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APP刷榜黑幕大調查:原來應用排名還能這樣做
APP刷榜黑幕大調查:原來應用排名還能這樣做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2月2日,當人們還沉浸在龍年春節的余味里時,360公司在蘋果應用商店的產品被全部下架,一時間輿論嘩然;2月8日,360的產品又全部重新上架。對于此次下架的原因,360和蘋果官方給出的一致說法是,360部分產品被刷票,出現異常的用戶好評和差評。雖然外界對此猜測不斷,然而回顧這次360產品下架事件,最大的貢獻,是讓寄生在AppStore產業生態中,以刷排名刷下載量為生的地下產業鏈曝光于公眾視野。在這條地下產業鏈中,App開發者、刷榜服務商、網上支付、搜索排名等環節借助于蘋果應用商店形成了一個互相依存,利益輸送的緊密產業鏈,而這個鏈條的各環節又借助于移動互聯網的發展而不斷壯大。當《IT時代周刊》記者通過種種努力,走近產業鏈,試圖探究每個環節,解析這個地下產業鏈時,卻又發現鏈條上的每個人都已經陷入了刷榜風潮而無法自拔。寄生在App開發產業中的刷榜產業鏈,就像一根毒草,時刻爭奪著眾多App開發者的陽光和營養。

第一章刷榜解密

在北京中關村某小區150平方米的民用住宅里,靠窗的兩臺蘋果電腦前,分別坐著某iOS平臺App開發團隊的CEO吳楓(化名)和CTO王宇(化名)。剛剛接到的一個電話讓二人顧不上手邊熱乎乎的漢堡和薯條,他們的眼睛緊緊地盯著電腦屏幕上的數字。

一場AppStore的地下刷榜行動即將開始。

原來排名可以這樣做

2011年12月,這是一起AppStore刷榜事件的前奏。此前,吳楓的App日均下載量只有60次左右,上線10天,僅積累了不到1000次的下載量。替他刷榜的“App推廣”公司承諾,可在12個小時之內刷出6萬-8萬個下載。剛剛的電話就是“App推廣”公司的客服打來的,他提醒吳楓,五分鐘后刷榜行動開始。

吳楓看了下時間,11:55。在他的蘋果后臺開發者賬號的頁面上,他和王宇看到下載數900個,評論16條。二人無話,只有室內十多臺計算機的散熱風扇在運轉著,發出轟轟聲。

12:00一過,吳楓和王宇開始緊張起來。12:02,第一個下載出現了。12:04,增加了15個下載。12:10,40個下載,1條評論。到13:00,增加了1350個下載,10條評論。二人發現,刷榜剛開始時,下載量和評論數增長得很慢,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單位時間內的下載和評論數增長得越來越快。15:30,坐在一旁拿著iPhone在AppStore里查看效果的王宇興奮地對吳楓說:“我們進Top100了。“兩個人一直盯著瘋漲的下載數和評論數,他們那股興奮勁兒只在看世界杯時才有。狂熱持續了6個小時,窗外已是華燈初上,吳楓的App所向披靡,成功挺進Top10。而桌上的漢堡包早已冷掉。

12個小時的刷榜對于互聯網那頭的“App推廣”公司來說,只是一次日常工作。刷榜公司通過登陸不同的VPN(虛擬專用網絡),同時利用它庫存的上萬個蘋果iTunes賬號刷下載量和評論。

“App推廣”公司因人手不足,常年雇用兼職人員進行刷榜操作。由于刷榜沒有技術難度,只需要大量人員同時在線,因此,雇用兼職人員成了業界普遍的操作模式。這一次給吳楓刷榜,“App推廣”公司就動用了兼職軍團中的150多人,近200人同時在線刷榜,沖擊力相當大。

根據吳楓與“App推廣”公司簽署的協議,這次刷榜在零點結束。吳楓坐收戰果,刷榜公司貢獻的7萬個下載、100條評論以及1萬多個真實下載。吳楓的這款App終于進入了他夢寐以求的“AppStore中國區免費榜Top10”。

 

如果用戶選擇吳楓的這款游戲,會發現游戲界面右上角有一個衣服標識,里面展出了各種道具。用戶需要先付費,才能從這里選走道具送給可愛的游戲主角。吳楓就是依靠出售道具來獲得收入的。刷榜前,近1000個下載量中有50個付費行為,每款道具6元,能賺300元。依據這個比例,刷榜后的10000個真實下載中,就會有500個付費行為,3000元進賬。而第一天刷榜的費用是10000元,吳楓是賠的。不過,他不急在一時,他要的是品牌影響力,在Top10待上一段時間,通過口碑傳播,被盡可能多的用戶下載。這樣,憑這款游戲的實力以及之后的升級,大的基數很容易轉化成購買力。

目前,像吳楓這樣的刷榜行為在AppStore中國區已經很普遍。一個由應用程序開發商、提供服務的刷榜商、充當橋梁的互聯網公司、一度猖獗的黑卡商共同構成的地下刷榜產業鏈條正在形成。這條地下產業鏈,App開發商是心知肚明,但外界對此知之甚少,360應用下架事件曝光后,這條產業鏈才浮出水面。

開發者的無奈

App刷榜產業鏈的快速形成,源于App開發者對刷榜的巨大需求。一方面,AppStore中的競爭太激烈。去年年底,AppStore的應用突破50萬個,一款新應用不做推廣就上架等于石沉大海。目前,中國iOS和Android平臺上的開發者達20萬,整個市場收入才15億元人民幣。為了使自己的App能快速地脫穎而出,開發者們選擇了這條“捷徑”;另一方面,刷榜帶來的利潤明顯,應用被刷到榜單前面,下載量自然會因排名而激增,激增的下載量又會保證它的排名靠前,以此呈現出滾雪球式的增長。根據應用商店分析公司Distimo的數據,擠入美國區AppStore免費榜前10名的應用程序日均下載量可達到8萬次。

看到12個小時內一款無名App擠進總榜前十名,吳楓對王宇說,這個方法太有效了。根據協議,刷榜第二天將進入維護期。“App推廣”公司需要刷5000個下載,50條評論,維持該款App排在前十位。

吳楓與王宇是從小玩到大的朋友。在王宇看來,是良好的藝術修養和數學天賦讓吳楓走到了今天。正如開發者都知道的,AppStore是創業者的樂土,創業者漫無邊際的創意又造就了今天的AppStore。而那個有著白皙的皮膚、憂郁的眼神、細長的手指、散漫的天性,卻總喜歡臆想連篇的吳楓是最適合來AppStore這種地方創業的。

王宇接觸AppStore要比吳楓早,他玩手機游戲時就覺得不過癮,琢磨著自己做一款游戲。吳楓從原單位辭職加入這個隊伍后,該款游戲因吳楓注入的音樂和美術元素而一下子出色起來。王宇說:“我們的產品出來了,一進行內測,反響出奇地好。”

于是,產品提交給AppStore官方進行審核。在正式發布前,吳楓在各大論壇、社區、微博、博客等進行上架前的推廣,希望能夠積累一些期待用戶。然而,由于吳楓團隊是新手,在業界沒有一點品牌號召力,同時,他們也沒錢去做宣傳和推廣,因此,收效甚微。

緊張的審核期歷時七天,App終于上架了,吳楓卻更加郁悶。AppStore里的應用太多,吳楓的游戲投進去之后連點兒水花都沒濺起來。靠著從論壇、社區等處轉來的微薄流量在商店里不死不活地掛著,吳楓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對于這款游戲,他有信心,而且目標是千萬下載量。他認為,拐點應該出現在100萬上。從100萬到1000萬,這個過程相對容易。而從零到100萬,這個過程則很難,每天幾十個下載肯定不行,而高昂的廣告費又是吳楓和他的團隊所無法承受的。

拿移動廣告公司Admob來說,它是按廣告展示的點擊量收費的。每個點擊通常收取0.03美元。但從點擊到下載的轉化率來看,對于付費App可能只有不到1%,對于免費App通常也不會超過10%。這么算來,想要獲得1萬的下載量,起碼需要付出2萬元人民幣。因此,刷榜成了吳楓們的“最佳”選擇。

試水刷榜

一個偶然的機會,吳楓認識了刷榜商老姚。已中年發福的老姚自稱在刷榜前也做過App開發,也把App掛到蘋果商店里去賣過。那時,他自己給自己刷,他今天的刷榜經驗都是從那時積累起來的。

因是熟人引見,老姚對待吳楓這個小客戶比較用心。

吳楓想讓自己的游戲擠進中國區免費排行榜前十位,并維持一年。老姚告訴他,這個目標,沒有千萬元人民幣是拿不下來的。老姚在了解了吳楓的公司情況之后,給出了一個方案:刷1天,維護6天,評論每天最多刷100條就夠了。先看效果,好的話再考慮繼續合作。

老姚說:“之所以刷完1天還要再維護6天,是因為單日進Top10,一般只能保持半天左右。沒兩天排名就又掉下去了。”而按照包排名包周的套餐操作對吳楓比較有利,這遠比按下載量走要劃算得多。

在老姚公司的報價單上,吳楓看到,刷進AppStore中國區“免費應用軟件”Top50,報價4000元,刷進Top10的價錢是10000元,刷到Top1的價錢是50000元。維護費是刷榜費的一半。“全5星+好評”2元/條。如此算下來,吳楓這次刷榜共計需要付出41400元。因為熟人的關系,老姚又給吳楓打了個九折。

吳楓打算去老姚公司的網站上看看,卻發現他們網站上刷進Top10的報價是25000元。“原來他們有兩份報價單,看人下菜單,真黑。”吳楓跟王宇私底下交流時說。

俗話說,貨比三家。吳楓想去看看其他家的報價。于是,他通過百度去搜了一下,發現有幾家刷榜商已經擁有了獨立域名。而其中一家網站從域名到頁面設計,與老姚公司的網站都極其相似。對此,老姚說:“也許,那家也是我們的網站。”

一番比對之后,吳楓發現,老姚給出的方案性價比最高。現在,網上給出的下載單價都在0.5-1元之間,刷國外的更貴。下載單價通常與下載打包成套餐,沒有哪個刷榜商愿意做幾百個下載的生意。下載量越大,下載單價就越低。

吳楓決定接受這個方案,但他有點兒担心,“一天之內進到中國區免費榜前10名,這個靠譜嗎?”“我們有庫存800萬個蘋果賬號,你說靠不靠譜?”老姚說。

吳楓還是不放心,“蘋果會不會等我們結完賬了才發現有問題,封了我的賬號?”老姚告訴吳楓,“目前沒出現過這種情況,我們做了國內近200款軟件,沒有發生過一次意外。”

而老姚采取的支付方式則讓吳楓徹底地放下心來,整個支付過程是通過支付寶來完成的。吳楓需先在對方操作下載之前付全款,等排名上去了之后,老姚那邊再確認發貨。如果發現預期沒有達到,吳楓可以申請退貨。

在接受老姚提供的一個星期的刷榜服務后,吳楓的游戲App累計達到了50多萬的下載量,收入6萬余元,而刷榜的直接費用只有3.8萬元,利潤還是很可觀的。因此,吳楓決定,再做一個星期,爭取在一個集中的時間段內把下載的量級提升到百萬。

 

目前,在浩蕩的開發者大軍中,像吳楓這樣有資金去做推廣的還是少數。這得益于他兩年來工資的積累、家人的支持以及合作伙伴的股本支持。而和吳楓有一樣夢想的師弟周楠(化名)似乎就沒這么幸運了,盡管他曾工作一年,也有著創業的夢想,卻一直囿于資金的匱乏而無法組建自己的團隊。目前,他又重返校園攻讀研究生,并利用業余時間設計自己的App。周楠表示,等將來自己的產品出來了,并且資金允許的話,他也會選擇刷榜服務的。

免費App應用一般都采用內置廣告或收費道具的方式獲利,而App排名靠前的應用才有可能產生更多的下載量,這個下載量是產生利潤的前提。如何在50萬個應用程序中脫穎而出?有一定資金實力的開發者首選刷榜,因為它能快速見效。

第二章APP帶來的“新生意”

水軍、網絡營銷、刷好評,相信網民們對這些詞已不陌生。現在,隨著移動互聯網大潮的到來,相關群體的人又有了新的營生方式。

老姚其人

老姚,40歲,黑胖,一臉胡茬。老姚告訴吳楓,如果身邊有朋友也想刷榜,可以介紹過來。做這行靠的是口碑。

老姚是希望吳楓這個真實的客戶成為他的活廣告,為他多做宣傳。老姚是“App推廣”公司的核心創始人之一,負責市場營銷。在做刷榜業務之前,他一直在做網絡營銷,接過各種各樣的訂單,包括在論壇發帖灌水、寫企業軟文、在淘寶上刷好評等。老姚也因此而積累了眾多大客戶資源。

老姚說,業內由水軍等網絡營銷商轉化而來的刷榜服務商所占比例很高。

2008年3月,蘋果推出了應用商店,技術還不賴的他手癢心癢也去試了一把,做了一個單機游戲的App。在進行推廣時,他發現,對各大榜單的排名起決定作用的是下載量。加上之前有過淘寶刷評論的經歷,他決定自己給自己刷下載量。

老姚說,刷榜在技術上沒有難度。

登陸一個蘋果iTunes賬號(在美國區注冊時需要綁定信用卡,在中國區則無需綁定信用卡就可以注冊,這為中國區賬號泛濫提供了可能),再在應用商店進行下載;然后通過更換計算機的IP地址換另一個賬號再進行同樣的操作。所以說,刷榜的關鍵是你有多少個iTunes賬號。

 

目前,老姚公司庫存的iTunes賬號已達到驚人的數目800萬,這都是當年老姚給自己的游戲刷下載和后來從事刷榜業務時專門注冊積累下來的。“有了這么多賬號做保證,我們才敢對外宣稱1天內最高可刷百萬下載量”。老姚透露,如果同一個IP地址下載過多的應用和做過多的評價,蘋果就會認為這個IP有作弊嫌疑。因此,刷榜時需要更換不同的IP,而采用VPN更換IP是個省時、省力的做法。

在給自己刷量的時候,老姚就發現,AppStore的流量有一定的規律性:一天內,晚上6:00~12:00是下載高峰期;一周內,周末兩天是下載高峰期;其次是周一和周五,最后是周二到周四。“我們制定了幾個曲線圖,以此來安排我們自己的刷量節奏。跟著蘋果的流量曲線走,才不會被懷疑。”

根據AppStore榜單算法,結合下載周期等刷榜“秘笈”,老姚很快在圈子里出了名。他甚至發現,刷好評所能帶來的銷售效果甚微,且風險極高,而給競爭對手刷惡評,效果卻出奇地好。

刷榜公司的生意經

2010年年初,AppStore的模式在中國大行其道,誰也不愿輸在移動互聯網的起跑線上,各大互聯網公司的客戶端開始紛紛進駐AppStore,它們之間的硝煙也從PC端蔓延到了手機端,市場需求的口子一下子被打開。

這一年的春天,一些老客戶找上門來,主動要求老姚為自己的公司刷榜。老姚決定,停掉AppStore中的單機游戲,專心做AppStore刷排名、刷量業務。

然而,盡管處于一個地下產業鏈的核心,但刷榜服務商的影響還是只能靠口碑和回頭客,所以老姚堅持“誠實守信”。他從不給客戶許諾刷榜停止之后客戶App的排名情況,始終都選擇如實相告。

這已不是老姚一個人的生意經,上海的一家App推廣公司就曾對暗訪記者說,排名主要還是看軟件自身的質量,像谷歌、Facebook這些網站,都不用刷,排名就很高。有些特別爛的App,上去之后可能會下跌得很快。刷出來的東西,在時間上是沒法保證的。

“一款應用的排名,最根本的還是要看它的質量,刷榜只是提供了一個快速的渠道。應用好,借助刷榜會很快被大家認識,也方便了用戶。應用不好,卻只想急功近利地撈錢,甚至以此作為獲得風投的資本,就走錯了方向。老姚說:“同時,我們也會對客戶的應用進行評估,從而給客戶提出一個合適的方案。當然,用戶有權利選擇聽或不聽我們的意見。”

基于老姚的誠信和浩大的App隊伍催生出的刷榜需求,兩年來,他的公司發展迅猛。“全年預算1000萬的單子我們都接了好幾個了。”為此,老姚的公司還專門開設了一個大客戶專用通道。

 

而老姚的大客戶以互聯網公司居多。目前,大中型互聯網公司進駐AppStore,刷排名已成首選。市場的火熱推高像老姚這樣單做App刷榜的公司,一年收入輕松過百萬。

市場調研公司艾媒咨詢董事長張毅估計,在眾多移動應用中,借助刷榜的保守估計達30%,涉及自刷的達70%。移動互聯網產業聯盟秘書長李易估算過,如將PC與手機等領域做刷榜服務的市場加起來,每年市場規模至少在億元以上。

盡管蘋果更新了排名算法,刷排名已不如一年前那么迅速,今天的AppStore榜單也存在眾多變數,但是,老姚仍對這個市場充滿了信心,“需求量在那擺著呢!”

第三章APP能否健康發展

一方面是部分App開發者對刷榜的青睞和刷榜生意的日益火爆;另一方面卻是更多創業初期的小開發者望“榜”興嘆。當App排名與其質量和創意不再相關,當越來越多優秀的App被虛假榜單埋沒,App還能健康發展嗎?

蘋果的難題

就在吳楓初嘗刷榜所帶來的勝利果實時,王凌,這位AppStore中效率軟件AppVoodo的開發者,還在中小開發者維權的道路上繼續努力。

2011年8月19日,王凌發現,一款名為“超級手機號碼追蹤器“的App通過刷榜進入了AppStore的暢銷付費榜前四名,他立即向蘋果官方投訴郵箱發了兩封投訴信,均沒有得到回應。后經多方努力,仍沒有得到蘋果答復。時隔五個月,2012年1月20日,蘋果才將這款應用下架。

蘋果公司在制度的執行上不盡責為肆虐刷榜留下了空間,而刷榜的受害者是一缺錢、二缺人脈、三缺人才的三無草根創業青年。淘淘鏡開發者王豫鵬說,刷排名,受害的是小開發者。大的開發者不缺資金,小的開發者應用一上線就不見了。觸控科技CEO陳昊芝也聲援個人開發者,他向蘋果提出:“應嚴格打擊在AppStore中國區刷排行刷評論的惡意行為。”

醫療垂直社區丁香園CTO馮大輝直指蘋果AppStore中國區的管理問題:“蘋果在開發者管理方面顯得手段過于單一,有些開發賬號一口氣投放幾百款App。只要有幾個這樣的賬號通過審查,它們引起的下載潮就會把原有的分類秩序沖擊得亂七八糟。”

 

目前,AppStore中的應用已經超過50萬個,這給AppStore審核小組帶來巨大的審核壓力。正如閱讀平臺“唐茶”總監李如一所言:“這些處理工作都是人工完成,某些環節出現疏忽、脫節或遺忘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AppStore審核小組的地位就像法院。面對這樣龐大的一個生態圈,AppStore審核小組有責任進一步完善產業環境。陳昊芝說:“目前,中國移動互聯網剛剛起步,市場規則還在形成中。iOS要想留住中國開發者,在市場規則上還需要進一步規范。”

在百度和搜搜里鍵入關鍵字“AppStore刷排名”,百度搜索結果頁面顯示,前三條就是三家刷榜服務商的網址,搜搜的搜索結果頁面顯示,第二條到第四條是三家刷榜服務商的網址。而去年猖獗一時的黑卡產業鏈,其交易平臺淘寶網難辭其咎。

蘋果已經開始行動

在AppStore沒有開通人民幣支付之前,國外要購買軟件需要綁定國外的信用卡,但AppStore對于信用卡使用機制存在漏洞,iTunes賬號被黑客盜取后,信用卡就等于完全落入了黑客手中。黑客通過淘寶等交易平臺,把價值幾美元的東西便宜地出售。被盜取的用戶在發現自己的帳號被盜后,立即通知AppStore及信用卡發卡行,App Store經過核實會向用戶退還被盜刷的款項。但是,在游戲開發廠商方面,雖然產品已經賣給了消費者,下載量增多,排名靠前,但卻拿不到應有的分成,最終造成壞賬。去年九、十月份,利用黑卡刷收費榜排名的行為曾一度使得中國開發者的壞賬率攀升至40%。為此,蘋果于去年十一月份推出了人民幣支付方式,徹底擊垮了黑卡產業鏈。這也是最初吳楓向“App推廣”公司咨詢時,對方告知他只提供刷免費榜服務的原因。蘋果的清剿行動是卓有成效的。

360應用下架事件,標志著蘋果新一輪清剿行動的開始。此后,蘋果也調整了AppStore的排行算法。雖然蘋果從未對外公布過AppStore的排行算法,但據業內人士透露,綜合國外的一些觀察分析,可以估計到其排名最核心的依據依然是下載量。這仍然給刷榜者留下了行動的空間,難怪老姚說他對蘋果調整排名算法并不担心。

前些日子,蘋果官方向應用程序開發者發出一份警告:當你推廣自己的應用時,不應使用宣傳或保證你獲得AppStore頂級排名的服務。即使你并未親自參與操縱AppStore排名或用戶評論的行為,雇用這類服務仍有可能導致你失去蘋果開發者項目的會員資格。

然而,AppStore生態環境的治理斷然不能依靠蘋果一己之力,需要相關各方聯合起來行動。

與此同時,AndroidMarket和國內第三方應用市場也都被刷榜這個地下產業鏈的鏈條緊緊纏身,無法解脫。刷榜行為在AndroidMarket和國內第三方應用市場中普遍存在。應用商店安卓星空市場部經理任仁向媒體透露,官方AndroidMarket和第三方應用市場刷排名的方式不一樣。刷官方Android Market排行最好的方式是增加好評數。有營銷公司專門從事此項業務,只要上了官方排行榜前幾名,下載量可呈幾何級數的提升。由于國內第三方應用市場有幾十家,每家排行算法不同,刷排行的方式也不盡相同。但刷下載量是最普遍的做法,有些App在一家應用商店一天可刷下載量上萬。

由于國內第三方Android應用市場達幾十家,單刷一家對整體下載量影響不大;同時一些應用市場排行榜與廣告性質相仿,是直接出售的,加之各家的排行榜的算法不一樣,提高了刷榜的難度。因此,在第三方Android應用市場刷排行效果沒有iOS平臺明顯,然而隨著Android應用市場的優勝劣汰,當對行業有決定性影響力的市場出現后,蘋果App刷榜的噩夢未必不會在Android市場上重演。

讓APP重回健康發展之路

盡管蘋果公司作出了一系列努力,但改善AppStore中國區的生態環境絕不是蘋果一家的事。

目前,由于中國移動互聯網的規則尚未建立,AppStore管理流程不夠完善,蘋果官方審核小組監管力度不夠,App產業出現刷榜黑市。

針對刷榜現象,AppStore審核小組依據的僅有一部《蘋果應用商店審核指南》,該《指南》中對刷榜行為作了如下規定:“利用偽造或付費評論的方式在AppStore中企圖操縱或欺騙用戶評價或圖表排名的開發程序員(或者采用其他不正當方式)將會從iOS開發者項目中除名。“而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則規定,虛假的產品說明、雇用他人進行銷售誘導,均屬于違法行為。

但目前,還無人因刷榜而獲罪。只有一些開發者會在AppStore的清理行動中“落網“,輕則遭警告,重則被封賬號。360產品被下架,與刷榜難脫干系。絕大部分開發者還是會像吳楓一樣,在這個法律監管不到的地下黑市中安全地生活著。

而正是由于刷榜產業鏈的存在,今天許多刷榜的受害者明天可能就會加入刷榜者的行列,因為刷榜對他們的誘惑太大。他們又給刷榜服務商帶來源源不斷的利潤。同樣,虛假榜單的存在,讓更多的用戶被虛假的榜單欺騙,讓許許多多真正的優秀應用無法見到陽光。在這種惡性循環中,中國的App的質量又怎么能得到保證?

刷榜產生的排名,可能能帶來短期的影響和效益,但無法維持長久的用戶關注。用戶是不會長久被欺騙的,所以中國的App雖然可能通過非常規的手法爬上排名榜,但最終仍然擺脫不了被用戶拋棄的命運。

反觀國外,2009年《憤怒的小鳥》登陸蘋果應用商店,一直“憤怒”至今;《水果忍者》2010年發布,至今仍然是每臺移動終端的必裝游戲,而且其中國下載量占了其總下載量的30%,而這些都是刷榜不可能達到的。對用戶體驗和心理的準確把握以及App質量的高要求,才是維持它們幾年不衰的根本原因。

中國的App產業真的要從白日夢里醒來,重回App產業的根本,重新審視自己要為用戶提供什么服務和產品。唯有如此,中國的App開發者才有可能重歸正途。

如果有那么一天,吳楓就可以暢快地親近他的代碼。而老姚們不再那么自信,需要操心自己的生計,那么更多應用商店里的NO.1,將可能長久是中國App開發者的作品。

 

( 作者:IT時代周刊) 于浩淼

2015-05-19 15: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