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謝田專欄】中國的銀行和房企,哪個先死?(圖)
【謝田專欄】中國的銀行和房企,哪個先死?(圖)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20140809095619878.jpg


中國的銀行與房地產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哪個先出問題?


中國一位任姓房地產開發商,據說有句名言:「要死也是銀行先死。」不管是否為真,但這句話得以廣泛的傳播、引起社會的共鳴,就算不是本人所說,也應該是一句業內人士的心里話。「要死也是銀行先死」的意思,是中國的銀行在炒房中陷得太深,而當房地產泡沫破裂時,銀行必然大禍臨頭。而這句心里話的本身,也同時揭示了中國房地產現狀中許多發人深省的東西。


中國經濟層面,尤其在房市,官商勾結、銀企合污無所不在,房地產業人士有這樣的說法,顯然是知情人和內幕人的宣洩。銀行當然知道自己的資金已經成為打狗的「肉包子」,是不會回來的。但政府也不是表面看起來的那么無辜,那么急于救火、平抑房價。中國房地產調控左一調,右一調,一會兒收緊,一會兒放松,一會兒是「限購」,一會兒「敞開大門」……瘋瘋癲癲,不一而足。但中國百姓已經看清了,這根本不是在保護消費者的利益,也不在刺激市場的公平競爭;中共政府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市、救市、保官、保政府,而說到底,全都是在「保黨」!

其次,房地產開發商說這句話,是認定了中共不敢撒手,不敢任由經濟規律自由運作,而是銀行和房企、政府和私企在互相綁架,互相拉著一起下水。這種心態,和中國各級地方政府拼命舉債,鼓勵影子銀行,大肆籌建地方融資平臺一樣,都是吃準了中共因為統治合法性的缺失,而不得不以發展經濟為新的合法性基礎,不得不為了政權穩定而在經濟上讓步,讓各地官員吃飽了、喝足了,從而能夠為中南海的指令賣命。但當今打虎上指政治局常委,提醒人們不是黨要怎樣就會怎樣的,冥冥之中有更高的力量在主宰著一切。

中國房地產泡沫有多大,逐步浮現的數字讓人憷目驚心。2010年《華爾街日報》引述中國社科院一位經濟學家的報告,說根據電錶讀數算,中國共有6500萬套城市公寓和高級別墅空置。但真實數字是多少,沒有人知道。中共及其喉舌,還有無恥的五毛之類的網上不肖,在紅朝搖搖欲墜時仍大肆吹噓、涂脂抹粉,但偌大的一個國家,號稱世界第幾,連自己究竟有多少空置的住房都弄不清。2010年,中國一家網站發起一個《中國到底有多少空置房?》的社會調查,有14萬人參與。這樣涉及國計民生的基本數字,還需要網站來隨機調查,也是中國的悲哀和特色。2010年秋中國的人口普查中,住房情況特別被列為主要內容之一,但這個虛偽而又虛弱的政權在調查之后,住房空置率數據就是不敢公布于眾!

中國目前存在的空置房,如果從4年前的6500萬套算起,到今天估計應該超過8000萬套。中國的已建房屋,在建房屋,以及土地儲備,都已嚴重過剩。房價越來越高,風險越來越大,政府和銀行都不敢繼續這樣玩下去了。跟正常國家房地產貸款機構手里的抵押地契不同,中國的銀行手里最多、最過剩的,是一錢不值、虛假騙人的「土地證」和「房產證」,這些鬼才知道70年后意味著什么的廢紙。而就為著這些廢紙,中國百姓在承受著世界上最高的住房負担。當房產稅普遍開征越來越近,房市熊市的腳步越來越近之際,中國房市被越來越多的人認為是巨大的泡沫,是一個為了「顧全大局」而必須被戳破的泡沫。而刺破泡沫的針頭,就是中國的央行和手中握有大量貸款的商業銀行。但指望中國央行和其下的商業銀行來戳破自己一手撐大的泡沫,有任何可能嗎?根本就沒有!

2011年的時候,韓國的房價僅僅是中等幅度的下跌,就導致了幾家韓國大銀行被瘋狂擠兌,而被迫停業半年以上。當年日本樓市、股市崩潰的時候,超過2萬家金融機構破產,銀行壞帳急劇增加,日本從此進入十余年的蕭條。中國房地產泡沫的規模、深度和廣度,遠遠超過了韓國和日本,泡沫破滅的殺傷力,也會讓中國經濟進入漫長的寒冬。 

日本式的房地產悲劇在中國重演時,商業銀行大面積虧空倒閉,他們會同地方政府一道,伸手向央行的印鈔機求救。但中國印鈔的主要根據,按他們自己的話說,是因為「外匯占款」:亦即央行一手收購美元時,一手通過印鈔付出人民幣。但如果再需要付出更多的人民幣來給經濟灌水,而外貿的順差又逐漸減少的話,央行又有什么根據繼續印鈔呢?即使按目前的印鈔速度,筆者在《赤龍的錢囊》一書中早已預告,大面額人民幣鈔票可能即將出臺。

因為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和相關企業,以及放款銀行,所有這些市場的玩家都和中國政府有關,和中央政府有關,和中國的國有銀行有關,也和中國的各級地方政府有關。所以,談及銀行和房企誰會先中槍,誰會先倒地死亡,必須談及中國政府、中共政權和中共本身這些實體的存亡,才能把話說清楚,把道理說明白。也就是說,究竟是「銀行先死」還是「房企先死」,還有一個決定性的因素,就是中共政權是否會先死!

如果中共先死(垮臺),銀行很可能會死,就算不死也肯定大傷元氣,因為最后的壞帳、呆帳、被席捲到海外的資產,都會以凄慘的面目展現在眾人面前。而中共先死,銀行不管死不死,房地產企業也會同時跟著死。因為,覺醒了的民眾如果能夠克制,能夠依法辦事,大清算很快就會開始,這些曾經因中共的權勢、地位、裙帶和賄賂取得地皮、優惠、政策和資金的房企,會被一一清算、徹底破產。而大部分的中國房企,可能都在這個范疇之內。

中共垮臺之前,銀行會不會先于房企而死呢?這個可能性不大。因為銀行是中共的,房企雖然大部分也是中共的、官方的,但畢竟還有一部分是民間的、私人的。中共肯定會保銀行而犧牲房企。中共的權貴和他們的朋友,到目前而止,已經出清了許多房產,這些有關系、有內幕的人,早已將房產變現、換成美元、轉移到了海外。香港的李姓大亨,就是最好的例子。最后,房企會不會先于銀行而死呢?這個可能性可以說是最大。如前所述,中共會將政權列為第一優先、錢囊并列第一或列為第二、那些拿不走、帶不去的企業、房地產、房企,會列在第三優先之后。所以,那位任姓地產商的名言,恐怕一定是要落空的。


2015-05-22 11:1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