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入傳統文化及個人修身養性
字體    

蔣介石日記中的戒色故事
蔣介石日記中的戒色故事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最近,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中心公開了蔣介石的日記,可以使我們真實的觀察這位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人物。
  從蔣介石的日記里可以看出,他好色,但是,同時又努力戒色。為此,他和自己的欲念進行過長達數年的斗爭。 1919年3月5日,蔣介石從福建前線請假回滬,途經香港。8日日記云:“好色為自污自賤之端,戒之慎之!”這一天,他因“見色起意”,在日記中為自己“記過一次”。次日,又勉勵自己要經受花花世界的考驗,在日記中寫道:“日讀曾文正書,而未能守其窒欲之箴,在閩不見可欲,故無邪心。今初抵香港,游思頓起。吾人砥礪德行,乃在繁華之境乎!”
  到上海后,蔣介石與戀人介眉相會。4月23日,蔣介石返閩,介眉于清晨3時送蔣介石上船,蔣因“船位太臟,不愿其偕至廈門”,二人難舍難分,介眉留蔣在滬再住幾天,蔣先是同意,繼而又后悔。日記云:“吾領其情,竟與之同歸香巢。事后思之,實無以對吾母與諸友也。”
  10月15日日記云:“下午,出外冶游數次,甚矣,惡習之難改也。”同月30日,蔣介石赴日游歷,這次,他曾決心管住自己。關于這方面,有下列日記可證:
  10月30日:“自游日本后,言動不茍,色欲能制,頗堪自喜。”
  11月2日:“邇日能自窒欲,是亦一美德也。”
  可見,蔣介石的自制最初是有成績的,日記云:“色念時起,慮不能制,《書》所謂‘人心惟危’者此也。”當日蔣介石對自己稍有放縱,結果是,“討一場沒趣”,自責道:“介石!介石!汝何不知遷改,而又自取辱耶!”
  同年11月19日,蔣介石回到上海,過了一段安靜日子,心猿意馬有所收斂。12月31日歲尾,蔣介石制定次年計劃,認為“所當致力者,一體育,二自立,三齊家;所當力戒者,一求人,二妄言,三色欲”。他將這一計劃寫在日記中:“書此以驗實踐。”看來,這次蔣是決心管住自己了,但是,他的自制力實在太差,于是,1920年第一個月的日記中就留下了大量自制與放縱的記載:
  1月6日:“今日邪心勃發,幸未墮落耳。如再不強制,乃與禽獸奚擇!”
  1月14日:“晚,外出游蕩,身分不知墮落于何地!”
  1月15日:“晚歸,又起邪念,何窒欲之難也!”
  1月18日:“上午,外出冶游,又為不規則之行。回寓次,大發脾氣,無中生有,自討煩惱也。”
  1月25日:“途行頓起邪念。”
  蔣介石時而自制,時而放縱,處于“天理”與“人欲”的不斷交戰中。在整個1921年都是如此。
  當時,“吃花酒”是官場、社交場普遍存在的一種惡習,其性質類似于今人所謂“三陪”中的“陪酒”。同年9月6日,蔣介石“隨友涉足花叢”,遇見舊時相識,遭到冷眼,自感無趣,在日記中提醒自己交朋友要謹慎,否則就會被引入歧途,重蹈覆轍。11月6日謂蔣介石寄住香港大東旅社,晚,再次參加“花酌”,感到非常“無謂”。這些地方,反映出蔣介石思想性格中的上進一面。
  1922年,蔣介石繼續“狠斗色欲一閃念”。日記有關記述僅兩見。9月27日云:“遇艷心不正,記過一次。”10月14日,重到上海,日記云:“前曾默誓除惡人,遠女色,非達目的不回滬。今又入此試驗場矣,試一觀其成績!”次年,也只有兩次相關記載:3月1日云:“近日心放甚矣,盍戒懼來!”6日云:“出外閑游,心蕩不可遏。”兩年中,蔣介石僅在思想中偶有“邪念”閃現,并無越軌行為,看來他的修身可能確有“成績”。

2011-08-27 00: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