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的天空 溫和的思緒
字體    

諾基亞:完美世界的一地碎片
諾基亞:完美世界的一地碎片
還在路上     阅读简体中文版

“諾基亞,那個我憧憬的公司,那個我熱愛的公司,就這么完了,我在諾基亞的歲月,我的青春,被放在了陰暗的深處,再見Nokia,再見我的青春”,微軟中國本周向被裁員工公布了裁員補償方案,一位諾基亞工作多年的員工如此告別。

在微軟公布的公司史上最大規模裁員計劃中,約1.25萬被裁員工來自剛剛收購的諾基亞,而諾基亞中國的裁員比例則接近90%。北京青年報記者日前采訪了多位諾基亞員工,他們回憶了諾基亞巔峰時為員工創造的“完美世界”,也作為“局內人”反思了讓諾基亞走向沒落的弊端。諾基亞,這個讓員工“愛恨交加”的地方,已成過往。”

講述

那些你想不到的

諾基亞好福利

繁榮期:1996年開始,諾基亞手機連續15年占據手機市場份額第一的位置,并且推出了Symbian和MeeGo智能手機。2003年,諾基亞1100上市,至今在全球已累計銷售2.5億臺。2007年,諾基亞占據全球手機市場40%份額,2009年諾基亞手機發貨量達4.318億部。

王琦,2007年入職,那時正值諾基亞巔峰時期。“我十分幸運,作為一名工程師,能進諾基亞是非常榮耀的事情,很多以前的同事和朋友都各種羨慕嫉妒恨。” 但彼時的幸運并未延續,隨著諾基亞的沒落,此次他也在裁員名單當中。經歷過諾基亞高峰和低谷的王琦告訴北青報記者:“作為一名普通員工可以感受到的是,這里的工作氛圍特別好,非常開放,而且還有很多細節讓人感動。”

“諾基亞不鼓勵內部競爭”

王琦大學畢業后曾在四家企業做過,這其中有民營企業、國有企業,也有合資企業,“讓我感受最好的是諾基亞”,王琦感嘆,此次裁員后還要重新就業,但能找到像諾基亞一樣對待員工的企業可能性非常小。

職場中,愿意出高薪的企業并不少,很多人選擇離職不是因為薪資不夠高,而是“內耗”,因為大部分企業為了提高效率,往往鼓勵員工之間互相競爭,這不可避免帶來員工之間的“鉤心斗角”,往往讓人灰心喪氣,最后一走了之。“諾基亞不鼓勵內部競爭,更強調同事之間的合作。”王琦說,“在一個團隊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分工,僅負責其中一個環節,研究方向也不同。要想做出好的產品,每個人必須做好自己的事情,并積極和其他人配合,因此同事之間的感情都不錯。”此外,諾基亞員工還有定期的心理咨詢,“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們可以找心理醫生聊一聊,如果對老板不滿也可以‘照罵不誤’,心理醫生絕對保密。”

“諾基亞每款新品上市后都有慶功會,大家一起喝香檳,發獎金。”王琦至今還記得最后一次大規模的慶功會,“那是一款ASHA系列的產品,在國家會議中心舉行,很難忘,因為以后再沒有了這樣的慶祝。”

“讓每個員工都能坐上班車”

北京的城市建設得越來越大,高峰期又經常會出現擁堵,因此員工在路上消耗的時間成本非常大。

“交通方面,諾基亞也為員工做了充分的考慮,自從我們從城里搬到亦莊之后,我們開通了70多輛班車,甚至門頭溝、昌平、房山這么遠的區縣,我們也有班車可以到達,如果有5個人在同一地點上車,我們就會開通一個班車站點,這樣能保障每名員工有班車可坐。”王琦說,“如果某天班車人特別多,很擁擠,我們也可以選擇打車,甭管家離得多遠,都會給我們報銷打車錢。”

王琦還告訴記者:“工作時間,我們也有專門的按摩室和健身房,如果工作中覺得累了,可以去做個按摩,也可以去健身房放松一下,我們有專門的健身教練。”北青報記者采訪多位諾基亞員工,王琦的觀點代表了多數員工的看法。記者了解到,在諾基亞干了十年、十五年的員工很多,這在人才流動頻繁的通訊行業里比較少見。

衰落期:諾基亞2011年4月底和埃森哲達成戰略合作協議,諾基亞將把塞班操作系統的研發外包給埃森哲,大約3000名諾基亞雇員將隨之轉移。與此同時,埃森哲將向諾基亞提供可用于未來智能手機的操作系統。此外,諾基亞計劃在2012年底之前裁員4000人,主要涉及芬蘭、丹麥和英國。

沒落期 員工福利未減

盡管蘋果、三星等在智能手機行業占領老大、老二的位置,諾基亞的市場份額逐漸萎縮,但諾基亞在低端手機市場仍然占絕對優勢,生存得還算滋潤,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諾基亞的市場份額雖然在逐漸萎縮,但我負責研發的低端機并不虧損,而且利潤還可以。”

“直到兩三年前,我真正感受到危機,就是諾基亞放棄塞班,對我觸動很大。諾基亞N70,正式開啟了諾基亞塞班的統治地位,所向披靡君臨天下。放棄塞班,我預感,諾基亞可能要就此沒落。后來的情況果然如此。”不過,王琦強調,“無論是諾基亞輝煌的時候還是沒落之后,員工福利和工作氛圍沒有什么大的變化。”

昔日“完美世界”致如今“找工作難”

在諾基亞為員工搭建的“完美世界”中,很多員工已將8小時工作制等種種當成一種“標準”。一位諾基亞員工在微博上轉了一個華為加班文化的帖子,他評價稱,“中國乃至亞洲的很多企業創新和管理能力不足,就只能玩命地榨人,搞IT的有幾個敢說自己沒被榨出一身毛病,大躍進持續不了幾年,冬天該來了。”

更大的問題還在于諾基亞的內部分工非常具體,王琦打了個比方,“這就像個大餐館,進貨、備菜、配菜、烹飪和最后上菜,每個程序都有分工,不同的人担任不同的角色,小餐館就不同了,整個流程也就一兩個人,每個人都是個全能。諾基亞的分工就和大餐館一樣,非常細致,每個人研究的領域都很專,方向也不同。”此次被裁員的員工中,有些人的技術只在諾基亞才有,其他公司都沒有用過。“但國內企業招聘員工時都要求有相關工作經歷,這樣招進來就能干活,而外企雖然不在乎過去做過什么,但目前手機行業,除了三星和蘋果,摩托羅拉已被聯想收購,索尼也半死不活。因此諾基亞員工被裁后再找東家有些難。”一位諾基亞員工如此表示。

更重要的是,在諾基亞待的年頭太久,已經習慣了諾基亞的企業文化,再去新的企業時,很多招聘企業担心是否能適應其企業文化。北青報記者注意到,現在“前諾基亞員工”正在通過各種渠道尋找新的工作。商業社交網絡LinkedIn(領英)中國CEO沈博陽表示,向每位諾基亞中國員工免費提供6個月“求職增強版”賬號,截至8月8日,已有200位左右的諾基亞中國員工申請該賬號。

反思

懶惰的諾基亞無力回天

一位前諾基亞員工上個月在網上留下了這樣的文字:“經歷過太多次換工作,每一次都有一種奔向自由的解脫,而這次卻有著絲絲的沉痛,因為諾基亞的‘以人為本’。在諾基亞除了物質上的滿足,也讓其感受到了尊重和溫暖,感受到了企業的關心。”

同樣是前諾基亞的員工,高杰卻對這樣的企業文化表示深深的懷疑。高杰,在諾基亞工作十幾年,到被裁員前已經是某團隊的負責人。高杰在諾基亞最頂峰的時期感受到了整個企業的財大氣粗,上上下下的員工說話做事都非常傲慢。就在和合作伙伴談事時,也是一如既往地強硬。

員工上班開淘寶店是常事

作為一個中層領導,從管理的角度說,他認為諾基亞所謂的以人為本正是導致它逐漸走向衰落的原因之一。高杰承認在諾基亞過得很舒服,上班晚來早走,甚至有很多人開淘寶店,利用上班的時間去拍照傳圖,和淘寶客戶聊生意。“上班時間,公司付費給你,而你在干別的事情,這在很多地方絕對是不可以想象的事情。”高杰認為,這樣的以人為本某些程度上就是養成了一些員工的懶惰。真正的“以人為本”不應該體現在員工可以晚來早走,上班時間洗澡運動,而是應該聽得進去員工的意見,能夠為員工的職業發展著想,做規劃,而不應該是培養懶人。

在國外,員工很習慣被裁員,因為裁員是家常便飯的事,沒有人指望在一個地方待一輩子。如果有人這樣想,大家也都會覺得你很奇怪,怎么會有這種想法。“但諾基亞這么好,這么以人為本,助長了有些人的想法,很多人想在這干一輩子,大家都舒服慣了。”

“在諾基亞,真的是有的人忙死,有的人閑死。”在諾基亞的一些研發團隊,員工一直都在忙,但有些崗位的人,一直都很閑。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因為上邊的人不清楚下邊的團隊到底在干什么,有多少工作量,需要多少人。而團隊的負責人卻一直在要人。”高杰說,每一個團隊的直接負責人都知道自己團隊的工作量,有沒有人閑著,但在向上匯報的時候,一定是說自己工作量有多么大,產出有多么大。只要不斷地加人,團隊不斷擴大,就代表這個團隊在公司的位置越來越高。另外,由于諾基亞中高層基本都是芬蘭人,諾基亞希望芬蘭人能夠對國外的企業有足夠的掌控。芬蘭人多要一兩個人,也比較容易得到上邊的支持。

該不該在諾基亞干一輩子

宣布裁員后,有不少人抗議,也有人說轉型困難。“有人說我的技能只能在諾基亞用,那我就會問既然你知道這個是諾基亞特有的,為什么還要在這個上面干那么長時間?為什么不在內部換職位。”高杰認為,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應該早早地為自己打算,而不是把自己的命運拴在公司的身上,有些員工沒有對自己負起責任。不僅僅是諾基亞,很多大企業在發展過程中都會把職能越分越細,分得越細,有些東西在別的地方就越沒用。真的被裁掉了,轉型就很困難。如果在這個狹窄的領域干了好多年,即便企業提供再職培訓,那一兩節課也是于事無補。

高杰說,諾基亞這個大企業給員工提供了不用丟掉工作卻可以換工作的機會,但有些人不懂得利用。高杰自己從沒想在諾基亞干一輩子,但是諾基亞認可他,他也一直盡心盡力,希望諾基亞能夠繼續雇用他。因此他在不斷學習,在諾基亞內部一直在尋找有趣或者是更有發展前途的部門。有時是上層的決策,有時就是他自己的主動尋求改變。

如果用四個字來形容對諾基亞的感情,高杰給出的答案是“愛恨交加”。這個企業的好就不必說了。諾基亞提供優越的條件雇用他,他愿意為之奉獻最大的力量。但恨是因為對這個企業感到失望。“我很傷感,過去幾年我和我的團隊花了很大的勁頭,想扭轉它的頹勢。雖然拼盡全力,但是沒有成功。”

李星,2007年進入諾基亞,與王琦不同,她在諾基亞工作三年后主動選擇離開。當時很多同事勸她不要走,她仍堅持了自己的想法。如今當時勸她留下的同事都很羨慕她。

如上述諾基亞員工講述的人性化的工作環境,還算不錯的薪水,李星為何當初要離開?她告訴北青報記者:“當時在諾基亞干了三年,確實進步很快,部門間的合作很默契,但再往上晉升基本沒有空間,很多在諾基亞干了十來年的同事到被裁員之前還是普通員工。此外,雖然諾基亞的工作環境好,也不用加班,但其薪水在同類企業當中并不算高。”王琦也反映了類似現象,在諾基亞干了8年到10年的同事很多,但職位并不高,沒有大的升遷空間。為此,很多人就混日子,因此諾基亞人浮于事的現象很嚴重。

曾經有78%的員工選擇安卓系統

諾基亞讓李星失望,除了人浮于事,更關鍵的一個原因是上層屢次決策失敗。2008年諾基亞收購了塞班公司,破壞了塞班操作系統已形成的強大生態系統平衡。隨后又過早宣布放棄塞班操作系統,使得塞班操作系統生態系統頓然瓦解。此后,把谷歌作為其向互聯網轉型期的主要競爭對手,錯過了利用安卓操作系統崛起的機會。之后,仍然忽視手機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把手機主要功能依然定位在2G通話上,可是這時用戶已開始逐漸上網、聊天、看視頻了,而且已經離不開了。

李星說,最終讓她下定決心離開的還是諾基亞的“大企業病”。“早在2007年下半年諾基亞就決定要做一家互聯網公司,并且還推出了相應的OVI商店,類似如今的Apple store,但真正到落實的時候,推進非常慢,就是這樣一個決定,在諾基亞分布在全球的大區都走下來就要半年的時間。最后因為給開發者的錢不到位,OVI商店并沒有真正做起來。其實諾基亞當時根本不差錢,問題的實質是雖然諾基亞口號喊得響,但骨子里并不想真正改變。”

提到當年能讓諾基亞成功轉型的OVI商店,王琦也十分痛心,OVI商店剛推出沒多久,里面有很多讓人驕傲的應用,包括OVI 地圖、具有微信功能的應用等等,你要知道那時候Apple store可供下載的應用非常少,只有收費的歌曲可下載。“但諾基亞做得太早了,當時網速跟不上,用戶對智能手機的使用習慣也沒有培養起來,不能讓董事會看到確定性收益,自然不愿意支持,只能被迫擱置。等3G時代真正來了的時候,諾基亞已經落后了。”

在智能手機時代,錯過先機的諾基亞并未實現彎道超車,而是一再延誤戰機。一位前諾基亞員工在一篇文章中表達著自己的憤怒,“我真的痛恨諾基亞的高層,前幾年,公司內部有個投票,表決是否采用安卓系統,結果78%同意。可惜基層員工的意見被完全忽視。這幾年完全在瞎折騰,折騰了無數系統,放棄了無數系統,好多產品都到了最后階段,一句Cancel(取消),立刻所有的手機都銷毀,這都是錢啊!”“諾基亞這幾年幾乎一年一個系統,折騰呀,其實北京的研發力量還可以,大賣的Lumia 520是北京這邊做出來的,非智能手機部門很大一部分研發也在北京。如今諾基亞還能活著,全靠非智能手機部門以及諾西。”

 

來源:http://blog.jobbole.com/75057/

 

2015-05-19 15: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