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魔豆老黃:何妨吟嘯且徐行
魔豆老黃:何妨吟嘯且徐行
blog.segmentfault.com     阅读简体中文版

請輸入圖片描述

  文:Gracia,攝影:周振邦 (本文為原創內容,部分或全文轉載均需經作者授權,并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和技術人攻略介紹。)

  導語:本期采訪對象黃冬@老黃魔豆路由創始人&CEO。老黃 1993 年參加工作,歷任優酷土豆集團副總裁、土豆網技術副總裁、中國移動 12580 高級總監、新浪網研發中心總監。如此漂亮清晰的職業路線,我猜想他一定做過嚴謹的規劃,但聊下來才發現,他是個隨遇而安的人。從大學退學,到成為互聯網上市公司高管,習慣一條道走到黑的老黃,恪守著兩條重要價值觀:第一,不糾結于機會,專心做好眼前的事;第二,學會清醒地認識個人價值,不迷失于企業的 KPI 和影響力。

  這兩條價值觀讓攻略君深有感觸,正好在看美籍德裔心理學家弗羅姆的《逃避自由》,這位人本主義精神分析學派的代表人物,開創了從心理學角度分析社會問題的先河。在他看來:西方近現代史的核心,就是與權威斗爭,爭取個人獨立的歷史。植根于部落、宗教、社會地位的安全紐帶被切斷,人類獲得了形式上的自由,然而孤獨、焦慮、脆弱感如影隨形。盡管多出許多“自由”,但受限于政治、經濟及社會發展速度,人們并沒有獲得足夠多自我表達和創造的機會。為遠離這份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許多人選擇了“消極自由”,或臣服于權威,或趨同于他人,或拼命追逐聲望與權力。外部看得見的舊權威被消解,內心卻被看不見的新權威所占據,只不過這些新權威披上了良心、社會準則、大眾傳媒的外衣,左右著個人的價值選擇。

  中國也面臨類似問題,傳統文化的斷裂加重了這種無力感,個體被社會、經濟的洪流裹挾,努力向前、身不由己。唯有讓“自我”融進更強大的整體中,分享它的力量與榮耀,并由它決定生命意義,方能獲取虛幻的安全感。90 年代轟轟烈烈的國企下崗潮沒多久,上百萬的畢業生又開始考公務員,爭搶獲得體制庇護的機會;IT 外企裁員潮波及的這部分人,在數年前剛進入這行時,應該算遇上了不錯的機會。可一旦把個人命運和大機構綁定,就像是做了一場出賣自我的交易,以至于你再也無法離開它獨自生活。

  但世界已開始變化,生于這個被科技快速推動的時代,攻略君時常會感覺幸運。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積極自由”的實踐者,利用科技帶來的豐富機會,去尋找并成為獨立強大的自己。攻略君始終相信,技術人會是這波大潮里,最先覺醒的那股力量,他們離變革前沿最近,一旦覺醒,就有可能引領政治、經濟、文化的未來方向。這也是“技術人攻略”創立的初衷,以及一直在尋求的價值實現。

  魔豆路由器是老黃第三次創業,為此他又足足準備了 5 年。作為未來智能家居入口,智能路由器迅速成為兵家必爭的戰略產品,老黃不僅要帶領團隊挑戰傳統勢力,應對互聯網巨頭的重重包圍,還得迎接來自競爭對手的創新。這一年多的工作不算輕松,但按他的說法,到現在仍然能每天睡得著覺,仍然認為這是一件值得自己無比投入并激動萬分的事情。在這個普遍浮躁的社會里,堅定地做讓自己開心的事,并獲取一份安心。這或許是年屆四十的他,依然待人無比真誠,依然保有天真和有趣的原因。

  注:標題取自蘇軾《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全詞如下,未盡之意,皆在其中。(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技術人攻略:你已經積累了 20 年以上工作經驗,并且曾是上市互聯網公司高管,這樣背景的人創業,一般會有許多顧慮,你如何看待這件事?

對我來說,兩個因素會決定自己是否去創業:第一,是否會因此激動并全情投入。第二,能不能保證晚上安然入睡。

年輕人初生牛犢不怕虎,可以用近乎狂熱的方式去做事。而工作越久的人,所知越多,越難以把自己置入到盲目相信一件事的狂熱狀態。創業是一次 Reset,之前管理大團隊,過年過節會收到不少短信,一旦開始創業,可能只會有零零星星的祝福。這時候人會有強烈的失落感,能不能看破這些事,是個很大挑戰。

當跨越了第一個障礙,全心投入一件事之后,第二個障礙會出現。創業過程中各種困難,可能會讓你糾結得晚上睡不著覺。頭天晚上不能很好入睡,第二天的工作自然也無法很好完成。不用多,持續兩年,整個人就會垮掉,事業也隨之垮掉了。所以你有沒有一種心理準備,讓自己在工作之余,也能夠正常休息,以保證持續的戰斗力。

2008 年我離開新浪,開始第二次創業,方向是云計算。沒想到正好遇上經濟危機。紅杉資本在那年開了個大會,并給他們投資的公司發郵件,讓所有人開始準備過冬。我的客戶基本上是創業公司,看著他們在這場危機里一個個倒下,內心非常難過。到 2008 年 9 月時,我的工作和生活已經紊亂,每天晚上糾結得睡不著,想事業的未來方向,想同患難的兄弟……我知道自己出了問題,這樣的堅持撐不了多久,狀態只會一天比一天差。所以當 12580 發出收購邀請,我果斷地做了決定,加入他們,結束了這次創業。

魔豆路由器是我第三次創業,整個過程中仍然會遇到非常焦慮的問題。例如一開始對這條供應商體系不熟悉,第一家愿意給我們做產品的廠商,給出的報價是每臺路由器 380 元。這個價格報出來之后,我明顯發現一起創業的伙伴心情發生了巨大變化,那時候團隊已組建起來快兩個月了。我安慰他們一番,自己背上包,沿著珠三角、長三角一家一家去找。談了將近 50 家,直到去年 11 月底,才真正找到幫我們做第一批路由器生產的供應商,而這時候團隊已經工作 7 個月了。假設你創業 7 個月,還不知道自己的產品在哪兒生產,這種情況下仍然能睡得著覺,才有好的機會去創業。

魔豆路由器前段時間開售,上周發布了第三個穩定版本,解決了許多基礎性問題,但壓力仍然巨大。我左手要把產品做得更好,右手要面對用戶反饋過來的各種問題,同時競爭對手也不斷在做更好的東西,還要面向用戶做傳播、做活動。講這些東西的時候,我自己內心是翻騰的,但晚上到了家里,依然能保持十點半到十一點半之間入睡,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開始工作。我不敢百分之百說這次創業會怎么樣,但起碼到現在還是百分之百能睡得著覺,即使受到巨大的挑戰和壓力,第二天又會重新恢復正常,往前去沖,去解決問題。

  技術人攻略:為什么這次創業會選擇智能路由器方向?

2012 年 3 月,優酷土豆首次宣布合并,我時任土豆網產品技術副總。合并消息發布之后,古永鏘立即來了土豆,深入談話時我就說:一個集團不可能有兩個 CTO,我會想盡一切辦法保證合并成功。但這已經不是當初進入土豆時自己想做的事,未來想選擇新的方向。

接下來集中精力解決合并過程中的問題,直到去年年初,我很看好 OTT 電視盒子和智能電視業務,認為它對視頻行業的未來發展有重要影響,于是花了很多心思在這一塊。在那個時間點上,這塊業務對優酷土豆集團來說,依然相對邊緣化。但這個小經歷,讓我看到了智能硬件設備,以及未來軟硬結合的機會,所以決定出來創業。離職之前,我用了大概 3 個月時間,跑遍了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拜訪了幾乎所有我能找得到的智能硬件團隊。

互聯網膨脹出來一個移動互聯網,未來還會膨脹出來一個物聯網。這張網上會從原來只有計算機、手機,擴展到更多智能化設備,最后變成“毛細血管”,深入到我們身邊每一個細枝末梢,產生巨大的機會和浪潮。所以我開始追隨這件事,想要跟著這個大浪潮一起成長。

2008 年那次創業,我意識到自己在市場傳播及運營的邏輯化思維和理念上有所欠缺。當時只能把產品賣給認識的人,完全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認知并接受自己的產品。這段創業結束之后,我又積累了 5 年。這期間出現過許多潮流,社交網絡、移動互聯網、游戲,我都沒有去追。在這些機會面前,我知道自己還是會睡不著覺,所以就都沒有去碰它們。但智能硬件這一波,我認為自己已經做好了準備。

去年我們的路由器產品沿用了果殼品牌,但公眾對果殼電子的認知是手機或手表,和用路由器的用戶群體有差異。所以今年 6 月產品正式發布時,決定更名為“魔豆”。品牌名稱變更需要冒很大風險,果殼路由的百度指數已經比小米路由高出很多,一旦變更就是從零開始。但僅用了兩個月時間,我們又重新把魔豆路由的百度指數做到原來一半的狀態。在投入量產之前,產品團隊正在緊鑼密鼓地解決百分之幾,甚至千分之幾的問題,所以營銷的力度弱一些。但我有信心去做,這種信心正是源自于之前 5 年的積累。

  技術人攻略:軟硬結合必然要求硬件行業從封閉走向開放,你認為這個過程需要多長時間?會出現哪些變化?

硬件行業的最大問題在于網絡和軟件沒有開放,想讓它具備更多計算能力,首先要把網絡連接打通,其次要在其上關聯更多業務和服務。在我看來,硬件從封閉走向開放這個過程至少需要 6 年。對比智能手機的發展歷程,2006 年蘋果推出第一臺真正意義上的智能手機,直到 2013 年第一季度,智能手機出貨量首次超過功能手機,這期間用了差不多 6 年。物聯網至少會經歷和智能手機一樣的過程,逐漸變得智能化,更加開放,并獲得公眾認知,從而成為一個規模化的市場。

我選擇選路由器創業的原因恰巧就在這兒:大部分物聯網設備還沒和網絡打通,暫時沒辦法直接在上面做事,但路由器天生連接著互聯網,只需要把它變成一個軟件上開放的東西。除此之外,路由器還能幫助各種設備上網,衍生出更豐富的服務。前段時間,我們主要精力放在把魔豆路由器變成真正的開放平臺,所有人都可以很容易地為它做 APP,并能調用屏幕觸摸能力,讓它在軟件上有更多能力去發揮。

硬件開放的關鍵,在于是否有更多互聯網人進來。歷史證明,誰能在“開放”這件事上占據一個好的卡位和切入點,誰就能把之前的帝國推翻掉。通信曾是摩托羅拉的地盤,諾基亞靠手機的良好體驗,把摩托羅拉推翻;蘋果靠服務和 APP 開放,把諾基亞推翻;安卓不僅在軟件和網絡連接上開放,還開放了硬件利益,又把 iOS 打了下去;路由器開放,要打倒的則是 TP-LINK 這樣的大家伙。

開放必然會發生,只是時間問題。毛細血管一定會打通所有細枝末節,讓網絡和軟件都變成開放狀態。舉個例子,我們手邊的這臺索尼α7 相機可以連 WiFi,意味著它已經有機會和互聯網打通,第一個開放已經出現了。但索尼這家公司太愚蠢,沒有把里面的服務開放出來。試想一下,做一個以圖片、視頻為基礎的 APP 開放平臺會是什么效果?把這臺相機和美圖秀秀、Instagram 結合起來會是什么效果?一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創新。例如用索尼α7 在這家星巴克拍的照片,可以直接發送到星巴克在大眾點評的頁面,甚至還能因此獲贈優惠券。如果越來越多東西都和互聯網連接,并把軟件能力開放出來,會創造出許多巨大的機會。

  技術人攻略:你屬于資深技術背景創業者,為什么美國主流科技公司創始人大都是技術背景,而中國技術人創業則并未形成主流?

主要原因在于兩國不同的資本結構和管理人才結構。首先,資本市場容量和想創業人員之間的比例,中國和美國相比有著巨大差距。美國資金利用率和利用速度很快,一個人有很酷的創業點子,找到天使投資相對容易。創業早期最重要的工作是把點子變成現實,產品和技術人員最為核心,銷售或市場人員作用則相對較弱,技術創業者的基礎就源自于此。

而在中國,草根創業者獲取資本的臺階更高。國內資本能力確實在不斷增長,但創業人群比例也在增長,個人生活品質在變高,大家不像以前掙個活口飯就好了,有夢想創業的人越來越多。當資金和人的比例產生如此顯著的差距,創業門檻就變高了。和初出茅廬的大學生相比,一個擁有十幾年工作經驗、了解目標市場、有核心小團隊,甚至還有一些相對獨特資源的人,更容易為資本所青睞,所以資金和資源自然就投向了那些級別更高的人。

第二個區別在于兩國的管理人才結構。美國創業公司一旦發展到某個階段,會有職業經理人進入,在公司治理結構和專業化的管理能力上提供幫助,例如 Google 和 Facebook 都經歷過這樣的階段。但國內專業化職業經理人的成長落后于中國這個大市場,稍微發展得好一些的公司,都在爭搶相同人才。

這兩個門檻分別出現在公司創業最早期,以及創業成型最有機會的時間點,可想而知,大量嬰兒公司因此而死。所以在中國,我們看到的都是所謂大牛創業,鮮有扎克伯格這樣的大學生創業,并且最后成功的例子。我所認識的許多人,都是工作多年,具備豐富經驗,對一家公司運作的方方面面已有清楚認知,才能領著創業公司往前跑。所以這就是國內創業現狀,我認為在相當一段時間內,這個狀況不會發生變化。

  技術人攻略:所以中國不太可能出現類似硅谷一樣,由技術人引領創業潮流的情況嗎?

中國獨特的市場環境,決定了會形成和硅谷不同模型,大量同質化創業會迅速篩選出最為優秀的競爭者,并形成搶占市場的有效機會,比硅谷一步步走更快。例如 Social Network 這塊市場,中國起步比美國晚,但迅速和美國打平甚至超過。在電子商務領域,阿里巴巴在 B2C、C2C 及支付金融上,完全超過了美國整個市場。

創新依然存在,雖然感覺上我們比國外慢,但其實不一定。創新被新聞媒體關注的時間晚,并不意味著發生得晚。拿視頻舉例,當年土豆網上線時間是 2005 年 4 月 15 日,整整比 YouTube 早 3 個月。2008 年以后,國內創業從純粹仿照美國,逐步變成模型先于美國發生,并擁有遠超美國的發展速度和市場規模。例如團購,都說國內抄襲 Groupon,但結合了社交及消費的 B2C 商務在中國早就有,只不過從投資人角度,得找一個所謂的模式套上去,來理解這件事。而且 Groupon 模式太簡單,中國基于內需足夠大、人群足夠多、競爭足夠慘烈的基礎,最后出來的模型會比國外好很多。

技術能驅動創新,但無法驅動產業升級,因為產業升級是商業行為,背后代表著以利潤和市場規模去比拼的世界。當下最偉大的公司都是利用技術創新取得短暫市場優勢,再用商業創新獲取最終勝利。Google 用 Page Rank 創新了搜索引擎排名技術,但 Adword 和 Adsense 的盈利模式創新才是它真正成功的基礎。通過商業模式創新迅速吃掉市場份額,形成壟斷位置,才成為了今天最牛的公司。

反過來看一個例子,索尼在 CMOS 技術上做出了巨大創新,但這只能帶來一時的優勢,佳能和尼康很快就會迎頭趕上,誰能把這項技術變成商業模式創新才是最重要的。技術人有時候會盲目感覺良好,認為只要保持技術領先,就能如何如何,但其實不對。技術壁壘太容易被消除,單純依賴于技術的領先無法長時間保持。所以我認為,技術創新是在時間上領先一步的機會,而商業模式創新、市場占有率、商業利潤價值體現,才是公司成功的第二個大臺階。

  技術人攻略:作為國內 FreeBSD、Python 等社區的發起者,你從什么時候開始接觸開源?你如何理解開源精神?

1996 年我來北京,在國家信息中心工作,辦公桌對面是一個很神奇的人,叫張璐。那時候有份特有名的報紙叫《計算機世界》,張璐堅持在每一期上寫一個 Linux 使用 Tips。我跟著他學了一點 Linux,初步建立了對開源的認知。當時還常上一個叫 freesoft.cei.gov.cn 的網站,通過 FTP 可以下載到所有鏡像在國內的 FreeBSD、Linux、OpenBSD 等軟件。

但一直到 1999 年我加入瀛海威,真正用開源技術做業務系統,才發現它的強大。于是開始利用業余時間,組織許多和開源相關的社區活動,包括 PHP、Java、Python、FreeBSD 等。這些活動最棒的地方,是讓一群樂于分享,做事嚴謹,精神境界和內心世界非常豐富的人互相認識。2004 年到 2006 年左右,這群人中的核心成員大都加入了新浪研發中心,我們成為同事,一起實踐對開源的認知和理想。

我非常贊同自由軟件基金會發起人 Richard Matthew Stallman 的理念,代碼本身應該 free,只有當它作為生產力時才是有價值的。這個理念很像互聯網的模式,訪問網頁不要錢,只有使用資源和服務才應該付費。現實生活中,停車需要付錢并不是因為要把這塊地買下來,而是購買維護場地的服務。微軟賣軟件的方式,是讓每個使用者都為地皮付錢,這是有問題的。但沒必要專門去抗爭,只需要把開源做得足夠好,不符合歷史潮流的趨勢自然會衰落。

從被質疑為什么用開源,到當下開源在中國超高的滲透率,開源已獲得了更廣泛的認知,但真正參與開源的人仍是少數。今天已沒有多少人不用互聯網,但這些互聯網使用者身上真的有互聯網精神嗎?未必。從互聯網上獲取東西的人,永遠比為互聯網貢獻東西的人多得多,開源也是同樣道理。開源精神是一種思想境界,必然受制于時代發展,回想人類從奴隸社會、封建社會,到資本主義社會,每個階段都經歷了數百年變化,所以不可能指望一種不同的思想境界變得多么普及。我敢說現在還有很多人喜歡被奴役,還有很多人喜歡當皇帝,互聯網精神也仍沒有成為這個社會百分之一百的主流。

  技術人攻略:最近看一篇文章對比大陸和臺灣的開源現狀,說大陸開源社區更偏商業驅動,而臺灣社區則更注重培育人本精神。你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宣傳人本精神并不是先進的表現,大陸的開源現狀好過臺灣,比較兩岸開源人提交給社區的代碼就是證明。不妨看看開源做得最好的美國,商業公司通過 Linux 和 Apache 兩大基金會,為開源注入巨大動力。一件事情最棒的地方,是它既具備商業價值,又具備社會價值。開源一定要為這個社會提供有經濟價值的東西,社會才會因此認同開源,并且為開源提供支持。唯有進入這個正向循環,才會有更多人愿意投入開源,從而真正理解開源精神,進而出現更多基金會和更多偉大開源項目,創造出讓整個社會快速改變的機會。

國內已顯現出正向循環雛形,商業企業愿意支持各種開源組織和項目,并為 Commiter 提供工作機會,讓他們繼續為開源做貢獻。我和清風當年組織 Python 社區活動,不涉及任何商業和企業,全是人文性質,類似于你剛才提到臺灣的情況。如果只談人文和社會價值,忽略了商業價值,就還差著一個境界。

  技術人攻略:你曾在采訪中說過“要從純粹的技術愛好者到形成對生活的真正理解”,對你有重大影響的價值觀是在什么階段形成的?

對我人生有重大影響的價值觀主要有兩個,第一是:不要太糾結于機會,社會總體上是公平的。這個觀念是我 1993 年大學退學后,工作兩年之后形成的。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系統集成公司做部署和實施,工作過程中發現自己能夠特別投入地去做事,并且因此把事情做出一些與眾不同。由此發現,比起遇到的機會,工作態度其實是更為重要的東西。

所以我不太會為機會本身去糾結,只要能做得開心,我就會很投入。當一份工作做到頭,已經無法再讓自己開心時,我會靜靜等待。在等待的那一兩天里如果遇到一個新機會,不管這個機會多糟糕,還是多誘惑,我會順其自然去做。即便旁人覺得這并不是最優選擇,但我自己卻不會特別在意。也正因此,我在職業上從未設定過非常明確的目標,都是一條絕路走到頭,順其自然的一個過程。這 20 多年經歷足以讓我相信,努力做自己感興趣的事,社會自然會給你應得的回報。

第二個重要觀念:學會正確認知個人價值。在新浪工作的 4 年多里,我學會了將個人價值從公司體系中剝離,識別出來什么是自己做得好,什么是根本和自己沒關系。

我面試的時候通常會問對方一個問題:兄弟,之前那份工作你做得好嗎?不少人把公司成就和自我能力疊加在一起,于是我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做的系統,被 50 萬人使用”,或“我給中國六分之一的企業提供了上網服務”。太多人迷戀于企業給予的 KPI,迷戀于企業所帶來的影響力,其實更重要的是看清楚自己,這是一個人是否能真正在這個社會中得到一份安心的機會。但現狀是,我面試的人里 99% 對職業都很迷茫,大部分技術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得好不好,只是在說自己做得辛不辛苦。在我看來,為工作投入的時間、精力、辛苦,這不是個人價值;企業有多少用戶,帶來多少倍增長,這也不是個人價值。能不能從 KPI,從茫茫世界里撈到自己的人生價值,對技術人來講非常重要。

拿我自己舉例,2004 年加入新浪時,新浪郵箱每年的平均用戶成本 1G 要 200 元,在我的驅動下,這個數字變成了不到 2 元,所以我的價值是把成本降低了 100 倍。現在跟人談魔豆,我會說:我開拓了中國路由器用觸摸屏產生人機交互的產品,這是我的價值,而不是投資人的價值。換句話說,魔豆路由器的百度指數做得比小米路由器高,這件事跟我有關系,也跟公司投入的資源有關系。正確認可自我價值,才能擁有真實的成就感。

結合第一個觀念,那些在選擇上患得患失的人,大多數是對自己不自信,對自己的投入也不自信,認為命運會左右未來的人。每天被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干擾,過著浮躁、糾結的生活,看別人掙錢,就感覺世界對自己如此不公。許多人都相信,公司做得好會讓自己也有所改變,但事實上,公司好不好跟個體沒太大關系。你看到的只是公司的成功和失敗,而不是自己。要驗證這點,只需要把你放到一個獨立于原公司的環境里,如果自身沒有成長,依然會做不好,所以時刻要記得問自己究竟做得好不好。

  技術人攻略:都說“失敗是成功之母”,你卻認為“成功是成功之母”,能說一下對這句話的理解嗎?

當你還沒去過羅馬,你是不敢去的,當你去過一次羅馬,就敢用任何道路去走。道路不通,大不了走回來,但只有你去過一次羅馬,才能找到更快的捷徑到達目的地。

我做過多種類型的工作,從開發,到產品、運維、運營,現在還要做產品營銷。技術一直不是我最強的地方,我最擅長理順事物的因果關系,并讓它重復發生。在加入新浪之前,我甚至決定不再做技術了,因為之前的工作讓我感受不到技術的價值,更不用說找到把自己的價值變成商業價值的能力。而在新浪,我得到了好幾次機會,把一些做得不好的事情變得很好,這樣的情況發生幾次之后,我就知道自己具備了判斷和理順這些事情的能力。

這里面大概有幾個步驟可以去做,首先是請教做過這件事的人,聽他的建議和理解,讓未知領域變得最少;其次是親眼看到這件事情發生一次,思考其中的因果關系;接下來,如果還有機會,自己動手做一做,最好能無數遍按相同方法,把這件事按相同邏輯關系重復。
技術人通常認為把事情做完就好了,但善加總結更為重要,因為技術很容易發生突破和改變。許多人順潮流而走,但潮流這件事是有規律的,用任何語言做開發,都有相同的規律。做好一杯咖啡,和做好一鍋粥,本質上沒有區別。

2015-05-19 00: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