。△


2015-05-18 16: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