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林彪陶鑄文革朝不保夕 密謀投誠蔣介石始末(圖)
林彪陶鑄文革朝不保夕 密謀投誠蔣介石始末(圖)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林彪、陶鑄分別為黃埔軍校第四、五期同學,兩人都是校長蔣介石的學生。1966年文革爆發后,林彪、陶鑄托黃埔軍校同學蕭正儀密攜書信赴港,并請在港同學周游協助與國民黨聯系,尋求投誠蔣介石。兩人在信中稱“吾人處危疑之局,過多疑猜忌之主,朝榮夕枯,詭變莫測,因思校長愛護學生無微不至,茍有自拔之機,或不責已往之錯,肺腑之言唯乞代陳為感。”

林彪與陶鑄

林彪事件令人感到撲朔迷離的是,除了涉及中共領導階層間的權力斗爭外,還意想不到地牽涉到國共間的間諜戰。一九九四年二月二日,英文《亞洲周刊》刊登澳大利亞記者韓培德(Peter Hannan)的文章,他親自到蒙古走訪,實地觀察林彪座機的逃亡飛行路線,以及溫都爾汗墜機現場情況。他還轉到臺灣訪問了張式琦將軍,再次報道了林彪、陶鑄二人聯名信函與國府聯絡的經過。

韓培德還訪問了臺北淡江大學政治軍事學者李子弋致授,李教授引述蔣介石總統秘書陶希圣先生(與林彪同系湖北黃岡人)生前所透露: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中共想了解國民政府對中共軍事上有何意圖,毛澤東曾派林彪到重慶面見國民政府委員長蔣介石。林彪為黃埔軍校四期學生,他十分恭敬稱呼蔣委員長為校長。蔣問:你們共產黨還用這種呼嗎?林彪回答:我盡管身在共產黨內,將來校長一定曉得我能為國家做甚么事。又說毛這個人疑心太重。

張式琦將軍為國軍著名儒將,軍事與情報素養俱高,離開軍職后創辦淡江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并任所長。一九九四年夏天,張將軍電召筆者,面交其親筆抄謄的三封信件。這三份抄件,即林彪、陶鑄二人聯名信、國府回函及中間人蕭正儀來信。

林彪與陶鑄為黃埔軍官學校第四及第五期先后期同學,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一日來信時,中華民國總統即為前黃埔軍校校長蔣介石。林、陶二人并非直接致函國府,而系托與林彪同為四期的同學蕭正儀密攜赴港,找到在香港的同期同學周游將軍,請協助與國府聯絡。周游曾任國軍華南補給區中將司令,中共建政后赴港定居,以全不足觀閣主筆聿名,為《春秋》等刊物撰稿,與國府間已無聯系,但與滯港之前國軍將領有來往。周見信后即找到在港之保定軍校八期畢業之前輩鄧樹人將軍,研究如何處理。鄧將軍素得人望,深受當時滯港前國軍官兵敬重,曾在香港獲得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自序》原稿,送臺北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典藏。鄧將軍之子鄧合龍先生與國防部前特情室關系密切。蕭、周、鄧三人研究后,決定將密函交鄧合龍送臺,蕭正儀則留在香港等候國府回應。

林彪、陶鑄二人聯名密函如下:

鐵兄:久未通信至念,回憶當年共硯黃埔,恍如隔世,兄天姿明敏,正應為國效力,乃退閑蟄處,殊為可惜。此因文灼兄南行之便,特修寸楮致侯,祈加指示,吾人處危疑之局,過多疑猜忌之主,朝榮夕枯,詭變莫測,因思校長愛護學生無微不至,茍有自拔之機,或不責已往之錯,肺腑之言唯乞代陳為感,此頌

道安

學弟

同啟

十一月一日

周游字鐵梅,林彪字尤勇,文灼是蕭正儀之字。這封信撰寫時,林彪、陶鑄二人于八月晉升為中共第二和第四號領導人物,林彪并被毛澤東欽定為接班人,地位崇高,似乎沒有任何理由讓二人背棄毛澤東,尋求與國府聯系投誠。但因此信除陶鑄外,均使用各相關人的字號,只有親近人知悉,且中間人蕭正儀又同為黃埔同期同學,蕭正儀表明,林、陶二人地位越接近毛澤東,越是感到朝不保夕,陶鑄當前因批斗劉少奇不力,遭到毛澤東和江青指責,地位岌岌可危。游因此肯定此信絕非虛構,認為林、陶二人亟謀與國府聯絡,必然面臨重大困境,尋求協助。

另據情報局前退休高級干部彭新有將軍回憶:約在一九七四、一九七五年期間,曾陪同時任國防部部長高魁元出席立法院秘密質詢會議,高部長答詢詩,證實林、陶密函為林彪親筆。高魁元與林彪同為黃埔四期同學,且同班同寢室,一九六六年任陸軍總司令,一九七三年出任國防部長。

張式琦將軍接獲這封密函后分析,中共自一九六六年五月以來,毛澤東發起之文化大革命,正在大陸各地如野火般蔓延,對劉少奇的斗爭面不斷擴大,高干人人自危,林、陶在此情況下,思慮再三,認為只有與臺灣蔣總統取得聯系,為唯一途徑。亦相信密函的真實性,于是向當時國家安全局局長夏季屏報告,經夏安排,張將軍持函面報蔣經國先生。蔣經國未質疑來信真實性,但顯然存有疑惑,只指示研究!研究!未作具體載示。

這時已接近一九六六年年底,陶鑄正面臨被斗危機,蕭正儀急于返回大陸,了解實情。張將軍決定保持蕭正儀這條線,并為取信蕭正儀,以保證政府不會拿此信要挾林彪、陶鑄二人,而將原函送回香港交還蕭正儀。由于當時臺灣公務機關尚無影印機,且為保密,不宜假手他人,故由張將軍親筆謄抄留下記錄,及請周游將軍先行回函林、陶,以穩住二人,并提示回函要點有三:嘉許二人來聯,但不宜貿然行事;鞏固現有地位,待機而動;臺灣愿予充分支援,然尚需進一步研究。

周游將軍即依此三原則撰妥回回函,交蕭正儀攜回大陸。覆函內容如下:

尤、鑄兩兄如面:別四十年矣,處境各殊,徒勞想念,正儀兄遠訪,承頒手示,且喜且驚!猶憶黃埔分袂時,與尤兄合攝一影,由弟就操場上率題十六字曰:跨太平洋,極崑侖頂,既闊且高,具斯人影,影雖落佚,語則未忘!今尤兄已按宇去做,弟則促處海隅,真有愧見同硯之感!時局瞬息萬無從捉摸,姑無論局外人如此,即局中人亦不例外。所示原則,實可辦到,前途且無任嘉許,只以弟之處境特殊,而尊處根深蒂固,恐不能輕易發動,遂不敢貿然承諾,延滯至今,實緣慎之又慎,非敢緩之又緩,或不重視,由衷之言,端在察諒中也。今局勢演變,頗符理想,敬請急起直追,對人類國家有所貢獻,最好正儀兄能面領機宜,再遣來港,俾獲較具體之指示,庶劍及履及,獲致機先,萬分企盼,余情特請正儀兄代陳不具,現據報載,兩兄處境,容有小歧,則請酌而行之,幸不膠柱勉強,百拜百拜,此頌

戎棋

鐵梅手啟

一月十二日。

發信日期已是一九六七年初,內容為何未使用蕭正儀之字文灼,則無從了解。蕭正儀回大陸前曾與周游約定此后彼此聯絡方式。蕭返抵上海后,有一函回復周游:

鐵兄如面:返國之行,在穗在漢均有逗留,輾轉逾月,始抵滬濱,稍事摒擋,方克修書道意,乞恕無可免之稽遲為幸。刻經多方設法聯系,始獲尤、鑄兩兄誠懇表示,無改初衷,祗以鑄鋒芒太露,處境較艱,其實人人如此,朝不保夕,睡不安枕,清算之來,匪可逆料之事,幸尤更為發揚蹈厲,頗抱樂觀,雖屬特殊驕子,但亦非常審慎,免蹈覆轍,滬事重要,需弟料量,惟北上謁尤、鑄面陳面商,更為重要,刻正請示進止,必有以報雅命,弟哀不知貴方反應如何?殊為惴惴,此何等事?非具大無畏之毅力,則不足多談,高明以為然否?又此信未知能否得達?必要時,如時間環境許可,愿再赴港面躊陳緬縷也,春寒尚厲,珍重萬千,手此敬頌

新禧

正儀手上

二月一日

蕭正儀自上海來信后,即失去聯絡。周游回函日期是一月十二日,蕭正儀良自上海來信是二月一日,相距不過二十一日,何以蕭信說輾轉逾月,若非時間只是隨意估算,就是去信或來信書寫發信時間時,故意延后或提前,以掩耳目。可惜,周游后于一九六八年病歿香港,蕭正儀這條線隨之中斷。

蕭正儀在一九六七年一月自香港返回大陸時,陶鑄已被囚禁,故蕭來信說,刻經多方設法聯系,始獲尤、鑄兩兄誠懇表示,無改初衷,只以鑄鋒芒太露,處境較艱,北上謁尤、鑄面陳面商等語與事實比對,蕭正儀已無法與陶鑄取得聯系,是否曾與林彪聯系?無從了解,從來信分析他已了解陶鑄處境困難,而他提到要北上見林、陶二人,顯示他并不清楚陶鑄已被囚撩,或者他為穩定我方,而有此說,此后蕭正儀即與周游失去聯系。

蕭之失聯有兩種可能:一是他本身就是中共所謂的國民黨殘余分子,回上海后,正值文革愈演愈烈之際,也被揪斗,甚至被迫害致死;二是北上后證實陶鑄已被打倒,見到林彪,以林當時處境,可能阻止他再與周游聯系,或者見不到林彪,無法取得二人口信,只得放棄聯系。

作者簡介

翁衍慶

  前情報局情報干部訓練班畢業,美國圣約翰大學亞洲研究所碩士,從事情報工作長達三十五年,曾任中共研究雜志社發行人兼社長、軍事情報局中將副局長、正聲廣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著作有《認識統一戰線》、《統一戰線與國共斗爭》;編輯《滇邊工作回憶錄》、《滇邊風云錄》畫冊。

2015-05-22 1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