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小城故事吳儂軟語溫婉人心的力量
字體    

驚夢:午夜陽光清寒如雪 宛若仙人 青衣微醺 迷幻自失
驚夢:午夜陽光清寒如雪 宛若仙人 青衣微醺 迷幻自失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驚夢:午夜陽光清寒如雪 宛若仙人 青衣微醺 迷幻自失

珷玞 (作者賜稿)

(原題 或題記:青春 ·驚夢·京昆調:椒 房 阿 監 青 娥 老,梨 園 弟 子 白 發 新 )


[ 我 不 知 道 像 王 浣 這 樣 干 凈 如 仙 的 人 怎 么 過他 迷 惘 、 躁 動 的 青 春 期 的 , 我 最 感 興 趣 的 莫 過 于 : 他 自 慰 么 ?

我 再 小 一 點 的 時 候 總 覺 得 男 孩 子 律 動 過 于 激 烈 的 泄 欲 方 式 是 所 有 的 性 行 為 里面 是 最 不 美 的 。 可 是 有 太 多 電 影 探 討 過 那 個 場 面 。 仍 有 許 多 人 把 這 件 事 作 為 整 個 青春 的 代 名 詞 。

小 手 槍 是 浪 漫 主 義 還 是 丑 陋 的 現 實 在 入 侵 浪 漫 ?

這 種 模 樣 淡 然 的 男 孩 子有 他 的 感 人 之 處 ......   其 中 那 些 色 彩 清 麗 , 風 格 清 寒 的 青 衣  ,眼 神 里 全 是 涼 意 , 年 輕 的 臉 因 此 而 顯得 格 外 不 凡 。他 大 概 和 跳 芭 蕾的 女 孩 子 一 樣 過 著 節 欲 的 生 活 — — 他 瘦 骨 嶙 峋 目 光 迷 離 。

我 總 是 覺 得 這 些 人 是 不 吃飯 的 , 因 為 食 物 太 暖 , 無 形 中 提 高 了 皮 膚 和 眼 睛 的 溫 度 。 而 他 們 必 須 像 詩 一 樣 活 著, 韻 律 工 整 嚴 苛 的 詩 。

他應在沒體溫的被子里,修長、清冷的手指緩緩,午夜陽光雪 樣灑在微醺又詩意的臉上。最激烈的時,他在月光里看的見神 的影子。不是想著女孩的胴體漸入佳境的,他或許看到真的美 。]



1.男袍戲裝少年的戲夢人生-社團招新,被豢養的戲曲與 伶 人


我對 他 說 : 你 看 , 我 加 入 你 們 社 團 皆 是 因 為 那 天 招 新 時 看 到 一 個 少 年 。 穿 著 一 席 藍 袍, 也 不 著 戲 妝 。 蒼 白 清 秀 , 宛 若 仙 人 。 

電 影 “ 霸 王 別 姬 ” 以 外 我 再 也 沒 有 見 過 這 樣詩 意 的 人 物 。 他 凄 然 一 笑 , 用 幻 燈 放 了 張 掛 著 胡 須 的 劇 照 , 說 , 還 覺 得 詩 意 么 ?


老 生 唱 了 8 年 , 他 眼 神 里 已 全 是 涼 意 , 年 輕 的 臉 因 此 而 顯得 格 外 不 凡 。 

他 又 有 法 國 人 一 樣 的 大 鼻 子 , 法 國 人 一 樣 的 小 個 子 , 他 大 概 和 跳 芭 蕾的 女 孩 子 一 樣 過 著 節 欲 的 生 活 — — 他 瘦 骨 嶙 峋 目 光 迷 離 。

我 總 是 覺 得 這 些 人 是 不 吃飯 的 , 因 為 食 物 太 暖 , 無 形 中 提 高 了 皮 膚 和 眼 睛 的 溫 度 。 而 他 們 必 須 像 詩 一 樣 活 著, 韻 律 工 整 嚴 苛 的 詩 。


浣 , 后 來 沒 有 繼 續 他的 戲 夢 人 生 , 而 是 半 道 出 家 改 學 了 藝 術 設 計 , 專 攻 繪 畫 了 。 


這 種 模 樣 淡 然 的 男 孩 子有 他 的 感 人 之 處 , 他 絕 不 像 那 些 浮 華 喧 囂 里 成 長 起 來 的 少 年 們 , 自 以 為 是 地 把 遙 遠冷 靜 的 欣 賞 拉 近 、 放 大 當 成 成 熱 烈 無 恥  下 作 無 知 的 愛。 他 知 道 我 的 喜 悅 是 有 距 離 的 。 這 是 一 種 優 雅 的 尊 重 。 


 “ 王 浣 , 我 如 果 我 愛 你 , 我 不 能 用 女 性 的 身 份 , 對 于 你 , 無 論 遠 觀 還 是 褻 玩 , 我 都 感 覺 像 一 個 男 人 。 ”

 “ 從 徽 班 進 京 開 始 即 是 如 此 。 人 們 都 這 樣 覺 得 。 戲 和 伶 人 , 就 是 豢 養 在 那 樣 的 情 欲 與 情 緒 里 的 。 ”

“ 那 你 又 是 怎 么 想 的 ? ” 我 問

 “ 我 又 怎 么 遠 觀 我 自 己 , 不 過 是 褻 玩 罷 了 ” 浣 笑 了 , 一 只 手 輕 輕 的 撫 摸 著 另 一 只 , “ 也 像 個 , 男 人 。 ”


  我 不 知 道 像 王 浣 這 樣 干 凈 如 仙 的 人 怎 么 過他 迷 惘 、 躁 動 的 青 春 期 的 , 我 最 感 興 趣 的 莫 過 于 : 他 自 慰 么 ?

 

我 再 小 一 點 的 時 候 總 覺 得 男 孩 子 律 動 過 于 激 烈 的 泄 欲 方 式 是 所 有 的 性 行 為 里面 是 最 不 美 的 。 可 是 有 太 多 電 影 探 討 過 那 個 場 面 。 仍 有 許 多 人 把 這 件 事 作 為 整 個 青春 的 代 名 詞 。

 小 手 槍 是 浪 漫 主 義 還 是 丑 陋 的 現 實 在 入 侵 浪 漫 ?


 我 一 廂 情 愿 的 想 , 別 的 男 孩 子 干 這 個 事 可 能 還 是 令 我 感 到 不 適 , 可 是 王浣 不 會 。 


他 應 該 在 沒 有 體 溫 的 被 子 里 , 緩 緩 的 把 他 修 長 、 清 冷 的 手 指 伸 向 下 體 , 午夜 的 陽 光 雪 一 樣 灑 在 他 微 醺 又 詩 意 的 臉 上 。

最 激 烈 的 時 候 , 他 在 月 光 里 看 的 見 神 的影 子 。 他 不 是 想 著 女 孩 的 胴 體 漸 入 佳 境 的 , 他 或 許 看 到 真 的 美 。 



 2 : 美 琪 戲 院-柳 夢 梅 扮 相 俊 美 神 態 風 流 ,京戲的美麗與哀愁

我總 想 和 王 浣 一 起 去 看 戲 , 期 盼 著 他 欠 身 過 來 講 戲 文 的 意 思 。 我 不 想 看 他 唱 老 生 , 因為 我 覺 得 那 并 不 合 適 他 。

徹 底 的 屬 于 舞 臺 或 者 徹 底 的 屬 于 生 活 都 不 是 我 所 著 迷 的 。 

我 想 要 看 到 的 王 浣 最 好 就 站 在 戲 與 戲 外 之 間 難 辨 虛 實 。


  于 是 我 邀 王 浣 去 美 琪 戲 院 看 戲 。 美 琪 戲 院 如 今 已 經 很 少 有 京 劇 演 出 了, 從 1 2 月 起 就 多 是 芭 蕾 舞 劇 。 

我 仍 執 意 要 訂 一 場 票 , 因 為 實 在 喜 歡 美 琪 這 個 名 字。 起 初 只 覺 得 它 洋 派 極 有 舊 時 光 的 韻 味 。 后 來 才 知 道 其 實 取 得 是 美 倫 美 奐 , 琪 玉 無瑕 的 意 思 , 這 就 更 該 和 仙 風 道 骨 的 王 浣 同 往 了 。


  王 浣 站 在 新 畫 室 門 口 削 鉛 筆 , 低 著 頭 面 有 笑 意 。 

我 喜 歡 全 是 玻 璃 門 的 畫 室 ,玻 璃 堪 在 湖 藍 色 的 鐵 筐 里 , 干 干 凈 凈 的 落 滿 夕 陽 , 光 影 和 顏 色 都 如 此 適 合 漂 亮 的 少年 。 

走 廊 里 的 墻 上 全 是 他 們 的 作 業 畫 。 其 中 那 些 色 彩 清 麗 , 風 格 清 寒 的 青 衣 不 出 意外 的 話 一 定 出 自 王 浣 了 . 


 “ 王 浣 , 曠 課 吧 , 我 訂 了 兩 張 戲 票 , 我 們 得 趕 車 去 上 海 呢 ”

 好 像 是 這 樣 , 我 就 帶 著 王 浣 上 上 海 了 。 慢 車 搖 搖 晃 晃 去 上 海 , 我 問 王 浣 “ 學 了 8 年 戲 , 怎 么 就 不 唱 了 ”

 “ 前 途 不 怎 么 光 明 啊 , 可 能 連 自 己 都 養 不 活 的 ” 他 笑 稱

 他 說 這 話 的 口 氣 很 是 迷 人 , 仿 佛 他 真 的 需 要 人 養 的 一 樣 。 


京 劇 的 好 日 子 過 去 了 , 名 媛 們 、 太 太 們 再 也 不 那 么 美 麗 又 哀 愁 的 支 持 這 些 同 樣 美 麗而 哀 愁 的 人 兒 們 了 . 于 是 , 這 樣 的 人 在 他 們 還 小 的 時 候 就 散 落 四 方 了 。 

王 浣 是 我 無意 間 拾 到 的 . 我 珍 視 這 個 遺 孤 , 我 們 去 看 戲 與 其 說 是 我 附 庸 風 雅 不 如 說 是 為 他 造 夢, 我 的 享 受 不 過 是 看 他 在 這 些 迷 幻 里 自 失 .


王 浣 在 席 間 只 講 了 一 折 戲 , 便 是 驚 夢 。

不 得 不 承 認 , 王 浣 的 絮 語 聲 音 柔 和 措 辭 溫 良 , 聽 來 養 耳 養心 。 我 一 向 是 個 好 色 之 徒 , 只 是 不 像 男 人 們 一 定 要 對 美 色 們 抱 什 么 不 良 居 心 。

偏 巧, 驚 夢 里 的 兩 個 昆 曲 演 員 年 輕 漂 亮 不 可 多 得 , 使 我 頗 有 好 感 。 加 之 唱 詞 之 中 涉 到 那些 男 女 之 事 , 更 使 我 興 奮 不 已 , 柳 夢 梅 扮 相 俊 美 神 態 風 流 , 當 他 唱 出 : 領 扣 松 , 衣帶 寬 時 , 我 不 忍 會 心 一 笑 。 王 浣 也 笑 。

 少 年 心 態 , 如 此 相 似 。

 

2015-05-19 15: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