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知行合一"此心明(七) ---不一樣的王陽明
"知行合一"此心明(七) ---不一樣的王陽明
劉翰青     阅读简体中文版

龍場悟道 

b08fbd1agcaed364dc627&690.jpg

 龍場,是個一般地圖查不到的小地方,在貴州西北的修文縣,這里“蛇虺(音同“悔”)魍魎,蠱毒瘴癘”,分明是個動物世界,決不是居家旅游的好地方。并且當地的土著說的是標準的外語,而能說漢語的則“皆中土亡命”。陽明先生剛到的時候,當地人還不會蓋房子,都住在山洞里,他因為沒房子只好自己蓋了個茅草房。在這么惡劣的環境下,若是換成別人,多半就精神崩潰了,所幸王陽明不是別人,這里非但沒有把他壓垮,反而把他磨練成熟了,也讓龍場這個原本名不見經傳的邊遠之地從此名留青史。 
 
初到龍場時,王陽明對劉瑾之事還未能完全釋懷,詔獄之災,闕下廷杖,錢塘詐死,這一番經歷頗有幾分黑色幽默,卻是實實在在的九死一生,用他自己的話說,現在是“得失榮辱皆能超脫,惟生死一念尚覺未化”。王先生除了等死啥也不想了(“乃為石墩自誓曰:‘吾惟俟命而已!’”),于是,“日夜端居澄默,以求靜一;久之,胸中灑灑。”
  [object Object]跟著他來的人,沒有他這種修為,紛紛倒下了。這些原本負責照顧他起居的人,現在還得靠他照顧。陽明先生現在雖然有了些道行,卻不能給他們也拷貝一份“胸中灑灑”。他能做的也只有給從人們端茶倒水、煮飯炒菜,單純物質生活的照顧是遠遠不夠的,陽明先生担心他們郁悶,又給他們“歌詩”,他們還愁眉苦臉,就給他們唱家鄉的小曲,講笑話,終于讓他們擺脫了疾病,擺脫了思鄉之苦。 
 
這段經歷又一次激發了陽明先生愛提問題的腦袋:“圣人處此,更有何道?”在幾乎沒有任何物質資源的條件下--比如他現在身處的龍場,圣人會怎么對待呢?他只有繼續打坐入靜,希望能得到一個答案。這天半夜,突然傳來王陽明的喊聲“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仆人們嚇了一跳--“都醒醒,老爺咋了?大半夜的,嚷嚷什么呢?”“準是這破地方把老爺逼瘋了”,“不能吧,前幾天照顧我們,還又唱歌,又說笑話的呢”。 
 
后來有這樣一種說法,說是當天夜里,陽明先生夢到孟子從臺階上下來,給他講解《大學》,這才讓他豁然開朗。孟老先生是否真的來指點過我們的主人公,各家說法不同,但是陽明先生后來講解的一番道理確實和《大學》有關--“圣人之道,我性自足,應該向內求。《大學》里說的‘格物’和朱熹講的‘格物’根本就是兩回事,以前向外求道的路子從根本上就錯了(“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誤也”)。”接著,他默背《五經》中的話一對照,和自己剛明白的道理都吻合,求道三十年,悟道一瞬間,心頭這一番滋味恐怕是難以言表的。司馬遷若是晚生一千五百年,恐怕要在他那段“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的名句后邊再加一句“陽明謫而創心學”。這就是后人盛稱的"龍場悟道"。

b08fbd1agcaed374f23e7&690.jpg

龍岡書院

 在苦苦求“道”的過程中,王陽明曾有過“悠悠百年內,吾道終何成!”的焦急,而今已經知“道”了,如何做到呢?他開始主動和當地人接觸,跟他們學農活,還充分利用了在工部實習時掌握的建筑知識--教當地居民蓋房子。相處時間長了,當地人慢慢發現,這個新來的驛丞為人和善,又愛幫助人,對他的印象都很好,于是,這些曾被視為野蠻人的“化外之民”,在王陽明面前沒有了兇神惡煞,表現出來的只有醇厚樸實。他們見王陽明住的地方又窄又潮,就用他之前傳授的建筑技術,在山坡上給這個驛丞蓋了個“官邸”,反正山上的木料有的是。這里既是王陽明的住所,也是他的講壇,名載史冊的"龍岡書院"就是這么建成的。這個“官邸”沒有花費幾百幾千萬銀子,自然說不上富麗堂皇,可是這是百姓自發自愿修建的,住進去的人不但身上舒服,心里大概更舒服。 
 
他舒服了,思州太守心里可就不舒服了,一個得罪了“中央領導”被降職的驛丞,在我的轄區聚眾講學,還騙取少數不明真相的群眾擁護,有什么政治企圖?這不是制造不和諧因素嘛!不行,搗毀他的黑窩! 
 
一撥人突然闖到龍場驛,要來“砸場子”。陽明已經練就了"動忍增益"的功夫,周圍的當地民眾看不下去了,干啥?欺負老實人?那可不行。太守手下們具體的挨揍過程不詳,總之,最終的結果是鎩羽而歸。太守這個氣--一群飯桶,我要派城管去,肯定不是這結果! 
 
黑社會不靈,那就打報告,他找到貴寧道按察司副使(貴州省檢察院分管貴寧片區的副檢察長)毛應奎,說王陽明不服當地政府管教,聚眾鬧事。偏巧這位毛副使也是浙江余姚人--王陽明的老鄉,而且,此前王陽明曾為他的"遠俗亭"寫過一篇"記"文。于是,毛副使出面斡旋,一邊在太守那里為王陽明疏通,一邊讓王去給太守道歉。 
 
陽明先生則給毛副使寫了一封漂亮的回信,大意是:“我知道您為我出了不少力,但是道歉這事不妥,為啥呢?來砸場的都是那些狗仗人勢的差役自作主張,和太守無關,當地群眾因為看不慣他們的行為,自發揍了他們一頓,不是我指使的,所以說,太守沒有羞辱我,我也沒有對太守不敬,道什么歉呢?”這么一來,太守轉圈丟了人,卻什么也說不出。王陽明接著說,我住在這個地方,“瘴疬蟲毒之與處”,“魑魅魍魎之與游”,“日有三死焉”,我連生死一念都舍棄了,還怕啥?太守要加害我,我就當作是瘴疬蟲毒、魑魅魍魎,怎么會因此而動心?最后的結果是“守慚服”。

b08fbd1agcaed3863c15d&690.jpg

 在陽明先生龍場生活這一幕中出場的,還有一個重要人物--徐愛,說他重要是因為他是陽明先生的第一大弟子,也標志著陽明心學正式開山了。只可惜他太短命。有一回他跟陽明先生說,他恐怕不能長壽,因為他去衡山玩時,夜里夢見有個老人輕輕撫摸著他的背,對他說:“你跟顏淵同德,還跟顏淵同壽(“爾與顏子同德,亦與顏子同壽”)。”顏淵是孔子七十二門徒之首,孔子稱贊其賢,只可惜短命,三十一歲就去世了,若是與顏淵同壽,自然不能長壽而終。陽明先生當時還安慰他說:“不過是個夢,你不要太耗神了。”結果徐愛真的在三十一歲的時候過世了。陽明先生很難過,并作《祭徐曰仁文》,記述了這件事。(未完待續)

2015-05-23 22: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