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一段關于Unix與Linux的暗黑史
一段關于Unix與Linux的暗黑史
jhj.baijia.baidu.com     阅读简体中文版

  “SCO 在言語上變得越來越好斗,而且還拒絕展示有關訴訟的任何證據,一切都似乎在表明,SCO 只不過是在那里拉虎皮做大旗地狂言亂語。但是,微軟決不會輕易放棄這么可以一個利用這些狂言亂語的好機會。”2003 年,《向 Linux 發起“恐懼戰”?》的作者布魯斯·佩倫斯這樣評價 SCO。

  事情緣起是這樣:當年 3 月,自稱 Unix 操作系統的擁有者 SCO 公司對 IBM 提出了 10 億美元的起訴,稱 IBM 在開放源代碼的 Linux 中泄露了商業秘密。

  Unix 與 Linux,SCO 與 IBM、微軟,他們是怎樣糾結在一起,形成一團解不開的亂麻?

  風起 Unix

  “你寫的系統太差勁,干脆就叫 Unics 算了。”60 年代末的一天,貝爾實驗室的一位同事對肯·湯普生這樣說。

  在英文里,Unics 發音與 Eunuchs 一樣,而后者的意思是“太監”。湯普生接下同事的嘲弄,稍作修改,把自己研發的系統叫做 Unix。

  60 年代的計算機雖然已不是龐然大物了,但體積仍然不小,而且愛出故障。湯普生回憶:“計算讓人著迷,電子也讓人著迷,只是不太干凈,很臟,因為經常有東西被燒壞。”

  操作這些又慢、又笨的大家伙需要專業的計算機程序員,為了提高效率,急需新系統。在這種背景下,湯普生和丹尼斯·利奇研發了 Unix 操作系統。此時,喬布斯和蓋茨還在中學里搞惡作劇,PC 和微軟操作系統要在 10 年后才初露端倪。

  Unix 兩位創始人和貝爾實驗室也沒把這套操作系統太當回事,只是在內部使用,后來大學、研究機構也可以免費使用,而且還提供給他們源代碼,因此 Unix 源代碼被廣為擴散。在這段時間里,它沒有像后來的商業軟件那樣急功近利,留下一堆窟窿和補丁。因此,Unix 在誕生后的 10 年里“養在深閨人未識”,在實驗室進行著充分的使用和論證,這也是它后來在要求穩定性、安全性較高的企業級客戶中得到推崇的主要原因。

  到了 1980 年,Unix 開始走出實驗室,有數以千計的技術高手想把 Unix 裝在家里的機器上。

  此時,后知后覺的貝爾實驗室開始認識到 Unix 的價值,但由于源代碼早已外散,無法將其拢起來進行精細的商業開發,于是干脆采取對外授權的模式,研究機構使用免費,企業使用要交授權費,這有些金礦當做銅礦賣的味道。一位貝爾高級主管曾感慨,“Unix 是繼晶體管以后的第二個最重要發明。”但貝爾實驗室錯失商業發展機遇。

  “幸運的時機好比市場上的交易,只要你稍有延誤,它就掉價了。”培根在《論時機》中這樣寫到。

  當時有多家大學、研究機構和公司獲得了 Unix 授權,并由此開始了各自不同的版本演化之路。1993 年,擁有貝爾實驗室的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將自己所擁有的 Unix 權利賣給 Novell,后者成為接受 Unix 衣缽的合法繼承人。當然此時的 IBM、DEC、HP 和 Sun 因為早年的授權緣故,有權繼續進行各自的 Unix 版本的研發。

  1995 年,Novell 又將 Unix 相關資產賣給 SCO。和兩年前 AT&T把 Unix 賣給 Novell 一把清的局面有所不同,SCO 當時沒有足夠的現金一次性付清,因此 Novell 初期只是把 Unix 源代碼交給了 SCO,對于 Unix 著作權的歸屬協議存在著語焉不詳和模棱兩可的地方。

  花了錢的 SCO 宣傳自己是 Unix 正宗傳人,Novell 當時視 Unix 為雞肋,沒有異議。而且此時 SCO 沒有對別的獲得過 Unix 授權的廠商置喙,于是大家進入了一段相安無事的時期。

  微軟的進進出出

  八十年代末,有人問比爾·蓋茨怎么看待 Unix 與微軟構成的競爭,他笑著問道:“哪個 Unix?”

  微軟與 Unix 的關系源遠流長,并對 SCO 的演變起了重要的催化作用。1979 年,微軟從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獲得授權,為英特爾處理器所開發一種 Unix 操作系統,由于它購買的授權無法直接讓該操作系統以“Unix”為名,于是該系統命名為 Xenix,可用在個人電腦及微型計算機上使用。微軟并不直接把 Xenix 銷售給終端客戶,而是以 OEM 的形式再授權給英特爾、Tandy、施樂 Altos 及 SCO 公司。

  對于微軟來說,由于需要從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獲得授權,因而這是一種自己難以把握其未來發展命運的操作系統,而且當時其他廠商不同的版本在攪渾這個市場,所以,蓋茨在尋找機會退出這個領域。當微軟和 IBM 達成開發 OS/2 操作系統的協議后,蓋茨便失去了推廣 Xenix 的興趣。多年后的歷史資料揭秘顯示,微軟當時腳踩多條船,除和 IBM 聯手開發 OS/2 操作系統外,微軟還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著 Windows3.0 系統的研發。微軟不可能在三條線上同時投入精力,于是決定舍棄 Xenix 操作系統。

  “賽車和做人一樣,有時候要停,有時候要沖。”這是電視劇《極速傳說》中的一句臺詞。

  1987 年,微軟與 SCO 達成了一項協議,以持有后者股票 25% 的條件轉讓了 Xenix 的所有權。從微軟接盤的 SCO,將這種操作系統以最快速度移植到 386 電腦,成為首款支持英特爾 386 芯片的操作系統,抓住了市場的先機。

  當時的市場格局是這樣,小型機加五花八門的 Unix 操作系統把持了高端的企業級用戶市場,其中的代表廠商是 IBM、DEC、惠普、SUN、SGI 等;英特爾芯片加微軟操作系統,正在全面控制個人電腦市場,其中的代表廠商包括康柏、AST、佰德等。小型機加 Unix 操作系統的陣營鄙視英特爾芯片加微軟操作系統形成的 Wintel 聯盟,前者認為后者簡陋,而后者則認為前者是老化頑固。

  SCO 此時扮演的角色有點像“蝙蝠”,非鳥非獸,它的運營模式是英特爾芯片加 Unix 操作系統,在兩大陣營間翩翩飛。隨著裝有英特爾芯片電腦的攻城略地,SCO 也跟著分到一杯羹。80 年代末,有媒體稱 Xenix 為“可能是傳播最廣的 UNIX 操作系統”。

  SCO 進入了其發展史上最輝煌的時期。當然這段時間,Unix 的發展也進入了黃金期,1984 年 9 月《財富》雜志稱,全球范圍內 750 所大學中 80% 的計算機領域的教授是 Unix 用戶,因此當時計算機專業畢業的學生都接觸過 Unix,他們畢業后成為 IT 領域的骨干。

  蓋茨拋棄了 Unix,但沒打算拋棄這塊豐饒的市場,而且 SCO 的成功也刺激了他:自己扔掉的一塊雞肋竟然成了這個小跟班的肥美牛排。換誰不流口水啊?有句諺語是“別讓口饞的人看見你的大碗。”

  Unix 有個致命缺陷:從來就沒有通用版存在。多年以來,由于早期混亂的授權,五花八門、不同版本的 Unix 遍地開花,所以為其中一個版本寫的應用程序,常常要修改后才能運用到另一個上,這對于專業的程序員來說也許不是太大問題,但對技術實力較弱的用戶來說,則平添了許多麻煩。

  從 Unix 脫身而出的蓋茨深知其支離破碎的弱點,他下令微軟打造一款“可移植的”的操作系統——“Unix 殺手”。這就是微軟的 Windows NT,包括 SCO 在內的 Unix 陣營將感受到它帶來的巨大壓力。

  歌手鮑勃·迪倫在《時代在轉變》一詩中寫到:“動筆預言世事的作家與評論家們,張大你們的雙眼,機會不會再來第二遍,輪盤還在旋轉,先別言之過先,看不出來誰會被選,因為目前的輸家未來會領先,因為時代正在改變。”(本文作者是百度百家作家姜洪軍,其最新著作是《中國互聯網商業英雄列傳》)

  強悍對手逆襲

  “我不會用狗屎去污染(NT)”。Windows NT 研發負責人大衛·卡特勒這樣高聲地嚷著,他拒絕允諾新一代的操作系統兼容已有的 DOS 和 Windows。

  原來,定下“Unix 殺手”計劃后,蓋茨準備組織一個團隊來完成這項工作。“我太想要一個可移植的操作系統了,”蓋茨說,“問題不在于我們是否應該組成團隊,而在于何時能組成團隊去開發它。”

  隨后機會來了,DEC 的核心工程師卡特勒因在公司坐冷板凳而萌生去意。“大多數人學會如何把一件事做得很漂亮以后,便一生一直做這個,”卡特勒一個同事評價他:“卡特勒會從自己的成功中學習。下一次,他會做得更好。所以每次,他都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卡特勒全身心地投入程序開發,而冷落了兩任妻子,后來他發誓再也不會結婚,“結婚是一個錯誤,你只能犯兩次錯。”

  卡特勒在程序開發上精益求精,“對可能干擾他的任何人和事,他不僅置之不理,而且還會對其進行攻擊和詆毀。”因此,他與 DEC 公司高管們相處得很不愉快。

  蓋茨親自拜會卡特勒,想讓他加盟微軟。初次見面,卡特勒就給蓋茨一個下馬威,直言不諱地稱微軟的代碼寫得很“爛”,認為蓋茨當時捧在手心里的、深以為傲的 DOS,在他的眼里就是一個玩具。卡特勒說只有自己才有能力開發出一個能面向未來進行網絡管理、具有高可靠性的操作系統。

  此時的蓋茨已走過創業期,擁有海量的財富與強勢的權力,耳邊吹過的都是“軟件神童”的悅耳之音。不過,卡特勒的刺耳之音和輕蔑態度反而堅定了蓋茨聘請他的決心,蓋茨向對方表示將給予充分的發展空間和自由。勵志大師戴爾·肯耐基說:“在世界上,要影響別人的惟一辦法就是談論他們的需要,并告訴他們去如何滿足這些需要。”

  卡特勒到微軟之后,蓋茨盡可能地滿足他的要求,有些甚至是打破微軟慣例的。譬如卡特勒不要微軟原來的工程師參與他的團隊,他把自己在 DEC 工作時的團隊帶了過來,其中有些是硬件工程師,是卡特勒的好友。蓋茨原來不打算要,但卡特勒威脅不讓他們來,自己就不來。

  蓋茨讓步,滿足了卡特勒所需要的一切。此前,控制欲極強的蓋茨會親自檢查微軟的大部分代碼,在他刨根揭底地窮問下,程序員有時會露出破綻,這時蓋茨會不留情面地痛斥,帶有攻擊性言語,譬如“這是有史以來最愚蠢的代碼”會劈頭蓋臉地砸過去。但蓋茨對卡特勒的項目則放手到幾乎“放任自流”的地步。

  Airbnb 聯合創始人兼 CEO 布萊恩·切斯基說過:“你有時候必須靠邊站,如果你要插手細節,你會很痛苦。但是你要是站得遠一點,你就能看清大局。”

  蓋茨識才的眼光和用人不疑的態度,最終得到了豐厚的回報,1993 年,Windows NT 完美亮相,成為微軟撬動 Unix 市場的一把利器。卡特勒也獲得了 Windows NT 之父的贊譽,在微軟發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羅杰·福爾克在《漫談企業管理》中提到:“一個人只有處在最能發揮其才能的崗位上,他才會干得最好。”

  蓋茨自己在這一時期說過,“對我來說,跟一伙聰明的工程師一起工作,研發出產品,然后你走出去看到人們確實在使用它們,這才是更大的樂趣所在。”

  在包括 SCO 在內的 Unix 陣營開足馬力貶低 Windows NT 之時,Windows NT 卻在高端市場上大步前進,SCO 則開始走下坡路。

  “節物風光不相待,桑田碧海須臾改。”在微軟與 Unix 陣營的對手進行車輪戰的同時,一股新的力量在生成并變得強大起來,左右了戰局的發展方向。這就是 Linux。

  起初蓋茨認為 Linux 無足輕重。但大量的用戶不這樣認為,他們對 Linux 投去青睞的目光,因為 Linux 公開授權,允許用戶銷售、拷貝并且改動程序,只不過要求修改后的代碼也免費公開,這些舉措成了 Linux 蔓延的強大推力,并給微軟帶來了強烈的沖擊。

  Linux 的存在給了對微軟一直心存敵意的對手們一把雪恥的利刃,包括 IBM、Oracle、Sun 等業界大鱷,紛紛表示扶持 Linux,并以各種方式支持 Linux,向陷住微軟戰靴的泥潭灌進去更多的水。微軟一度陷入了被動的局面。但隨著 Linux 的發展,戰局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在一個公開場合,蓋茨表示:“受到 Linux 蠶食的是 Unix,而不是 Windows。”他說,“我們確實在與 Linux 競爭,但轉換到 Linux 的 Unix 市場是相當可觀的。Windows 和 Linux 將共同主導市場。”

  市場分析機構 Gartner 也宣稱,Linux 和開放源代碼會繼續發展,但它們所掠奪的是 Unix 而不是微軟的領地。與 Unix 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 Linux,竟然扮演了 Unix 終結者的角色?

  這是因為 Unix 操作系統價格比微軟的產品更高,市場份額也更少,受到 Linux 的沖擊也更大,靠著 Unix 吃飯的 SCO 對此感同身受。一位 Linux 廠商技術總監曾放話:“SCO Unix 的生命周期已經結束了,系統移植是必然的。”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奮力一擊。進入 21 世紀后,日漸式微的 SCO 開始策劃一出震驚 IT 業界的大戲。

  車輪訴訟大戰

  “在過去的 18 個月,我們發現 IBM 把一些極其高端的企業運算技術的源代碼公開了。其中部分看上去與我們擁有知識產權的技術非常相似,違反了我們與 IBM 之間的協議。他們的行為之間破壞了我們之間不公開這部分技術的協議,單方面公開了源代碼。我們有證據表明部分代碼是逐字的抄襲。”2003 年 5 月,SCO 的 CEO 達爾·麥克布萊德這樣說。

  SCO 控告 IBM 的 Linux 破壞了雙方之前簽訂的軟件代碼授權協議,聲稱 IBM 免費散發有知識產權的代碼,把一些 Unix 的代碼改頭換面后加入 Linux 產品中,因此要求藍色巨人賠償自己 10 億美元。

  “初寒凍巨海,殺氣流大荒。”此舉在 Linux 陣營炸開了鍋,他們認為 SCO 此舉為“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最終目標是挾制整個 Linux 陣營。

  隨后,微軟的動作讓這個局面變得混亂起來。起訴 IBM 后不久,SCO 宣布向微軟發放 Unix 技術許可,包括專利權和源代碼。就是說微軟以花錢買購買 SCO 的 Unix 技術許可權的方式,承認了對方 Unix 合法傳人的地位。

  布魯斯·佩倫斯稱:“對于微軟來說,購買 SCO 的源代碼授權幾乎沒有任何意義。花錢購買 SCO 公司的授權,只不過是對一種‘行賄’行為的粉飾,順便還對未來的 Linux 用戶進行恫嚇。可謂一石雙鳥!很難想象微軟的前對手 SCO 能為比爾·蓋茨沖鋒陷陣,但是,微軟的錢改變了一切。”

  Linux 陣營担心的就是這一點,微軟此舉強化了 SCO 的 Unix“權威地位”,增強了 SCO 挑戰 IBM 的決心。一旦 SCO 拿下 IBM,就打開了一個收錢口袋,其他推行 Linux 的廠商只有乖乖納貢。而且使用 Linux 的廣大商業用戶也面臨著被追索的危機,更多的潛在用戶將會對 Linux 望而生畏,這非常符合微軟一直針對 Linux 實施的心理戰戰術,讓用戶在恐懼、不確定、懷疑的狀態下對 Linux 敬而遠之。考慮到歷史上微軟與 SCO 復雜的關系,人們懷疑二者在密謀,認為 SCO 在扮演為微軟火中取栗的角色。

  2004 年初,麥克布萊德警告:全球一些大公司由于使用了 Linux 將可能很快面臨訴訟,其中包括英國石油、西門子和富士通。就是說,SCO 的訴訟風暴即將席卷全球。

  借著 SCO 對 Linux 陣營的壓力,2004 年 11 月,微軟 CEO 鮑爾默在新加坡舉行的一個高級別政府論壇上表示,Linux 侵犯了至少 228 項專利,不過他并沒有明確表示侵犯了哪些專利。他說:“對于那些已經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國家而言,使用 Linux 就意味著有一天會有人過來向你收取專利費。”

  2005 年 1 月,美國法院判決 IBM 交出 20 億行的程序代碼給 SCO,消息傳出后,SCO 股價暴漲 20%。SCO 似乎可以動手斂錢了,然而風云又變,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Novell 公司站了出來,稱自己才是 Unix 版權的合法擁有者,說自己當年沒有把 Unix 版權賣給 SCO,SCO 也只是個授權使用者,并且要對方把從微軟和 Sun 收到的授權許可費給吐出來。

  于是,SCO 又和 Novell 公司干上了,開始了法庭上的互有勝負的對峙。(本文作者是百度百家作家姜洪軍,其最新著作是《中國互聯網商業英雄列傳》)

  樹敵過多后的破產

  “SCO 公司在訴訟過程中樹敵過多。”業內人士溫伯格這樣表示。

  連年訴訟耗盡了 SCO 資源,公司重點也沒有放在業務上,話又說回來,其 Unix 業務已日薄西山,也沒啥好繼續開展的了。

  2007 年 8 月,美國猶他州地方法院一名法官裁定,Unix 操作系統的版權歸屬于 Novell,而不是 SCO。這意味著 SCO 需要向 Novell 支付數百萬美元的賠償,此舉也意味著,SCO 在與 IBM 進行的法律大戰中失去勝算。Linux 陣營頭頂的烏云也隨即散去。這年 12 月 27 日,SCO 正式被納斯達克摘牌。

  芥川龍之介說過:“人生好比一盒火柴,嚴禁使用是愚蠢的,濫用則是危險的。

2015-05-19 00:3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